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慕安安不回答,就偷偷咬了一口,然後哼哼唧唧的。

宗政御哄著懷裏軟乎乎的小姑娘,心頭也跟這軟乎乎了。

感覺很久很久,小姑娘沒在他懷裏這樣撒嬌了。

他抬頭看着天空炸燃的煙火,不由自主加大力道,把小姑娘抱的更緊了。

生怕一眨眼,只是一場夢,小姑娘離他很遠很遠。

他沒跟慕安安說過,在昏迷的期間,他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

噩夢裏,他的小姑娘含着淚離開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去追,卻怎麼追都追不上。

而理智上,宗政御知道這是一場夢,只要醒過來,小姑娘就不會走了,小姑娘還是會在他身邊。

可是他醒不過來。

一日日想要醒過來,一次次醒不過來。

這場盛大的噩夢裏,他就眼睜睜看着小姑娘離他越來越遠,而他怎麼都追不上。

「安安。」

宗政御呢喃著,下顎靠在慕安安肩膀上,「不要離開我。」

慕安安原本是在宗政御懷裏撒嬌,耳邊聽着他呢喃一般的言語,心裏突然『咯噔』了下,然後整個人就難受起來。

鼻頭泛酸的厲害。

心裏就好像被刀生割開一道口子一樣。

慕安安有點受不了,她掙扎開宗政御的懷抱,捧着他的臉直接吻下來。

宗政御有些錯愕。

慕安安呢喃,「不要說話,好好吻我。」

她的嗓音裏帶着微微的顫抖,主動而生澀的吻著宗政御。

七爺怕她掉下去抱着她,回應着慕安安的吻,目光卻意外掃到樓下的位子。

克里斯王爵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宗政御視線的方向。

他靠在牆壁上,嘴裏咬着煙,靜默的看着宗政御和慕安安的擁吻。 公孫止很訝異。

眼前這小子明明只有鍊氣三階的修為,卻硬生生挨了開元大妖一擊而不死。

一定是有法寶護體,不知道是哪個世家的公子哥。

不過,結局已註定。

「到此為止了…」他老眼含淚,再次提劍對準孫兒的脖頸,卻實在不忍心下手。

「再等等吧,說不定這小子能撐個一刻鐘,讓我的孫兒再做一會兒美夢。」

又是一道雷光閃過。

剎那間恍若白晝。

白羽看清了對面妖物的模樣,倒吸了幾口冷氣。

一隻眼睛兩張嘴,四條胳膊兩條腿,還有一身的突起的血管,野蠻生長的毛髮。

「咯咯,咯咯!」

恐怖的笑聲似乎就在耳邊響起,讓他頭皮發麻。

「新鮮的血肉,新鮮的血肉……」

這聲音就彷彿夢魘的低語。

白羽真的很害怕,他不過是個化神九階,什麼術法都沒學過,弱小又無力的小修士……

【櫻殺大幕】

妖物伸出獠牙,正要朝白羽撲過去,卻忽然發現,四周亮了起來。

明明還沒到天亮時分。

它很疑惑。

而且,它向來是個好奇心很重的妖。

疑惑地抬起頭,竟然看到整片天幕變成了粉紅色,迷人的顏色。

以前它還是雌性妖精的時候很喜歡粉色,後來融合了兩個凶戾的妖精,也殺了很多很多的人,都忘了自己曾經也是天真可愛的小女妖。

還有過心上人…啊,美味的心上人,它至今還忘不掉他的味道,濃郁。

一片粉色雪花飄落到它的肩頭,它伸出舌頭舔起才發現竟是一片櫻花,有點甜,讓它好陶醉。

「嘭!」

蒼穹之上忽然降下一道粉色閃電,直徑剛剛好將它覆蓋。

與普通的閃電不一樣,這道閃電並沒有散去,而是在慢慢消解。

站在不遠處的公孫止呆看了半天才意識到,這不是閃電,而是一道櫻花組成的萬丈長的花柱,自蒼穹落下,將妖物抹殺。

櫻花飛舞,妖物的一縷殘魂隨着櫻花起舞。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它發自內心的感覺,它死的真的好幸福,好奢侈,好華麗。

它真該死。

公孫止回過神來,二話不說直接跪地磕頭。

「上神…..小人有眼無珠,求上神恕罪。」

白羽故作高深的一笑,匆匆離去。

每耽誤一秒,師姐的危險就多一分。

公孫止過了很久才敢抬起頭,周圍堆滿了櫻花,香氣撲鼻。

「這就是上神的手筆啊,以驚天偉力誅殺區區小妖,不,也許在我等凡人眼中的驚天偉力,不過是他輕輕的一彈指!」

他鬆了口氣,然後大笑起來。

一把抱住昏睡中的孫子,

「乖孫,乖孫!我們公孫家,要起勢了!」

……

路上,白羽順便抽了個獎。

這次誅妖不僅不虧,還特別賺。

竟然給了三個一次性技能:

【萬雷天獄】、【七星流矢】、【冥息】

不用多說,聽名字就很強。

三十次的抽獎機會,獲得了三顆延壽丹,他打算回頭再給菜農老陳一顆。

還有一部劍術功法;御火劍法,但只有第七重。

直接出現在他腦海里,無師自通,屬實神奇。看來系統還有很多值得他發現的奇妙之處。

疾行了一段路,燈草城高大恢弘的城門出現在視野中。

白羽自來到這個世界后還從沒進過城,聽說城裏花樣很多。

他今天還是不能進城,妖不在城內。

按疾風給的路線,看到城門后往東,沿着一條曲折小路走個十里地就會出現一片青草坡,草坡邊上有一片竹林,很鮮嫩。

過了草坡,能看到兩棵老樹。

一棵是槐樹,兩人才能環抱。

槐樹后是一個小村子,妖物就藏在村子裏。

天蒙蒙亮,白羽站在槐樹前,停住了腳步。

槐樹橫生的枝幹上坐着一名少女,一身粗布衣裳,扎著兩個麻花辮,模樣十分俊俏。

兩條腿盪啊盪,小腳丫白皙又光滑,還有一條毛茸茸的白尾巴。

顯然,這女孩是妖。

白羽默默攥緊了斷槍。

「放了我的師兄和師姐,我可以不殺你。」他實話實說。

少女好像沒聽見他說話,出神地望着南邊的天空。

白羽再次提醒:「我一旦出手,你會後悔的。」

少女這才歪著小腦袋看向他,嘻嘻一笑,問道:「你從南邊來,路上有沒有看到櫻花,好長好長的花柱,有沒有看到?」

白羽點頭,他要動手了。

這時,村頭跑過來一個小男孩,衣裳很破,跛著一條腿,朝少女喊道:「依依姐,吃飯了。」

小男孩是人類,白羽一眼就能判斷出。

奇怪了,人類竟然喊妖回家吃飯。

少女依依沖小男孩擺手道:「小果,你和奶奶先吃,我陪這個哥哥玩一會兒。」

她說着,回過頭,朝白羽拋了個媚眼。

一圈肉眼不可見的漣漪自她的眼眸處往前擴散,這是她的瞳術。

無論是誰,只要有心魔,與她對視后就會陷入她用瞳術構造的幻境之中,無法自拔。

之前已經有兩名修士中招,一個在幻境裏醉生夢死,一個執著於國仇家恨。

算上眼前這人,她這個月就湊齊了三顆心臟,可以交差了。

估摸著瞳術已經生效,她從樹上跳下來,唱着小調,蹦蹦跳跳走向白羽。

「把你的心給我,把你的腎也給我…這樣我就能交差,大家都沒事兒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