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古山和古石怒意橫生,想要對林天成動手。

古岩忽然指著入口的方向大聲喊道,「大哥,入口打開了,我們趕緊走吧!」

古山這才沒好氣的說道,「小子,竟然敢壞我們好事,我勸你最好別進這無間地獄,否則我讓你進得來,出不去。」

等這三人離開之後,林天成對紫衣詢問道,「你沒事吧?」

紫衣搖了搖頭。

百事通早已捏緊了拳頭,他極為氣憤地說道,「古岩哥,怎麼會和這樣的人稱兄道弟,簡直就是兩個流氓無賴。」

林天成皺着眉頭說道,「看樣子,過了這入口,他們還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我們得提高警惕。」

那兩個傢伙的實力確實很強,但他們要是敢動紫衣一根寒毛,林天成絕對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進入了入口之後,擺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巨型的陣法。

百事通解釋道,「這個陣法叫做迷魂陣,這個陣法變幻莫測而且兇險異常,只有通過了這個陣法的人才有資格進入到無間地獄。否則,就只能永遠陷入到這陣法當中,再也出不來了。」

但有資格並不代表就一定能夠進入到無間地獄。

…… 「圓圓乖,在這裡等爸爸一下,爸爸去給你打飯。」

老馮原本想把圓圓交給沐白裔照顧,結果見沐白裔的腿不方便,再加上圓圓對她十分抵觸的模樣,便讓圓圓坐在對面。

囑託王丹雅幫忙照看一下。

等老馮一走,原本乖巧可愛的圓圓登時變了一個人般。

面色瞬間冷酷下來,陰鷙森然的目光緊緊盯著沐白裔,如同當初在基地外時一樣,讓人心生膽寒。

王丹雅明顯被她的模樣給嚇住了,完全沒想到一個看上去如此單純可愛的小女孩居然有兩幅面孔。

「哼!如果你們敢搶走我爸爸,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成熟得不似小孩子的語氣,陰沉可怕。

沐白裔從容自在,完全不受一點影響地無視她。

「圓、圓圓?」王丹雅驚魂未定地喚了一聲。

圓圓沒有理她,昂著一個小腦袋,嬌俏又傲慢。

此時,有人拿著一盤菜放在她們桌前,一言不發地走了。

「誒,我們已經吃好了!」王丹雅叫不住他,只得無奈地放棄。

「沈二少是怎麼回事?去放個盤子功夫,又叫人拿了一些菜來嗎?我們明明都已經吃飽了。」

「沐白裔,你呢?難道你也還沒吃飽?」她疑惑問道。

沐白裔沒有回應她,目光筆直地盯著那道菜,正想說什麼時。

就見圓圓不滿地瞪了她一眼,生怕她搶走這道菜一般,一把奪過來,連忙拿著勺子吃了一大口。

「這是我的,你休想搶……」話還未說完,她驀然臉色一變。

原本略帶幾分粉白色的臉頰頓時變得蒼白無比,痛苦難耐地閉上眼睛,無意識地低吟著。

「爸、爸爸……痛、好痛……圓圓好痛!」

「圓圓!!!」王丹雅神色驟變,慌張地把她抱起來。

「圓圓!圓圓!你怎麼了?哪裡痛?」她連忙查看圓圓是不是受傷了。

「痛!圓圓痛……」圓圓神志不清地喊著,兩隻手緊緊扒著她的手臂。

「怎麼回事?我馬上帶你去看醫生。」她抱著圓圓還沒走出一步,大腦倏然一陣強烈的刺痛襲來。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裡面肆意地重鎚著,令人窒息般的痛意讓不由自主跪坐下去。

「怎、怎麼回事?」她聲音虛弱地輕喊著,想要看向沐白裔,眼前卻一片模糊,甚至如潑了血色的墨水一般,一片猩紅。

沐白裔微微皺眉,伸出去的傀絲在觸碰她們都身體之際,便浮現實質化,隨後脆弱地寸寸斷裂開來。

那道菜有問題!

她餘光撇了一眼桌上的菜,隨後有有些苦惱地看著快要失控的兩人。

剛才她還沒來得及阻止,圓圓就快一步吃下去了。

「媽媽……爸爸……」凄厲悲痛的嘶喊聲從圓圓口中發出。

只見圓圓的雙眼已然失去了焦距,原本完好無損的臉蛋如同破裂一般裂出一道道可怕的黑色裂紋。

仔細一看,裂縫當中透出幾分腐爛森白的皮肉和骨質。

這般顯而易見的喪屍化讓沐白裔眼眸深邃了幾分。

「怎麼回事?」這時,沈盂回來了,他奇怪地看了跪坐在地上的王丹雅和她懷裡痛苦嘶吼的小女孩。

「這小孩怎麼有點眼熟?我知道了,她是……」他靠近了幾分,猛地瞧見她臉色的變化,大吃一驚。

「變異喪屍!!!她怎麼變成喪屍了?」

「她剛才吃了喪屍肉。」沐白裔移動著輪椅,靠近她們。

「那東西不是都扔了嗎?怎麼又有了?」沈盂神色難得嚴肅了幾分,他低頭看了眼小女孩,正想把她抱起來。

圓圓忽然仰頭大聲嘶叫起來,她痛苦地抱頭,不知何時長出的尖銳指甲胡亂摳刮著自己的腦袋。

尖銳的嘶喊聲綿長而刺耳,在整個食堂里回蕩,讓人耳膜震痛,大腦也莫名地恍惚起來。

「糟糕!快讓她停下來!」沈盂連忙捂住雙耳,強勁無形的聲波將他震得身體一晃。

突如其來的精神攻擊讓人防不勝防,腦袋彷彿炸了開般,痛得無法言喻。

沐白裔的頭腦也被震得晃了一下,就見食堂里開始混亂起來,甚至有人的腦袋當場炸裂開來,一片血花灑向周圍。

「媽媽……媽媽……」圓圓似泣似吼的哭腔越來越大聲,連同她喪屍化的小臉上一塊塊地掉下模糊的血肉。

圓圓在進入基地之前便被感染了,但不知道於慕晴他們用了什麼法子,隱瞞了下來。

而剛才的喪屍肉讓她體內蟄伏的病毒徹底爆發出來,即便她的血脈有些特殊,也耐不住長時間的壓制。

圓圓,即將徹底失控……

她痛苦地趴在地上,臉上裂出的縫隙中伸出一根森白可愛的骨角。

一雙乾淨的眼眸已經變成了暴戾可駭的血色。

「媽媽!媽媽……你在哪裡?」

「爸爸!爸爸……為、為什麼不要圓圓了?」

「嗚嗚嗚……圓圓、圓圓不要一個人!!」

明明如孩子般純粹天真的話語,卻透著一股陰鷙沉鬱的戾氣,瘮人至極。

隨著她一聲又一聲無助又凶戾的吶喊,食堂的人驟然爆發出暴亂。

那些經受過強化的人,在圓圓的刺激之下,猛地失控,使出自己的力量極力攻擊著周圍的一切。

這一幕彷彿之前喪屍爆發再現,各種奇異古怪的人肆虐地攻擊著對方,無意識地製造破壞和爆炸……

「糟了!她居然能徹底激發他們體內的病毒!」沈盂揮手,劈出一道透明的牆壁,把失控人群隔絕在外。

他連忙一手提溜起圓圓,一手推著沐白裔朝門外奔去。

他已經顧不上王丹雅了,她看上去也是即將失控的樣子。

「按住她!想辦法堵住她的嘴。」把圓圓放在沐白裔懷裡,他一邊推著兩人,一邊使出空刃隔開圍攻而來的人群。

「該死的,這簡直和被變異喪屍圍攻有什麼區別?」

沈盂暴躁地咒罵著,臉色沉重。

「於慕晴家的小傢伙怎麼會在這裡?」他煩躁不已。

「圓圓!圓圓!」此時,老馮發現不對勁,從混亂失控的人群中沖了出來。

見圓圓待在沐白裔懷裡焦慮不安的神色才微微緩了幾分。

但在他走近一些,看清了圓圓的狀態之後大驚失色。

「圓圓!!!」連忙把圓圓抱起來,然而此時圓圓已經完全聽不到他的叫喚。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怒急的他不由得沖沐白裔大吼一聲。

。 拋開那些舔狗的拍馬屁,葉九朝其實也是對林秀英感到十分佩服的。

要知道,這世間不論是何種丹藥,都是被劃分的等級的。

由下到上分別是: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等級。

根據剛才那位老者所說的上品丹藥的數量,再結合這次林秀英一共所煉製的丹藥數量可以得出,這位林秀英師姐一爐丹藥中丹呈上品的概率基本保持在百分之十!

在外行人看來,這種概率少的可憐。

可是葉九朝是了解過的,一般的煉丹師一爐丹藥中能夠保證大多數不是廢丹就已經十分不錯,更何談丹藥的質量?

唯有那些入了品級的煉丹師,所謂的煉丹基礎早就已經爛熟於心,一般死板的煉丹手法根本就不足以讓它們有所提升。

所以,煉出丹藥的質量,就成為了評定煉丹師技術高超與否的一個重要標準。

由此,整片洪荒世界幾乎是全部的煉丹大家統一發聲,將煉丹師體系也是劃分了九個等級。

其中,九品最低,一品最高。

且七品、八品、九品被統稱為低階煉丹師。

四品、五品、六品被統稱為中階煉丹師。

一品、二品、三品被統稱為高階煉丹師。

至於再往上,那就不是尚未成仙的修士可以達到的層次了。

「不過反正這些與我沒有關係,我煉出的丹藥一般都是自己用的。」葉九朝不在意的心想。

思緒迴轉,只聽見那名老者也是毫不吝嗇自己的讚歎:「林道友雖然踏足丹道不過五載,但是對於丹道的領悟確實已經不遜色於那些入門十數載的老牌弟子,這份天資,實屬不易。」

老者停頓了一下,手掌一翻,掌心便出現了一枚精緻的圓形徽章,上面流光四溢,邊緣處還呈現出晶瑩剔透的質感。

「以林道友四百顆丹藥中能夠出現四十顆上品丹藥的概率,六品煉丹師想必是綽綽有餘,為了表現出誠意,我們桃園齋將破例先行給你頒發六品煉丹師的證明,並且我們還在這枚徽章中打入了獨屬於我們截教的印記,因此即便林道友身在外界,也是可以出示此徽章以獲取相對應的便利的。」

「多謝道友!」林秀英接過徽章,微微躬身向著老者道謝,臀兒微微翹起,讓得身上的裙子將自己的細腰到大腿的曲線被勾勒的淋漓盡致。

「嘶~」這般不經意間透露出的無限風情讓得在場的所有舔狗為之痴迷,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為這世間氣候變暖做出了一份貢獻。

雙方又是寒暄了一番,這位鬚髮全白的老者才開始結算靈石。

林秀英素手輕輕掂了掂儲物袋,然後動用神識在裡面觀察片刻,疑惑道:「怎麼感覺多了?」

「數量是對的。」那位老者笑呵呵道:「這個數額並不僅僅是我們商議的結果,這也是我們桃園齋齋主的意思,能夠與你這種丹道天才合作,那是我們桃園齋的福分,讓些利出來也是應當的,這樣,以後林道友售出的丹藥,我們都將溢出市場價一成收購,祝願道友你早日丹道有成!」

「那就替我向齋主道個謝吧!」林秀英到底還是耳根子軟,聽不得恭維的話,此時不禁也是喜笑顏開。

旁邊的舔狗更是齊聲說道:「林師妹的丹道造詣日後必將成為一位丹道大家,天才已經不足以形容,林師妹是天才中的天才!」

葉九朝雖然聽的滿頭黑線,但也是微微頷首,心中認可林秀英的在丹道上的天賦。

過了好長一會兒,那名老者才注意到坐在一旁角落裡的葉九朝,虧他一開始還以為這位少年也是來陪同林秀英的。

「失策失策!」老者心中有些懊惱,做他這一行的最忌諱的就是以貌取人,如果只是來出售尋常之物的倒還好,反正他們桃園齋也不缺。

可若是那種為人低調卻又身懷好貨的那就不同了,如果因為自己的緣故讓對方感到被冷落的話,人家可能就不賣了,長此以往下去,他們桃源齋還做什麼生意?

「這位小友看起來眼生的很,應該是第一次來我們桃園齋售賣物品的吧?」老者表面上不動聲色,言語中卻暗含試探。

「回前輩的話,晚輩確實是第一次來桃源齋,此次前來便是為了售賣一些剛得到的丹藥。」葉九朝確實有些怨氣,自己都坐在旁邊好一會兒了,對方才好像剛剛注意到自己一樣。

不過葉九朝倒也沒有將心中的不滿表現在臉上,畢竟等會兒自己還要倚仗對方鑒定自己的丹藥呢。

「哦?小友也是來鑒定丹藥的?請問是何種丹藥?數量是多少?」

老者心中一緊,暗道果然,這種衣裝樸素的修士一般都為人低調,嘴中雖然說是別處得到的丹藥,但其實基本上都是自己煉的,為的就是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感覺自己已經隱隱拿捏住了葉九朝很可能是屬於哪一類人,頓時心中就有了底。

「晚輩要鑒定的是培元丹,一共有八顆。」葉九朝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連忙繼續說道:「還請前輩仔細鑒定!」

那名老者稍稍打量了一眼葉九朝手中的小瓷瓶,頓時大感失望,不過在見其頗為年輕后倒也釋然了。

畢竟,不是誰都有資格有著如同林秀英一樣的天賦。

想到這裡,老者脖子一轉,向櫃檯後面招呼道:「過來!你來給他瞧瞧。」

然後就再也不管葉九朝了,轉身繼續與林秀英套近乎,爭取讓自己給這位丹道天才留下一個好印象。

葉九朝覺得無所謂,反正他只是要一個鑒定結果,既然能在這間小屋作為鑒定師,肯定眼力都差不多,也沒有必要挑。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