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妍瞬間汗顏,只得看向王雅解釋道:「你剛才說這個人在夏家的時候我就已經猜到幾分了,另外我很早就已經聽說過葉赫那拉家族有這麼個計劃了。

至於你說的蘭陵王……我倒是也有從殤那裡聽到過。」

王雅聽後頭上瞬間被敲了一個紅色的十字路口,道:「既然你都知道那為什麼還要我去調查哦!」

妍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自己都沒想到……北城衛的情報網強大的有點過分……」

————第二日·夏家————

夏天在今天早上的時候被妍叫走據說是帶他出個任務熟悉熟悉,雖然這次的任務還是憑藉著妍等人出手,夏天在一旁觀戰外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為了接下來的劇情,妍拜託澤去照顧照顧受了些皮外傷的殤和烈二人後便跟著夏天回到夏家了。

寒獨自一人無所事事的坐在後院發獃,直到聽到腳步聲后便站起看到了夏天後興奮的跑到夏天身邊,但在看到妍后,寒便興奮的拉住了妍的手,道:「妍,你也來啦!剛才你和夏天是不是出任務去了?我感受到你身上還有未平靜下來的異能波動和殘餘的魔息誒!」

妍笑了笑,握住寒的手安慰道:「是出任務了,但我沒事,不過你還是關心關心夏天吧!他好像更需要你的關懷哦!」

寒自然是明白妍的意思,立即挽住了夏天的胳膊。

夏天寵溺的摸了摸寒的頭后又打量了一下周圍,問道:「寒,就你一個人在家嗎?我爸媽呢?」

「雄哥和死人團長嗎?」寒聽后想了想,回答道:「他們在房間里,雄哥……好像在練聲樂。」

「聲……樂?」夏天的頭上冒出了好幾個問號。

寒點了點頭,道:「因為我一直有聽到雄哥在『啊』,『啊』的叫喊著,所以才……」

「咳咳!」妍輕咳一聲,而後看向仍舊一臉懵的夏天,道:「是不是在練聲樂不重要啦!這種事情……小孩子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蛤?小孩子?妍,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跟我同齡吧?」夏天不解的撓了撓後腦勺,突然,夏天似乎是明白了什麼,吃驚的看向妍問道:「妍,你……你該不會……」

妍知道夏天在想什麼,頭上瞬間被敲了一個紅色的十字路口,並反駁夏天的觀點:「什麼啦!你在想什麼啦!我不是啦!還有,這不是重點吧!」

就在眾人還在爭論什麼的時候,葉思仁拿著洗漱用品跌跌撞撞的走了下來,還不忘跟夏天和妍二人打招呼:「夏天,回來啦!好久不見啊!妍。」

「好久不見,死人團長,不過您這是……」妍朝葉思仁微微頷首后盯著葉思仁的這身打扮打量了一會兒,再看看葉思仁那顫顫巍巍的動作后就立刻明白了什麼。

於是下意識的背過身子,在那裡用「伊瑞斯蕊外」刪掉了這一小段的記憶,恰巧葉思仁也拿著手裡的杯子和一團被揉成團的紙巾去洗漱了。

寒看著葉思仁遠去,默默的拉起了夏天的手,雖然她會一直默默的無條件的支持夏天的所有的事情,但是這麼多天以來,她還是充滿了好奇,便看向夏天,問道:「夏天,你這幾天到底是在做什麼樣的訓練啊?為什麼我都不能去哦?我一個人在家……好孤單哦!」

夏天聽後有些心虛,但依然支支吾吾的解釋道:「對不住哦!寒,只不過……我鍛煉的地方,真的不太適合你去誒!」

「哦……」寒乖巧的『哦』了一聲后又問到了那個問題:「那你到底在接受什麼樣的訓練啊?」

夏天聽后不禁回憶了一下這幾天的經歷,然後汗顏,又看向寒解釋道:「寒,我想……我現在說出來……你可能也不太懂。」

「哦……」寒又一次乖巧的應聲,有些委屈的看著夏天,道:「我知道……我現在是一個腦袋全秀逗的人。」

夏天最不捨得寒哭了,但一時間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便向妍求助。

接收到求救信號的妍暗暗的朝著夏天點了點頭,便走到寒的身邊拉起寒的手,安慰道:「別這麼講嘛!寒,你也知道,夏天不說肯定有夏天的苦衷啦!

而且我之前就說過啊!夏天是跟著我和我二哥一起訓練,為的就是能夠變強,這樣可以更好的保護你啊!

所以不要不開心了好嘛?你看看,哭起來都不漂亮了。」

說著,妍輕輕抹去寒眼角的淚水,而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道:「妍,你下次安慰我能不能換套說辭啊!我耳朵都要起繭了。」

妍聽後有些愣著,而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寒,你是不是跟雅學壞啦?都會調侃我了。」

看到面前兩個其樂融融的女生,夏天終於是鬆了口氣。

葉思仁從另一側走過看了看屋外的天氣后,便在走道上做起了運動。

寒本來還好奇這是個什麼情況,卻被妍一把攔住,道:「那個寒,咱們還是不要看的好,因為……很恐怖。」

寒錯愕的點了點頭,便聽妍的話沒有回頭。

夏天有些尷尬攔住了葉思仁的舉動,並說道:「老爸!你在幹什麼?家裡有還有客人誒!而且都是女孩子!你起碼穿整齊一點啊!」

葉思仁後知後覺的看了看妍和寒二人後,一顆藍色的汗珠慢慢落下,便支支吾吾的解釋道:「那個不好意思啊!我這就去換衣服,不好意思啊!寒,妍。」

聽到葉思仁叫自己,寒則是本能的轉身搖了搖頭。

但就在這時葉思仁的目光落在了寒的吊墜上。

這條吊墜對於葉思仁而言在熟悉不過了,而過去和Nana的一幕幕也再次浮現在葉思仁的面前。

為了了解這條項鏈的來源,葉思仁看著寒,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寒,我能看看你這條項鏈嗎?」

寒聽後點了點頭,左手輕輕托起項鏈送到葉思仁面前給葉思仁看。

夏天看了看葉思仁,又看了看寒,然後又看向葉思仁,道:「老爸,你也覺得寒的這條很好看嗎?」

廢話!葉思仁心裡暗自罵了一下,這項鏈是我買的!我葉思仁的眼光會差嗎?笑話。

對於葉思仁而言,這條項鏈很是重要,為此和寒之間還發生了不小的衝突,幸虧夏天和妍二人一直在攔著和勸葉思仁冷靜。

————夏公館二樓·練團室————

葉思仁換上了平常的裝扮在練團室內踱步,夏天來到了練團室看了葉思仁許久后,終於是忍不住出聲道:「爸。」

葉思仁聽到夏天的聲音後轉身看向夏天,卻不見一直跟在夏天身邊的寒,便問道:「夏天,那個……寒呢?」

夏天聽后,回答道:「寒在客廳,妍陪著她呢!」說完,夏天意味深長的看了葉思仁一眼后,出聲問道:「爸,你看到寒那條項鏈的反應這麼大,不會以為這條項鏈是老媽的,然後被寒拿來戴了吧?」

葉思仁擺了擺手,差點汗顏,夏天的腦洞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呢!

「你老媽我還是很清楚的,她沒有那條項鏈。」說著,葉思仁看向夏天,問道:「夏天,我問你,你知不知道寒的那條項鏈是怎麼來的?」

夏天聽后想了想,回答道:「我想……應該是她,媽媽送給她的紀念品吧?」

「她……媽媽?」葉思仁一臉疑惑,問道:「寒她不是孤兒嗎?」

夏天愣了一下,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回答道:「至少小的時候不是吧!」

葉思仁則是若有所思的沉思了起來,直到他看到了夏天遞過來的照片后他便想到了Nana的女兒小文,以及當初把小文劫走的那群黑衣人。

為了調查清楚這一切的一切,葉思仁拜託了小聾女和楊過,並要來了寒當時的就診資料。

而且是一如既往的一大張白紙上面就一個字——魔。

葉思仁當即認定寒就是他的女兒,而葉思仁也和夏天爭論了一番。

「咚咚咚」二樓練團室的門適時的被敲響,葉思仁和夏天二人朝門口望去看到了妍站在門口。

「抱歉啊!我似乎是打攪到二位了。」妍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進來看向夏天,道:「夏天,你去樓下陪陪寒吧!她現在很需要你的安慰哦!」(呼延覺羅·無時無刻不在做月老·妍)

夏天點了點頭,走之前有些埋怨的看了葉思仁一眼,匆匆忙忙的下樓了。

看到夏天難得露出了這樣的神情,葉思仁也是一臉痛苦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妍也是大致了解到了現在的情況似乎是發展到了葉思仁認為寒是自己女兒的這個地步了。

沒辦法,為了大局,這個地方她必須插手。

「死人團長,您也別這樣,您也知道夏天是真的喜歡寒,你突然間叫夏天不要去追寒他肯定會怨恨你的啊!」妍坐到了葉思仁的對面拍了拍葉思仁的肩頭安慰道。

葉思仁無奈的抬起頭,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不想夏天找個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嘛?他找誰都行,但就是不能跟寒在一起。」

「是因為……您懷疑寒是您的女兒?」妍直接步入主題看著葉思仁。

葉思仁沒有過多的詫異,畢竟呼延覺羅家族的攝心術能夠看透人心,能夠知道也不足為奇,便點了點頭。

妍卻露出了一個不太和諧的微笑,並看向葉思仁,道:「死人團長先別這麼快下定論,我這裡有一份資料是關於葉赫那拉家的,沒準死人團長聽完後會改變這個定義哦!」

葉思仁聽到「葉赫那拉」四字后詫異的抬起頭看著妍,問道:「葉赫那拉?難道是你的北城衛調查到了什麼?」

妍點了點頭,道:「除了北城衛王封蕭令家族的大小姐王雅也有暗中幫助我調查。

不知道死人團長是否有聽說過『刀片計劃』?」

「你說什麼!『刀片計劃』!你從哪兒知道的?」葉思仁顫抖著手指著妍,他現在越發覺得面前的妍能夠當上北城衛的團長可能是有不小的手段,不然一般情況下,一個異能行者怎麼可能知道『刀片計劃』的存在?

妍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道:「您作為葉赫那拉家族的大少爺的確是聽說過『刀片計劃』,據我掌握的資料來看有兩個人是『刀片計劃』的一員。

而她們是基因複製的雙胞胎,我就用家族的名字來形容了。

一個是古拉依爾家族,古拉依爾·蘭陵王的未婚妻,韓克拉瑪·冰心。

另一個……就是您現在認定的女兒——韓克拉瑪·寒。」

聽到這兩個名字,葉思仁大為震驚,他不禁開始懷疑寒是不是自己的女兒了。

「死人團長,『刀片計劃』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更不可能讓我的團員繼續貿然的深入調查,畢竟葉赫那拉家在鐵時空的威名也是足矣讓很多家族畏懼三分。

您是葉赫那拉家族的大少爺,或許可以比我們更容易知道這個所謂的『刀片計劃』。

至於寒到底是不是您的女兒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可以委託我呼延覺羅家族的密醫幫您和寒做一次親子鑒定。

比起盲目的猜測,實踐證明或許會更有效一些。」妍說完便拍了拍葉思仁的肩頭。

聽妍這麼一說後葉思仁也冷靜了幾分,那兩個異能醫生的確是有些不太靠譜,真的沒忘記上次夏家大戰後一味的在那裡說沒救了死定了就很想掄起一拳。

但葉思仁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呼延覺羅家族中善治療術的不是呼延覺羅·戒嗎?怎麼還有密醫嘞?

妍似乎是讀到了葉思仁的想法,便回答道:「死人團長,我大哥他擅長的是治療術,二位這個治療術僅限於異能方面而已,不是像醫仙那樣擅長醫術啦!

治療術可以是醫術,但醫術不一定是治療術啊!兩者的差別還是很大的啦!」

葉思仁聽后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也並沒有多問。

突然,澤衝進了夏家,直到來到二樓喘著粗氣,道:「團長,不好了,鬼龍……鬼龍出現了。」

「鬼龍?」妍聽後頭上冒出了一個黃色的驚嘆號,但很快就調整好心情問道:「怎麼回事?夏天他沒在樓下嗎?」

澤聽后肅然低頭,如實的彙報道:「本來我們在夏家周圍戒備著,但夏天卻突然像是情緒失控一樣的跑了出去,殤和我見狀立即去追了。

後來烈給我們傳音說,寒也追出來了,但我們剛跟著夏天來到某個天台的時候就看到夏天企圖撕下封龍貼。

殤就讓我來通知你,鬼龍則是由他來拖住,於是就……」

妍聽后揉了揉睛明穴讓自己保持清醒后,道:「我了解了,帶我去現場吧!另外通知烈一聲,讓他在夏家周圍繼續戒備,有情況立即通知我。」

「是!」澤領命后便和妍一起朝葉思仁點頭告別,便展開瞬移往天台的方向跑去。

。想起泊孤之前面對自己時有的態度,再一看身邊一臉倉皇的祁緣,泊靈終於還是搖了搖頭。

心中的某個地方,在這一瞬間便跟着沉了下去。那種感覺,單說是失望,似乎並不全對,但那的確是一種失望到頂點的感覺。

「你對她的心意,她知曉么?」

即便心中的感覺不怎麼好,但是泊靈臉上依舊是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零四章恍然璇風瓑浼氬啀璇.. 「對了,薩哈林,你是宣教官吧?咱們是明軍,正統的貴胄,可不是什麼通古斯野人,滿蒙韃子,上戰場之前該怎麼做都是要告訴弟兄們的,都是自己人,沒有奴才。這個你也清楚,對吧?

要不是因為這個,你也不會知道這麼多。你是滿洲人不錯,可是滿洲人怎麼了?只要你有良心,盡心辦事就是好樣的。什麼滿洲人漢人的又能怎麼樣?你沒看到元首連紅毛鬼和弗朗機人都用了嗎?何況你滿洲人?

再說了,大明也有你的份兒。退養金你是有的。海貿里的茶葉生意你也有份吧?」

「有份,有份,奴才……哦不……小的投資買了一百股,上個月分了六兩銀子呢!」薩哈林高興地說道。

「就說的是啊。你是有功的,別的人元首怎麼會讓他占股份?你小子來的晚,沒本錢,等你攢一些錢,立一些功,到時候元首讓你認購一千股,你一個月最少有六十兩銀子。這還是現在咱們跟滿清打仗生意不好。如果生意好了,擴大十倍,你不用認購一千股,就你這一百股,一個月也得六十兩。

這還只是茶葉生意,此外還有瓷器、鹽、白糖,最賺錢的還得全是絲綢。你想想吧!」

姜誠的幾句話說得薩哈林眼睛放光。

「只要你好好乾,你就是自己人,元首絕不會看低了你,更不會把你當奴才。別人有的你都會有!你記得吧,元首見你,都不用你下跪,誰也不用跪。你看你自己活得跟個人一樣。多好啊。比你在滿清那邊當奴才強吧?

這要是你娘活着,有病了,就算是得了天花元首也能給你治好了——有錢能使鬼推磨嘛!而且你有功勞,有勳章不是嗎?有勳章的人都可以去朝廷戶部……哦……就是財政部,你可以借一百兩,還不要利息。以後元首成立銀行的話就更方便了,現在嘛……嗞嗞……各種證明你也得開半個月,不過終究是能借出錢來的。嘿……有銀行就好了,方便了,五六天就辦成。這麼一來,你娘……唉……老太太要是活着,有病了,啥病也不怕了。」

薩哈林聽姜誠這麼說,想起了自己因為拿不出銀子而病死的老娘,突然鼻子一酸,眼淚就下來了。薩哈林趕快一抹眼淚,說道:「奴才一定誓死效忠元首。」

「行了,你也不是來一天兩天了,咱們不興說這些,你也不是奴才。你小子功夫好,辦事認真賣力。所以這麼大的一仗帶着你去。你聽好了,如果這一次成了,你這芝麻小官就要跳幾跳了。」

「真的?」

「那還用問?賣力干吧。不過……」姜誠尷尬一笑說道,「這次去可是九死一生啊!」

薩哈林說道:「師座你放心吧,我薩哈林絕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好!是條漢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師座,宣教的事情你交給我就放心吧!我一定把弟兄們鼓動得跟惡狼一樣嗷嗷叫,狠狠撕咬韃子,絕不留情!」

「好,好!薩哈林,我辣姜果然沒看錯人!你小子機靈,不用我說你就知道了。你現在就去吧,乘着沒幹起來,你去鼓動鼓動,明天就開打。」

「啊?」薩哈林一陣驚訝,問道:「明天……這麼快?」

姜誠點了點頭,說道:「是順治先下的戰書。這狗韃子,說是明天決戰。元首說了,我們這一次一定要是白天才好,如果是夜裏那就看不見人了。怕順治趁著黑夜溜了。」

「是!」

七月十四日,剛一入夜,高郵城中的縣衙中燈火通明,大廳中一片忙碌。明軍的軍官們正在研究著整個戰役的一些細節。

突然,一個男子的聲音打破了討論。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