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前面的教訓,她也不敢開口問,只能白洵去哪兒,她就在後面跟著。
By
2022 年 9 月 7 日

然後就看到,在出了小區之後,白洵拐進了路邊的一家店鋪里。

楊天寶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招牌。

房產……中介?!

這是要幹嘛?

楊天寶心中越發的迷惑了起來,她覺得有些難以理解白洵此時的舉動。

在見識過了白家的那種奢華之後,她真的是很難去想到,白洵到這裡買一套老房子。

進門之後,白洵便直接對中介表明了來意。

幸運的是,這邊還是有不少房源的。

畢竟小區有些老,而且都是小戶型,當初更多的是以單位福利房的性質建的,而且一梯三戶,相對來說比較擁擠一些。

根據中介的介紹,白洵驚喜的發現,其中有一棟樓裡面,一層相鄰兩戶以及樓上一戶都掛在了這裡有意銷售。

真是巧

其中那兩家樓上樓下都是南北通透的三居室戶型,78平,另外一個中間戶是和65平的兩居室。

報價上略有出入,最高報價也不過3800而已。

2006年京城的房子,真便宜!

於是,白洵想也不想的,便直接制止了中介的介紹,然後看著中介道:「剛剛你說的那一層三戶的房子,我都要了。」

聽到白洵的話,中介頓時愣在了那裡。

楊天寶也不例外。

她們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剛剛說什麼?三套都要了?」中介有些結結巴巴的對著白洵問道,似乎是想要再從白洵那裡確認一遍。

楊天寶的目光也是落在了白洵的身上,帶著幾分探究的意味。

「對!三套都要了!」白洵點點頭,語氣平靜的,好像買的不是三套房子,而是三顆大白菜似的。

頓了一頓,他看向中介:「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儘快完成交易,越快越好,現在您能把他們都聯繫上,讓他們過來更好。」

臨近開學,想想8人寢的居住情況,白洵就一刻也不想耽擱,只想在開學前快點把房子給搞定。

「白少,您也不講講價……」楊天寶似乎是有些著急,輕輕的拽了一下白洵的衣服,然後小聲對著他道。

這個時候,她甚至都沒有顧得上之前白洵態度惡劣那事兒。

白洵沖著她擺擺手,並沒多說什麼,然後回過頭去看著中介。

這會兒,中介的心都跟著顫了,她可沒有想到,今天居然碰上了這樣一個大客戶。

事實上,這兩年,京城的房地產市場一直都是在如火如荼的發展著,二手房的銷量和價格也是在節節攀升,許多的中介,也是賺的缽滿盆滿。

但即便如此,也沒有一下子賣出去三套房子的時候。

她大概在心中算了算,三套房子加起來221平,價格加起來八十多萬了。

要知道,這是二手房啊,還是那種房齡挺長的二手房了。

一時間,對於白洵的話,她哪裡還敢怠慢,先是將白洵和楊天寶請到屋子裡的小沙發上坐下來,而她則是馬上拿起電話,聯繫起戶主,聲音都激動的帶著顫……

今日第二更,求推薦,求收藏

。 鷹醬國,華爾街。

魏瑩蓉最近是真的有點焦頭爛額。

她帶着重金來到華爾街,本以為在加爾的幫助下,能夠輕易成立屬於沈家的金融公司,前期的準備工作也很順利,沒想到竟然在前幾天出了問題,華爾街眾多金融大鱷聯手施壓,就連加爾也扛不住,她想要成立金融公司的事情被無限期擱置。

如果僅僅是無法成立金融公司也就罷了,畢竟她代表了沈家,對於鷹醬國和華爾街來說,屬於外來戶,他們一致對外也沒什麼好說的,但突然還遭到了武力脅迫,這就很難受了。

如果不是沈奇送給她的護身玉佩,她很可能已經出了意外。

在給沈弘彙報工作的時候,她故意淡化了武力脅迫這件事,免得讓沈弘擔心。

今天她再一次出來,在華爾街上走動,順便看看其他金融公司是如何運作的。

雖然事情還沒有轉機,但她不會就這麼放棄的。

結果她剛出來沒多久就被人盯上了,在她走到一個沒什麼人的街區的時候,就有人攔住了她的去路。

「魏瑩蓉小姐,我們老闆要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魏瑩蓉心中警覺,「你們是誰?你們老闆叫什麼名字?他想見我,就讓他過來找我!」

「我們的任務就是把你帶回去,其他的我們不知道,也不會管,我勸你還是配合一點,也省得你在這裏吃苦受罪。」

帶頭那人語氣不善,明顯是有動手的打算。

魏瑩蓉心裏一動,她有護身玉佩,根本不用擔心會受到傷害,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看看這些人背後那個老闆是誰,對方有什麼打算?

如果能找到阻止她成立金融公司的幕後黑手,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好辦了。

「好,我跟你們去見你們老闆。」

「這就對了,跟我們走吧。」

帶頭那人打個響指,很快就有人開車過來,魏瑩蓉直接上車,跟着對方走了。

汽車很快就離開了華爾街,朝着旁邊的街區駛去,停在了一家酒吧門口。

這間酒吧門口有兩個壯漢把守,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那種,平常人也不敢輕易來到這種地方,但是魏瑩蓉根本沒有把這兩人放在心上,大喇喇走了進去,似乎這裏就是一間清吧而已。

進入酒吧之後,一個男人帶着幾個小弟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一副大佬做派。

但實際上,真正的大佬都不會這麼張揚,只有那些沒什麼本事但是卻又迫切想要彰顯自己實力的人才會用這種方式來展現實力。

不過到底是真有實力還是一個笑料,大概就知道他們自己清楚了。

坐在中間那個男人衣着倒是得體,但是臉上的彪悍之氣卻一點都掩飾不下去,他身邊的小弟也是一副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裏的架勢,似乎所有人都欠他們一百萬一樣。

「魏小姐,你有勇氣隻身一人來到華爾街闖蕩,我很佩服你,只可惜有人發話了,不想在這裏看到你,所以我也只能請你離開了。」

「如果你能看清楚現實,今天之後再也不來華爾街,我可以保證不傷害你,但如果你還不知進退,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對了,我叫喬納森,如果你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也不要緊,從這裏出去你可以隨便打聽,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跟我作對!」

魏瑩蓉看着喬納森這個架勢,心裏忍不住有點想笑。

喬納森看起來挺強,但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已經把他出賣了。

真正的大佬怎麼可能是他這副做派?

看他行事風格,多半是剛剛從街頭混混轉變過來,一時之間還沒有適應真正大佬的辦事風格。

「喬納森先生,我並不是要冒犯你,而是不管誰過來,我都不可能輕易離開華爾街,也沒有人能阻止我在華爾街成立金融公司,你不行,你背後那個人也不行。」

喬納森臉色陰沉下來,這是他從其他街區來到這裏之後辦的第一件事,如果辦不成的話,對他在這裏立足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

雖然他和那個想要對付魏瑩蓉的大佬並沒有多少交集,但他還是固執地認為只要能把魏瑩蓉趕走,就能藉著那位大佬的身份地位在這裏混得很開,所以他這一次也是鐵了心要把魏瑩蓉趕走。

「魏小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失望的決定!」

魏瑩蓉發出一聲輕哼,「如果你只會在嘴上下功夫,那你的所作所為才真的讓人失望。說吧,你背後的人是誰?想讓我離開華爾街,就讓他親自來見我!」

喬納森沒想到魏瑩蓉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意思,竟然還敢跟他對着干,難道她不知道他身邊這些小弟都是狠人嗎?

不過喬納森也不傻,他知道魏瑩蓉肯定是有些來頭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也不敢傷害魏瑩蓉,所以才讓人把魏瑩蓉帶過來商量。

既然魏瑩蓉不肯配合,那他也只能動用一些手段。

「你們幾個,開車把魏小姐送出去,再派幾個兄弟盯着她,如果她敢回來就把她趕出去,總之我不想在華爾街看到她!」

「是!」

三個男人朝着魏瑩蓉走上來就要動手,魏瑩蓉也不躲閃,但是當那三個人動手想要把她帶出去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出現,將這三個人震退出去。

喬納森愣了一下,怎麼看魏瑩蓉都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怎麼能一下就把他三個兄弟都打飛?

魏瑩蓉依舊坐在椅子上,一點着急的意思都沒有:有二爺爺送給我的護身玉佩,你們這些人能碰得到我?

喬納森驚疑不定,正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動手的時候,酒吧們突然打開,三個男人闖了進來。

喬納森皺眉,心中不悅,難道這些人不知道這裏是誰的地盤嗎?

但是當他看清來人之後頓時就被嚇了一個哆嗦,急忙從椅子上站起來。

「歐文先生,您怎麼來了?」

這個歐文,就是他認定的大佬,也是要把魏瑩蓉趕出華爾街的人,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討好歐文。

如今歐文突然過來,喬納森當然要好好巴結。

「要是早知道您要過來,我一定派人開車去接您,您看我這裏也沒有什麼準備……」

歐文瞪了喬納森一眼,看向坐在旁邊的魏瑩蓉。

「這是怎麼回事?」

喬納森露出討好的表情,說道:「歐文先生,我知道您的計劃,我也知道該怎麼做,您放心,這件事交給我,絕對不會有任何……」

啪!

不等喬納森說完,歐文狠狠地搧了喬納森一巴掌。

「廢什麼話!魏瑩蓉小姐身份何等尊貴,是你能隨便請過來的嗎?如果魏瑩蓉小姐受到了一丁點傷害,我絕對饒不了你!」

喬納森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明明是在幫歐文做事,為什麼歐文還要反過來打他?

難道反覆無常就是大佬的行事風格嗎?「嗯?什麼事情需要特地過來稟報?」百里晨銘挑了挑眉,這名老僕跟了他很多年,亂搞且武道峰上向來沒有因為一點小事就輕易來打擾的道理,若非是什麼大事,也不會特地前來報告。

「回家主,剛剛接到消息說,修武院的吳翔帶了一幫人前去丹峰,似乎是想讓丹院……

《丹道至聖》第三百一十九章自強 既然該準備的都準備的差不多了,迪恩自然也就把開業一事提上日程了。

他自己挑選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黃道吉日的日子,給家裏做了個大掃除,又把幼崽都抱到了院子裏曬太陽,感覺勉強有些正經選育屋的樣子了以後,就從倉庫里,把早就準備好的牌子拖了出來。

是一塊用上等生銀木製作而成的店鋪名牌。

樣式頗有幾分俏皮和溫馨,跟迪恩設想里,自己選育屋會走的風格大致相符。

他拿了只筆,在幼崽們疑惑的視線中,鄭重的深吸一口氣以後,便下筆點在了那朵花瓣刻印的中心,幾乎是在墨跡暈開的同一時刻,木牌上便蜿蜒出了一個個文字。

那是留在製作店鋪里,迪恩親手用帝國通用語所書寫的,選育屋的名字。

——藍星選育屋。

一個對於他而言,十分有紀念意義的名字。

看着就格外的有親切感。

把牌子掛了上去,迪恩看了眼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突然就變得有些不一樣的房子,胸腔里,緩慢的湧起了一股有些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有種,這就是屬於我的選育屋的微妙感覺。

或許是華國人的房產情結?

迪恩笑着搖了搖頭,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了一些剛來到這裏時發生的事情。

之前開的選育屋,名字叫做卡倫貝爾選育屋。

是一個非常符合帝國起名風格的選育屋。

這個名字的來源,是老休特的妻子。

那是個貴族的私生女,因為生母只是一名灑掃侍女,所以並沒有繼承到什麼優秀的職業者天賦,也因此沒有得到家族的承認。

而根據帝國法律的規定,得不到貴族承認的後代,是不會被賜予姓氏的。

畢竟姓氏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對於貴族權利的一種彰顯,那些自大到沒邊的傢伙,當然是不會願意讓自己蒙羞的。

於是這名原本有機會成為貴族小姐的女人,就帶着如此不尷不尬的身份,生活了一輩子。

她沒享受過什麼人上人的生活,甚至也沒有經受過什麼系統的教育,更沒像自己的姐妹一樣,嫁給什麼優秀的男人,只是流着一位貴族的血,然後像那些沒有貴族血脈的人一樣,度過了自己的一生。

迪恩沒見過這位女士,但是據老休特所說,她是個還算豁達的人,也沒有因為這些不算公平的待遇而感到憤世嫉俗,只不過一直不被人承認的經歷,讓她對於這個姓氏,多少有了那麼幾分執念。

老休特沒什麼能為她做的,就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選育屋起了這麼個名字,也算寬寬她的心。

迪恩本來是有意要保留這個名字的,就好像保留了老休特留下的東西一樣,讓他也跟着選育屋一起被自己發揚光大,然而那天提起這個事的時候,老休特卻是很嚴肅的拒絕了。

這個有些固執的小老頭,十分認真的告訴迪恩,他自己的選育屋,一切都應該是他的痕迹、他的故事,如果摻合上別人的話,就不純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