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吧,血液!燃血功!」
By
2022 年 9 月 7 日

只見林天霄全身的血脈開始瘋狂的燃燒,整個身體都被濃烈的火焰包圍,如同浴火重生一般。

天蠶血脈,白虎血脈,青龍血脈,三大神獸血脈,全力燃燒是何等的恐怖。

林天霄雙腳一蹬,直接施展《無極》逍遙步第五重移形換位,速度明顯比之前快了一大截,眨眼就是出現在呂疏君的面前。

「讓你感受一下《無極》的真正威力。」

「《無極》——開天拳法第五重,罡煞之氣!」

當即恐怖的一拳就是轟在了呂疏君的身體上!

砰!

直接一拳將呂疏君砸入空中,然後林天霄的身體又是陡然出現在空中,又是一拳將呂疏君砸下。

之前是林天霄沒有還手之力,此時是呂疏君沒有還手之力。

擊打敵人最痛快的方式就是,以牙還牙。

林天霄沒有任何的停留,拳頭連番出擊,因為他知道,燃血功時間有限,過了時效就要任人宰割了。

同時也讓他意識到,紫雷母晶確實遇到了問題,記得當初第一次使用燃血功的時候,它曾暴怒過,而現在這樣的身體狀態再一次使用燃血功,它竟然沒有反應。

當然這個想法也只是在林天霄的腦海中一閃而過,畢竟他要堵上一切,斬殺呂疏君!

拳頭如同繁星一般落在呂疏君的身上,直接將他砸的人獸分離。

沒有人型,沒有獸型。

不過不得不說,紫黃獅虎的防禦確實強悍,即便受到這樣的傷勢,在它的保護下,呂疏君還沒有死掉。

雖說模樣慘目忍睹,但是氣息還在。

此時鼻青臉腫,嘴角不停的流血,模樣慘淡,看着林天霄,竟然還在笑,似乎很自豪一般:「不愧是我教出來的人,一直都是這麼優秀!」

此時林天霄站在呂疏君不遠處,也是七竅流血,大口喘著氣:「你是教了我很多,但是我沒有你那麼絕情,我不會像你那樣算計身邊的所有人。

還有一點,你也知道,那就是你比我怕死!

所以,你一直不是我的對手!」

「呵呵……」

呂疏君笑了笑,似乎並沒有否認這一點,隨着他一笑,更多的血液順着嘴角流出。不過他已經完全麻木了,絲毫不在意,並沒有和林天霄再說,而是看向了遠處的葉問心。

對其說道:「葉問心,你不是一直想殺林天霄嗎?還在等什麼,現在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顯然呂疏君也知道了自己的情況,想藉助葉問心的手來殺了林天霄。

。 「這樣啊,是不是太麻煩了,我去其他的酒店看看,實在不行,星悅其他的套間也可以。

「好,那就住在你這裏吧。

溫惜一笑,「嗯,就這麼說定了,再說了,你是我老公,你住在我這裏,不是正常的事情嗎?而且,小五也在,你應該也想她了。

溫惜挽着陸卿寒的手臂朝着主題餐廳的方向走。

黎嬌走在前面,她聽着陸卿寒淡淡的『嗯』了一聲。

黎嬌內心直呼陸總牛逼啊,明明就是想住在四嫂這裏,還故意端著一副架子。

晚上9點左右。

陸綰之翹着腳丫趴在沙發上看着視頻。

秦崢一個加速車子沖越終點,全場歡呼,秦崢拉力賽第一。

賽場上都高呼著秦崢的名字。

陸綰之託著腮,腳丫子晃着。

嗯,確實挺帥的,剛剛最後一次壓彎衝刺,確實很有感覺啊,秦崢也確實很有實力。

戴佳走下來,她對這些賽車啊之類的事情不了解,湊過來看了一眼,只是說道,「哇,好帥啊。

「帥嗎?娛樂圈的帥哥這麼多,他有什麼帥的。

「不一樣。

」戴佳將一盤水果遞給了陸綰之,「娛樂圈的很多小鮮肉都太娘了,一臉濃妝,不像這個,看上去很ma

很帥,一身撲面迎來的荷爾蒙,越看越帥,越看越亮眼,他叫什麼名字啊,有微博嗎?有粉絲群嗎?我關注一下。

陸綰之找出手機,在微博上搜到了秦崢。

秦崢的微博頭像是一個黑白眼睛的照片,陸綰之一看就知道這是秦崢自己的。

背景圖也是黑色的,一個t字,這是戰隊的名字。

她好像沒有關注秦崢。

「他叫秦崢。

想了想,陸綰之點了一下關注。

戴佳拿出手機來,搜索了秦崢的消息,關注秦崢,「我剛剛加入了秦崢官方後援會粉絲群,我的天哪,他這麼厲害嗎?這麼多冠軍,綰之綰之,你對這個很熟悉,你跟我講講,這些比賽都很厲害嗎?他很厲害嗎?」

陸綰之不想聊秦崢,但是架不住戴佳一雙星星眼求她。

「秦崢啊,算是厲害的,最近幾個比賽他都是第一。

「你就剛剛看了一個他的視頻而已,至於這麼激動嗎?」

「這叫一見心動,追星就是這樣,第一眼覺得心動了就會追他,我在娛樂圈見過太多的明星了,根本沒有什麼感覺,這個秦崢,啊啊啊啊,太帥了吧。

」戴佳說,「我本命是季晨,可是自從因為他的黑歷史爆出來,我脫粉后,已經有三年沒有追星了,沒有想到,現在竟然會對一個賽車圈的感興趣了!」

「說不定這個秦崢的黑歷史爆出來,你也會脫粉的。

」陸綰之搞不懂,為什麼會有女生喜歡秦崢,喜歡他什麼啊,喜歡他自大臭屁紈絝嗎?

「那他有什麼黑歷史啊。

陸綰之想了想,「…..好像暫時沒有。

「暫時沒有就行啊,而且他是圈外的,我吃顏值就好了,我就喜歡這樣ma

的。

他下一次比賽是什麼時候啊,我完全不懂這些賽車圈,綰之,你是不是懂啊,你幫我查一查他下次比賽什麼時候。

」 「沒錯。」我大大方方的承認。

「但是這個交易對老子來講,並不友好,換了誰都會不樂意的。」

劉十一眼珠子轉了轉,道:「既然如此,就劉先生你來說,怎麼樣?」

「我看根本沒必要不信任對方,反正琵琶老鬼肯定要解決,不然龍鱗也沒有辦法完全拿回來,不是嗎?」

劉十一沒有搭話,他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示意老子說下去,我也就沒客氣,繼續道。

「很簡單,之所以你說龍鱗在身,實際上不過是半片,水銀雕像的那半個,再加上琵琶老鬼的,才能夠重新合成一個。」

「就算你真的從它的身邊偷走了原定的一半,但是忘記了,龍鱗裡面最珍貴的是法力和修為,這不就是琵琶老鬼最想要爭奪的東西嗎?」

「說的都沒錯,但是……」

沒等他說完,我迅速的接話道:「但是你現在正被通緝,說起危險程度,我們幾個可都比不上。」

「是的。」劉十一終於收起笑容,重重的點了點頭。

身後的兩個人完全不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連一開始準備把老子推出去的徐冰,都厚顏無恥的過來詢問,「我怎麼沒聽懂?剛才什麼情況?」

老子當然沒有理會他。

對於算是曾經背叛過自己的人,不用重話懟回去,已經是最大的尊重了。

這些都是看在林悠然的面子上。

她果然很嫌棄徐冰,皺了皺眉頭,狠狠的將其推開,故意擠到了我的面前。

「那就這麼辦,帶我去找琵琶老鬼,這件事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指著旁邊的兩個人道。

「不行!不可以丟下你一個人!」林悠然在這種情況下,脾氣依然死倔。

「別犯傻了。」徐冰還是特別理智的,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邊,儘管林悠然十分抗拒,可是畢竟沒有這個男人力氣大。

由於事情相當緊急,林悠然的心情沒辦法去考慮,我對著劉十一點點頭,又朝身後的兩個人告別,跟著他一起去了,

其實罪魁禍首無非是琵琶老鬼,之前劉十一的所作所為,不能說不認真,但都是測試。

如果連那點應付能力都沒有的話,估摸著他不會帶老子去見琵琶老鬼,說不定還會當場將我們三個解決掉。

「等下!」

在前去修復陰陽電梯的路上,我突然道。

「怎麼了?」劉十一轉過頭。

「先將水銀雕像里的龍鱗交出來吧,還有你身上的。」

「這不太好吧。」劉十一居然還假裝嬌羞起來,一個大男人,做出這種舉動,實在令人作嘔,感覺和人妖沒什麼區別。

「要麼趕緊拿出來,別他媽的廢話!要麼……」

我的手已經放在了腰間的符咒上。

「別逼老子跟你動手!」

他笑著搖了搖頭:「真是太粗魯了,再怎麼說,咱們也是剛認識不久,應該客氣一些。」

儘管這傢伙說話十分磨嘰,在老子堅決不坐電梯的威脅下,他還是將東西交了出來。

更為詭異的是,那玩意居然落在手上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感覺後背有一股灼熱的感覺。

當場的第一反應是,那傢伙是不是他媽的在耍老子!

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愣住了。

「你是活人?」

劉十一笑的相當尷尬,想要掙扎出來,可是哪有我的力氣大?

「到底騙了老子多少事,還不如實交代?」

後來,我才知道,這傢伙就是個紙老虎。

先前說的那麼恐怖,全他媽的是虛張聲勢,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讓大家都怕他。

這樣才能夠聽從這傢伙的指揮。

劉十一的眼淚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就跟鱷魚的淚水一樣,一點不可信。

「我也是實在沒辦法,雖然活了那麼多年,可是法力沒有一點長進,為什麼?因為實質上,老子還是個人!」

「可是也有很多好的一面,比如家財萬貫……」

還沒說完,被這傢伙迅速的打斷,還真是夠不禮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