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末將疏忽了,這一戰君上親征,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洗刷恥辱!」
By
2022 年 9 月 2 日

這個時候的老秦人是記仇的,而且這一份恥辱加諸於國君嬴渠梁的身上,這意味着,這將是整個老秦人的恥辱。

「嗯!」

點了點頭,嬴渠梁目光如劍,朝着白樺叮囑,道:「與魏國交接之後,大軍按部就班的後撤,盡量不要與魏軍發生衝突!」

「畢竟我秦國已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在這個時候,惹不起魏國!」

「末將明白,請少公子放心!」

白樺也不是不明白秦國的處境,只是他是武將,有些事能夠理解,但是不能認同,這便是武將與文官的區別,他們有他們的操守。

「不過,若是魏軍欺辱我軍,殺了便是!」

嬴季昌雙眸之中冷光閃爍,朝着白樺,道:「出了事,本公子一力擔下便是——!」

「諾。」

這一刻,白樺眼中浮現了一抹激動,而看向嬴季昌的目光之中多了一絲尊敬,武將就是這樣的簡單,他們不會尊重一個貴公子,但是他們尊重任何一個強者,也尊重一個支持他們的人。

嬴季昌在安邑之中的所作所為,自然是猶如颶風過境,早已經傳遍了整個秦國,作為函谷關守將,白樺自然是在第一時間便得知了。

他心裏清楚,嬴季昌戰力不弱,而且此番出使也沒有弱秦國威風。

以一己之力瞬間擊殺三千魏武卒這樣的戰力,就算是白樺也不能,當然了在兵道加持之下,還是能夠做到。

但是,最重要的是,當時只有少公子嬴季昌一個人。

所以,在這個時候,在秦國之中,少公子嬴季昌早已經成為了一個英雄,而且還是一個悲情英雄。

半響之後,白樺朝着嬴季昌,道:「少公子何時打算返回櫟陽?」

「久聞函谷關大名,但是一直以來從未出過櫟陽,這一次出使又是行色匆匆,順道路過,本公子打算去函谷關城牆之上走一走!」

嬴季昌悠悠一笑,道:「這裏在不久將會屬於魏國,本公子想要再一次踏上,只怕將會是多年以後,付出無數老秦人傷亡之後,也算是一了心愿。」

聞言,白樺眼睛一亮,不由得朝着嬴季昌,道:「既然少公子想去函谷關,末將願陪同,也好為少公子介紹一下!」

察覺到白樺話中有話,嬴季昌也是微微一笑,道:「如此甚好,本公子正有這個想法,嬴季昌多謝將軍了。」

「小事一樁!」

……..

安邑一行,嬴季昌徹底明白了自己的弱小。

正因為如此,在這個時候,他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夠變強大,雖然函谷關上,老子騎牛紫氣三萬里,但是這只是一個傳說。

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但是嬴季昌沒有別的選擇。

一夜休息,嬴季昌也沒有修建,只是簡單地睡了過去。

這一段時間的經歷,讓他整個人都感覺到了疲憊,嬴季昌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太過於強大的心臟,也沒有那麼理智。

在這件事情之上,他做不到面不改色,彷彿從未發生過什麼。

………

霧靄沉沉,這一刻,太陽還在地平線之下醞釀,走在函谷關之上的台階,嬴季昌神色輕鬆,彷彿一夜過去,脫胎換骨了。

「少公子,這裏便是函谷關的主關城!」

順着白樺手指的方向望去,嬴季昌看着這座巍巍關城,心中卻是另一番想法。

函谷關西據高原,東臨絕澗,南接秦嶺,北塞黃河是真正意義上,這個時代的天下第一關,在未來更是關中的門戶。

因其地處長安古道,緊靠黃河岸邊,關在谷中,深險如函,故稱函谷關。

白樺指著一方山水,道:「少公子,自靈寶以西、潼關以東,這一片稱之為桃林高地。自崤山以西崤山,見名山三崤、潼津以南,通稱函谷。」

「而函谷關便是秦國東出的要道嗎,失去函谷關的關中,無險可守,魏軍一旦進攻,就可以做到長驅直入,威脅櫟陽……..」

「嗯!」

點了點頭,嬴季昌目光幽深,道:「若不是函谷關如此重要,魏國根本就不會同意和談,現在的秦國根本支撐不起一場戰爭。」

「就算是受盡恥辱,也要為老秦人與秦國保存元氣,而我們唯一要做的便是知恥而後勇,終有一天,在我秦劍之下,會斬下魏王與龐涓的人頭。」

「公子大氣!」

稱讚一聲,白樺心下也是感慨萬千,他心裏清楚,嬴季昌從未上過戰場,但是這個時候的嬴季昌身上,帶着一股肅殺之氣,彷彿是一個久經沙場的戰神。

白樺不知道的是,這個時候的嬴季昌雖然只是理論派,但是在兵道之上的造詣不遜色於當時龐涓與孫臏,一年壽命的收穫,自然不容小覷。

此刻的嬴季昌身上,早已經有了崢嶸之氣,只不過現在還是引而不發。

。「我有證據!」點蒼派的人突然吼道。

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居然是趁着我跟那鬼王死斗的時候,錄了下來。

鬼王是靈體,俗世的普通相機是捕捉不到的。

可我化成那怪物后,仍是肉體,被拍的清清楚楚。

眾人看着畫面里……

《屍家禁地》第192章老怪物 「這司默臉皮真夠厚的,安安,你放心六哥不會同意將你託付給那個傢伙,即便他後悔也沒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陸子恆抬手推了推眼鏡,這個司默實在是太噁心了。

晚上,陸安安準備睡覺,卻見房門被推開。

只見一道修長高大的身影從外面走進來。

陸安安睜開了眼睛,目光盯著來人,低低喊了一聲,「大哥。」

從醫院回來之後,好像已經有兩天沒有看到大哥了,也許是公司有事情大哥在忙吧。

沒看到大哥也很正常。

平時來看她最多的就是六哥和七哥,其次就是二哥,二哥要親自幫她換藥,四哥五哥在學校住校,課程很緊,只有周末的時候會回來看望她,看望完了之後下午還要歸校,都說上了大學就輕鬆了,想要好好學習的還是很忙的,在學校裡面考各種證件,參加各種比賽。

「感覺好點了嗎?」

陸子楚坐在床畔,幽深的眸子中閃過一抹關切。

肉眼明顯可見的癒合能力很強。

這個來自異世的靈魂,似乎跟一般的普通人不一樣。

「好多了,大哥現在才回來嗎?」

陸安安點點頭,她現在的狀態還不錯,估計不用幾天就能痊癒。

身體癒合能力是普通人的好幾倍。

所以無論星河怎麼自殘,她的傷口不用太久就能恢復。

「嗯,公司這兩天有點忙。」

陸子楚檢查了一番陸安安的傷口,道:「阿寧給你換過葯了嗎?」

「還沒,二哥還沒有回來。」

陸安安搖搖頭,她的雙手被繃帶纏繞,像是戴了一雙手套似的。

如果雙手能自由活動她就不需要傭人給她擦身子,也不用哥哥們給她喂飯換藥了。

「葯呢?」

陸子楚問了一句。

陸安安朝著柜子那邊努努嘴,道:「喏,在哪裡。」

隨後,陸子楚將藥箱子拿過來。

看著陸子楚將葯和繃帶還有剪刀都拿出來,陸安安看了一眼,「大哥你要幫我換藥?」

「不然呢?」

說完,陸子楚便小心翼翼的給陸安安上藥。

氣氛似乎哪裡有些不一樣。

「你家人呢?」

陸子楚低低開口。

陸安安遲疑片刻,陸子楚應該是問她在那個世界的家人吧。

「不知道,我在改造營長大。」

只見陸子楚手中的動作頓了頓,陸安安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解釋道:「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犯人的改造營,我們那裡的改造營是培養戰士的改造營,類似於你們這裡的軍隊營地。」

「那你應該很厲害吧?」

「還好,在末代文明算是有自保能力吧。現在的身體,不如我之前的身體,不是說陸安安很差,是身體素質不如我之前的身體。」

她繼續解釋,生怕陸子楚意會錯了。

陸子楚用棉簽給她臉上的傷口塗抹葯,「那你以後會離開嗎?」

「應該不會吧,我會一直在這個世界。」

都已經適應了這個身體,不至於會離開吧。

「你喜歡這個世界嗎?」

「。 在原主的記憶中,有一些關於張雨的信息。

白雲飛過了一遍這些信息,大多都是一些圈裏的小道消息,但總的來說,這個張雨的風評還確實不是太好,傳出過耍大牌的新聞、也傳出過欺負劇組女演員的爆料,但畢竟都是小道消息,不能真的一股腦相信。

但張雨的真實資料,白雲飛也是大概知道一些的,張雨今年得有三十六七歲了,是三線演員,邁進大明星的行列了,也能稱一句老戲骨。

白雲飛疑惑道:「張雨當了這麼多年的演員,不該不懂這些規矩啊?再說,他一個三線大明星扔下劇組不管,去接廣告,不怕丟份嗎?」

孫亮皺了皺眉。

劉茂臣看了看周圍,壓低聲音小聲道:「雲飛,小孫,我前兩天在我們美工群里聽了一個關於張雨的小道傳聞,但我估摸著八成是真的。」

孫亮好奇道:「什麼傳聞?」

劉茂臣道:「張雨好賭你們應該知道吧?」

白雲飛和孫亮點了點頭,張雨好賭,是圈裏很多人都知道的,這個假不了。

劉茂臣繼續道:「據說啊,張雨前段時間又跑去賭城賭了,輸了一大筆錢,現在正到處籌錢呢,我聽群里說,好像是輸了這個數!」

劉茂臣說着,豎起一根食指在兩人面前比劃了一下。

孫亮瞪眼道:「一百萬?」

白雲飛白了孫亮一眼,這傻弟弟,堂堂一個三線大明星會拿不出一百萬?還用得着到處籌錢?「一千萬吧?」

劉茂臣呵呵冷笑,「一個億!」

嘶!

白雲飛和孫亮頓時抽了一口氣。

對於他們這種剛剛踏出大學校園的新人來說,十萬塊都是一個大數字了,一個億那是什麼概念?!

天外數字啊!

孫亮驚道:「不會吧,居然輸了這麼多?」

白雲飛倒是點了點頭,怪不得張雨不守規矩臨時去拍廣告了,相比客串一場戲的片酬,肯定是廣告費更高啊!

看來是被逼急了啊。

三人在這邊聊著天的時候,院子裏的劇組都不滿了。

工作人員急的在院子裏亂轉,演員們心情也不太好。

「唉,不知道張雨還來不來?」

「太可氣了,都等了他一天多了!」

「呸,虧他還是三線明星呢,真丟人!」

「橫店那邊的戲也不能耽誤啊,明天就得趕過去。」

「要不找人頂替張雨?」

「怎麼找?張雨那個雖然是客串角色,但一般人能演的了嗎?必須得找演技紮實的老戲骨來演才行,要是換個演技差的演,那效果還不如不演呢。」

「這就難辦了,去哪兒找這老戲骨?這裏又不是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