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嵐偷笑了兩下,隨後走向廚房。
By
2022 年 9 月 22 日

「我去叫劉峰和思雅。」

極索說着,去叫劉峰和秦思雅了。

亞克斯跟在張嵐的身後,想要說什麼和戴安娜搭個話,可是嘴巴張了好幾下,硬是一個字都沒有蹦出來。

張嵐偷偷看着亞克斯那一副便秘的樣子,差點笑出聲。

不過兄弟有了喜歡的人想要追求一下,助攻還是要有的。

不過助攻也是需要講究的,身為一個職業的僚機,為主機打助攻不要直接的表明主題,那樣會將女孩嚇到的,要委婉一些,循環漸進,讓女孩和主機逐漸產生興趣……

張嵐沉思了一下,對着戴安娜道:」亞克斯他稀罕你。「

砰!!!

亞克斯漲紅著臉,對着戴安娜道:「他是開玩笑的,這個傢伙就是愛亂開玩笑。」

戴安娜有些害怕的後退了兩步,指了指被亞克斯摁在地上,臉都快摁進地面的張嵐道:「那個,他會不會有事?」

亞克斯面帶微笑的道:「不會,他的武魂就是厚皮臉,臉皮巨厚,賊不要臉,根本不會有事的,你看就連這樣他都一點事都不會有的。」

亞克斯說着,一道道岩柱拔地而起,然後空中拐了幾個彎,回來將掙扎著就要起來的張嵐再度跟摁在地里,還摩擦了兩下。

亞克斯對着戴安娜道:」先不要管他了,這個傢伙總是想要鍛煉自己臉皮的厚度,非要我們幫忙,先讓他在這裏鍛煉吧,咱們先吃飯吧。「

戴安娜看到張嵐其實並沒有什麼事後,點了點頭。

她又不傻,怎麼也不會詳細亞克斯的解釋,不過看到被摁在地里的張嵐還能向著亞克斯伸出一根中指后也覺得張嵐不會有事,便不再過問了。

這顯然是亞克斯和張嵐兩人之間在玩鬧……應該是玩鬧吧……

隨後戴安娜又想起了剛才張嵐所說的話——「亞克斯稀罕你。」

戴安娜的臉也不由的緋紅了起來,她從小從的寵愛里長大,無憂無慮,可是前一段時間,突逢巨變,父母被人殺死,她被抓了起來,當做商品,進行展覽拍賣,或許要不是眼前這溫柔善良的男人,她現在正在某個有錢人里備受摧殘吧?

戴安娜又想起來昨天夜裏,那一片黑暗的地方到處充滿著尖叫與戰鬥的轟鳴聲,在籠子裏的她無法逃脫,被餘波濺射過來的石頭打在她的身上。

她驚恐害怕,卻又無可奈何無法躲避,就如同等待死亡的羔羊,只能在恐懼中無力的瑟瑟發抖。

隨後,那個男人,停在了她的身前,溫柔的對着她道:」我會救你出去的。「

戴安娜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亞克斯,感覺他強壯的身軀充滿了安全感,讓人忍不住想要依靠着他。

這時,如同一陣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強風從側面刮來。

長時間的關押讓戴安娜的身體還有些虛弱,面對突然起來的強風,一時不察的她直接向著身旁的亞克斯倒去。

「啊~!」

在戴安娜的驚呼中,亞克斯反應了過來,慌忙的一把抱住了戴安娜。

「你沒事吧?」

亞克斯的語氣有些焦急,眼神中滿是擔心。

戴安娜在亞克斯的懷裏感受着亞克斯堅實而有力,充滿著安全感的臂膀,內心一盪。

隨後聽到了亞克斯焦急的聲音,看着亞克斯那滿是但系的眼瞳,她害羞的連忙閉上了眼睛,她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心臟砰砰的跳動着。

慢慢都已經快要害羞的冒煙了,卻怎麼也不肯離開這堅硬而富有安全感的臂膀。

亞克斯看着懷裏害羞的戴安娜,雖然他對愛情很是懵懂,但是也不是傻子,看到懷裏戴安娜的這幅樣子,他怎麼能夠不知道戴安娜其實是喜歡他的。

他內心幾乎要高興的大吼,表面卻強行平靜著,他以公主抱的樣子,在戴安娜的驚呼聲中一把將戴安娜抱起。

「你身體虛弱,不要亂動了,我抱你吧。」

這樣說着,亞克斯抱着戴安娜走進廚房。

而在他的身後,極索看着亞克斯抱着戴安娜的背影,微微露出笑容

。 征討聲越來越大,龔磊卻是沒想到事情會轉變成如此狀況,眉頭緊皺,單臂豎抱著劉潤城便向圍觀百姓解釋道:

「大家都靜一靜!」

「龔某已經派人去叫小姑娘的父母及醫者了,待會小姑娘的家裡便會來人!」

「龔某並不是偏袒哪一方,只是現在為首之事是為兩個小姑娘醫治傷,之後自會有兩家父母詢問她們緣由再作懲罰!」

「不過是兩個小姑娘掐架,諸位何至於誇大其辭!」

龔磊的意思是讓圍觀者不要將小姑娘掐架的事想得變了質。

可他的話傳進一眾圍觀者耳中卻有避重就輕之嫌。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圍觀群眾直接就開罵了。

罵他是望城城主的走狗。

罵望城城主是個小人教的小孩也心狠手辣。

仗著人多勢眾,沒人認識他們,罵的那叫一個難聽。

龔磊和一眾護衛兵看著事態的演變,只能儘力不讓圍觀者的口水噴到自己臉上,僵立著不動。

劉潤城窩在龔磊身上,默默聽著周圍所有人在罵她父親,罵她一家,腦中緊繃的弦終是斷了,在龔磊懷中嗚咽起來。

她知道是因為她才引得所有人都罵她的爹爹。

她感覺到了自己做錯了……可是她卻不明白自己哪裡做錯了。

她很討厭現在的感覺。

可是沒有人會因為她厭惡情緒而停止唾罵。

在這一刻,她才感覺到自己很沒用。

…………

劉文正和廣仁曦商量著怎麼安排由守衛兵正規化售賣魔獸肉,如何在壓低了糧價的同時指引望城百姓步入另一個生活方式的正軌。

便聽到一個守衛兵匆匆忙忙來報:「城主,五小姐出事了!」

聽到這消息劉文心中嚇了一大跳,都來不及和廣仁曦客套,便風風火火跟著守衛兵往外跑。

廣仁曦見狀,瞧著閑來無事,也跟了上去。

到達現場看到的狀況令廣仁曦吃了一驚。

寬闊主街道上站滿了人,周遭高鋪茶樓也圍滿了人。

眾人叫嚷聲不斷與幾個護衛兵對恃。

而在護衛兵之後,站著一個抱著小姑娘的壯漢,正面色難看的盯著眼前場景漲紅了臉說不出話

再細聽街上百姓叫嚷的話,廣仁曦眉稍一挑,當下便尋了個舒服的牆角靠著。

想看看劉文的五女兒劉潤城,做了什麼引得望城百姓直接罵上了劉文。

「爹!」

「嗚嗚嗚!」

劉潤城一看到劉文來了便掙紮下了龔磊的懷抱,直接撲進了劉文懷中哭了起來。

「城兒不哭不哭啊~」

「怎麼回事?」

見自己的愛女劉潤城除了頭髮亂糟槽的臉上有幾個印子沒什麼大礙,劉文將其抱起,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側頭看向龔磊詢問狀況。

「城主,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方才五小姐與人扭打在一起被守衛兵發現,拉開后便通知我過來處理了。」

「我安排人為小姑娘請了大夫還去叫了她的家人,想讓守衛兵守著帶五小姐回城主府找您。」

「沒想到圍觀的人便說我袒護五小姐,直接罵上了我們……任我怎麼解釋,他們都不聽。」

「引得越來越多人圍觀,就變成這副情境了。」

劉文的出現讓街道上的征討聲小了很多,可依舊有些不入流的聲音傳進他們的耳朵。

聽到龔磊的話,又聽到了街上人群傳來的一道道尖銳之聲,劉文泛著細紋的眼睛輕眯,沖懷中還在哭的劉潤城輕聲說道:

「城兒,你是爹爹的好女兒,不哭不哭啊~」

龔磊聽到劉文的話,以為劉文已經有了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心中暗暗鬆了一口空。

他本就不善言語

方才說了那麼幾句話就引得眾人強烈反擊。

他也是真怕了。

「爹爹。」

劉潤城沒想到平日她犯錯都會說上她幾句的爹爹聽了龔磊的話一點也沒有要說她的意思,還說她是他的好女兒。

不由抽泣著抬起了頭,滿眼疑惑的看著他。

劉文低了下頭看著自己寶貝女兒肉臉上鑲著的布滿疑惑迷茫的大眼,一下便看穿了她的想法。

不由沖其寵溺一笑:「爹爹的城兒是不是說過以後要成為像爹爹一樣的人?」

耳邊仍有唾罵聲傳來,劉潤城不明白自己爹爹為什麼這個時候問自己這個問題。

卻還是老老實實的對他點了點頭。

不過想到自己惹了大家都罵她爹爹,她的嘴又忍不住扁了起來嗚咽說道:

「可是城兒笨,城兒被別人騙了就算了,還連累爹爹被他們罵……城兒笨,城兒做錯事了……」

劉潤城原先只是哽咽內疚的抽泣,說到後面卻再也忍不住號啕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城兒錯了!城兒錯了!」

劉潤城突然的大哭聲又尖又細又突然,並且越哭越響,引得一眾征討聲都弱了下來。

直到再沒有罵劉文的聲音出現。

她還在哭。

眾人皆不明所以的看著突然「凄厲大哭」的城主之女。

看著抱著她的圓胖城主。

感覺到因聲音弱下任何一個對城主尖厲罵聲都能讓人聽得分明,皆沉默不語靜待時機不當出頭鳥。

劉潤城似在渲泄著心中的某份怨氣、怒氣、恐懼、以及後悔內疚,哭得毫不收斂,哭得像是一個剛出世的新生兒。

劉文一直抱著她,默默輕拍著她的背哄著她,全程沒有半分不耐煩。

在一旁被大夫上好了葯躲在護衛兵身後的王家小姑娘,抽泣的看著被城主劉文抱哄著的劉潤城,眼中儘是羨慕。

王家的人,也就是王家姑娘的父親在劉潤城哭時剛好趕到。

見自己女兒一副做錯事的模樣躲在護衛兵身後盯著城主和他女兒看,心中一個咯噔,瞥了自己女兒一眼趕緊上前賠罪。

「城主,小女年幼無知惹了令千金,王某先在此賠罪了!」

王家主事之人一上來便道歉,且聲音還不小。

圍觀者當下就有人義正言辭提醒他:

「不是你家孩子的錯,是城主女兒將你孩子打的頭破血流了!」

王家老爺聽言一頭霧水,抬眼看了下哭得震天響的城主女兒,又轉身看了身後一臉畏縮之態的親生女兒一眼,神色奇怪了起來。

叫了一聲:「城主。」

劉文聽言側頭看了他一眼:「王老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清楚,待我女兒哭完,我們便在大家面前問清楚是怎麼回事。誰錯便罰誰。」

「兩孩子雖都小,卻也到了該立規矩的時候了。」

王家老爺哪裡聽不出劉文這裡在打官腔。

心中雖哭笑不得,瞧著四周卻也知道事情發展好像不在他之前的猜測之內,當下應了聲:「是。」。 隨着林羽的話音落下,無論是神連川父子,還是崑崙神族的那些奴僕、護衛,全都呆住。

「哈哈!!!」

愣了好久,神天煜終於率先回過神來,滿臉不屑的看着一臉決然的林羽,放聲大笑道:「聽你這意思,你是想覆滅我崑崙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