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大彪搖搖頭說:「沒事!只是見東家再想事情,不便打擾您!」

「哦!沒什麼,剛才只是走神了而已!沒什麼事的話陪我走走唄?就當是飯後散散步!」

說完我就後悔了,我腦袋抽的沒事邀請個糙漢子散步?

「唉~」

見大彪欣喜的樣子,我也不好把剛說出去的話又給噎回去!就這樣他跟在我身後,我們散步在宅院里,我見他一直不敢和我並排走,示意他走在我右邊的時候,他才和我並排而行,這畫面我都不敢想象!

開個玩笑說正事,我問大彪說:「大彪啊!今年多大了?」

大彪回答說:「回東家,我今年二十過五了!」

嗯!這年紀在這邊的來說還沒結婚算是大齡了,只不過沒想到他這個頭竟然比我還小!

「有沒有意中人或是在宅里看上的!」

大彪彎腰行禮說:「沒有!小的也不敢!」

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大禮搞懵了,問他說到:

「怎麼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何況這男歡女愛之事實屬人之常情,怎麼就不敢了?」

大彪解釋說:「院子里的以後都可能是未來的夫人,小的怎敢妄想!」

真看的起我,這裡的姑娘不說七十二妃,也有三宮六院,他這是把我想成什麼了?

「哈哈哈哈!那你就想多了,我不是還你們自由了嗎?如今你們在我手下做事,不都是你們自願留下來的,又或是別無去處,但有這種想法實屬不該啊!大彪!」

張大彪一聽明白過來,跪下來磕頭說:「是小的妄言,還請東家責罰!」

我眉頭一皺說到:「起來吧!知道就好了,下不為例,還有以後不準在我面前自稱小的,要用我!知道嗎?」

大彪抬頭說到:「知……知道了!」

「知道了還不起來?要我扶你嗎?」

大彪聽了立馬站了起來說到:「怎麼敢勞煩東家!」

看他挺識趣的,我又笑著說到:「別緊張!我和你之前那些東家不一樣!來跟我說說這宅子里你看中誰了?只要對方願意,我做……額!敢問令尊令堂現在何處?」

大彪說:「回東家,我是從小被父母賣給有錢人家做傭人的,那時鬧飢荒,雖然多有不舍,但父母說做傭人總比餓死強!現如今我跟著前任東家來到了這裡,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安好?」

「你有沒有去找過他們?」

大彪點頭說:「找過,但毫無音訊!」

「那還想不想再去找找他們?興許……!」

大彪搖搖頭說:「不了,當初他們把我賣給別人就是想讓我活下去,現在我活的好好的,還遇到了這麼好的東家,即便百年之後見到他們,我也能告慰他們的一片苦心!」

這覺悟?怕是讀過書的人也沒這麼高吧?想想這什麼時代?兵荒馬亂的,到處天災人禍!找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找不找得到先不說,搞不好還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所以說就他這想法我很贊同!

「嗯!想法很周到!大彪啊!要不我賜你個字吧?」

大彪疑惑的說到:「東家這是為何?」

「不為什麼!你不願意就當我沒說吧?」

大彪慌忙解釋說:「不是,不是!東家賜字那是對我的恩惠,只是我目不識丁,配字實屬有些不雅!」

「你管那麼多?以後你就叫子魁,孩子的子,魁梧的魁,不知道就去跟李夫人去學,這學習的事什麼時候都不晚知道嗎?」

大彪高興的回答說:「是是是,謝東家賜字,張大彪?張子魁?感覺就不一樣!」

「你喜歡就好!以後我不在的時候,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好他們,特別是女眷們,不要有大男子主義知道嗎?只要在我這宅子里,人人都是平等的,我不希望出現男人欺負女人的事情,一發現給我往死里打!當然你情我願的的就不用管,所以子魁啊!」

「我在聽!東家!」張子魁回應說!

「你有沒有看對眼的?只要她願意,我做主給成個家如何?」

張子魁搖搖頭:「沒有!不過還是謝東家美意!」

「你確定?別不好意思說!」

子魁回答說:「確定!東家都待我這般了,我還有什麼不好意說的呢?」

「也罷!就這樣了,記住我說的,我偶爾會離開這裡出去辦事,時間也可能各不相同,但你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宅子,以後它也是你的家!」

張子魁柔了柔眼睛帶些許哭腔說:「請東家放心,我一定不負東家所託!」

看著漸漸來臨的夜晚我囑咐他說:「嗯!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見他點頭回應我接著說:「去吧!沒事了,去幫忙把燈點起來!」

張子魁聽了後退三步轉身就去幫忙點燈了!不一會兒天也黑了,我也不知道幹嘛!之前在那邊的時候,下班了還可以打打遊戲追追劇,在這邊啊!一到晚上就發愁,想著還是回去睡覺吧!

翌日!我還沒起床就聽有人在門外嘀咕,開門一看好傢夥,都圍上來想讓我賜個字,還問我為什麼給大彪賜字!

我解釋說:「沒什麼!就是看他老實,有責任心,沒事不會隨便去喝花酒而已!把護院的事交給他我放心!」

男的一聽都沉默了,我看效果挺好的於是在加把勁說到:

「來!唉~姑娘們最近表現的都挺好,我一個一個的給你們賜字,領到字以後不知道的去跟廚娘學啊!」

姑娘們一高興都排好隊,一個一個的上前聽我給她們賜字,事先我都想過了,男的子字輩就行,女的琴棋書畫鶯歌燕舞都得有,沒辦法我就是偏心!嘿嘿!《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321章:一起回到原本的世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各個力量類別的術法中,「精神」系在精密控制上的優勢幾乎是無出其右的。

施法者運使法術的本質是精神驅動自身魔力與外界元素共鳴,而後以凝聚魔力的手法以特定的術法迴路凝聚魔力,再加以啟動用的本源魔力激發,從而令更多的外界魔力匯聚,釋放出威力更強大的術法。

這一類型的書法特點是威力大,由於調用的主體是外界魔力,對自身的消耗、負擔也更低,堪稱是經典炮台法師的持法特質。

而「精神系法師」在這方面就有些特別了,其本質是在精神與本源魔力不斷共鳴的過程中,令精神力和本源魔力「融合」,以魔力刺激精神力的同步增長,而後直接運用沾染了魔力的自身精神力施放法術。

精神系相比元素系等施法者大系,有入門難、成長緩慢、同層次術法威力相對更低等「弱勢」,而優勢便在於耗魔低、無形無極、詭異難測……還有無人可及的「精細」!

如果說其他類別法術是開山裂石的炮彈轟炸的話,精神系便是去皮剔骨的精準手術刀——

如眼下以那個野矮人為中心爆發開來的一系列摧枯拉朽的攻擊,其他系法術不是不能辦到,但動靜絕對要大得多,魔力消耗也必然更大。

可你再看場間……

斷折的樹木傷處平滑、翻湧的地浪也似乎是被利器劃過一般,地上留下的一道道猶如划痕般的痕迹,待得塵泥四散,其實場間真正遭到破壞的區域卻並不算大~

如果說元素系是運用十分的本源魔力,調用外界三四十分,甚至五十分、一百分的魔力去造成平均二十分的面攻擊轟炸的話。

精神系法術便是調用自身八九分的本源魔力,然後在致命的某一點上造成三十分,也可能是四十分的精確殺傷!但在目標區域之外……妥妥的零波及~

雖說劉逸飛本身極為忌憚強大的精神系施法者,但好在過往的豐富經驗在這時候還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有了先前倆倒霉蛋的「試探」后,劉逸飛已經確認了對方身周兩三米之內是絕對不能接近的——幕後黑手藉由野矮人的身體,在身周二三米範圍內足以形成壓制性的精神場。

邁入這一區域的平民水準的生物個體幾乎毫無反抗之力就會被當場放翻,劉逸飛如今的精神屬性是要比平民(10點)強出好幾倍,但具體能不能斗得過對方也不好說……

而看似詭異莫測、無影無形的精神鞭笞攻擊在劉逸飛眼中勉勉強強還算有跡可循——只要對方不是那種大師級別的精神力上位者,至少不至於一口氣釋放出超大範圍的精神衝擊。

而除了這種普遍的攻擊手段外,精神系最佳的中近距離攻擊方式便是凝聚精神力形成類似鞭子一般的攻擊力場,而後對攻擊範圍內的生物展開狂風暴雨一般的壓制性打擊。

藉助周圍一塌糊塗的戰場形勢,劉逸飛好歹能夠勉強判斷出對方的「精神力鞭子」的攻擊軌跡,這一刻,劉逸飛幾乎將全副心神都集中到了觀察和躲閃中,在這處沿海密林邊投入到一場猝不及防的與強者的「短兵相接」中……

這邊劉逸飛已然是使出了渾身解數閃避翻騰了,只不過那「野矮人」卻是一副越戰越勇的亢奮架勢,甚至不知何時已經掙脫了先前劉逸飛給他捆上的麻繩,猶如一個瘋子般手舞足蹈著追擊劉逸飛。

「哈哈哈哈~厲害!真是厲害啊!!我好久沒見過能在我的鞭笞下堅持這麼久的精銳戰士了!!!來吧~來成為我的身體吧!由你來承載我的精神的話,我一定能……」

咻~~~

尖銳的破空聲嚇得那野矮人一機靈,間不容髮的避過了一枚高速劃過的特大號「木刺」——被那堪比小號投矛的大木刺扎到的話,即便以野矮人的體質估計也討不得好。

「徒勞!都是徒勞!!!來吧~迎接我們的結合,擁抱我的意志,你將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和輕鬆!」

「強尼瑪~~」

劉逸飛怒吼一聲,又接連投擲出兩根尋摸到的有點尖頭的木刺。

只可惜沒了偷襲的效果后,這兩次打擊被對方輕輕鬆鬆就掃開了,彷彿那倆木刺只是撞上了什麼無形的護罩一般。

看到這一幕,劉逸飛也是不由牙疼的不行~

先前來卡利亞德是因為護送公主的出巡任務,雖說整個護衛軍都因此配備上了平時絕對不會拿出來的優良精銳護甲,可以說是迄今為止劉逸飛真正有機會穿上過的最高檔的金屬全身甲(四階十字軍標準)!

但也因為是嚴肅的護衛任務,還要一定程度上照顧到儀仗,所以每個人的裝備都很統一——允許劉逸飛自帶武器「貪婪」大劍已經是最大程度的自由了,至於什麼「格鬥弩」一類巨大又奇異的裝備是根本不會允許帶的~

而劉逸飛這回多少也有點疏忽大意,沒料到一出門就遇上這麼棘手的強大敵人,一下子沒了合適的強力遠程攻擊手段,輕易還不敢跟對方近身,眼下真是有些無數下手的窘迫感。

不過好在幾個在林子裏努力探頭探腦,似乎是想要過來幫忙的玩家及時提醒了他,讓劉逸飛猛的朝他們喊道:「別過來送死!這裏你們幫不上忙~快回去求援!就說……就說這裏藏着尼根的邪眼妖術師!可能是領主級的!找一個叫艾得力克的,讓他來救我!!!」

「哈~你果然看出來了!!!」

劉逸飛為了強調事情的嚴重性,為了傳遞最準確的情報,無奈只能把自己一直不敢徹底說破的情報吼了出來。

而那「野矮人」聽后狂笑一聲,反而是越發瘋狂的撲了上來,狀似癲狂,已經完全不將自身的安全放在心上的架勢……

事實上作為幕後黑手的邪眼妖術師也的確沒必要在乎~

這野矮人不過是它的「工具」,是一具意志的臨時「載體」而已,哪怕是壞了,除了讓它感覺有些疲累外,其實根本無所謂。

與其相比,能夠有機會捕獲一個機靈、強大、有着淵博見聞的精銳士兵顯然要划算得多~

事實上,在對方第一眼看清楚「野矮人」的眼睛的同時,邪眼妖術師就感覺自己可能暴露了——精神系惑控法術的弱點其實不算特別大,尤其對於不懂行的莽子戰士而言,輕易就更難識破了~

只不過邪眼施展的惑控法術天生有些殘缺——應該說是成也天賦、敗也天賦吧?

被上位邪眼精神完全控制住的目標,對方的眼睛上很容易就倒映出施法者的意志投影——這要是睜開眼倒映出一個人七七八八還能對付的過去,但是如果攻擊對象是類人生物的話,隔出個半米一米的,也能敏銳察覺到對方「視線」中倒映出的影像有古怪,很多時候被懂行的一眼就識破了,一度也成為某些上位邪眼十分頭疼的麻煩事。

原本這次它以為能躲得過的,畢竟看對手的身份似乎只是個士兵……或者說只是個還算精銳的士兵?

畢竟那一身華麗精緻的盔甲似乎要比尋常士兵的好上太多了,哪怕埃拉西亞的鍛造手藝相比尼根要強上太多,但應該也不至於會如此大費周章的給一個普通士兵配上這麼高成本的好東西……

然而區區一個「精銳士兵」卻在看到自身「載體」眼睛的瞬間就爆發出強烈的情緒波動)——也是劉逸飛近來日子過得太安逸了一些,也過於沒有防備了一些~

換成上輩子整日裏被各種中後期的強力NPC、變態玩家、大規模軍陣環繞的話,處在那樣的環境裏久了,就算是有些什麼稀奇的人的精神慢慢也麻木了,畢竟習慣是個很可怕的事~

而這一次「穿越」回來重頭再來,整個遊戲世界都回到了最初最「質樸」的年代,近段時間以來劉逸飛又一直待在熟悉的環境裏訓練、訓練、再訓練。

這就多少讓他在意志上鬆懈了很多……

可能面面上還能藏得住,但在先前看清楚那野矮人眼睛的那一刻,劉逸飛是真真被嚇了一大跳,要不然也不至於下意識向後閃避躲開了——真要是一個真正的有所準備的老YB的話,應該是面不改色,一如對待一個普通野矮人般把戲演下去才對,那樣或許也就不會被幕後的上位邪眼盯上了……

只可惜劉逸飛這會可顧不上反省之前的疏漏~

在大聲提示其他玩家趕緊回去求援后,劉逸飛就要想着一時半會的如何保住自己的狗命了——他們之前一路奔波趕路,足足有小半天的功夫……好在為了照顧上普通玩家的體力和行軍能力,他們跋涉的距離並不十分遠,密林困難的跋涉環境更進一步制約了小隊前進的步伐。

照估計,只要這些人能及時回去找到艾得力克等人,將自己的情報帶回去的話,應該很快就能迎來艾得力克的增援——一個可能是正經領主級別的尼根邪眼妖術師,絕對值得上艾得力克老大親自出手了……

就是劉逸飛默默的希望自己的「猜測」不要偏差太大才好~

他是為了確保增援及時所以一定程度上模糊了自己的判斷……可能也誇大了對方的實力……

但反正一隻上位邪眼是絕對少不掉的!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