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橋覺得她父母還是挺有起名天賦的,一個雙問問,一個雙傻傻。

車在路上跑了一陣,出了市區,除了一片公路,再就是茫茫的荒野,賀蘭山似乎就在眼前,車行駛在山下,化成了一個小點。

李橋開了音樂,放了磁帶聽,磁帶里的歌都是些老歌,像什麼兩隻蝴蝶,2002年的第一場雪,好姑娘……

歌是好歌,只是不太符合他的品味。

「啪嗒……」李橋關掉了車上的播音器,向雙莎莎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做直播賺錢?」

「直播?能賺錢?」雙莎莎疑惑道,她直播完全是靠興趣,在直播間里打遊戲,和別人語音交流很有趣。

李橋點了點頭,「當然可以,現在雖然還沒有禮物打賞功能,但你可以幫商家打廣告,收取一些廣告費,以你的名氣,肯定會有不少商家慕名而來。」

雙莎莎微微一滯,她想起來一年前在做直播的時候,有一個人找到了他,讓她打枸杞廣告。

「我明白了,李橋,不知道你看沒看,我曾經在直播間里打過西夏枸杞的廣告,那個讓我打廣告的人雖然不正經,但人超好,給了我兩千塊錢呢。」

李橋咂了咂嘴,特么當初讓你打廣告的人就是我,怎麼就不正經了?

「對,就是那種模式,如果你感興趣,說不定我可以給你一次拍廣告的機會,你只要配音就行了。」李橋說道,畢竟厭世me可是出了名的人美聲甜主播,放着不用也是浪費,還不如給她點渣渣吃,讓她賣命。

「真的只要配音就行了嗎?」雙莎莎驚喜道。

「只有配音當然不行,你在歪歪語音上影響力很大,還要在遊戲直播的時候給我打廣告。」李橋想了想,又補充道。

雙莎莎點了點頭,「好啊,我一定弄好,沒想到打遊戲也可以賺錢。」

李橋笑了笑,確實,打遊戲也可以賺錢,只不過,真正賺錢的時代還是在幾年後,當電競、直播真正進入公眾視野的時候。

過了鳳城的卡子,李橋開車駛入了鳳城的中心商業街區,一棟棟幾十層的高樓矗立在眼前,遮擋住了目光,大廳里有許多保安。

這裏是鳳城最繁華的街區,也是人才市場所在的地方。

李橋去了趟人才市場,登記了一下美味外賣,藉著人才市場的影響力,想要找一個有能力的地區經理,來負責鳳城的外賣。。 在楚銀瑤和小桃瞳孔地震的眼神中,姜憐直接三下五除二用木棍支起了一個燒烤架子,再直接用鐵簽串好肉,菜。

往上面撒上辣椒、孜然秘制調料,架在火上一烤,隔壁的小孩都饞哭了。

楚銀瑤和小桃見此倍感新奇不說,二者更是驚訝的詢問姜憐。

「姜憐/小姐你到底是怎麼想出來做這麼好吃的東西的。」

二人的眼睛眨巴眨巴,眼神里全然的好奇,姜憐直接被可愛到了。

她笑了笑道。

「以前有個故人教我的,他是個大廚。」

「原來如此!」楚銀瑤感嘆一聲。

「什麼故人啊,以前我一直跟在小姐身邊的,她可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小桃疑惑的皺眉思考著,不過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烤熟的肉串青菜燒烤所吸引,口水直流的奔著姜憐遞過來的串咬去。

這個懷疑,自然也瞬間被香味刺激到的味蕾而拋之腦後。

因為烤串得味道實在太獨特而且好吃,三人直接胃口大開,大快朵頤。

最後,吃的飽飽的回到房間。

這一院的狼藉,三人自然沒有收拾,就變成這樣了。

楚銀瑤滿足的上前,想著姜憐小桃還沒起床,她就先收拾了起來。

而這邊,「吱呀」一聲響,小桃的房門也打開了。

看著掛在半空中的太陽,小桃伸了個懶腰,隨即有些懊惱的喊到。

「呀,起晚了,今天正好是赤焰閣開的日子,小姐讓我叫她來著,得趕快不然沒座位了!」

小桃著急的說到,直接上前來到姜憐的房門外邊,伸手敲門。

卻不想下一秒,門縫卻直接被推開了。

裡面此時空無一人,桌椅擺放的整整齊齊、床鋪也早就疊好,看來姜憐早就出去了。

而去了哪裡,結果顯而易見。

小桃轉身,找到了楚銀瑤幫助她收拾殘局。

而另一邊,大開著的赤焰閣門口,姜憐已經站在了這裡。

今天天氣不錯,心情很好,姜憐穿了一件紫色長裙。

藍色比較天真、青春,淡淡的紫色卻在這上面,讓少女多了一點魅。

而且姜憐為了配合自己的妝容,還在眉心點了一顆小小的紫色痣,顯得她整個人都溫婉了起來。

不過,寒風刺骨,姜憐並沒有選擇要風度不要溫度,她還是在外邊套了一件斗篷。

儘管如此,卻也已經足夠惹得眾人矚目。

無論是赤焰閣門口來來往往的百姓,亦或者是看守赤焰閣大門的護衛,此時皆是朝著姜憐投來欣賞驚艷的眼神。

姜憐徑直朝著其中一個侍衛走去。

「你好小哥,可以幫忙去請一下你們的管事嗎,我這裡有一次生意想要和他當面談。」

姜憐說到。

那小哥怎麼也沒想到,讓他驚艷的大美女竟然會朝自己走來,當感受到周圍傳來的其他男人嫉妒的眼神。

管事的頭腦一熱,也不管這到底符不符合規定,就直接應了下來。

「姑娘在這裡稍等片刻,我馬上就去請示管事的。」

「好的,謝謝你。」

姜憐好不吝嗇的朝著看守小哥露出一個笑容,美美的慌花了看守小哥的眼睛,他雙頰瞬間一紅,心情更激動了。

轉頭,看守小哥就直接朝著赤焰閣裡面跑了進去。

周圍的看守見此,當即全都對那小哥露出鄙視的眼神。

切,怎麼想的,看到大美女一點都把持不住,不像他們…大哭,到底這美女能不能再來和他們說幾句話啊!

果然,最後大家全都真香了。

看守小哥的辦事效率很好,只一會兒的時間,他就帶來了消息,說管事的要見她。

說罷,看守小哥一路帶著姜憐朝著赤焰閣後門走去。

前門是專門用來拍賣的,後門則是赤焰閣管事們招待人,休息的地方。

二人來到一處房屋外邊,看守小哥敲門而入。

姜憐直接跟著他進去,而一進門,姜憐就看到面前靠窗的一個小茶桌旁,正做著一個國字臉,鋒眉的中年男人。

此時,他正聞聲轉頭朝著這邊看來。

待看到姜憐,後者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懷疑,他道。

「你就是那個要說找我談事的人?」

「是!」

「什麼事?」

「一樁買賣。」姜憐淡淡的露出一個笑容。

中年男子朝著那看守小哥使了個眼色,後者當即退出了房門並且關上。

而此時,房間內只剩下二人,中年男子的臉一瞬間更加嚴肅。

他抬頭略有些倨傲的道。

「你最好能夠拿出讓我滿意的籌碼,不然,浪費我赤焰閣的時間,就是找死,若是你糊弄我,一會兒肯定要你好看。」

「廢話不多說,我找你來,是來和你合作賣丹藥的,我這裡有一些丹藥,我想把它寄放在你這裡賣,賣的價格七三分成,我七你三。」

「好大的口氣。」

那中年男人聞言,驚訝的看了一眼姜憐。

不過,他此時面上露出的表情,卻是完全的不相信姜憐。

畢竟中年男人在赤焰閣當了十幾年的管事,見識過和他們合作的賣丹藥的人也不少了,別說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大師。

往高了說,就是天書學院的八長老,整個大陸頂級的煉丹師,他也放丹藥在赤焰閣裡面拍賣過。

不過,這些煉丹師無一例外的,要麼就是藥性一般,要麼就是年紀很大。

而姜憐顯然不屬於後者,一看就沒有資歷的樣子,而前者,管事的那雙毒辣的眼睛認為,姜憐也是不屬於的。

因此管事的從心底里認為姜憐是哪家進來搗亂的小孩,因此說話的語氣更加威嚴了些。

姜憐自然看出了管事的心思,她並沒有急著解釋,而是直接從袖中掏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來,拿在手中晃了晃。

姜憐直接將它遞給了管事的。

「這就是你得丹藥?」

光是看那外面沒有任何包裝的白色瓷瓶,管事的就覺得裡面裝的是劣質產品。

他嘴角抽了抽,看少女已然遞到了眼前,管事也不好推脫,直接拿在了手中打開。

而下一秒,當管事的聞到瓷瓶中散發出來的淡淡葯香。 回來后封書鑒就將雲茫山的事告訴了家裏,他的話讓封家人感到很疑惑。

因為末世剛剛開始,靈氣也才復甦,怎麼可能有超越他們實力的存在。

還是強大很多的異能者!

封家家主封無言不太相信,可封書鑒竟然要使用禁術才能逃脫,說明對方實力是真的強。

「對方是不是也修習了禁術?」封無言問。

封書鑒搖頭。

「你確定嗎?」封無言知道這個消息必須要搞清楚。

因為除了封家,還有犀瀾觀也是有禁術的。

雖然禁術被天元一個人掌握在手裏,可他應該將禁術傳了下去。

只是犀瀾觀主現在不知道而已,所以才到處找消失的天元。

封書鑒被自己爺爺問得也有些不確定了,「應該不是禁術,因為沒有特別詭異的地方。」

楊贈月的異能等級比他高太多,但他也能確定確實是異能,而不是禁術。

因為禁術的施展一定是有代價的,可楊贈月只憑藉自身的力量,就將等級比他高的異植驅動了。

封無言還是不想相信。

見到自家爺爺的樣子,封書鑒說:「她肯定會來封家,到時候爺爺你一看便知。」

封書鑒一路逃回來,已經筋疲力盡,只想好好睡一覺。

至於楊贈月要是打上門怎麼辦,這不在他該操心的範圍。

封家這麼多人,不會讓楊贈月打進來的。

爺爺還是有些實力的。

再不行就開啟封家的保護大陣,將楊贈月困死在裏頭。

回了家,他就安全了。

封無言打算讓封家人在路上將楊贈月截停,不讓她進入花嫣山。

可沒想到,就在此時異植髮送出了有陌生人到訪花嫣山的消息。

這楊贈月的速度,比他想的還要快。

封書鑒是因為禁術才能這麼快到家,楊贈月幾人憑藉腳力竟然和他同時到達。

確實不簡單。

封無言派了自己的二兒子前去查探。

封書鑒告訴自己二叔,如果來人是三男三女,三個女孩子都很漂亮,其中有一個老者的話,不要盲目上前。

在路上,封二叔從異植那裏得知了來人果然是封書鑒口中的楊贈月。

而原本受他控制的異植突然失控,證明這裏有一個異能等級高於他,凌駕在他之上。

要不然異植不會全都不聽指揮。

封書鑒口中的那個年輕女孩,真的有這麼厲害?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