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也很想你們啊,所以今天來陪你們。」
By
2022 年 8 月 27 日

蘇沐雪摟着三個小包子,幸福極了。

「陪?」

江寒笑了。

「得嘞。」

「三年當爹又當媽,也該放個假了。」

「丫頭們,今兒呀,你媽咪陪你們,有事找媽咪啊。」

江寒一扔拖布,泡了壺茶,慢悠悠躺到了藤椅上。

「蘇總,看你的了。」

「哼!「

「不就是陪孩子么,別整的多大事一樣。」蘇沐雪不服氣。

說着,她拿起了寶寶們的衣服,往其中一個寶寶頭上套去。

「媽咪,這是姐姐的衣服,我是美美。」

小丫頭美美撇起了小嘴。

哦!

蘇沐雪又攬住了另一個丫頭。

「媽咪,我是樂樂呀,這是悠悠的衣服。」

蘇沐雪額頭滲出了汗珠。

這三個丫頭長的一模一樣,真不知道江寒怎麼分的。

「媽咪,這是我的。」

悠悠懂事的舉起了小手。

「對不起,對不起!媽咪下次不會認錯了。」

蘇沐雪連忙道歉。

「沒事的,媽咪!」

「其實我們很好認的呀。」

「媽咪,我的耳朵邊上有顆小痣,你看看。」

悠悠捏了捏小耳朵,生怕媽咪認錯了。

「媽咪,我下巴有一道小小的淺月牙,那是摔跤留下的。」

「媽咪,我是美美,我缺了一顆大門牙,嘻嘻!」

樂樂、美美也爭先恐後的喊道。

「嗯嗯,媽咪記住了,以後肯定不會搞錯了。」

「你們想吃什麼,媽咪給你們買去。」蘇沐雪問。

悠悠搖了搖頭:「媽咪,粑比每天都給我做早餐呢。」

「那……那你們想吃什麼,媽咪給你們做。」

「皮蛋瘦肉粥!還有煮雞蛋!」

丫頭們點餐了。

「冰箱保鮮膜小碗裏,有我剁好的肉末,皮蛋、雞蛋在水池底下的櫥櫃。」

江寒懶洋洋的交代了一句。

好吧!

從未下過廚的蘇大小姐為了三個肉包,索性是豁出去了。

搜索了做法后,蘇沐雪開始做起了人生中的第一頓飯。

半個小時后。

蘇大小姐頗是得意的端著稀飯、雞蛋上了桌。

稀飯用風扇吹的溫乎正好,雞蛋去殼,還挺細心。

至少是在帶娃常識上,是做了功課的。

「媽咪喂!」

「我也要喂喂!」

「媽咪喂的最香了,嘻嘻。」

三丫頭張著小嘴,撒起了嬌。

「好,媽咪喂,一人一口,別着急啊。」

蘇沐雪寵娃心切,端起小碗就要喂。

「咳咳!」

江寒不合時宜的乾咳了一聲。

原本還張著小嘴的丫頭們全都閉上了嘴。

「媽咪,還是我們自己吃吧。」

「粑比說了,自己吃的飯,會更香香。」

「喂飯吃,肚子裏容易長蟲蟲。」

三個丫頭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說完,各自熟練把雞蛋混入稀飯中,蛋黃用小勺勺碾碎攪拌均勻,滋溜滋溜大口吃了起來。

蘇沐雪笑着嗔了江寒一眼。

真沒想到,這傢伙育兒還真有一套。

蘇家的那個小侄子五歲了,都還要保姆追着喂飯呢。

寶貝們吃着媽咪煮的瘦肉粥,可是美翻了,連碗底都颳得乾乾淨淨。

「我多煮了點,你將就吃點吧。」

蘇沐雪又盛了兩碗稀飯,喊了江寒一聲。

「好啊。」

江寒坐了過來。

甭說,看着小肉包,還有孩子媽,真有一家人的溫馨。

一個家有個女人,就是不一樣啊。

江寒舀了一勺粥,放入口中。

幾乎是同時,兩人險些噴了出來。

「蘇總,你這是打翻鹽罐子了嗎?齁死人啊。」江寒連忙喝水。

「我,我也不知道!」

「第一次下廚,鹽放過了。」

「悠悠、樂樂、美美,對不起,媽咪真不是故意的。」

蘇沐雪很尷尬,同時看向可憐的肉包們。

「丫頭,你們不覺得咸嗎?」江寒真心替丫頭們心疼啊。

「不啊。」

「這是媽咪做的!」

「媽咪做的,就是最香最好吃的。」

悠悠仰著小腦袋,一臉的美滋滋。

「粑比,你別說媽咪嘛,她生氣了,以後就不給我們做飯吃了。」樂樂着急了。

「媽咪,真的很好吃很好吃的,一點都不咸。」

「粑比,媽咪做飯很辛苦的,你別浪費嘛。」

美美也隨聲附和。

「嗯,不浪費。」

江寒真吃醋了。

一仰頭,幾口嗦了乾淨。

然後,斜眼瞄著蘇沐雪,酸溜溜道:「世上只有媽媽好,你就美着去吧。」

蘇沐雪感動的眼眶通紅,差點哭了。

多好的娃兒。

哪怕自己缺失了三年,她們心中的「媽咪」卻從未缺席啊。

吃完飯,江寒繼續葛優躺。

蘇沐雪收拾了碗筷進了廚房,洗完還沒顧上喘氣呢。

「媽咪,我要尿尿!」

「媽咪,我也要噓噓。」

悠悠、美美開始叫了起來。

「尿盆在牆角。」江寒提醒。

蘇沐雪趕忙拿出便盆。

便盆是三個顏色不一樣的小痰盂。

「媽咪,紅色是美美的,我的是紫色的。」悠悠喊道。

「別急,別急啊。」

蘇沐雪手忙腳亂。

等安頓好悠悠、美美,只聽到一直坐在椅子上沒吭聲的美美褲襠里傳來噗嗤兩聲。

一股濃烈的芬芳四下散開。

三丫頭拉褲兜子了。

。 第八百七十七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半個小時之後,墨錦城抱着顧小諾出現在了山腳下。

那兒已經有救護車在等候着了。

顧兮兮早已經被沈子豫送到了醫院去治療。

這會兒,一看到顧小諾出現,他立刻上前將人抱了過來。

在經過一系列初步的檢查之後,沈子豫忍不住詫異無比的驚嘆了起來:「天吶,這怎麼可能?」

墨錦城以為顧小諾的傷很嚴重。

他立刻走了上去,陰沉着開口,「怎麼回事?」

沈子豫眨巴了兩下眼睛,指著昏睡的顧小諾,「她身上除了一點點可以忽略不計的擦傷之外,什麼也沒有了。」

墨錦城皺眉,「怎麼可能?她流了很多血。」

沈子豫聽了這話,也開始自我懷疑了起來,「真是怪事,她身上沒有什麼外傷,流血難道是內傷?」

「那你還不趕緊送到醫院去!」

「是是!」

顧小諾很快就被抬上了救護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