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於人,自然不能得罪人,俗話不是說,打狗還要看主人嗎。
By
2022 年 9 月 13 日

也就是它投胎好,跟了個好主人,不然分分鐘吃了它。

「我感覺你在想什麼壞事!」貔貅獸看著逍遙尊上道。

說罷,也不等逍遙尊上解釋,衝上去就暴打了一頓,之後才一臉意猶未盡的抓著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逍遙尊上全力飛向榕城。

想打我就明說,找這麼蹩腳的理由,當自己會讀心術?

逍遙尊上雙手抱胸,一臉憤懣的心中念念。

……

就在林天成獨自返回宗門,回到香山美美的洗了個澡打盹的時候。

白柳帶著白族子弟一臉沮喪和不可思議的來到蓉城和歐陽修等人匯合了。

「怎麼樣?找到林天了沒有?」歐陽修問道。

「沒有,現場只有歐陽輝和歐陽光的屍體,還有一些林天的衣服殘片,並沒有見到他的屍體。」白柳說道。

「別灰心,你不也說沒找到他的屍體嗎,你放心,你徒弟肯定沒事的!」歐陽修安慰道。

白柳哪裡不知道歐陽修是在安慰自己,以林天成的實力,居然能坑殺慕容光和慕容輝這兩個老牌的四星道祖,這讓她很是意外。

至於說,殺完這兩人之後還能活著離開,說實話,根本不可能,即便是她親自出馬,也絕不是這二人的對手,要知道他們的合計之術早些年在柳宗就打出了同階無敵的名聲。

「不說這事情了,你們這怎麼樣了?怎麼沒看見他。」白柳轉移話題說道。

「宗主一舉將慕容老祖吸收了,現在正返回宗門準備煉化,等他出關,或許就突破五星……」歐陽修說到這裡,心中微微一嘆。

其實,他的天賦不差,甚至是絕佳,但是至今為止他也不敢將修為突破到四星道祖高階,為的就是不讓柳神注意到自己。

要知道,柳神這個人是瘋的,為了突破,他連自己的老婆都能吸食。

倘若不是自己等人修為不夠,他吸食了也沒什麼作用,想必早就不能苟延殘喘到現在了。 就在傑克大傷腦筋的時候,韓星辰已經悄悄走到紅色頭髮的男人的身後。

傑克瞬間會意。

不再猶豫,傑克又連着發出三道金色光束。

這三道金色光束,比之前的金色光束快了許多,幾乎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到達了紅色頭髮的男人身前。

紅色頭髮的男人雙手一揮,手裏又多出三樣食物,分別擲向三道金色光束。

雖然三樣食物的準頭和速度分毫不差,但是可以看出,紅色頭髮的男人用盡了全力,才擲出這樣的三樣食物。

這三道金色光束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紅色頭髮的男人幾乎來不及反應。

正當紅色頭髮的男人用盡全力應付金色光束時,韓星辰已經悄悄來到了他身後。

紅色頭髮的男人全神貫注地應對着傑克的金色光束,渾不知身後的動靜。等他意識到事情不妙的時候,韓星辰的拳頭已經砸在了他的背上。

這一拳沉重無比,韓星辰出了全力。

他知道,這樣的機會一閃而逝。

一旦抓不住,他們的局面就會異常被動。

而現在,他們不能出一絲一毫的紕漏。

三個女孩正在生死攸關的關頭啊!

他們必須打敗紅色頭髮的男人!

想到這裏,韓星辰不敢怠慢,腿一抬,橫掃過紅色頭髮的男人的腰。

紅色頭髮的男人站立不穩,一個趑趄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紅色頭髮的男人重重地咳嗽了一聲,臉上露出一絲自嘲:「沒想到,你們還挺厲害的嘛!是我低估你們了!」

傑克對紅色頭髮的男人怒目而視:「想活命的話,就快把解藥交出來!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

紅色頭髮的男人哈哈一笑:「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只喜歡制毒,對於解毒可沒有絲毫的研究!你們如果聰明的話,現在就該拚命去找一個會解毒的人!」

說着,紅色頭髮的男人忽然分別向韓星辰、傑克和里約扔出三個黑色的甜甜圈。

甜甜圈還沒有到面前,三人已經聞到一股濃濃的令人噁心的腥臭味。

三人明白甜甜圈上必有劇毒。

於是,紛紛小心避開。

只這麼一走神,紅色頭髮的男人已經不見蹤影。

留下會場的一片狼藉,和驚嚇的人群。

韓星辰看了看傑克和里約,皺眉說:「這裏這麼混亂,一會警察應該就會來!我們先把筱夜、路遙和瑪麗娜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傑克和里約分別背起韓筱夜和瑪麗娜。

韓星辰背起路遙。

三個人帶着三個女孩匆匆離開了會場。

三個人一路狂奔,走進了一條小巷,看見一間旅社,便把三個女孩帶了進去。

把三個女孩安置下來,三個男人不禁萬分焦急。

無論他們怎麼呼喊,三個女孩始終昏昏沉沉,沒有半點蘇醒的跡象。

韓星辰也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力。

他眼光沉重地看着三個女孩,沉沉地說:「我們竟然連她們中的是什麼毒都不知道……!」

里約的眼裏也滿是焦急:「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也是組織的人吧?他們太狡猾了!竟然使出下毒這樣的招數!」

傑克眼光落在韓筱夜蒼白的臉上,微微一顫:「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懂得解毒的人……!否則……」

傑克沒有說下去。

可是三個男人的臉色都已經很難看了。

不用說,他們也心裏明白。

這樣下去,輕則昏迷不醒,重則性命不保。

里約再也按捺不住,衝到房間門口:「我出去找醫生!一個不行就找兩個,兩個不行就找十個!我一定要解了她們的毒!」

韓星辰一把抓住里約,臉色凝重地說:「只怕她們幾個中的毒並非普通的毒,一般的醫生根本無能為力……」

里約大急:「那我們該怎麼辦?難道,眼睜睜地看着她們這樣下去……!」

韓星辰眉頭一蹙,沉默不語。

傑克更是已經忍不住:「我不管他們中的是什麼毒!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要試一試!不管是什麼醫生,我都要把他們抓來!」

韓星辰攔住了傑克,聲音低沉:「等一等!不要做徒勞的事情……!」

傑克推了韓星辰一把,一臉的怒火:「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呢?難道要我在這裏看着她們這樣下去?」

韓星辰後退一步,微微低下頭。沉默一會,才緩緩地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又停頓了良久,韓星辰才緩緩抬起頭,眼中漆黑一片,深不見底:「如果你們願意相信我的話,待在這裏守着她們,哪裏也不要去!我去找醫生!」

里約驚訝:「你去找醫生?」

韓星辰嘴角一彎,苦笑一下,慢慢地說:「這裏離我一個同學的家很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她曾說過,她家世代是解毒高手!」

韓星辰沒有再耽擱,打開了門,轉過身:「只是,我也不知道她是否肯出手相助……我也只能儘力一試!」

說完,韓星辰走出了房間。

留下傑克和里約又是焦慮又是擔憂。

兩人在房間里焦急地等待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直等到月亮悄悄爬上夜空,也沒有等到韓星辰回來。

傑克心下疑惑,面色沉重:「里約,我有些擔心韓星辰!」

里約也有同感:「沒錯!韓星辰向來是我們之中最靠譜的人!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他說起他的同學時,臉上的神色極不自然,彷彿其中有什麼隱情!」

傑克的擔憂擺在臉上:「我怕韓星辰會有危險!」

里約亦有同樣的擔憂。

終於,傑克再也坐不住:「里約,你留在這裏照顧她們!我出去找一找韓星辰!」

里約反對:「你不知道韓星辰去了哪裏,就這樣出去無異於大海撈針!」

傑克握緊拳頭,聲音暗啞:「可是,我一刻也不想再在這裏等下去了!」

忽然,門被推開了。

韓星辰低着頭緩緩地走了進來。

傑克和里約急忙走了過去。

里約迫不及待地問:「韓星辰,你……回來了?」

傑克更是單刀直入:「你……找到你的同學了嗎?」

韓星辰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結,默默地搖了搖頭。

正是:

牽手走過的街道一點一點變得模糊

昨日的夢境已不再記起

同行的旅程就在眼前

不敢想不敢問

我們還能一起走多遠

或許

在下一個路口就會分手

或許

會這樣一直走下去

可是,未來的事

誰知道呢?

這一刻,我們一起走

那已是一道光。 伊朗隊獲得角球。

泰穆里安主罰角球到中國隊門前,老將侯塞尼高高躍起,力壓李學鵬爭到頭槌,但這個頭槌高出橫樑飛出了底線。

第73分鐘,顧超短傳開出球門球,張琳芃由后場帶球向前突破。

此時伊朗隊已經全線退防。

長時間的猛攻猛搶已經透支了他們的體力,想要在剩下的時間進行高位逼搶已經不太現實。

楊白起的爆射破網給奎羅斯敲響了警鐘。

雖然伊朗隊在馬哈德梅赫的「幫助」下逃過一劫。

但看著這個中國小子到現在還在滿場飛奔的模樣,奎羅斯實在不敢賭。

只得在最後的二十分鐘內採取保守的打法。

波斯鐵騎萎了,硬不起來了。

張琳芃得以順利帶球過了半場。

再繼續往前,張琳芃遇到了強有力的阻擊。

紹賈和阿茲蒙兩面夾擊,張琳芃看準時機,起腳把皮球往前傳。

皮球穿過紹賈和阿茲蒙的防守間隙,準確到了張稀哲腳下。

埃薩托拉西從側面貼了過來。

張稀哲張開左臂,撐開埃薩托拉西,繼續往前帶球。

眼看泰穆里安也奔自己過來,張稀哲突然起腳向伊朗隊禁區輸送直塞。

中國隊再造殺機!

身處大禁區邊緣的伊朗中衛侯賽尼大驚之下伸腳攔截,但皮球沒攔住,自己卻因為用力過猛倒在了大禁區線上。

武磊快速前插至禁區拿到皮球,直接面對伊朗門將貝蘭萬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