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疑似「真龍」的神堂,又是表弟「祈善」早已不在人世的噩耗。他當年聽到「惡謀」祈善的大名,初識覺得是巧合,湊巧同名同姓同字罷了,之後被證實,他又以為是表弟受了刺激或者成長了,終於摒棄「過於純真」的想法,進入另一個極端……
By
2022 年 8 月 25 日

真正見了人才知道,此祈善非彼祈善。

他真正的表弟夭折多年?

康時一時接受不了。

問:「那為何不坦誠告之?」

祈善道:「老宅只剩幾個老人了……」

這是委婉的說法。

說得直白一些,祈氏在「祈善」上一代就敗光得只剩空殼,沒什麼血緣親近的族人,沒必要告知。至於「祈善」的母族外族家……

在祈不善記憶里,兩家私下有無走動不知,但明面上屬於「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

再加上康氏當家人更迭,關係更遠了。

因此——

他就一直瞞着。

康時被說得噎了一下。

「我也曾經委託人打聽康家的事情……」祈善說得溫吞,眼神帶着點兒微妙,「……感覺不是很適合坦白。倒不如瞞着,讓你們誤會他還活着……」艾米麗在餐飲上可謂是下足了功夫,這幾天唐棗的臉色都好了許多,整個人也有力氣了,於是也開始想東想西了。

周驀淵的車子來到的時候,她正坐在院子外曬太陽。

那天之後,周驀淵說可以給她時間考慮,期限是一周。

說完之後沒有逗留太久就離開了。

可從第二天開始……

《唐棗》348還在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另外,我馬上打開幽霧,你可以帶張醫神到處遊玩,給他散心,讓他開心。」

小月不解地看了桃花仙子一眼:「仙子,這……你不是說,張醫神有可能私自走掉,要把他幽閉在桃竹園裡?這……讓他到處遊走,萬一他私下逃走,奴婢可擔當不起啊!」

「你個不關你事了。」桃花仙子斜了張凡一眼,嗔道,「我知道他在人間有美女牽挂,他不想死,所以他不敢逃!」

小月不太相信,懷疑的眼光盯住張凡:「你不會坑我吧?」

「我從不坑人,尤其是小美女,」張凡笑道,「你大可以把芳心放在肚子里,我不會逃走的。就是真的要逃走,也不會選擇和你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逃走,那樣你會責罰的!」

「這話,還像個男人說的話!」小月微微嗔了一聲,不高的胸部一挺,眼光里不由得放出晶晶發亮的情光,心情也微微放鬆了。

桃花仙子偷偷瞥見了小月的神色,不禁心下微酸,頻顰柳眉,暗暗罵道:這小蹄子,剛剛受命照料張凡,就按捺不住要浪了!

轉念一想,小月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平時連個男生都見不到,正當芳齡,情竇初開,猛然間見到了張醫神這樣風流倜儻的青年男子,有點反應,也算正常的生理範圍的事吧?

「那我們就去見我姐姐吧?」桃花內心有一縷縷不散的醋意,此刻不想多看小月的那一波高過一波的媚態,催促道。

張凡隨著桃花仙子,走出了大門。

此時,幽霧已經散去,眼前是一派迷人景色。

草很綠,天很藍,河水很清,遠近的山巒不高,但起伏有致。

路不寬,路邊野花成片,蜂蝶亂飛,彩色羽毛的小鳥,啾啾地叫。

最令人高興的是沒有遛狗的。

兩人在路上邊聊邊走。

走了十幾里地,下了大路,走上一條彎彎的小路。

只見前方小橋流水,竹林掩映之中,一片精舍,十數間亭台樓閣,如畫如夢般地在那裡。

走近一看,飛檐大門之上,牌匾赫然釟刻四個隸字:香萱書舍。

「你姐挺文青的,香萱書舍!一看就知道是才女的寓所。」

張凡笑了一笑,心中頗有期待,桃花仙子美成這樣了,她姐姐應該也是一個美人坯子吧!

美人會文,簡直是完美女人的標準。

對於文人,張凡算是比較陌生,自己的朋友里,沒有一個舞文弄墨的,鞏夢書讀書多一些,但也不過是個儒商。

儒商者,歸結為商。

張凡一直認為,文人不過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個點綴而己。

可有,有之錦上添花。

可無,無之不傷大雅。

這不是張凡有意輕視,而是沒功夫、沒條件去重視。

要是自己可以有閑,坐在書齋里,往腦子裡灌幾百本書,也可以冒充一下這個角色。

桃花一笑,有點自豪:「我姐姐學問淵博,詩情畫意的,你見到就明白了。」

說著,引領張凡走了進去。

在奢華而不失簡約的卧室里,張凡見到的是一位驚艷的病美人。

斜倚在床上的萱花仙子,面無血色,凄美動人,別說那玲瓏的腰肢,雪白的肌膚,就是斜著側卧、以手支撐香腮這一個儀態,就有一萬分的黛玉風情了。

她見走進來,沒有過多表示,不喜不煩的,只是腰間輕輕扭動一下,讓人猜測,在寬胯對比之下的纖腰,有多麼的靈活,令人不忍摟,不敢抱。

她似乎對張凡頗有戒備之心,表情端莊,不說拒男子於千里之外,至少在向男人表明,我並不是你繁殖後代的最佳人選。

桃花見場面微微尷尬,擔心張凡不高興,馬上搶過去,坐到床邊,雙手緊緊拉住姐姐的手,笑道:

「姐,怪我事先沒跟你仔細介紹,你知道我請來的是誰嗎?是張凡張醫神!」

萱花似乎對於醫神這個職稱並不是太過膜拜,有一種隱士見到皇帝派來的使者那種既激動又裝逼的感覺,把上半身抬高一些,沖張凡微微頜首,輕輕道了一聲:「醫神請坐。」

一個嬌滴滴的侍兒,馬上搬來一條雕花春凳,張凡便面對萱花,略顯拘謹地坐下。

並不是真的拘謹,而是以拘謹來讓對方放心。

坐定之後,沒有說話,而是悄悄打開神識瞳,向萱花面上望去。

只望了一眼,便內心驚懼:

黑氣!

烏黑陰毒之氣!

不斷變化的黑氣,時爾一團如球,時而一縷如絲,俄而四散,俄而聚攏,在她光滑雪白的額頂之上,繞來繞去,神秘幽幽。

有這等黑氣,顯見得是重病沉痾、半隻腳己然踏上奈何橋了。

不知哪來的一陣同情。

心想,這等美人,乃是天地之間精靈之凝聚、古往今來慧性之大成,若就這樣香消玉殞了,真是造化不公。

雖說醫者,醫天下之患,有醫無類是醫界的「正治正確」,但畢竟從另一個角度看,醫活一條頑劣惡毒之生命,不如醫活一條高貴聖潔之生命。

想到這,不禁上心許多,真想大展身手,把她的病治好。

望過之後,下面就是聞了。

來這裡之前當然沒帶聽診器之類的,況且仙界看病,還停留在號脈的層次上,讓美女病人寬衣解扣聽肺部氣息,未免入鄉不隨俗,弄不好還會被斥以有傷大雅,張凡想了一下,便打開聰耳,對桃花道:

「安靜,最好屏住呼吸。」

又對萱花道:「你深呼吸。」

萱花不太明白張凡要做什麼,因為其它的醫生,從未這樣做過,只不過是在她腕上系了一根紅線,然後叫侍兒扯緊紅線,而醫生將手指放在紅線上號脈。

眼下這個醫神,要麼是裝模作樣,要麼是真有兩把刷子?

反正診斷方法挺特殊的。

萱花順從地深呼吸幾下。

張凡聽得清清楚楚,肺泡中有雜音,呼出的氣息,雖然「如蘭」,但偏涼偏陰,不是好兆頭。

聞過了,現在是問了:

「萱花仙子,你得病以來,有什麼不好的感覺?」

。 然而,吳恩卻是讓丁琰失望了。

除了剛到此處時一瞬間的震驚,吳恩很快就恢復了平靜,變成了淡淡的欣賞,這讓丁琰心裡莫名的很是不爽。

冷哼一聲,她淡淡道:「這碧波界是當年我教的合體期前輩開闢出來的獨立空間,雖然不大,但也足有百里之遙,吳恩,你等會自行去尋個地方建造洞府,玉兒我就先帶走了!」

「還有,這是我碧波界的出入令牌,你帶著它,隨時可以離開全真教處理你自己的事情!」

柳玉兒臉色一變,正想說什麼,就見吳恩搶先恭敬道:「徒兒謹遵師命!」

說著,他給了柳玉兒一個安心的眼神。

柳玉兒一臉不舍的望著吳恩道:「哥哥,那你一定要萬事小心,隨時來找玉兒啊!」

吳恩微微一笑。

丁琰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一揮手就帶著柳玉兒消失在視線的盡頭,速度之快,比剛才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吳恩苦笑一聲,知道自己這位便宜師尊是討厭自己到了極點,一刻也不想多看自己一下。

「也罷,不管怎麼說,玉兒算是有了落腳之地,我也可以安心去處理其它的事情了!」

吳恩長舒一口氣,看了看眼前的碧波藍海,搖搖頭,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正如丁琰所說,這碧海界並沒有那麼大,僅僅御劍飛行了數十里,他就已經看到了海岸線處的密林以及那遙遠處的茫茫山巒。

正思索著要向哪個方向去尋個地方建洞府之時,忽然他臉色一變,看到密林中的樹葉一陣響動。

「有人?」

吳恩心中一稟,急忙運起當初冷盈仙子教給他的隱息仙訣,悄悄的摸了過去。

這是一片極為茂密的叢林,樹葉茂密,若是普通人進入,定會連方向都無法分辨,然而吳恩是誰,他可是一名築基中期的修士,很快他就摸到了樹葉響動的附近。

「師姐,這碧波界環境不錯,山水為伴,綠蔭為床,我看咱們兩個就這裡開始吧!」一個有些熟悉的男聲在林子中響起。

吳恩有些愕然,這意味深長的話語怎麼就聽著那麼耳熟呢?

「師姐,你怎麼能用如此眼光看著我呢?你可知道,這男女之歡乃是人間極樂,多少年還求之不得呢!你放心吧,今日師弟就好好的疼愛你一次,也好讓師姐做一回真正的女人,否則等一會兒師弟辣手摧花,師姐這麼美妙的皮囊豈不是浪費了!」

男子的聲音越聽越熟悉,語氣綿綿情長,彷彿一個對摯愛之人表述情意的多情之人,然而其話里的內容卻著實淫穢冷寒。

吳恩倒吸了口涼氣,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之前嘲諷他和柳玉兒的姬雲天。

「這姬雲天竟然能用這種口氣說出這種先奸后殺的無恥行徑,實在是畜生至極啊!而且這所謂的師姐沒有說話,看來這『師妹』已被其控制住了,根本不能開口說話!」

吳恩心中想著,一時間有些猶豫要不要管這不平之事,畢竟那個姬雲天雖然只是兩面之緣,但是可以看的出是那種心胸狹隘,心狠手辣之輩,他剛入這碧波界,若是惹上對方,恐怕會有大麻煩。

而且,對方光天化日之下都敢在這碧波界中行這畜生之事,若是沒有後台,他是一萬個不信的。

「撕拉!」

這時候,女子衣衫破裂之聲響起,並伴隨著姬雲天的淫笑聲。

「來,師姐,先聞下這迷情花香吧!要知道,為了儲存著極為不易的迷情花香,師弟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的這琉璃瓶,你可不能讓師弟失望啊!」

「嘿嘿,師姐!你可千萬不要用這種眼神看師弟!要知道,你越是這樣,師弟可是越興奮呢!」姬雲天有些興奮的狂笑起來。

這時,吳恩悄悄的移動到一個比較高的位置,悄無聲息的剝開了草叢,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身羽士青衣白袍的姬雲天半蹲在一位妙齡女子的身側,正肆意的在其嬌軀上撫摸著,並用很緩慢的動作一節節的撕開女子的衣服。

那女子頭髮蓋在了臉上,吳恩看不清其面容,但身體卻已如颳了毛白羊一般,露出了大半風光,尤其是那如白玉般的彈性肌膚以及上半身那讓人頭暈目眩的澎湃雪浪,簡直讓人氣血飆升,深深勾起男性心底深處最原始的慾望。

「真的是他!」

看清楚男子的面容真是姬雲天後,吳恩心裡一沉的同時,眼中不由得閃過一道寒光。

相信任何人看到這畜生不如的一幕都會如此感受,更不用說原本就痛恨這種人的吳恩了。

只是,他在猶豫自己要什麼時候出手才能一擊必中!

畢竟,這姬雲天不是普通人,若是不能出手就殺了對方,恐怕麻煩就大了!

「不知道是哪個師姐這麼倒霉,竟然被這個人面畜生給盯上了,倒是可惜了!」

吳恩再次看了女子一眼,雖然看不到女子的容貌,但是光從這火辣的身材來看,長相也應該不會差了。

不知道是不是姬雲天聽到了吳恩的心語,竟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用其中一隻手撩開了女子臉前的青絲,露出了一張無比嬌艷卻怨毒無比的面容,另一隻手則是拿著對方的儲物戒,似乎在搜尋著什麼。

「怎麼會是她?」吳恩看清楚了女子的真容后,差點震驚的失聲叫了出來。

這不是之前一直在天元國皇室沒有出來過的布堯碧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