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孫凡緊皺眉頭。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他看着上方威風凜凜酆都大帝,那強大的氣息,至少比十個自己加起來還要強大無數倍的。

「後土娘娘……你說將來我人間界交給我?這樣的酆都大帝……我真的可以嗎?」

「將人間界交給我……我真的能做到嗎?」

「嗯?」

酆都大帝如有感應。

目光一轉,立即與孫凡的視線對上。

「往生鏡的氣息,是你!」

目光一對,酆都大帝立即明悟了一切。

修行到了他這個境界,並且觸摸六道輪迴,早已洞悉世事。只看了孫凡一眼,立即就明白了許多東西。

剎那間。

殺心便起!

「拿命來!」一手探出,六道輪迴在掌心呈現出六個無盡幽旋。

這一抓,彷彿穿透時間、空間的界限。

頃刻攝在孫凡頭頂。

強烈的違和感,直叫人心中作嘔。

「滾!」

一擊金光棍影,直直頂在酆都大帝掌心。

那手掌只是微微一頓,繼續落下。

孫凡整個人卻狂震了一下,口吐鮮血,傷勢加重,瞬間連退十三次,翻了十三個筋斗,終於躲過哦了這絕命一抓。

「恐怖!」

孫凡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心中駭然。

只是一抓,就讓自己幾乎沒有反抗之力!這樣的存在,如何能敵?

他看着高高在上的酆都大帝。

一股深沉的無力感,不禁湧上心頭。

「哼!」

酆都大帝冷哼。

獰笑着對孫凡又是一抓。

「孫大哥,我來助你!」

沙無凈一個沉喝,忽然出現在酆都大帝身後的虛空。身形驀然變大無數倍,手持月牙寶杖,狠狠衝天而降,直鏟酆都大帝腦後。

「小心!」

孫凡大驚,來不及多想,舉起金箍棒就向酆都大帝面門砸去。

「哈哈哈哈」

只見那大帝風輕雲淡地一揮手,轟轟兩聲巨響。

誰也沒有看清他如何動作,就見孫凡與沙無凈的身形立即狠狠拋飛了出去。

半空之中,皆盡口吐鮮血,神色慘然。

「好厲害!」

「不是對手啊!」

兩人不禁對視一眼。

皆感覺很是不妙。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劫。

這是一個讓所有高階修者,都聞之色變的詞。

一般而言,天劫可以分為五種。第一種是一些草木金石類的妖族,在誕生靈智的時候,會迎來的天劫;第二種,一些天才過於逆天,在進階之時,也會引來天劫;第三種,道器在成型孕育出器靈的時候,會引來天劫;第四種,返虛以上的高手,破境時會引來天劫。

而第五種,則相對罕見,一般就是高階修者做出了某些事情,觸犯到天地規則,從而引來天劫。比如早些年那位毅王爺離祚的死,就是因為自身殺戮過重,引來天劫。

但實際上,這五種其實都可以歸納成一種。

觸犯天地規則。

天地之間,自有大道長存,同樣也有一些自然規則。而天地間很多生靈的修行,可以說是逆天之舉。如果將此方天地看做一個巨大的生命體,那麼天地間的無數生靈,其實就是寄生在其體內的毒。一旦對天地的影響大了,天地自然就會做出一些清理的反應,也就是所謂的天劫了。

面對天劫,不管是修為是高是低,都需要小心應對。除了極少數過於驚艷,比如葉朝歸、衛易這種怪胎之外,幾乎所有修者或是妖族,在渡劫之前,都需要提前準備各種應劫的手段。

所以,荒玉真君從未想過,衛易會以這種方式,迎接他的到來。

錯算一步,便是萬劫不復。

此刻,衛易頭頂的那片劫雲,已經擴張到了三千里方圓,而且還在不斷擴張。劫雲中蘊含的恐怖威能,更是足以讓荒玉真君絕望。

「怎麼?堂堂東海界主,想和我同歸於盡??」

荒玉真君臉色難看至極。衛易當下固然遠勝過同階強者,但也不至於招來三千里的劫雲。這片劫雲,之所以會如此恐怖,就是因為荒玉真君的存在。

渡劫之時,如果劫雲範圍內,有其他強者的話。那麼天劫便會將這位強者,一併算在其中。荒玉真君早已是純陽修為。所以這片劫雲,自然也就升級為恐怖的純陽天劫!

天地之間,最恐怖的大劫,沒有之一。

「同歸於盡??」

衛易忽然放聲大笑,笑的張揚,笑的肆意。

「這裡可是在東海,我有東海一界之力的守護。就算引來純陽天劫,東海之力也會先將我所遭遇的天劫,削弱成我這個修為應該遭遇的程度。這種程度的天劫,我怕什麼?」

荒玉真君,陡然生出一陣恐懼之感。

他知道,這絕對是天玄宗設下的一個局。

專為他這種可能來東海襲殺的純陽,所布設的局。

而且,這個殺局,幾乎無解。

在東海之力的守護下,天劫會被削弱成正常返虛中期層次的天劫。這種天劫,或許會給衛易造成一些麻煩,卻不會真的要了他的性命。至於說提前斬殺衛易,結束天劫?不好意思,荒玉真君雖然是純陽老祖,但自忖也難以破開東海之力的守護。

至於說,提前逃走,逃離天劫範圍,同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荒玉真君出身瀟湘北部的一等門派大荒宗,並非仙器傳承者。在速度一項上,遠不及衛易。就算他想逃,只要衛易緊跟其後,就能一直保證他無法脫離天劫的範圍。

也就是說,除了硬抗這場天劫之外,荒玉真君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

「老夫縱橫天下幾百年,這區區天劫,老夫昔日也不是沒渡過,能耐我何?!!」

荒玉真君大喝一聲,隨即數件頂級法寶被祭了出來,本命法相同時浮現而出,一座恐怖界域將其籠罩其中……

拚命了。

荒玉真君知道,自己唯一的生路,就是硬扛過這場天劫,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東海,逃回瀟湘。不過,荒玉真君也不知道,自己今日到底還能不能活著逃回瀟湘。

天玄宗既然已經布下了這樣的殺局,難道還能放他活著返回瀟湘?經歷天劫的他,勢必重傷垂死。只要天玄宗派一位純陽,甚至只要派一位返虛後期,或者多幾位返虛中期、初期,他都未必能夠逃掉。

天劫,驟然降臨。

在天劫降臨的這一刻,數千裏海域,頓時化作一方死域。

衛易這些年也見過不少大場面,見過的高手、大戰實在是茫茫多。不過,要說諸多大戰當中,最為恐怖的一次,自然莫過於當初那場咸安城仙戰。那可是真正仙位級的力量,殘存的戰場餘波,至今甚至依然籠罩於咸安城上空。就算大離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也無法將其徹底除掉,只能靠時間讓其慢慢消失。

而除了那場仙戰之外,恐怕就要數昔日葉朝歸十年閉關歸來的時候,渡過的那場返虛之劫了。

那場天劫,葉朝歸是由周天境後期,直接躋身返虛後期,相當於是三重天劫合一,足以媲美一般的純陽天劫。但是,當下衛易招來的這場天劫,卻和那場天劫相差無幾。

一片雷河,將衛易和荒玉真君徹底淹沒。

「真不知道,這麼恐怖的天劫,當年師父是怎麼度過的?」

衛易不由暗自心驚,此刻親身處於天劫之下,衛易才更能體會到昔日自家師父到底面對了什麼樣的恐怖。而且,葉朝歸當時可沒有什麼東海之力的護持,完全只能憑自己去扛。

「要儘快度過天劫,然後全力斬殺荒玉真君。」

在經過東海之力的削弱之後,降臨到衛易頭上的天劫,已經只相當於他正常情況下,應該遭遇的天劫。這大概也是天地規則的一種,身為東海界主,衛易只要身在東海,就要受東海之力的保護。但同時,天劫的力量亦是天地之威,兩者都是規則,相互衝突,最後也就形成了這樣的結果。

哪怕經過東海之力的削弱,衛易面對自己的天劫,依然不算輕鬆。他的實力,遠超正常同階水平。這就使得衛易正常應該面對的返虛中期之劫,其實完全可以比擬一些弱小的返虛後期修者的天劫。

不過,即便如此,衛易依然扛得住。

雷光長河當中,各種本命神通被衛易輪番使出,對抗天劫。五行乾坤和死亡界域相融合的法界,比之二十年前和離景原一戰的時候,更是進步良多。這二十年的時間裡,衛易對於死亡一道的參悟,可是突飛猛進的。

除此之外,一道金甲神祇,更是浮現而出。

衛易的本命神祇!

隨著修為的逐漸提升,衛易對於自己這尊本命神祇,掌握的越發如意。因為神力一道早已徹底失傳的緣故,所以衛易最開始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如何驅使這尊本命神祇,只能自己慢慢摸索。這二十多年以來,衛易已經漸漸掌握了本命神祇的奧妙。

衛易敢確定,當下的周天、返虛法相,絕對是根據這種本命神祇演變而來。

神力修者的本命神祇,基本上和靈力修者的法相,並無太大區別。進階神位之後,都可以自行融於天地大道當中,和塵同光,控制一定範圍之內的天地之力。除此之外,本命神祇倒是還兼具另外一個特點,那就是可以凝聚信仰。

只不過,這種作用,似乎並不是用來戰鬥的,衛易目前也還在鑽研當中。

即便這樣,這尊本命神祇,也可以當成是一尊正常的法相來驅使。本命神祇被祭出后,衛易對於周遭天地的掌控,頓時又上了一個台階。

這尊身著金甲的本命神祇,就彷彿是一尊跨越萬年的上古神靈,自上古而來。始一出現,周遭天地原本混亂的靈氣,竟是有了趨於穩定的跡象。

在祭出這尊本命法相之後,衛易抵擋起天劫,也就更加的容易了。甚至於衛易還能抽出一部分力量,去襲擾一下同樣在渡劫的荒玉真君。

相比衛易這邊的輕鬆寫意,荒玉真君可就難熬了。

荒玉真君那邊,可沒有什麼東海之力的護持。他所經歷的,就是最為強大的雷光天河。在這條雷河當中,即便是荒玉真君這種純陽老祖,也顯得無比弱小。除了雷劫之外,更有風火之劫,從荒玉真君體內生起,逼得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來鎮壓體內的劫數。

小半柱香的時間后,原本被荒玉真君頂在頭頂的那一筆一書,開始出現裂紋。這兩件法寶,是一套法寶,更是荒玉真君的本命法寶。兩件法寶,單獨一件,只是中品道器。但兩件齊出的話,卻可以達到上品道器的程度。為了打造這兩件本命法寶,荒玉真君這些年可以說是砸鍋賣鐵,連帶著整個大荒宗都財政緊張。

但現在,在天劫的洗禮下,這兩件本命法寶,竟是有了要崩解的趨勢。

每多經歷一次雷劫的轟擊,荒玉真君的心,便狠狠抽搐一下。但此刻,他根本不敢收回這兩件法寶。一旦收回,強大的雷劫便會直接落在他的身上,讓他傷勢更重。

傷的越重,待會兒便越難逃脫。

耗!

此刻天劫之下的兩人,都清楚一點:誰耗的時間更長,誰在天劫之下的損失更小,誰就有可能取得最終的勝利……

小半個時辰之後,雷劫終於漸漸放緩,有了要結束的跡象。

在經過長時間的雷劫洗禮之後,荒玉真君的兩件本命法寶,已經徹底破碎。本命法寶,一旦損壞,也會導致主人受到一些損傷。只是荒玉真君也顧不得這些,破碎本命法寶,已經是他能付出的最小的代價了。這個時候,如果再吝嗇寶物的話,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然而,就在天劫即將結束的時候,衛易的又一個舉動,卻讓荒玉真君頓時開始破口大罵!

衛易一陣冷笑,取出了一件油燈一樣的法寶。

齊天燈。

這是衛易貼身的四件神兵之一。

昔日,天玄宗曾花了大代價,幫衛易打造了四件神兵,分別為藏劍葫蘆,十年冠,齊天燈,枯雲劍。這四件神兵當中,枯雲劍已經被衛易當成了自己的本命法寶,早已渡過了雷劫,成就了道器。但其他三件,卻還只是玄階法寶而已。

沒辦法,神兵的煉製方法,早已失傳。便是武火真君這位純陽級別的煉器大宗師,想要幫衛易煉製神兵,也需要先琢磨神兵的煉製方法。所以,經過了二十年的溫養之後,這三件神兵,才終於達到玄階極限的地步。

在衛易取出齊天燈的剎那,原本已經有減弱趨勢的天劫,再次狂暴了起來。

法寶之劫。

荒玉真君,頓時有一種想要罵娘的衝動。

你自己渡劫也就算了,竟然還把法寶也給拉上?

衛易這個時候讓法寶渡劫,當然有很大的可能,讓法寶損毀於雷劫之下。畢竟,就算有東海之力的護持,這件神兵想要順利躋身道器,也是千難萬難。不過,若是能夠幹掉荒玉真君這位純陽的話,就算多損失幾件這種玄階極限的神兵,似乎也是值得的。

只是,下一刻,更讓荒玉真君無奈的事情就出現了。在東海之力的護持下,衛易竟然還能幫法寶分去一部分天劫的威能!讓這件法寶安穩渡劫!

沒有這麼玩的啊!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當中,衛易的三件玄階頂級法寶,先後渡劫。整個天劫,也就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

整整一個時辰的天劫。

自修真界有史以來,恐怕也是前無古人的壯舉了。

經過一個時辰的天劫洗禮后,衛易也是快到了極限。當然,相比荒玉真君,那他的情況可就好了太多了。不但三件神兵,都順利渡劫,自身也沒有受到太過嚴重的傷勢。反觀荒玉真君,此刻就連那尊本命法相,都已經快到了瀕臨崩解的地步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