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說神醫當了院長,眾······什麼了,萬眾一心啊!」

欒宇連忙接上:「要是有時間的話,晚上一起吃個飯,給神醫慶賀一下!」

剛剛還被鬧得不可開交,這下大家都被逗得笑了起來。

聽出來他想說眾望所歸,但忘了怎麼說,臨時改了個萬眾一心,根本就不對勁兒啊!

「沒文化就少說話,讓人笑話。」

胡岩撇著嘴,滿臉不屑的樣子:「那叫眾目睽睽,一天什麼也不是,哪人多你就去哪兒丟人!」

「你說的也不太對吧?」

欒宇還思忖一下,覺得不太對,看着丁凡問道:「丁神醫,眾目睽睽是好話嗎?」

大家頓時又是一片笑聲。

「差不多,你們的意思我明白!」

丁凡也忍俊不禁了:「晚上我有時間,咱們就一起吃個飯!」 顧念,二十八歲,畢業於A大建築設計專業。

畢業之後在天意建築設計所工作一年,之後辭職,四年空白,再之後入職江城集團設計部,P5級別顯然都已經是管理層了。

至於四年空白。

凌舒情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旁問:「你說她坐牢四年?」

「是!」

「確定?」

「確定。」

「原因呢?」

「肇事逃逸!」

凌舒情伸手卷了自己的長發:「只是意外,還是說另有隱情?」

對方回:「我需要些時間。」

「好,查到了給我看。對了,你說她看上了我在天瀾國際寫字樓的辦公區?」

「是的!」

「還有這麼巧的事正好我要租出去,就被看中了。」

「並不怪,天瀾國際地理環境好,您出租的樓層很適合改造工作室。」

凌舒情沉默會,掛了手機:「那就談談吧!」

她掛了電話,坐在沙發上,翻了翻顧念的資料,聯想到自己看到的本人,並不太相信那一個坐了四年牢的女人,臉上完全沒有歲月凄苦的痕迹,反而一看就是擁有很多愛的女人,因為她是那樣的從容溫柔。

一個女人,只有在有人愛她的時候,才能夠綻放出最美的容顏。

顧念的資料都是她在華國的代理人Kevin那裏得來的,他也是美籍華人,但是工作重心基本上都在華國,一年之前找到自己說要幫助自己代理在華的投資,那時候安克爾在病床上,她處於對誰都不信任的狀態,但是Kevin成功幫她拿到了遺產,所以她對他信任度大大增加。

凌舒情對他知之甚少,對方似乎也有意隱瞞,但是作為她的代理人,工作從未出過任何錯誤。

這個男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桃花眼格外溫柔,凌舒情試了幾次,但是對方對自己僅限於工作,其他方面並沒有任何想法,這讓她好奇又感到有點寒意。

接近她的男人大多數都是圖她的美貌,她老公死了之後,接近她的又圖錢又圖貌。

「單親,坐了四年牢。」凌舒情唇角扯起一個笑容:「有趣,江亦琛,你看人的眼光,我倒是不太懂呢!」

那時候她被拒,憂愁了很久,成績一落千丈,後來被送出國留學,讀了兩年語言,最後考取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最後成功搭上了傳媒大亨安克爾,完成了人生階級的轉變,其實她父母也就是普通老師罷了,對她和一個六十歲的白人老頭結婚頗有微詞,甚至結婚都沒到現場,她爸丟不起那個人。

但是凌舒情無所謂。

她已經取得了很多女性無法取得的成就。

不過,她想要的,絕對不僅僅只是錢那麼簡單。

————

「這一層之前是一家諮詢公司,在天瀾國際剛動工的時候,就用超低的價格拿到了這一層的使用權,現在估計開不下去了,要租出去。」秦可遇站在落地窗前說:「這兒工作環境很好,又是新辦公樓,樓下就是濱江。晚上的時候,估計能看到游輪。」

顧念看到了流動的濱江,的確環境不錯。

「你覺得怎麼樣?」

秦可遇轉向她問。

顧念點頭:「你覺得合適就行,不過,這裏倒是離家挺遠,開車來得四十分鐘。」

「畢竟新開發的,都會偏一些,但是相對於性價比來說是最好的。」秦可遇吩咐蕭玦:「你不是看了另外幾家寫字樓嗎,你都說說吧!」

「好!」蕭玦翻開文件,給顧念分析了一番。

顧念倒是沒什麼太多的意思,她聽秦可遇的。

「可遇,你做決定吧!」

「啊喂,顧念啊,你也得拿主意,到時候註冊公司要用你的名字的哦。」

顧念攤手:「我覺得沒問題!」

秦可遇轉了圈:「那再看看吧,蕭玦,這裏打個記號,重點留意。」

「好。」

回去的車上,蕭玦接了個電話,說:「業主說如果誠心談的話,願意減百分之十的租金。」

秦可遇挑眉:「還有這麼好的事?」

蕭玦回:「這邊空置率太高,應該也是為了減少虧損。」

「我知道了。」秦可遇看了看手機:「到時候財務這方面,就讓小雪過來管吧!」

「讓小雪來的話,財務部那邊估計不同意。」

「秦蕊心天天欺負她,她在那邊待着也不愉快,不如讓她換個地方,我會去做財務主管思想工作的,別擔心。」

蕭玦提醒:「到時候工作室成立,財務這一塊,應該會由出資比例最大的決定吧!」

他言下之意,就是江亦琛不會放心將財務這一塊交給別人的。

江亦琛有可能從江城集團調人過來。

但是蕭玦沒有明說。

秦可遇聽懂了,說:「那讓小雪來做行政也行。」

蕭玦:「秦總,您真是個好人。」

秦可遇:「別抬舉我了,之前小雪在公司都向著我,結果被裴鈺排擠,把她調去最邊緣的會計核算崗位,這不是噁心人嗎?」

快到家的時候,秦可遇塞給顧念一大堆資料,包括成立工作室需要的條件,步驟,以及後續管理,儼然已經是一家小型公司的規模了。

顧念着重問:「消防問題是不是要特別注意?」

她之前面試地公司就因為消防問題被勒令整改三個月,到現在都沒有開門,但是工資還是得照付,顧念心裏面劃了重點。

「這個沒關係的,設施過關就行了,打點的好,檢查人員不會為難你,頂多指出哪裏有問題,寫個保證書就好。」

「不會出現什麼停業三個月這種事吧!」

「怎麼會?」秦可遇表情有些誇張:「這肯定是得罪人了,故意要整他的!」

「這樣嗎?」顧念半信半疑。

「這你不用管,我會打點好的。」秦可遇說:「你回去把我給你的資料看一遍,我先把行政和財務人員給你配好,剩下框架你自己填。」

「好。」

顧念回去之後還是想着秦可遇的話。

得罪人了?

也是啊,消防問題這種可大可小,邊界模糊,一下子停了三個月,怎麼說都有些奇怪。

顧念蹭蹭蹭跑上樓,翻了翻電腦,看到了之前面試的公司的Hr留的聯繫方式。

她抿了抿唇,最後還是撥通了對方的電話號碼。 夏蓁蓁看了看床,只有一張。戳戳寒風:

「你睡地上去,我給你鋪一下。」

寒風拒絕:

「夏蓁蓁,你膽肥了,敢讓我睡地上?」

夏蓁蓁不怕他了,都已經跟寒風確定戀愛關係了,現在還是他的未婚妻,自然不怕。起身下床淡然回復道:

「我現在不怕你了。你別老威脅我,沒用啦!」

夏蓁蓁沒走幾步,就被寒風扛起來又扔到床上,說道:「不怕我了?嗯?」

夏蓁蓁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得意道:

「我怕千歲大人,不怕寒風。」

寒風想親上去,南月屋外敲門:

「千歲,宮裡有消息了。」

寒風抓起夏蓁蓁手親了一下:

「你先睡,我處理完事情就回來。」

夏蓁蓁笑嘻嘻應了聲。

院內…

南月:「看樣子你倒是真對女人上心了,你別告訴我你動了真情。」

寒風:「是又怎樣?」

南月眯眼:「你這種身份有了軟肋,有沒有想過後果?」

寒風:「這個你不用管,宮裡那邊什麼情況?」

南月抓起樹上一根枝條:

「能怎麼樣,我把屍體送回那裡,又被人拖出亂葬崗埋了。不是我說你,你這次太冒失了。再怎麼樣她也是公主,你面子上都不給?」

寒風一口輕鬆回復:

「公主又如何?殺人殺到我千歲府,一樣不留情面。」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