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舞,你想幹什麼?」

唐三看着這樣的小舞,心頭莫名的有些慌!

「我要證明給你看啊。」

小舞臉上帶着甜美的笑容,轉身走向雲川。

接着。

唐三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她嘟起嬌艷的紅唇,緩緩的印上了那個男人的唇……

眼睛猛然瞪大。

在這一刻,紫極魔瞳不自覺的用出!

一切彷彿變成了慢動作!讓唐三能夠清晰的看到,小舞的唇緩緩印在那個男人的唇上,四唇相接的畫面。

「咔嚓!」

唐三內心中多出了一道裂痕!

這一幕,也成為了他永遠的夢魘!

7017k 確認鍋里的野菜煮湯開了后,陸瑤藉著背簍從空間里拿出了十三個新的竹碗出來。

還好她聰明,見着人來了,馬上從空間里拿出來了一個背簍,不然這些東西,她都不知道怎麼拿出來。

「十二,十三,你們把這些吃的給他們分分,餅子一人一個。」

然後那些人就按照十二的吩咐,排隊上前領吃的,湯管夠,但餅子就一人一個。

反正河水她多的是,想要靈水,想的美,在陸瑤看來他們還不夠資格。

前面分的還好好的,到了第七個一個中年婦人時:

「小夥子,餅子能不能多給我幾個,我一老婆子都好幾天沒吃東西了,都快餓暈了。」

雖然問的是人,但那雙眼睛都快把那餅了給看出花來了。

要不是看十二他們人高馬大的,估計都想上前去搶了。

陸瑤站在邊上抬頭看了她幾眼,冷聲道:

「沒有,餅就這麼多,多給你了,別人吃什麼,在說,現在什麼情況不知道,有口吃的就不錯了,還想吃飽?

是你做夢,還是我聽錯了。」

後面幾人聽了陸瑤的話,也紛紛開口怒道:

「是啊,余氏,這年景人能給我們一口吃的就不錯了,做人知足些,別太過了。」

「再說了,人姑娘說的對,你多拿了,我們吃什麼?」

聽到後面的聲討聲,那叫余氏的婦人瞪了眾人一眼,訕訕的拿着自己的那份退了出去。

陸瑤看她走了,撇了撇嘴,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慣得他們,真當自己是大戶啦。

要不是看在一條人命的份上,她都難得搭理他們。

有的吃還嘰嘰歪歪的。

「唉!」

陸瑤重重嘆了口氣。

又少了十幾個餅子,她捂了捂胸口,心裏默默道:

「地主家的餘糧也不多了啊,怎麼破?」

雖然地里的快成熟了,可她當初在府城時,忘記買脫粒機了,也不知道這古代城裏人是怎麼弄的。

要是如原主村裏一樣,用石頭攆的話,那她不得哭死去。

再說,現在她也沒那玩意啊。

還好,她這些需要脫殼的東西種的少,大部分地里種的都是玉米,土豆,紅薯這些東西,不過也快可以吃了。

這些東西不僅頂餓,做法還簡單。

清水一煮或者火里一烤完事,多方便。

特別是青玉米,她昨天看到都開始打包了,一想到那甜甜糯糯的口感,陸瑤就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她都好幾個月沒吃到了,怪想念的。

陸瑤沒想到,這異世界古代也有這些東西,當接受到原主的記憶后,都把她高興壞了。

可這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青玉米可以吃,還是說捨不得沒成熟就掰了浪費。

反正在她有限的記憶里,村裏人都是等玉米老了后,拿回家晒晒,然後和玉米芯子一起磨成玉米面吃的。

像吃青玉米的她沒見過,不過也許是原主還沒有那個資格吃到也說不定。

這誰知道呢?

不過據原主和她弟在家的地位,陸瑤覺得,後者的可以性反而還大點。

兩人有口吃的就不錯了,還想吃好吃的,美的他們。

想想那種好事都輪不到他們。

不過比起米飯麵食來,她更喜歡這些粗糧,特別是青煮玉米,烤紅薯這些,簡直是她的最愛。

……

其實陸瑤也不是真的在乎這點餅子,只不過不想讓人把自己當傻子罷了。

又些人她根本就不知道感恩這兩字。

就好比剛剛拿個余氏,有吃的都堵不住她的嘴,在那碎碎念的,以為別人聽不到,可架不住她耳力好啊。

看白墨禹他們的臉色,想必也聽到了吧。

按這個女人的話就是說,如果自己不幫她,就是壞人,就不是個東西,看來到哪都少不了有幾顆老鼠屎。

剛這麼想的時候,就聽到白墨禹幽幽的說道:

「墨一,丫頭,收拾東西,我們走。」

聽到這話,陸瑤當時就無語了,很沒形象的對他翻了個白眼。

大哥你也不看看是什麼時候了,要走怎麼得也得到明早吧。

再說,為什麼要因為別人的話,給自己罪受,她是那樣的人嗎。

此時坐在火堆旁邊烤着火喝着湯的那些人,聽到白墨禹的話,個個都不淡定了,甚至覺得碗裏的湯突然就不香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要被扔下了,怕不是以後連口熱湯都喝不上時,個個都害怕了,特別是剛才說了人家壞話的那幾個。

現在腸子都悔青了,不過她們悔的不是自己的錯,而是不應該那麼早就說實話的。

可是形勢比人強,打又打不過,見陸瑤他們要走,一個個都迫不及待的開口道:

「小夥子,你看,我們這幫老骨頭都餓了好幾天了,你看你們要走,能不能給我們留點糧食?」

「是啊,姑娘,你看我們都餓的皮包骨了,想找吃的,也沒多少力氣。」

陸瑤想了一下,這人救都救了,總不能白救吧。

雖然有幾個不是東西,但給他們點吃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能給太多,不然他們就會像條臭蟲,噁心不死你。

「給你們點吃的不是不可以,但最多就三十個餅了,多了沒有。」

一聽到就三十個餅子,那幾個馬上就不幹了,甚至一開始陸瑤覺得還不錯的人,也一個個臉色不好了起來。

三十個餅子,一人一天就是再省著點,也得要一個餅子吧,那這能撐幾天?

她這不是在打發叫花子呢嗎。

想到這些,那個余氏就開口道:

「那個姑娘,三十個餅子,是不是有點少,我們有十多個人,這也不夠分啊。」

「你看能不能再多給個幾十個的。」

後面的那幾個看陸瑤沒出聲,也跟着說道。

就是那幾個看着好的,也一臉希翼的看着陸瑤。

這是真把自己當大戶了啊,陸瑤見到這不怒反笑道:

「你們似乎忘記了,我也可以不給的。

再多給幾十個,你以為是泥塊啊,隨便一捏就有,真當自己是個東西了。

就三十個,愛要不要。」

那些人一看陸瑤這樣,都蔫蔫的坐在那不敢再出聲了。

因為他們怕等會兒這三十個餅子都跑了。

所以有些人就是犯賤,你好好和他說吧,還不領情,嫌這嫌那的。

說句實話,她們就是把別人都當成了傻子,你不發發威,人就把你當病貓欺負了。 既已敲定親事,兩家合了八字,選好日子,決定在季春末把親事辦了。嚴家溫厚,欲先把此女記在嫡母的名下,以嫡女的身份嫁與侯府三公子。

鳳氏求之不得,可轉念一想,那得耽擱多少時日?

生怕好事多磨再出意外,她與嚴家的老夫人商量著,先成親,嫡庶的身份日後再議。

畢竟在侯府,鳳氏堂堂一長公主不也是側夫人嗎?

她的眾多兒女,除了二郎,其餘都是庶出。不打緊的,侯府沒把嫡庶之分看得太重。

嚴府的行事作風與嚴太傅一樣,既然鳳氏覺得無所謂,那就無所謂了,聽親家的。是有些倉促,所幸,女孩成親的一應物件是從小便開始準備的,不難。

餘下的,便是走一遍流程了。

雙方和和氣氣的,經過一番奔波,親事敲定,如期舉行,定遠侯府再迎一次親。

新娘雖是庶女,出嫁規格卻與嫡女別無二致,甚至比某些高門貴女更高。這門親事由陛下親自促成,除了皇后添妝,陛下自己也給了好多賞賜,令人羨慕。

一如先前那樣,侯府依舊不派喜帖,但前來恭賀的人依舊不在少數。

因為這次是太子親至,代表整個皇室前來道賀。

朝臣們哪敢不來?幸虧大家風聞陛下作媒便立刻又備了一份賀禮。宋府也備了,心知侯府不歡迎自個,僅送來賀儀和宋老大人的致歉道賀手書,未敢進府。

定遠侯看罷,把手書擱一邊,收了禮,表示此事作罷。

「郡主,侯爺既已收禮,咱們再去鬧好像不太妥當。」洛雁見狀,悄悄與元昭密語。

元昭想了想,問道:

「之前讓你找的老嫗和混混,找得如何了?」

「聽東堂回報,找是找著了,可惜被夫人身邊的珊瑚姑姑瞅見了……」

他隔日再去找那些人,那些人已經不認賬。不用審,八成是珊瑚姑姑從中作梗使他功虧一簣。夫人這是跟郡主卯上了,平日不打不罵,只破壞她的計劃。

好讓她認清現實,凡是爹娘不支持的事,她就做不到。

元昭不是滋味地撇著嘴角,但事實勝於雄辯。

「金水說,若郡主不急,他隔一段時日再到外邊溜溜,雇個叫化子幫咱們尋人。」洛雁稟道。

隔一段時日,讓夫人以為小郡主已經死心,不再緊盯着華桐院的家僕奴婢不放,東堂他們才好行事。

雇叫化子尋人,牽引夫人院裏的下人跟着東堂他們轉圈圈,自然無從破壞。

「讓東堂他們不用找了,」元昭嘆氣,拖了這麼久,她的滿腔熱血皆已冷卻,「阿爹精神不好,醫官們囑咐要靜養……便宜那宋府了。」

「諾,郡主英明。」洛雁如釋重負,暗暗鬆了一口氣。

侯爺因上次的事氣得不輕,眾侍衛同仇敵愾。可眼下,陛下親臨慰問,且替侯府另尋一門溫厚人家。侯爺深感欣慰,好不容易這幾日精神好了點。

今晚更是強撐精神,端坐高堂,等著一對新人叩拜。

可以想見,侯府未來的這段日子定然是一派喜慶。倘或郡主出去鬧事,哪怕初衷是好的,一旦事情鬧大讓侯爺氣急攻心,豈非得不償失?

如今郡主肯放下,那是再好不過了。

今晚的侯府,一片歡慶,群臣紛紛向侯爺和太子殿下敬酒。侯爺則以水代酒回敬眾臣,和顏悅色,淺笑晏晏。

而備受矚目的太子鳳丘,今年21,其貌不揚,但身姿高大挺拔,貴氣逼人。他不似上回的三皇子那樣攜眷出席,他的太子妃在生下嫡長子后,病亡了。

如今他專心處理政務,替父皇分憂。兒女都是債,帝王家也不例外,豐元帝也在為太子妃的人選傷腦筋。

他今晚駕臨侯府,元昭隨父母長輩盛裝出迎。看見她,太子鳳丘訝然得很: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