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他媽的,趕快給我滾開,不然我有你們好看!」聽劉黎明是外地口音光頭男。冷冷一笑說道:「小子,給我滾一邊去。這個老東西在我們鎮上乞討。就得給我們掏管理費,這是規矩,我看你是外鄉人,就不和你計較了,給我讓開,要不連你一起收拾!」 「姑娘,以後這個院子就我們兩個住呀?這也太大了!」

王滿兒跟在稻花身後,興緻勃勃的觀看新家。

稻花軒修得開闊,北面正房三間,一明兩暗,左右兩端還配有耳房,西面三間廂房,南邊幾間倒座,東邊修了個花棚走廊,旁邊還有一小塊開墾過的花圃。

稻花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院子,不出意外,未來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她都要住在這個地方,聽到王滿兒的話,沉吟了一下:「父親如今是知州了,等娘忙完了,家裏應該會添置一批下人的。」

王滿兒:「那到時候,姑娘身邊會添人嗎?」

稻花搖了搖頭:「不知道,看娘安排吧。」她私下算了一下顏家的收入和支出,顏家現在還養不了太多的下人,之後李夫人就算要添人,也會先緊著常出門應酬的幾個。

「好了,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來想想如何佈置院子吧。」

之後的一段時間,顏家上下都在忙。

顏致高忙着和興州知州交接,忙着認識興州的官員;李夫人則是在忙着安排家裏的大小事務,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就怕給顏致高丟臉。

其他人忙着佈置院子,收拾東西。

半個月過後,顏致高將州衙的人員和事物摸了個大概,顏家其他人也漸漸熟悉了興州的生活。

這期間,稻花也將她的院子重新佈置了一番,正房做待客和休息的地方,西廂房被佈置成了書房和繡房,倒座房留給丫鬟住。

東邊的花棚也被她種上了東西,按她本意,她是想種些蔬菜瓜果的,可在李夫人的提醒下,她改種成了花卉和綠植。

她忘了,古代的官家小姐也是要交際的,若是別的官家千金來她這裏做客,看到滿院子的蔬菜,當面可能不會說什麼,可背後頭,肯定會笑話她的。

不僅她的院子不能種,就是老太太院裏也不能種。

為此,老太太還生了一場氣,不過為了不給兒子臉上抹黑,老太太還是按壓下了那可想要勞動的心。

「祖母,你彆氣,等我買了莊子,我們到莊子上種去。」

稻花是這樣安慰老太太的。

老太太一聽覺得可行,立馬叫來李夫人,讓她看莊子的時候,一定要幫稻花買個小的。

如此,稻花買莊子的事算是定下來了。

「姑娘!」

王滿兒一手拿着一個花盆,急急忙忙的從外面跑進了院子。

稻花接過一個花盆:「怎麼了,看把你急的?」

王滿兒急切的開口:「姑娘,你快去正院看看吧,老爺過去了。」

稻花納罕:「我爹去正院不是很正常嗎,怎麼,難道雙馨院那邊又鬧什麼么蛾子了?」

王滿兒立馬點了點頭:「我聽正院的平曉姐姐說,三姑娘也想要個單獨的院子,林姨娘向老爺求了請,今天老爺去正院,估計就是說這事的。」

聞言,稻花神色並沒有太過着急:「說就說吧,家裏的事一向是娘在打理,父親就是再偏疼雙馨院,也得問問她的想法。」

李夫人掌家理事向來公平公正,這些年,即便是愛算計、愛計較的孫氏,也說不出一個不字來。

州衙後院的院子確實比縣衙的多,可也沒多到,顏家的所有孩子都能一人一個院。

李夫人敢讓稻花單獨住一個院子,那也是有原因的。

稻花是顏家長孫女,父親是顏家頂樑柱,母親是當家夫人,她單獨住一個院子,顏家就算有人心裏不舒服,也不會表露出來。

可顏怡雙想要單獨住一個院子,憑什麼呢?

憑她娘是個妾室?

正院。

顏致高進房后,就連喝了兩杯茶。

倒不是有多渴,而是夫人房裏的茶是長女給的,別看只是普通的茉莉花茶,可卻要比外頭高價買的茶葉好喝。

如今顏家各院,能時常吃到長女送的東西的,也就老太太和夫人這裏。

也不知長女是不是故意的,每次送的東西都不多,反正,他要想吃,就得時常到正院來,或是去老太太那裏。

李夫人等顏致高喝好茶后,又讓平彤端了棗泥糕上來,笑着說道:「老爺嘗嘗,這幾天老太太想吃點甜的,稻花給搗鼓了這東西出來。」

顏致高看了看盤子裏糕點,他不喜吃甜的,可聞到糕點散發出來的棗香味,還是忍不住拿了一塊放到嘴裏,咀嚼了一會兒,又拿起了一塊,邊吃邊點頭:「味道不錯。」

李夫人笑了笑:「那老爺就多吃一點,對了,老爺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顏致高:「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問問,後院不是還剩下幾個院子嗎,沒人住的話,拿一個給怡雙,她今年也八歲了,該有自己的院子了。」

李夫人臉上笑容不變:「空院子的事我也正想和老爺商量呢,之前剛搬過來的時候,大家都忙裏忙外的,我就按照在縣衙的時候分了院子。」

「如今老爺既提起了空院子,那我也說說我的看法。」

顏致高點了點頭,手又伸向了棗泥糕。

李夫人看了一眼逐漸減少的棗泥糕:「……家裏的幾個小的,如今都大了,也該搬離父母的院子了。文修肯定不用說了,身為長子長孫,他肯定是要單獨一個院子的。」

顏致高點頭,表示同意。

李夫人繼續:「而稻花呢,作為咱們顏家的長孫女,分給她一個院子,也是合情合理的。」

顏致高再次點頭,但凡大戶之家,對於長子長女都是有一定優待的,他們顏家雖不是大戶之家,可他顏致高也有一顆振興家族的心,這個規矩可以學着。

李夫人見他沒什麼異議,神色放鬆了不少:「之後,就是文傑、文濤、文凱、文彬,還有怡歡、怡雙、怡樂幾個了,文輝還小,肯定是要跟着三弟他們住的,所以,空院子也就是他們七個分。」

「空院子還剩下四個,一個得備着,用以請夫子做學堂,教導姑娘們的閨學禮儀。如此,就只有三個院子可供分配了。」說完,李夫人笑着看向顏致高:「對此,老爺可有什麼想法?」

顏致高沉默了。

林姨娘之前跟他說,稻花都有單獨的院子了,怡雙也該有一個,他覺得沒問題,可如今一聽李夫人說起,他覺得自己想簡單了。

要是給怡雙一個單獨的院子,那讓其他孩子怎麼辦?更何況,還有一個文凱呢,他可是嫡子。

顏致高習慣性的伸手去拿棗泥糕,可誰知,盤子空了!

訕訕的收回手,顏致高看向李夫人:「夫人覺得呢?」

李夫人也沒客氣,直接說了自己的想法:「按照我之前的打算,文傑和文彬向來交好,他們合住一個院子;文濤和文凱,能玩在一起,他兩住一個院子。」

「最後一個院子,怡歡、怡雙、怡樂一起,反正,三人從小一起長大,又一起上學,性格脾性都是知道的,想必是能友好相處的。」

顏致高沉思了一會兒,找不出任何反駁的理由,最後點了點頭:「就這麼分配吧。」 如果說,初時大家剛接觸戰役模式的時候,只覺得艱難生澀,開荒難度過大,而後就被勸退了不少人的話。

時至今日,這種現象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改善……

倒不如說,隨著普通模式下玩家群體平均實力日漸走高,陡然恢復到戰役里的「普通人」水準后,反而讓大家越發的不適應了~

這就好像你終於變成了有錢人,每天輕鬆寫意、春風得意,睡一覺起來……突然又要開始沒日沒夜的996甚至是007,吃糠咽土只為交齊房租水電煤氣,然後掰著指頭算多少年才能給自己湊夠買房的首付……

這哪能不叫人崩潰哀嚎?

是以除了少部分玩家堅持戰役「墾荒」,甚至逐漸出現如聖少女的謝佳彤那樣,已經加入了王國軍隊,成為擁有正式軍人身份的「高端玩家」外。

絕大部分人之前依舊對戰役模式敬而遠之~

每到周末開放戰役的時候,他們要麼直接放棄戰役機會,要麼就進去隨便逛逛玩玩,權當旅遊一般看看山鄉野外的風景,然後要麼被野怪啃死,要麼飢餓致死……

更有甚者,膽大包天到去調戲NPC的!

別驚訝,因為戰役模式真的秉承全自由高擬真的宗旨,除了突破底線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外,正常的肢體接觸在戰役中完全能夠實現。

玩家對NPC,玩家對玩家……「玩法」多樣,總之只有想不到,沒有辦不到~

(這部分設定我估計會有很多讀者不爽,或者不認同……但如果要真實模擬冷兵器戰爭的話我覺得這種情況本身就是「賣點」之一……沒點刑訊逼供、鞭打調教什麼的,簡直太乏味了……當然系統後期會加一句提示,無法接受的人直接退出或者放棄戰役機會即可,了不起放棄一個身份唄……同時各種囚禁、逃脫、掙扎、劫囚之類的互動可以極大增強戰役下個體間的愛恨情仇)

不得不說,玩家群體里具備「吃苦耐勞」、「開拓進取」等優良素質的人始終相對較少,而敢於嘗試亂來的人可真是海了去了……

玩家嘛,天然就是「混亂」勢力的溫床,大家都懂的~

只不過那些敢於伸出咸豬手的玩家們大多也下場凄涼。

本就在NPC的眼裡沒啥身份地位,還敢亂來的,那不是妥妥的找死?

真以為民兵、衛兵們除了站崗巡邏就只會聊天打屁了?

而之所以會造成這種局面,其實諸如聖少女、江山這樣的大公會、大勢力也負有一定責任。

他們手頭可調動的人力、資源更多,承壓能力也更強,所以漸漸已經發現了戰役模式下多多「訓練」可以「緩慢」增強屬性基礎值的情況……

只不過那效率實在太過感人了,和普通模式下隨便打打野怪就一堆戰鬥經驗,然後隨便升升職業等級就加一堆屬性附加值的收益簡直沒法比~

如今大地圖才是玩家主流匯聚的地方,戰役模式本就不受普通玩家歡迎,他們又何必把手頭的「機密」公開呢?

或者擱置不理,或者暗地裡慢慢積蓄實力,總之大勢力也不至於整日里替什麼戰役模式做宣傳……

曾經論壇上也出現過「劇情任務是從戰役里得來」的「傳言」,一度也算增加了一點點戰役模式的人氣。

只可惜有能力從戰役里挖齣劇情任務的到底是極少數的幸運兒,其他人嘗試一番未果后,三分鐘熱度很快就褪去。

再加上大地圖上圍繞著第一副本後續發生的一系列吸人眼球的事情,漸漸的也就沒人再提什麼戰役模式如何如何了~

只不過以上情況說的都是「曾經」!

到了今天,通過論壇上一系列官方發布的「素材視頻」,玩家們終於幡然醒悟般意識到——官方好像是在主打戰役模式嘛?!

而且看看那一段段堪稱電影畫質級的素材視頻……

那山洞裡的陰森可怖、火光搖曳下的冰冷殺戮、盜匪營地中霸氣四溢的張狂身影、將敵酋鎖喉四顧時瘋狂邪氣的眼神……

所有這一切,好像……似乎……也許……真的比普通模式下機械、簡單、粗暴的打怪、打本看著更有意思一點啊??

過去的這一周里,其實類似這樣的討論已經逐漸在論壇上形成了風潮。

畢竟玩家們雖然「無知」了一點,可也並不傻~

以前是看不到出路、遠景,再加上兩相對比戰役這邊的難度確實太大了,便順從懶惰的本性玩起了普通模式。

可大家仔細一想、細細對比便發現,實際上戰役模式下的高擬真確實有意思得多~

別的不說,「降生」之後的「角色身份」的設置就讓人莫名有一種真實穿越的奇妙體驗。

尤其有些幸運兒,身份還不是諸如流浪兒、孤兒這樣無依無靠的最底層的可憐身份,而是諸如村裡獵戶家的子女、雜貨店家的親戚、甚至是鎮子上商戶的遠房侄兒什麼的。

這種「出生」自帶家庭背景的人,可以說真是贏在了起跑線上,至少戰役里吃穿不愁,甚至你哪怕不務正業、遊手好閒,也會在遊戲里多出幾個對你嘮嘮叨叨、苦口婆心的「親戚」。

不得不說,這感覺還真的挺奇妙~

原先是沒什麼人在乎這些,有些人說了其他人也沒心思看。

可如今大家漸漸都動了心思,再有些人跳出來把自己不同尋常的遊戲經歷一展示之後,大家的心思就更是搖擺不定了~

雖說那樣的「身份」顯然不可能人人有份……但至少又讓大家看到了戰役模式驚人的「發展潛力」——你有本事的話,搞不好能在這裡成家立室啊!

再想想之前有人說過的能在村子里對NPC動手動腳啥的……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