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蔥花!必須蔥花!」

我將豬肉條切成的小肉片慢慢的捲起來,在它圓滾滾的的周身又慢慢的抹上一層極細的菜油,再撒上一點好聞的蔥花,架在小火堆上,煙被我雲袖收了,是嗆不動師傅的。

師傅怕煙,也有些怕風,如果不是很特殊的仙山活動緊急召見她,她一般不會騰雲駕霧飛來飛去,就是因為風會迷她的眼睛,總流淚。

所以,點石成金的張三封,活神仙李四方,仙人球針仙人要閑趣的來找我師傅搓麻將,他們就必須到我們山頭來。

我聽聞林震是金羅大仙,在仙界是出了名的,每個人成仙之後,大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說的難聽點,那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成仙了壽命就長,百無聊賴的人極多,他們也沒有什麼貪嗔痴,要麼真的和那些凡人們一起下山降妖伏魔,要麼就是……像我們般若般若山的大仙尊——我師傅一樣。

要麼吃,要麼睡,要麼玩。

這麼多人求仙問道,可能就是為了這些吧。

我是師傅的徒弟,那也沾光,每天除了修鍊,也真就是吃喝玩樂,沒啥別的煩心事。

我覺得事因為我師傅總是待在家裡的原因,不出去招惹別人,生得個絕美紅顏,又「賢良淑德」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頂的就是仙家裡的清閑。

只是這次她好像得罪人了。

我想問,問出來了,她大鬧了那個我9的搞不清楚規則的審判廳……得罪人肯定是得罪人……就是不知道她怎麼想的。

「師傅,那是要甜的醬還是辣的醬?」

我又問她,將那肉卷從火上拿下來,金黃多汁,再是外部有些咸脆,頂是好吃。

「可以都要嗎?」

【吸溜~】

我聽到了她咽口水的聲音……我這個師傅,就是吃喝玩樂的行家……口饞起來,那就不是蓋的。

「當然可以……外面辣,裡面甜可以嗎?」

「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

我用長筷子將肉卷又重新散開,將旁邊的辣醬碗與甜醬碗放在一起,小勺子還沒放進去碗里,一個扎著兩股鞭子的小腦袋就壓了過來,放在我的悲傷轉了一圈,柳葉眉丹鳳眼那麼一瞅,吸溜一聲便是聽到師傅驚嘆道:「哇~你以前咋沒有這樣做?饞死我了~」

她有些慵懶的靠著我,像是受了委屈還未消完,便又被好吃的東西饞住了,往我背上一滾,像個毛球一樣挨著旁邊的小躺椅,像是魚一樣溜了進去。

「我這是,突發奇想,你的徒弟不厲害一點可不行,腦袋轉彎,便要清清楚楚。對吧?」

我將甜的醬塗抹在上面,分的均勻了,便將辣醬輕輕的抹在上面。

小腦袋湊到火旁,盯著那串又捲起來的肉片,蔥花沾著,醬火清油滋滋冒小煙,香氣撲鼻,那確實是饞人,我都不禁流口水了。

但是好東西先給師傅,是般若般若山的規律,那必須是鐵規律。

「啊~好了沒?」

「再等等?就算師傅你是仙體,也要吃熟的呀~」

我翻轉肉卷,一滴菜油掉落進火里,發出了噼里啪啦的響聲。

「哎喲……瞧把你能的~」

她修長的食指點了一下我的頭,我嘿嘿笑了一下,將肉卷連著竹籤送到了她的面前。

她反而躺好了,慢慢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閉上眼睛,卻要注意。

「其實我不餓~」

她吧唧了一下嘴,就要去睡。

「師傅,做好了,給你吃的~」

我看她傲嬌起來,將手攀在躺椅上,怕油沾著她,我拿雲袖擋著,她轉頭就歪過去。

「你吃吧~我不吃~」

她還特意哼了一聲,那烏黑亮麗的頭長發在我的眼前一晃,轉過身去。

我也跟著她轉身,跳到了她的旁邊,挨著她,將肉卷真放在了她的面前,肉香和細煙在她的鼻尖轉悠,那哪能忍得住呀,看她想吃又不吃的樣子,突然的轉變,讓我也不是很舒服。

師傅要開開心心的,從不會放過食物。

師傅不開心……要以不吃美食來抵消……我覺得很不靠譜……

「師傅不吃,狗蛋吃。」

我要去咬那肉卷,放在嘴裡,便也只是試探,卻沒有辦法吃下去。

見師傅強忍著饞意不吃,我心裡也鬧得慌……

「你吃吧。」師傅看著那還金光燦燦的肉卷,咽了口水,又閉上了眼睛,笨手笨腳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師傅~我真吃啦~好香的~」

我去饞她,卻不去吃,看她的反應,好像真鐵了心不和我搶了。

我做吃的,自然是為了她,她不吃,那我也不吃。

「怎麼了?師傅……」我將肉卷放在盤子里,轉到她的眼前,乖乖的坐在地下:「剛剛還好好的呢……怎麼了?」

她又睜開大眼睛,委屈的看了我一眼。

又閉上了,一言不發。

「要叫張三李四來玩么?」

她不應。

我想。

「是做的不好吃嗎?」

我歪頭:「是有人又氣著你了?是誰?張三?李四?還是針仙人?如果是別人,我叫上他們三個一起揍他去幫你出氣……」

我一一的問。

她確實受了委屈……我也心疼。

我師傅從來都是開開心心的,不曾這樣,委屈難過那就是表露在臉上的,不存在遮遮掩掩,這要是受了委屈,那一猜就猜的著。

比如和張三李四針仙人玩藤球輸了,她也要委屈上半天……比如搓麻將輸了點仙草也要委屈的大鬧一場……比如和張三李四比賽養一種名叫仙豆的靈獸輸了也要委屈的來怪我……

雖然印象中,她和他們比賽,除了武力比賽,那就從來沒有贏過。

「你打不過……小崽子……」她又轉身過去,我有飛到她的面前,非要她看著我。

我看著她有些遺憾落寞,有些難過的將她的頭髮捋順道:「那是誰招你生氣了?比你還厲害的,我當然是打不過了……但是要去說理,我肯定不虛那些小老頭子!」

我拍了一下胸腹,信心滿滿。

「我覺得不靠譜……你還是別去了……」

她還真有想過要我去幫她說理的,只是她應該覺得我說不過他們,所以,直接省略了這個環節……

她讓我往火坑跳,我倒是不虛的,和其他人說理,只要我師傅佔了個理,我就必須出這口氣。

「大家都是仙家,憑什麼受氣!?對吧?你告訴我誰欺負師傅你!我去和他們說理去!不罵他們個頂朝天,我是不服的!」

我叉腰起來,將雲袖一甩,便是摸了一下鼻子,哼了一口氣。

「林震你打得過嗎?你要是覺得打的過,我們就去打!」師傅騰的一聲坐起來,也叉腰沒好氣的看著我,我看著她,傻了眼。

「又是林震?」

師傅大鬧了仙界的審判廳,對小妖怪們說了幾句好話,得罪了林震,不應該是得罪了那裡的大多數仙家。

我也贊同師傅的看法呀,師傅善良,般若般若山的妖,也大都是善良的,他們不吃人,不做惡,替善良的小妖怪說話,那腰就得挺直了!

我聽說某些仙家修鍊走火入魔了,也會幹殺人放火的勾當,咋沒有人說給各位仙家安置到一處地去的?非得到了妖怪這裡,他們就要特意騰出一個空間,將妖怪們塞進去,讓他們自生自滅的?

沒有的道理嘛!

我當然知道有壞的妖怪了,只是不至於想問題那麼極端嘛……

我從來不覺得人都是非善即惡的,只要不損人利己,沒有人能夠從所看之人以族群開始分得清善惡的,這是赤裸裸的偏見與族群的歧視嘛……

幹了壞事的都要抓。

不存在因為他是仙家就放任的,也不存在沒幹壞事的妖怪就要以是妖族的身份抓起來的,甚至是圈起來的。

這簡直是不可理喻!

我師傅提了道理,他們也不採納呀……又何來公平一說呢……

非要以非黑即白來評判,那他們在我們的立場,絕對是黑心透頂了。

因為他們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他們肯定知道妖有好的!肯定也知道好妖怪對於妖族來說多麼重要,要是好妖怪被冷落,他們也肯定知道這種事情是會寒好妖怪的心的。

只是他們想要一勞永逸的不去抓妖怪了……一刀切似的下了定論了,便象徵性的開個仙家大會,按大多數來評判,大多數人也是他們,那怎麼可能得出一個讓少數人滿意的結果呢……

我將這些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師傅。

師傅聽我訴說……點了點頭:「好像是這麼個理……他們確實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但是,然後呢……就算你們拆穿他們的把戲也沒用呀……」

我搖了搖頭。

確實,只是知道他們裝糊塗的昏庸本領是不行的……還需要對策。

「如果可以有一個壓的過仙界的組織出現就好了……或者是推舉出來願意管事的仙家,每個被舉薦的都有一票否決權,不以大多數的利益為核心,而致力於每一個人的想法匯合實現。沒有絕對的領導權。而是每個都平等就好了。」

我最後把自己說繞了,可能我的意思是想要找一個組織制約一下那些審判者,但是我的意思說的不好,甚至是邏輯都有問題,沒有說到點子上,我的就閉嘴了。

「我聽不懂你再說啥……不過,我確實打不過林震,我要是打得過林震,那些人肯定也聽我的……」

師傅見我了解了她的心事,極少次的嘆了口氣。

這口氣,又長又細……我能聞到她身體上的芬芳仙氣,好聞的很。

只是,我也沒有辦法幫師傅破局。

這件事情其實是很難辦的……

聽師傅說,不過多久,般若般若山的小妖怪們就必須圈進另一個空間了,那個空間里的環境只要去想就知道不咋地,那些大妖怪如果不順從的話,就會在仙界展開誅殺令追殺。

意思就是……妖怪不可以堂堂正正的踏入人間半步了……他們有自己專屬的——仙界給他們劃分的地域……

無論好妖壞妖……

說句難聽的……只要你是妖,就得麻溜的滾蛋了……能不能再見到人間的太陽,我估計兩說了……

要他們到那個地方去,和殺了他們無異,就算有林震作鎮,也勢必會造成大動蕩。

好吧……我師傅就算再怎麼護犢子,也肯定不會為那些真的做了惡的妖怪說話,只是她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和我們一起生活了幾年,甚至是從小就和師傅相識的妖怪們,也得去那個破地方……

她心疼……

我看的出來她心疼……

雖然族群歧視永遠不會消失,但是在般若般若山,所有的小妖怪和我們,也確實做到了和平相處……

師傅告訴我,她相信這種矛盾一定是不可調和的,但是也一定有讓這種矛盾不那麼尖銳的辦法存在。

那就是善良的教化。

有人說人性本惡,人是通過教化來化解自身之惡的,我當然相信教化的作用,但是也不太願意相信人性本惡的理論,因為有些人確實是從小便純真善良的……有些人確實出生開始則恰恰相反。

善與惡對立著,卻又並不是完全二元對立。

師傅也認同了我的觀點……

我默默的吃著肉卷……師傅終究還是沒吃……

甜與辣在我的口中回味……

我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去面對……

只能默默的,看著,師傅一個一個的,與她的妖怪朋友們相聚在一起,最後一次……

然後淚別……

師傅作為一個仙家會為了妖怪的離開而哭泣……我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我知道,師傅是善良的大美人,而她的妖怪朋友們雖然沒有她長的好看,甚至是個個都歪七扭八的,但是他們也依然是善良的……

師傅用心包容了他們……

他們也願意去對師傅好……甚至是好的一塌糊塗……

我們般若般若山和妖怪們互幫互助共同生活的日子好像就是在今天,便一去不復返了……

我會懷念那隻總是來借油吃的小老鼠……

我會懷念那隻總是眯著眼睛的大兔子……

我會懷念那隻總是眉眼生花的小狐狸……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