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彭輝看了看盧毅,又看了看李曉萱,笑了一下,拿起酒喝了一口。

「彭總,你看看你,好不容易來一次成都,要不要我安排人陪你逛一逛?」,盧毅看著彭輝,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個獻媚的人。。 進屋的趙夢攜帶着一個五官極為精緻的小男孩,只見他生得白白凈凈,烏黑髮亮的大眼睛微眯,視線微斜,粉嘟嘟的櫻桃唇抿成一條線,神情孤傲,一聲不吭,高冷得像冬天裏堆成的小雪人。

蘇小染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美輪美奐的小男孩。

司一玥!

她重生時遇到的第一個朋友,同時也是她的待選小未婚夫。

四年前。

蘇夫人和司夫人指腹為婚。蘇夫人一舉得女,而司夫人一胎四寶,生下四個男嬰,分別是:司一玥、司二北、司三晨、司四珺。

按照娃娃親,四個小男孩都是她的待選小未婚夫。

一想到這,蘇小染的小臉一紅,下意識地兩手捧著自己的臉頰,這一來就是四個……不行,太那個……

她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垂手輕輕地掐了一下自己,隨即又揮揮小手,朝司一玥打着招呼。

誰知,司一玥緊鎖的眉眼一彎,漠然的寒眸中,剎那間竟閃爍著滿天星辰:「囡囡,有我在。」

傳說中,少女殺手的微笑,原來和年齡沒有關係!

「監控?」

葉偌驚愕不已,倒吸口冷氣,連聲音都顯得獃滯而慌張。

蘇小染看着驚慌失措的葉偌,不由有幾分好笑,訕訕開口:「知道了就快點出去罰站,你的一言一行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葉偌一臉警惕,紅著鼻子,眼淚巴拉巴拉往下掉:「有監控又怎樣?我才不罰站……嗚嗚嗚……」

「有監控,等於有了證據!」

司一玥接過她的話,聲音稚氣,卻猶如三月寒霜,讓人心生涼意。

葉偌緊張地盯着司一玥冰冷的眸,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卻十分不解,放聲大哭:「嗚嗚嗚……你為什麼要這麼幫一個醜八怪?她哪裏比我好了?」

蘇小染一聽,歪著腦袋,無聲的看向司家的這位小少爺。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自己長得明明不如偌老大,司一玥為什麼會這麼幫自己呢?

然而,蘇小染不知道,司家祖訓的第一條就是:

寵老婆,一切服從老婆!

下一刻,司一玥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蘇小染,仰著頭,嘴唇微抿。隨即斜睨了偌老大一眼,盛氣逼人地反問:「我們司家的准媳婦兒,也是你能欺負的?」

此話一出,直給偌老大當頭一棒!

蘇小染瞬間表情千變萬化,清冷的臉頰染上了一層紅暈,小手兒一陣輕擰。

這話……彪悍!

只是,內心一陣小激動的蘇小染,還沒想要老牛吃嫩草呢!

所有人措不及防地吃了一波狗糧后,都不禁回頭看着司一玥和蘇小染兩人。

「咳咳!」趙夢抬手掩唇,咳嗽了兩聲,開口:「葉偌罰站十分鐘,其餘人放學,明天照常開家長會。」

「老師再見。」

一場鬧劇終於結束。

……

蘇小染坐在車上累得打了一會兒小盹,長長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蓋住了眼瞼。

下一瞬間,蘇小染腦海閃過幾個人影,瞥了瞥四周地面上變幻的影子,面露譏誚,一聲冷嗤:「呵,不要玩躲貓貓了!」

才多久,就等不及了嗎?

不過,她小天鳳可不怕。

暗處,一個長相乖張的小女孩揉着眼中的沙粒,抹著淚齜牙道:「驚到你真是抱歉了,姐姐。因為真正的quee

,只能有一個呢!」

「星主!要偷偷弄死她嗎?」

一個吵雜的聲音興奮至極。

童牙張嘴咬住半顆爛蘋果,開懷大笑:「老鬼,規矩不能壞,你得有耐心!貓和老鼠的遊戲,才剛剛開始。」 玄冰想了想到:「主人,這些命牌都是完好無損的證明他們都還活着,本獸推測這些應該是主人提到的那支神影衛的命牌,傳承記憶告訴我不死老人為愛徒訓練了一支不死神兵,以命牌契約,那支不死神兵,取名神影衛,不如主人將血滴入命牌試試。」

穆紫嫣有些驚詫,這世界真的有不死神兵嗎?要是真的有那世界不是亂套了。

穆紫嫣呢喃出聲:「玄冰,不死神兵真的不會死嗎?」

玄冰白了穆紫嫣一眼:「主人,你想多了,我雖沒見過不死神兵,但凡胎肉身豈會有不死之說,更何況仙人都會仙逝,除非他們是傀儡,但顯然他們不是,傀儡可沒有命牌。」

穆紫嫣驚詫,「傀儡」她在宮殿書庫里看到過,傀儡分很多等級,若是想讓傀儡人性化需神級鍛造師方可鍛造出來。

穆紫嫣收回思緒看向密密麻麻的命牌,有些密集恐懼症。

轉頭看了一眼玄冰,再看一眼密密麻麻的命牌,眨眨眼,又看看百草與白狐,轉過頭無語望天。

三隻看到穆紫嫣這一系列的表情,都有些懵逼。

白狐屁顛顛上前到:「主人,你待會順帶把我契約了唄。」

穆紫嫣低頭沖白狐翻了個大白眼,心到:這隻狐狸偷吃她的七心蓮,如今也會口吐人言了,到是便宜它了,不懲罰一下,心裏不爽怎麼辦,於是穆紫嫣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嘴裏吐出一句風牛馬而不相及的話來。

「白狐我給你取個名字吧,叫什麼好呢?小黑,小白,小花,小黃你選一個,我覺得小花挺不錯的。」

三隻聽着穆紫嫣風牛馬而不相及的話,一臉懵逼狀,三隻聽到最後,玄冰夫妻倆忍不住哈哈大笑出聲,白狐哀怨的看了一眼穆紫嫣,走到牆角畫圈圈了。

穆紫嫣聳聳肩無視白狐哀怨的眼神到:「快選,不然我幫你選啦。」

白狐喔喔兩聲:「主人,能不能給我取一個比玄冰還要霸氣的名字,那啥,小花,小白,小黑的一聽就是給小狗仔子取的名字,哪裏配得上我英明神武的樣子。」

百草笑着落井下石到:「白狐,主人取的幾個名字都還不錯,你趕緊挑一個,你長的那啥?跟英明神武一點也不像。」

百草話落,白狐突然嘿嘿笑出聲到:「主人,玄冰家不是還有四隻小奶虎,他們也沒有名字,主人取的名字自然是最好的,且剛好對號入座,我就勉為其難將這幾個名字讓給四隻小奶虎了。」

這下輪到玄冰與百草不淡定了,他們可不想自家娃叫什麼小白,小黑。

穆紫嫣眼中閃過一道金光,順着白狐的話,煞有介事的點點頭:「有道理,那幾隻看上去確實有些像小奶狗,且長的還都差不多,給它們取個簡單好記的名字,叫起來也順口,那白狐我在給你想一個名字,叫什麼好呢?」

穆紫嫣滴滴嘟嘟的念叨著,一旁的玄冰,百草對視一眼,直接暈厥了過去,白狐也瑟瑟發抖的等待着自己的名字的降臨。

「啊,我想好了。」 李星星不知道自己無意間炫了一把富,她拎起麥乳精和奶糖、鳥結糖,一股腦塞進李秀紅的懷裏,「娘,給姥姥姥爺送一半,剩下的給大家分了。」

「不給他們,娘留着給你當零嘴兒!」李秀紅偏心偏得理直氣壯。

不能給女兒更好的生活,她已經感到很愧疚了,哪能把女兒帶來的好東西送給別人。

李星星笑嘻嘻地道:「娘,我有錢,咱們以後買更好的。」

這話純粹吹牛,她手裏連一毛錢都沒有。

但是,她有金手鐲啊!

四隻沉甸甸總重十六兩的千足金手鐲!

至於老爺子的金貔貅,肯定不能動,那是他們家的鎮宅之寶。

不知道老爺子是否料到她初來乍到身無分文,所以千叮嚀萬囑咐地讓她戴着四隻金手鐲,果然派上用場了。

她的老爺子呀,真是考慮得面面俱到。

李星星忽然有些感傷。

衣服囫圇塞進藤條箱,往炕尾一推,她四仰八叉地躺下,「我想爺爺了。」

李秀紅把糖果和麥乳精鎖進炕櫃,回身輕輕拍着她的胳膊,「乖,娘在啊。你沒有爺爺了,但是你找到娘了,娘會像你爺爺一樣疼你。」

「娘,先把戶口解決吧,沒戶口我心裏就不踏實。」

「明天就讓你大舅給你上戶口。」

誰知,次日有不少人來家裏看李星星。

被遺棄深山的女嬰沒被野狼吃掉,反而在長大成人後找回來了,多稀奇啊?

這個話題,夠他們聊一年半載都不失新鮮。

李星星就像被圍觀的大猩猩,一邊任由他們評頭論足,一邊在李秀紅的帶領下認人,什麼二妗子、三大爺、四嬸子、大姥姥、七姑八姨等等等。

跟着叫一遍,嘴都幹了。

名叫胡秀英且被她稱作六嬸的一婦人眼裏冒精光,上下打量李星星,「哎喲,看看這皮膚,看看這身段,就知道你吃得一定很好,穿得又體面,收養你的人家肯定很有錢吧?」

李星星不太喜歡她的態度:「一般,一般。」

胡秀英卻不依不饒:「城裏人的日子過得我們鄉下人強幾百倍,你爹發達后就立刻把一大家子接進城裏過好日子,你咋一個人回鄉下而不是去省城找你爹?跟你娘,以後只能面朝黃土背朝天,再也吃不上商品糧,可憐哦!」

嘴裏說可憐,眼裏卻有若隱若現的惡意。

李星星義正言辭地道:「寧跟討飯的娘,不跟做官的爹,六嬸不明白這句老古語的含義嗎?親娘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把身上掉下來的肉當成寶,當爹的沒經歷過生育之苦,有了新歡忘舊愛,哪裏曉得疼孩子?我只認娘,吃糠咽菜也樂意!」

管得着嗎你!不懷好意的東西!

李秀紅很高興,「難怪都說女兒是娘的貼心小棉襖!胡秀英,你要是不會說話,你就滾出我家,別在我女兒跟前礙眼!」

陳家的,就沒一個好東西!

胡秀英悻悻地閉了嘴。

「好了,好了,孩子回來一個,秀紅的病就好了,以後的日子好好過,過給姓陳的看看,就算沒有他們,咱們也能過得紅紅火火。」二姥姥分別拉着李秀紅和李星星的手,皮包骨頭的笑容一點都不慈和,說話倒是滿夠味兒的。

李秀紅嗯了一聲:「二嬸子,你們說話,我帶星星找我大哥給她上戶口。」

「去吧,去吧!」 第72章

全場一陣喧嘩,陳天選說話不僅狠,而且來得無比的快。

他話音剛落地,遠處一輛輛車開過來。

經紀人和薛涼一看,臉色興奮。

這些車,都是藍鵲集團的車。

他們的大部隊,來了。

經紀人快步走過去,言語之中帶著幾分興奮。

來到藍鵲集團車前,經紀人添油加醋的說:「你們可算來了,就是這個人,剛才打在薛涼臉上。」

「薛涼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頂流培養,他要是有一點差錯,沒人可以擔待起。」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