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照成親之後,一直沒要孩子,在她身邊伺候著她,生了小煜之後,有金玲這個當媽的幫忙照顧著,她是一點都不用操心,可是夕照依舊沒要孩子。
By
2022 年 9 月 12 日

「少夫人。」夕照無奈的看著秦荷,她道:「少夫人,如今你懷孕了,我更不能懷了。」

「怎麼不能懷了,我們兩個人一塊,還更有伴呢。」秦荷拉著她的手道:「你放心,我身邊有伺候的人,你不能因為我的關係,一直不生孩子吧?」

「少夫人。」夕照猶豫了許久,才道:「其實,我也不全是因為少夫人,還……」

「還因為華明他有兩個孩子,是不是?」秦荷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她問:「你生了孩子后,會因為你們的孩子,就不善待這兩個孩子嗎?」

「當然不會。」夕照想也不想的搖頭道:「在我心裡,他們兩個孩子,我早就把他們當成了是自己的親生孩子了,不管我有沒有孩子,都不會對他們不好的。」

「是啊,既然如此,那你在糾結什麼呢?」秦荷看著她問:「夕照,我不是說你一定要生一個孩子,而是不想讓你留下遺撼,你是喜歡孩子的,對吧?」

夕照平日里幫忙著帶小煜,耐心又溫柔,就連對待華明的兩個孩子,她也是當作親生的一般無二,這樣喜歡孩子的夕照,若是因為她,而不生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她於心不安。

「夕照,若是打賭輸了,記得我們的約定。」秦荷也沒有再繼續勸說夕照。

三天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解毒的那一日到來,秦荷早就將解毒的法子想好了,以母蠱的血為引,將皇后體內的蠱蟲引出來。

「皇上,您日理萬機,等解了毒,再來看臣妾吧。」皇后出聲提醒著,之前秦荷就告訴過她,解毒的畫面會很血腥,哪怕她想讓皇上心疼她,也不願意讓皇上看到這一幕。

否則,以後的皇上,會一直記著這一幕,最開始,也許會愧疚,會心疼,會憐惜,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血腥的畫面,就會在皇上的心裡留下陰影。

她還想再生一個兒子,穩固后位,怎麼願意給皇上留下心裡陰影?

「皇后,可是你的身子……」皇帝憂心皇后。

皇后莞爾笑了笑:「皇上,有小荷這個小神醫在,我的身子你就放心吧。」

「好。」皇上便繼續了原定的上朝。

皇上一離開,珍妃便被帶到了皇后的寢宮,從榮寵的珍妃,到罪妃,珍妃身上的華服全部都被扒的一點不剩,一身素衣的她,憔悴了很多,卻依舊難掩她的美。

秦荷在心底微微嘆息著,這位珍妃也是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爛,如果她不謀害皇后,往後母憑子貴,憑著皇上的寵愛,榮華富貴還能少?

「皇上不在,你不用裝了。」皇后冷眼看著珍妃,那眼神恨不得淬了毒,因為珍妃,她可是連後事都交待好了。

珍妃環視著四周,直接坐在了地上,也不像之前那般以,裝的柔弱無害了,她目光幽幽的看著她:「皇后姐姐還真是命大呢,我哥說,這是特意從南疆那邊尋來的蠱蟲,保管讓皇后姐姐慢慢的香消玉隕,眾人也只當姐姐身體弱,絕對不會有人懷疑我。」

「可惜啊,連老天爺都站在你的那邊。」珍妃自嘲的笑著,那笑容幽幽,看著滲人。

。 一群人返回村莊里,放下背簍后顏知許和容城攙扶著顧鳩前往村內的醫療點,攝像大哥並沒跟隨在後。

幾人來到兩層樓的破舊房屋,在盛縉雲的帶領下上樓,敲響院長辦公室的門。

「時墨,有傷患。」

「進來。」

辦公室里響起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帶着一股莫名的醉意和勾人的氣息。

推開門進入到裏面,雖然傢具老舊但擦拭的一乾二淨,纖塵不染,屋內的物品擺放的整整齊齊。

他從座位上起身,看到受傷之人的面容時狹長的丹鳳眼裏閃爍着意味不明的幽光。

傅時墨把柜子裏的醫藥箱拿出來,面容清冷孤傲,「把人扶到椅子上坐下。」

顏知許與容城照做,將人攙扶到一把老舊的椅子上坐下,隨後退到旁邊安靜地看着。

他拿出消毒工具為顧鳩擦拭傷口,消毒水刺激著受傷的肌膚,發出發出難受的悶哼聲。

面部猙獰,身體劇烈掙扎,若不是有盛縉雲在後面按著顧鳩的肩膀,恐怕這廝早就痛得站起來逃跑。

臉上蒼白無血色,「醫生,醫生,輕點,你能不能輕一點?這怎麼那麼痛?」

消毒水擦拭在肌膚上的疼痛遠遠超乎想像,痛得倒抽涼氣,身體不安分的扭動。

顏知許慢悠悠地瞥了一眼顧鳩,聲音冷淡的開口,「你的腿部被硬生生撕扯下一塊皮,白骨隱約可見,消毒時自然會疼痛難忍。」

聽到她的話顧鳩不敢再嗶嗶一句,只是臉色難堪,身體依然因劇痛而不安分地抖動。

「呵。」

這人分明是在對傅時墨發脾氣,醫者本人還未說什麼,顏知許倒是率先出聲嗆人。

容城的目光隱晦的在兩人間來回打量一番,眼眸里泛起瞭然,喉間溢出一聲輕笑。

消完毒敷藥裹上紗布,傅時墨站起身抽出一張醫用濕巾擦拭乾凈手,目光望向顏知許。

他身着一身白大褂,衣領上別着一枚工作牌上面寫着他的名字。

「傷口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但由於被野生動物咬過建議去醫療發達的城市省醫院打疫苗比較保險。」

「打疫苗的最佳時間為48小時,錯過這個時間段傷口感染可能會患上一些未知的疾病,現在給他訂機票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傅時墨的話宛若晴天霹靂,顧鳩呆若木雞地坐在椅子上,面部表情管理徹底失控。

他喃喃自語,「怎麼會……」

還需要打疫苗?

這個破地方沒疫苗可以打?他返回市裏的話節目怎麼辦?

由於顏知許現在是星宇娛樂的股東高層,公司考慮到這層關係,一些資源不敢分配太多給他。

《從零開始》這檔綜藝可以說是他手頭最好的資源,現在要白白退出去?

顧鳩心頭縈繞着一股怪異,「懷羊市不可以打疫苗?」

傅時墨還沒說話,盛縉雲拍拍他的肩膀出聲道,「這是大型野生動物咬的,你最好去省醫院打疫苗后住院觀察一段時間。」

顏知許拍掉身上的灰塵,語氣不容置疑,直接下通牒,「保險起見,去省醫。」

事情三言兩語被定下,顧鳩壓根沒反駁的餘地。

。 第464章

天空中,玄牝駕着鯤鵬巨舟和胡薺戰在一起,紫陽真人手持紫陽劍,和余臣戰在一起。

不論實力亦或境界,余臣都強過紫陽真人這個新晉元嬰。他們二人都沒有參悟出屬於自己的元嬰神通,但紫陽真人乃五色元嬰,而且紫陽宗好幾門功法,元嬰之前是戰技,以元嬰境界施展就是神通。紫陽真人就是以這些功法,一時竟跟余臣戰了個旗鼓相當。

紫陽宗創派之初確實多次面臨滅門危機,而且每一次都憑着三大陣法化險為痍,但元嬰修士親自攻打八卦陣,在紫陽宗三千多年的歷史上從未有過。

或許八卦古陣確實神異,但紫陽真人決不敢冒險,他不能任由宇文憫輕易破陣。

身處數千丈高空,紫陽真人渾身散發着深紫色霞光,看着百丈之外的余臣一劍斬下。

碎星劍法乃親傳弟子必修之技,紫陽真人於這門劍法侵淫已久。如今隨着紫陽劍被舉起,待紫陽劍舉至最高,余臣立刻感到,自己身邊數丈空間,隨着紫陽真人的起手勢而被分離。

余臣神情凝重,打起十二分精神,身上被濛濛白芒籠罩,手中赤色寶劍自行嗡鳴震動。

紫陽真人這一劍並不拖泥帶水,舉至最高時立刻果然斬下。

被分離的數丈空間,隨着紫陽劍的斬落開始瘋狂震動!這種震動帶着毀滅,令余臣從血肉到渾身經脈,直至骨骼以及一身法力都跟着震動。

「好歷害的功法!」余臣心中一凜,紫陽真人五色元嬰的強悍實力,令他再不敢小視西北修仙界。

說時遲,那時快。

紫陽劍正在向下斬去,而且已經落下一半。身邊數丈空間震動更加劇烈,此時余臣感到,連他的元嬰也在跟着震動。

心中再次一凜,一身法力全力催動,余臣手中赤劍頓時爆發出強烈的赤芒,這赤芒帶着焚盡一切的威勢,瞬間令身邊數丈空間開始扭曲、撒扯。

當紫陽劍將將落下之際,余臣身邊被禁錮的數丈空間,無力承受赤芒焚燒,如氣泡一般無聲息的驀然破裂。余臣也藉著這個機會,身形微微模糊間,瞬間移動到數里之外。

紫陽真人並沒有銜尾追殺,冷冷看余臣一眼,轉身立即向八卦陣宇文憫方向疾馳而去。余臣的任務是牽制紫陽真人,見狀一個瞬移,阻於他和宇文憫之間,兩人再次激烈鬥法。

余臣的境界實力遠高於紫陽真人,儘管每次都被碎星劍法逼得很是狼狽,然而他每次都可以憑着法寶之威,安然化解紫陽真人的每一招。是的,貌似紫陽真人在步步緊逼,余臣每一次都在落荒而逃,但其實,余臣一直以赤劍抵擋,他至今沒有動用全力。

如果說余臣這裏有驚無險,那麼跟玄牝戰在一起的胡薺,卻是有些手忙腳亂。

玄牝的元嬰法寶是鯤鵬巨舟,她瘦弱稍顯矮小的身材站在船頭,與龐大的鯤鵬巨舟有些格格不入。但此舟乃紫陽宗創派祖師親手祭煉,玄牝這無數年來早已掌握了巨舟的一切,此時在她的操控下,巨舟表現出的輕巧、靈活以及隨心所欲,令人直以為此舟本就屬於她。

再有一點,鯤鵬巨舟乃是以元嬰境的鵬鳥屍體所煉,而玄牝的本體是一隻檐下燕。她和巨舟本就有互通性,因此對鯤鵬巨舟的操控更加得心應手。

玄牝一生所求,乃是復活創派祖師。這種執念在陳瑜看來是異想天開,但玄牝因此參悟出的黃泉神通,簡直就是開啟了另一個詭異世界。

當宇文憫祭出警世鐘,紫陽真人與余臣捉對廝殺之際,她也立刻參戰。

胡薺的法寶是一桿亮銀槍,此槍長約丈許,兒臂粗的槍桿上,鏤刻着蟠龍紋絡。相比玄牝的元嬰後期境界,胡薺的實力本就稍弱一些,套用西北修仙界的話來說,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因此要想完成對她的牽制,胡薺能想到的只有主動出擊。

只見他一槍亮銀槍舞出重重槍影,凜冽的寒意隨着槍花透出,冷徹了夏日的驕陽,令他周圍數百丈範圍如進入隆冬時節。胡薺就帶着這一團隆冬,向玄牝疾沖而去。

再看玄牝,面對滿臉殺氣的胡薺神色如常。心念微動間,如斂翅卧巢的巨舟,於天地間劃出曼妙的弧線,舟側自胡薺的一團隆冬外輕巧掠過。

似時間等地不耐煩,跳過溫暖的春天直接進入酷暑。巨舟無翅,但掠過時,舟側似有利刃一般,將胡薺的一團隆冬劈成兩半,被外面明晃晃的陽光一番照耀,這一團隆冬瞬間瓦解。

輕鬆,毫不費力。最重要的,不論玄牝亦或巨舟,這次的攻擊不含絲毫妖氣。

「城主失策啊!」胡薺重整旗鼓,亮銀槍再次舞出重重槍影,心道:「城主心心念念的《三垣真經》,無法修鍊出五色元嬰,更無法令妖修徹底掩去妖氣。單以這一點而論,紫陽真訣明顯強過三垣真經啊。」

玄牝當然不知道胡薺此時竟在覬覦紫陽真訣,她所見者,胡薺這次的重重槍影所化隆冬,仍然是數百丈方圓。不同的是,外面烈日當空,而胡薺這一團隆冬里,竟有拳頭大的雪花在飄揚。這些雪花中,夾雜了無數凜冽槍影,正在向她當面襲來。

「這胡薺仍然有所保留。」玄牝看着雪花槍影暗道。

此時警世鐘發出「當」的一聲巨響,更猛烈的金光自鐘口噴涌而出,宇文憫正在全力煉化八卦陣。

玄牝不願跟胡薺多做糾纏,枯瘦的右手伸出,面前立刻出現一隻渾沌漩渦,有陣陣蝕人魂魄噬人元嬰的晦澀氣息,自那渾沌中散出。

胡薺一團隆冬里,拳頭大的雪花以及無數槍影,瞬間被這隻漩渦吸納、吞噬。不止如此,令胡薺心驚肉跳的是,他的一身法力,甚至他的氣血以及本根元嬰之力,也在被這漩渦吞噬!似乎玄牝施展的這隻黃泉漩渦,當真開啟了幽冥之地,而他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他正在魂歸幽冥!

「好強橫的實力,好詭異的神通!」胡薺大吃一驚,立刻散去自己的一團隆冬,並且以瞬移之術後退數里,然後重新瞬移到玄牝巨舟前,暫避了玄牝鋒芒繼續阻止她向宇文憫發難。

以靈石、妖丹催動的八卦陣,乃是犧牲靈活以換取巨大的威力,擊退警世鐘之後,八卦陣如倒扣巨碗的光幕不再消散。宇文憫,安啟東和楊慎,以及此間三萬修士,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眼前陣法一角,但他們再也看不到陣中那幾處洞府。

宇文憫看着警世鐘表面那道裂紋,再看看面前的陣法光幕。此時他終於能夠更清晰的察覺到,八卦陣正在散發着若隱若現的危險氣息,他知道紫陽宗已經將陣法徹底開啟。但他此時有些懷疑,這樣的陣法,以自己的實力到底能不能攻破?

陣前鴉雀無聲,初步被組織起來的修士談不上什麼紀律,他們的噤若寒蟬,只是擔心宇文憫挫折這下,再次命令他們前去送死。

再次看一眼警世鐘,宇文憫微駝的背稍稍挺直,此鍾雖然是元嬰法寶,但畢竟本就不屬於自己。宇文憫主意已定,手中法訣變幻間,黝黑的警世鐘再次衝天而起。隨着不斷升高,警世鐘再次成為一座山嶽,同時,鐘體上那道裂紋,觸目驚心。

陣法內,眼見着警世鐘再次被祭起,三百餘結丹修士等待着紫陽真人的命令,屈突昧、汲溫、慕容耜看着頭頂幽暗深不可測的鐘口目光複雜。

「待八卦圖升起,由,坎位三十二位師弟出手。」紫陽真人同樣目光複雜,想了想補充道:「全力以赴!其他同門,全力戒備!」

汲溫有些欲言又止,但終是一言不發。紫陽宗只有三件元嬰法寶,他心中確實有些不舍,但此時若不能毀去警世鐘,必將有大量同門被此鍾毀滅。

警世鐘帶着隆隆巨響,黝黑的鐘體散發着璀璨金芒。待升至陣法光幕最頂端,宇文憫雙目微凝,雙手法訣變幻間,口中輕喝一聲:「鎮!」

當――

鐘聲悠揚、厚重,如它本就沉甸甸的歷史。

隨着宇文憫的喝令,鐘體表現的數十條瑞獸一陣蠕動,仰天的瑞獸似活了過來,盡數頭朝下,與俯首瑞獸一起,全力向八卦陣發出咆哮。

吼――

聲震林越,聲傳千里。在紫陽山脈遊盪的修士以及妖修,被這道由數十隻瑞獸一起發出的巨吼驚嚇,心神悸動間在山林里亡命狂奔。

吼聲持續不斷,只要宇文憫仍然在催動,則吼聲絕不停止。吼聲響起之際,鐘口激射出的金芒呈擴散狀,與無盡聲波一起,將規模龐大的八卦陣籠罩。

陣中紫陽修士雖有準備,雖有陣法相互,然而自鐘口暴發出的鎮壓之意,仍然令他們有一種下跪的衝動。心神動搖,氣血翻湧間,陣中三百修士身上,再次泛起深重的紫意。

先於三百結丹的,吼聲以及金芒激射之際,八卦陣的八處陣樞再次閃亮,陣法光幕上,再次泛起金色八卦圖。此圖抵著持續不斷的巨吼,以及隨着宇文憫的催動,鐘口激射出的愈發璀璨的金芒,緩緩旋轉以抵擋警世鐘的鎮壓。

八卦陣中,有其他同門正在分擔着鎮壓之意,負責坎位的三十二位結丹,盤膝席地而坐,右手掐著劍訣指向天空,外顯呈深紫色的精湛法力,盡數注入八卦圖正在緩緩旋轉的坎位。

宇文憫背更駝,他的臉色稍有些蒼白,但仍然更瘋狂的,加大對警世鐘的催動。令警世鐘,在金色八卦圖的抵擋下,仍向青色陣法光幕下沉丈許!

當――

鐘聲仍然悠揚、厚重,獸吼聲仍然在持續,盡數籠罩了八卦陣的金芒,如實質般受擠壓而更加明亮。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藍汐一聽這話,頓時就樂了,挑釁地看了冷言一眼,樂呵呵道:「看到沒看到沒?在我和你之間,小雪兒還是選擇了我。」

「幼稚。」冷言哼道。

好氣啊,以前下班回來,好歹可以親親抱抱老婆,現在倒好,一大群人在這裡打擾他們就算了,竟然還跟他爭寵,這都什麼人?

姚楠從廚房出來,含笑道:「都餓了吧,晚飯已經好了,大家先吃飯吧。」

「好的楠姨,我正好餓了。」藍汐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積極地朝餐廳走去。

「對對對……吃飯吃飯……」

江帆等人也站起來,大步往餐廳走去。

冷言連忙走到慕雪身邊,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親了慕雪一下,而後拉著慕雪的手,討好道:「老婆,我扶你。」

慕雪看向他,一臉認真道:「阿言,我不是殘廢。」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殘廢,你這不是懷孕了嗎?我扶著你走。」冷言笑嘻嘻道。

慕雪看了一眼自己才隆起來一點點的肚子,隨後搖了搖頭:「還早。」

「好吧,我直說吧,我只是喜歡跟你親近。」冷言笑嘻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