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什麼燈油了,快來幫忙,我們先打開一口石棺看看,棺材裏說不定有貴重的陪葬品呢!」
By
2022 年 8 月 29 日

趙凱看着六口石棺,雙眼發亮的說。

眾人合力,推開了其中一口石棺。

石棺內果然躺着一名身着鎧甲的白骨。

因為過了幾百年時間,石棺內的男子早已經化為了白骨,如果不是看他身上的鎧甲還有骨架的大小,還真不容易分辯男女。。 顏所棲哭得稀里嘩啦的,她抹去眼淚,蘇蔓安撫好她,才掛了電話。

她要加油了!

其實不單單是顏所棲,在她去浴室這段時間,客廳里的沈虞臣也很不好過,他當然能猜到她這是在躲著自己。

又會毫無進展么?

她公開了結婚的事情,難道真的只是為了氣簡向緋,為了報復簡向緋么?而不是其他什麼原因么?

沈虞臣心理忽然有點不好受。

但不好受的同時,他又能感受到一絲希望,好像顏所棲確實不一樣了。

而這一點點希望,他的心,快速地跳動著,深呼吸幾口氣,心率還是調整不過來。

沈虞臣表白都沒有這麼的緊張過,手指鬆開領帶,他覺得口乾舌燥,甚至有點坐不住。

沈虞臣還是拿出了手機,打給莫衍書。

莫衍書超級意外接到沈虞臣的電話,之前一次還是因為雲舒安受了傷來醫院呢。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不是。」沈虞臣微微低頭,修長的睫毛掩蓋著眼裡的情緒。

「是不是關於顏所棲啊?」

「……嗯。」

「果然,也就顏所棲能讓堂堂大總裁這麼的反常了。」莫衍書問:「顏所棲回絕你了?不過不應該,她現在都不怎麼排斥你了……等等,你們兩人是有什麼進展?」

不愧是莫衍書,情場老手,猜得跟事實差不了太多。

沈虞臣說:「我在想,我要不要借這個機會,再跟她表白,但我不想被拒絕了。」

「機會,什麼機會?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莫衍書很好奇。

「顏所棲跟旁人承認了和我的夫妻關係。」

莫衍書很聰明:「我問你,顏所棲是不是有啥目的?比如說打臉?」

沈虞臣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是。」

「嘖嘖,這事情就難辦了,你現在表白,估計還是會被拒絕的。」

沈虞臣:「……」

「不是我想打擊你啊,畢竟是事實。」莫衍書想了想,問:「你現在還跟顏所棲在一起么?」

「是。」

「她主動要求你一起的?」

沈虞臣眼神暗了暗:「不是。」

「那不就得了,沈總你先撤吧,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莫衍書還是挺了解顏所棲的,就是一朵帶毒的花兒,心狠手辣,十分有渣女的潛力,非常容易被她刺傷。

沈虞臣掛了電話,他回頭看向緊閉的浴室門,猶豫了幾秒鐘,最後起身,獨自離開。

是他臉皮厚跟來她所在的酒店,到了房間,顏所棲又不願意見他……這些信息都在告訴沈虞臣,此時此刻確實不是良機。

他現在想起方才在劇組發生的一切,彷彿是一場空歡喜。

以後吧,總會有機會的。

沈虞臣前腳離開沒多久,顏所棲終於鼓起勇氣,打算跟沈虞臣表白,出了浴室后,發現沒人。

「???」

這就有點不對勁,有點言情劇的味道,從此男女主角錯過彼此。

顏所棲當然不會讓事情變得這麼的狗血,打算追出去,結果沈虞臣給她發來消息。

『我先走了,好好休息。』

好吧,那就言情劇吧。

可能今天確實不適合表白。

不過,顏所棲是做了決定就不會再猶豫的人,今日不表白,找下一次機會。

而且,她作為一個有儀式感的人,還得好好的計劃一下,看看能不能給沈虞臣驚喜。

當然,顏所棲休息是不可能休息的。

她換了一身當賊的裝備,給寇南風發了一條消息,出門攔車會見「情敵」。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因為洪水往往是發生在颱風之後的啊。」

商離搖了搖頭道:

「颱風確實帶來了非常多的降雨,但是這些降雨大多都被山林泥沼給儲存了起來,不會馬上就溢出來。通常來說只有持續降雨超過一晝夜之後,那些泥沼里的雨水才會漫出來,進而危害到周圍的平原。這颱風雖然大,但是予一人估計它的持續時間不會太長,等明天天亮之後應當就會消失。而那個時候我宜國水壩的水位應當還沒達到警戒線,屆時我們再組織人手上山護壩也還來得及。」

山林泥沼本就擁有極強的蓄水能力,再加上這個時代的大自然還沒經過人類大規模開發,其蓄水能力還要遠超後世。也正是因為這樣,哪怕這次颱風帶來的降水非常恐怖,但是商離卻依舊沒有過多擔心。反而老神在在地端坐在王宮之中,只等天亮風小之後再派人上山協助護壩。

「原來是這樣。」

華夏民族因水而生,因此來自中原的子更對水利方面的知識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之前他只是沒遇到這種規模的強降雨,因此才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如今聽到商離這麼一分析,他心中的擔憂立馬就去了十之八九,都有閑心陪商離喝起茶來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次的颱風也確實是太恐怖了些。」

子更給自己倒上了一杯茶,而後對着商離說道:

「若非咱們宜國提前為國人修建好水泥房,這次咱們還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損失呢!」

「是啊,若非水泥房,這次咱們宜國只怕要死上十之三四吧。」

商離注視着窗外的風雨,喃喃地說道。

……

當商離和子更坐在王宮的大殿中品茶的時候,沃氏商隊終於出現了傷亡。

似乎是由於長時間強風暴雨的影響,隊伍中有人在颱風的吹襲下快速地失去了體力,最終無法再抓住身邊人的雙手,被颱風吹出去了好幾米遠,一頭撞在了一棵大樹身上,直接昏迷了過去。

不僅如此,由於人牆中央被颱風突破了的緣故,那個沃氏族人周圍的人也因為多米諾骨牌效應紛紛被狂風吹走,生死不知!

「可惡,可惡!」

沃操看着族人們遠去的身影睚眥欲裂,恨不得衝上前去將他們拉住。但是理智告訴他,他沒有那個能力。真要那麼做的話,除了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之外,沒有任何的作用。

「都怪你,都怪你!」

無能狂怒的沃操最終將怒火轉移到了身旁的呂丁身上:

「要不是你,先祖怎麼可能會生氣,怎麼可能會降下這種可怕的災厄!?」

雖然已經加入姬周好幾年了,但是幾十年養成的三觀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改變的。之前沒事的時候還好說,但是一旦遇到突發事件,再加上一些偶然因素,那麼舊的思維習慣就會立馬捲土重來,奪回精神的高地。

在沃操看來,這次的颱風完全就是自己那已經成神的先祖對自己的懲罰,懲罰自己這個不肖子孫認賊作父,任由賊人玷污先祖的日名。

也正是因為這樣,沃操對呂丁的恨意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不是最後一絲理性告訴他,此時的他已經和呂丁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將呂丁甩出去極有可能會將自己也一併害死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鬆開和呂丁拉着的雙手,任由他被颱風吹出去的。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得不和害死自己族人的「罪魁禍首」「相依為命」。

颱風來得快,去得也快。

尤其是南京這種平原地帶,由於沒有山脈作為障礙物的緣故,因此颱風可以以極快的速度繼續朝大陸深處移動。只留下一地的狼藉告訴世人,它曾經肆虐過這裏。

「這風,是不是停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後背不再遭受強風樹枝襲擊的耍水將埋在胸前的腦袋抬起來,對着身邊的子貿問道。

「似乎……是這樣沒錯。」

聽到聲音的子貿也將自己的腦袋抬起,好奇地打量了周圍一眼,而後對着耍水問道: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此時天還沒亮,再加上由於天氣的緣故看不見星星和月亮,因此子貿無法判斷具體的時辰。

「你問我,我問誰?」

耍水翻了個白眼,而後快速鬆開拉着子貿的手,高聲對着眾人喊道:

「風停啦!大家可以鬆手啦!」

說完,耍水還急忙將自己的衣服脫下,想要看看衣服被那些樹枝砂石劃成什麼樣。

另一邊,在聽到耍水的話之後,還活着的沃氏族人也紛紛將自己的腦袋抬起。不過與耍水和子貿不同的是,他們此時的心情極為沉重。

一想到自己有族人在這次的天災中失去生命,他們心中就悲痛不已!

「都愣著幹什麼!?趕緊去看看他們還活着沒有啊!」

這時候,沃操發話了。只見他一邊活動着身體舒展經絡,一邊給自己的族人下達着指令。

沃操心中不悲嗎?悲!但是他知道,身為沃氏商隊的首領,自己是絕對不能夠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任何悲傷情緒的。否則這種情緒極有可能會蔓延到集體族人,進而拖延商隊後續的自救行動。

沒錯,自救!雖然颱風已經過去了,但是真正的危機才剛剛開始。由於之前判斷失誤的緣故,如今整個沃氏商隊絕大多數的生活物資都已經隨着帳篷被颱風給吹跑了。不僅如此,在之前的颱風中,沃氏商隊絕大多數族人的後背都被樹枝和砂石劃開了口子。雖然這些口子不是很大,但是數量卻極其多,要是不趕緊進行處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缺少物資,絕大多數人都身上帶傷,再加上此時颱風雖然停了,但是大雨卻依舊還在下,並且還在不斷地奪走族人們的體溫。此時此刻,沃氏商隊面臨的困境可以說是地獄難度。

饒是沃操行商多年,在面對這種困境的時候,他的心中也不免發憷,並且為商隊的前途感到深深的擔憂。

紫筆文學嘴上功夫,任小凡其實並不擅長。

所說的這些也無非是在網上看到一些人的評論,再加上自己的有感而發。

夏梔蟬有些意外的打量了任小凡一眼,而林詩九也是背著手對他豎起了大拇指。顯然,他這番話說的在理。

其實這也正常,畢竟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修道士雖然修道,但看的,卻不一定就比普通人清楚。

夏梔蟬沉默了片刻,說道:「口說無憑,本座不信你的話。發個天道誓言吧,永生永世不負我徒,否則九天雷劫加身,灰飛煙滅……

《都市小道長》第二百零二章:天道誓言 區區一個沈家,一輩子都只能在黎城那個小角落裏面發展,能跟他比么。

喬振雄老了,他聽說喬司寒也是一個不爭氣的。

對了,喬司寒不是學藝術的嗎?聽說他要進軍演藝圈?

沈宴時嗤笑一聲,別的資源可能他沒什麼把握,但是娛樂圈么,他捧紅的明星好少嗎?

「宴時,薛紫萱喊我們去喝酒啊,你去不去?」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來,溫久明出現在門口,問沈宴時。

薛紫萱是沈宴時一手捧紅的女明星,現在已經獨立出來單幹了。

但是跟沈宴時關係還是很好,跟溫久明關係也不錯。

所以,她今天邀請了溫久明跟沈宴時一起去她豪宅裏面喝酒慶祝一下新劇上映。

沈宴時聞言,眯了眯眼眸,隨後笑道:「去!」

溫久明看到沈宴時的笑容,就覺得他有點不懷好意。

「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笑啊?真令人害怕。」

「這樣笑怎麼了?」沈宴時問。

「你說一個平時那麼冷的人,每次笑起來,不讓人覺得恐怖嗎?」

是這樣嗎?沈宴時並不以為然。

但是他知道江鎮猜到了,因為,他想到了另外一個計劃。

喬家除了喬絨警惕性高一點,其他處處都是破綻。

喬振雄這次他暫時先放過,那就從喬司寒下手吧。

他倒是要看看,喬絨能就一個喬振雄,能不能將其他人也順帶救一下呢。

喬司寒其實在喬振雄出事之後,一直在公司兢兢業業,生怕公司真的出事。

他就是那種,平日裏是個公子哥兒一樣只喜歡吃喝玩樂的形象。

但很重情重義,家裏人遇到了危險,他就能立馬挺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