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

……

十三名忍者,不過幾個呼吸,

就在這個世間,徹底消散了存在的痕迹!

連一絲殘魂都不見。

……

陳煒緩緩走到最後留下的陰柔男子面前,面無表情,抬起手,

一掌打在男子丹田。

丹田破碎!

「啊!」

陰柔男子慘叫一聲,氣息溢散,口中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而去,重重砸在地上!

「我的丹田!我的法力……」

男子捂著丹田,感受着自己修行法力快速溢散,消失不見。

他,廢了!

……

陳煒再次走到他面前,面是木然,

俯視着眼前,臉色時而慘白,時而羞恨的男子道:

「勸我收手,你還不夠格!」

「留你一命,回去告訴你身後的人,讓我收手,他親自來勸服我!」

「滾吧!」

……

陰柔男子踉蹌起身,恨恨看着陳煒一眼,心中絕望,他丹田被破,再也無法修行!

今後只能做個凡人!

從天堂隕落人間,陰柔男子想要殺了眼前的陳煒!

但他不敢!

他知道,自己再出手,肯定會死!

魂飛魄散那種!

活着才有復仇的希望,他回去一定要讓師傅替他報仇!

他要親眼看着眼前的人死在他面前!

……

陰柔男子踉蹌離開。

陳煒閉眼,深吸了一口氣。

空氣中血腥的味道刺激的他雙眼有些微微發紅!

「看夠了嗎?」

陳煒出聲,言語冰冷。

隨着話語落下,一道身影出現,快步走到陳煒面前,臉上帶着笑容,生怕陳煒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一拳了結自己,急忙開口道:

「陳兄弟,是我,胡七!我們在南方見過!」

陳煒看着眼前出現的胡七,依舊面無木然:

「你也是來勸我的?」

胡七聞言,連忙擺了擺手,額頭一絲冷汗落下,訕笑道:

「沒有,沒有,沒有人派我過來!我只是聽到陳兄弟出現的消息,過來看看。」

「你之前讓我在王老爺家搜刮的財富,我還給陳兄弟你留了一份!」

生怕陳煒誤會,胡七連忙解開身後包裹,取出財物,遞到陳煒面前:

「很多東西我都已經變換成了金子,這些是陳兄弟的那一份!」

……

陳煒眨了眨眼,

你從最南方跑了幾個省份追過來,就是為了給我送錢?

你覺得自己很幽默嗎?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有人送錢,陳煒也就坦然接過財物,臉色稍稍緩和下來,沖着胡七露出了一絲笑容。

胡七心中滴血,

這可是他全部的家產了!

他當時就不該在修行界會議上說自己認識陳煒!

現在好了,多年積蓄全沒了!

可是看到陳煒沖他微笑,他也不得不僵硬的擠出微笑回應。

感受着空氣中的血腥味,胡七此刻不敢絲毫大意,他有些試探的開口問道:

「陳兄弟,你這是要……」

這個半年前認識陳兄弟,近期所作所為實在太驚人了!

一路北上,見到日本鬼子就殺,見到日軍軍營就炸!

整整殺了兩個月了!

一天都沒有停歇!

從南到北,殺的天地震動!

現在看到陳煒,

他發現陳煒身上的殺氣和煞氣,此刻居然快要凝成實質了!

……

亂世凶魔!

人間大惡!

胡七心中給陳煒下了一個定義!

被這般業障煞氣纏身,居然還能越戰越勇,修的必定是魔道!

陳煒冷笑一聲:

「看不出來嗎?」

「我要把這些侵略的狗東西全部祭天!」她睜開眼,眼底儘是他猙獰的面目。

「不過是讓你抱我一下,就那麼難么?」

「我做那麼多,換來你一臉的厭惡和噁心?」

「我付出那麼多,我拚命討你喜歡,我就不配你給你個擁抱么,我怎麼就不配了?」

……

《粉墨》第266章他變了 除了圍成圈的花花綠綠的青年,外圍還有著不少黑色髮型的看上去稍微正常一點的年輕人

這群人專門欺軟怕硬,越是膽怯的『獵物』越加興奮會更加大膽,遇見硬骨頭則被打的連爹媽都不認識,萎縮在地瘋狂求饒。

「不要慌,大哥他們已經受到命令,馬上會回來的!我們堅持到那時候就行了!」

「六子別害怕,你越害怕他們越是會欺負你。給老子硬氣點!!」

「護住雪兒小淺,她們不能有事!」

營地留守的眾人中只有薛武擁有著三個技能,技能效果都還不錯。其餘人則大多數1個技能或者兩個,對砍人數幾乎多了一倍的那些惡人谷的『渣滓』實在是難打。

惡人谷雖然是一個臭名遠揚的團伙,但是作惡也是要有實力的,沒有實力你要為非作歹可是要掂量掂量自身了

十幾人全都都是三四個技能在身,只不過從效果上來看,個個技能都是胡亂達的,或者說壓根就是有個技能就打一個,也不考慮搭配,沒有想後期怎麼辦。

十幾人都是只想眼前的好處,四技能帶來的優勢在前期只要對方本身不是什麼戰鬥選手,比如拳擊手,功夫高手,武術高手等等,這差距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拉的上的

「來,我來看看你怎麼硬,是我這樣硬嗎?啊哈哈哈~」

「看那小子抖得跟個雞崽子是的,還能硬起來?別搞笑了」

眼前圍攻過來的那七八花花綠綠的青年各自拿著武器圍攻了過來,對於他們單中的有些人來講,街頭鬥毆這種經歷是實在是稀鬆平常。

惡人谷混混們各種選定了目標后,開始了他們熟悉的放狠話恐嚇環節了

「不想死的趕緊滾開,免得大爺的刀見血!!」

「還***充英雄,你身上有多少肉能經得住老子的大刀砍。」

「趕緊讓開,讓身後那兩小妞陪哥幾個耍下~哥幾個就不為難你們嘿嘿嘿~」

「識相的話趕緊滾,老子們放你一馬」

「話我們只說一次,再不走可就是要留這了…..」

「這麼美妙的世界你們難道就這麼想離開嗎?最後30秒。識相的趕緊滾!」

也不知道對手能力,一般先放狠話

能用恐嚇解決的都是這般年輕的小菜鳥,解決不了嘛也不怕,現實社會中不好下死手….這裡可就不好說啦

「對對對…對不..起。」六子第一個放下了手中兵器直接低著頭走了出來

圍觀的惡人谷混混們哈哈大笑一邊嘲諷一邊給他讓了一條路出來,等到六子走出圍攻的範圍后就頭也不回的直接跑了

「六子!!」

「快回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