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衡點了點頭,然後便退開了。
By
2022 年 9 月 1 日

飛絮拍了拍羅空的肩膀,說道:

「我會在中天之樞等着你,這枚玉簡給你,或許會對你有幫助。「。

飛絮說完,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如果不是全軍覆沒,鷹喙崗哨就應該會派人傳來消息,而不是直接出現禿鷲軍的身影。

「不過那些雪人是怎麼回事?這麼多的部落一齊出現,難道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老者看向遠方,臉上帶着一絲愁容,基本上那些雪人都有自己的領地範圍,很少一起出現,而一齊的出現的必然結果就是它們會互相內鬥。

於是,老者看到的不僅是禿鷲軍和雪人作戰,就是雪人和雪人之間也是大規模的鬥毆。

「據守大人,外面現在快亂套了,我們……

《重裝廢土》第一百五十五章:四號基地雲澤大陸?

這幾個字彷彿刻印在他的腦海里一般。

夜玖看著他,歪頭,忽然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有內力,為什麼不離開青樓?」

按理來說,以這男人的實力,不應該沒地方住啊!

顏辭鏡邊抱著妻主,邊走向床邊道:「太麻煩了,再者,如果我不在青樓留下,又怎會遇到妻主呢?」

《夫君個個美如花》267. 馮青平平淡淡的一句話,震驚四座。

秦江源幾乎是大跨步地從台上邁下來,臉上是說不出的驚訝,「青兒,你懷孕了?!」

「嗯。」馮青一張初戀般的清純小臉上浮起溫柔的笑,摸出一張驗孕單給秦江源,「孩子是你的,已經有四周了。」

秦江源看著化驗單,略略思忖,「是在郊外的那個晚上,車裡那次?」

馮青臉上布滿嬌羞,輕輕點了點頭。

大庭廣眾之下,這一男一女像是熱戀中絲毫掩飾不住的小情侶,周圍都冒著粉紅色的泡泡,愈發襯托的站在台上的新娘子形單影隻、孤單落寞。

南雅請來不少記者為自己造勢,記者們本來還覺得沒什麼好拍的,說是什麼世紀婚禮,結果還不如明星的婚宴排場足,他們大老遠地來了,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只能站著。

憋了一肚子的氣,記者們就想著趕緊拍完,敷衍了事,好拿錢走人,沒想到竟然等來了這麼一個狗血的大瓜。

【婚禮當天,小三攜子上門逼宮】,勁爆得很吶。

鏡頭拉近,懟到南雅的臉,只見她厚厚的粉底之下,那張臉已經憤怒到扭曲,眼睛里迸射著陰毒之色,好像下一秒就要亮出九陰白骨爪,把馮青活活掐死似的。

宴席上,已是議論紛紛。

秦文軍坐不住了,走過來質問兒子,「這女人是誰?今天是什麼日子,你還敢把不三不四的女人往這裡帶?存心讓老子丟人是吧!」

秦江源道:「爸,這是馮青,她懷了我的孩子,您老很快就要有孫子了。」

馮青大大方方地跟秦文軍問好,笑靨如花,清純可人。

秦文軍對上她眉眼彎彎的笑臉,緊皺的眉頭竟不自覺地舒展開,這狗熊兒子,審美倒是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樣一樣的,就喜歡這種清靈靈的小姑娘。

「孫子不孫子的,過後再說,你先給老子把婚禮進行完,等婚禮結束后愛娶幾個是你的事,我不管!」

秦文軍壓低聲音,警告兒子。

南寧柏艱難地轉動著輪椅過來,板著臉,厲聲道:「怎麼回事,這怎麼突然冒出來個女人,還說什麼懷了江源的孩子?文軍兄,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他聲音頗大,秦文軍暗罵這老東西是真不怕丟人,湊上去放低聲音道:「老弟你先別激動,我這也懵著呢,可能是年輕人搞的惡作劇。咱先把婚禮進行完吧,賓客們都等著呢,別讓人家看了笑話。」

南寧柏也是個要面子的人,瞪了秦江源一眼,總算是點了點頭。

可這空當,蓄滿了怨毒之氣的南雅不幹了,她從台上沖了下來,就要往馮青的肚子上撞,「賤人,竟然還敢來我的婚禮上撒野,看我不打死你——」

馮青無畏無懼地看著她,她巴不得南雅發飆。

在這種場合下,南雅越是控制不住,丟人就丟得越大,而她的贏面也就越大。

她提著婚紗橫衝直撞地衝過來,可腳下的高跟鞋太高,下台階時被婚紗的裙擺一絆,腳腕一扭,整個人不受控制地摔了下去!

——人群中傳來倒吸冷氣的聲音。

南雅臉朝地,抬起頭來之時,只覺得眼前一片暈眩,嘴裡一陣腥咸,還有什麼東西很硌人,她輕輕一吐,兩顆門牙混著血沫掉在了地上。

「……」

視線終於恢復清明,痛感也鋪天蓋地地湧上來。

「啊——」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掀翻屋頂,劃破蒼穹。

慘,還是南雅慘。

——

婚禮在雞飛狗跳中潦草結束了。

從酒店走出來的時候,南頌的臉上難得浮起笑意,南雅那倒霉模樣,實在是太可樂了。

今天這場婚禮是來對了,要是錯過這一出好戲,只怕真會終生遺憾呢。

傅彧好笑道:「這場婚禮絕了,開場是瓊瑤劇,然後是大型家庭狗血倫理劇,沒想到最後以喜劇收尾了……嘖嘖,真是峰迴路轉,跌宕起伏啊。」

他看向南頌,「你這個堂妹,是個人才啊。」

南頌對此不置可否。

傅彧又看向喻晉文,「這場婚禮混亂程度,跟你的那次有一拼,不過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喻晉文冷清清地斜他一眼,恨不得縫上他的嘴。

哪壺不開提哪壺。

南頌抬睫,揚眉一笑,「是啊,喻總的那場世紀婚禮,也是讓人印象深刻,記憶猶新呢。」

像是被一劍封喉,喻晉文收緊下頜,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南頌顯然也是單方面的奚落,沒有要他回應的意思,草草地跟他們揮手告別,就帶南琳上了車,揚長而去。

在車上,南琳顯然還沒從方才的混亂局面中抽離出來,一直在發愣。

南頌偏頭看她一眼,「怎麼,被嚇到了?」

南琳看著南頌,點了點頭。

「姐姐,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是誰啊?她說她懷了二姐夫的孩子,是真的嗎?」

南頌淡淡道:「那個女人叫馮青,和秦江源在一起挺久了,南雅也知道。至於孩子,她應該也沒必要撒謊,畢竟一驗DNA便知道是不是親生的,就算不驗,你看秦江源的表情就知道了。」

南琳抿了抿唇,「可是,這,那二姐怎麼辦呢?她這才剛剛結婚,難道要離婚不成?」

「離婚?」

南頌輕嗤一聲,「婚前對於男人劈腿都能容忍的女人,婚後男人出軌是必然的,忍了一次,就有千千萬萬次。就算是秦江源把小三帶回家明目張胆地當小老婆,南雅也不會離的,她自始至終要的,就是秦太太的身份。」

「不明白。」

南琳難以理解地搖頭,「為什麼女人都要這麼委曲求全?這樣的婚姻,有什麼意思呢?」

「並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能忍得下那口氣的。每個人要的東西不一樣,有的人要的是名分、地位,而有的人不圖名也不圖利,只圖男人的一顆真心。」

南頌輕輕說著,卻是冷峭的一笑,「可名利易得,真心難求。如果是你,你怎麼選?」

南琳想了想,「名利我可以自己掙,我希望我將來的丈夫,是能夠一心一意對我的。如果是三心二意的愛情,我寧可不要。」

「有骨氣,這才是我南頌的妹妹。」

南頌笑著,摸了摸南琳的頭。

南琳抿出一個乖笑,又問,「姐姐,師兄去哪了?我看他慌慌張張地跑了出去,不知道忙什麼去了。」

「他正在竭力挽救他的年終獎。」

南頌輕哼著說了一句,南琳瞧姐姐臉色不善,也沒敢多問。

快到玫瑰園之時,隔著老遠,就見大門口蹲著一個正在抽煙袋的老漢,顧衡等人就站在身邊頂著驕陽陪他,一臉的無奈,隔著老遠見南頌的車來了,一個個都如蒙大赦。

南琳下了車,先看了看顧衡,而後把驚訝的目光投向蹲在地上的老漢,顫聲開口,「爺……爺爺?」

南頌也從車上走了下來,一言不發地瞧著老漢,唇線緩緩抿成一條直線。

老漢被這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將煙袋桿往地上倒扣了兩下煙灰,滅了,而後往腰間一插。

他拍了拍手,整理了下身上的中山裝,這才抬起頭,張開雙臂,咧出一個調皮的笑。

「兩個小丫頭,還不過來讓爺爺抱抱?」

。 瘋瘋聞言,笑眯眯說:「是的。」

喬娜聽到肯定的回答,頓時一眼睛一亮,雙手驀地攥緊,她用力道:「師兄,我懂了,我會努力往這方面靠攏的。」

瘋瘋,也就是孔哲大師,他看著喬娜,心道真是個好孩子啊,又乖巧,又懂事,又聰明……於是,孔哲大師忍不住問:「娜娜,你願不願意換一個師傅?」

喬娜:「啊?」

她沒懂。

孔哲大師面帶微笑,說:「意思就是,我看你骨骼清奇,頗有才華,是個非常不錯的苗子,決定收你為徒,你覺得怎麼樣?」

喬娜:「啊?!!!」

瘋瘋大師兄……他竟然要收自己為學生嗎?

喬娜的心,瞬間砰砰跳。

但!

下一秒,喬娜便將激動壓制了下去,接著,她在心裡迅速將目前的情況理清楚。首先,喬娜毫不懷疑瘋瘋的實力。

雖然他時不時抽風,看起來極為不靠譜,可在魂器製造上面的經驗,瘋瘋絕對是論壇裡面名列前茅的存在。

喬娜遇到了很多問題,對她來說都是無解,的她在論壇裡面也發了很多帖子,很多人跑過來圍觀看熱鬧,人氣上不缺,但真正能夠給予喬娜解答疑問的,卻一個也沒有,直到瘋瘋出現。

瘋瘋的解答,讓喬娜的疑問豁然開朗。

所以,喬娜完全不懷疑瘋瘋的實力,甚至,喬娜懷疑瘋瘋現實里就是一位魂器製造師。

而——

現在這位魂器製造師,竟然主動要收自己為學生嗎?

這一直是喬娜夢寐以求的啊,呆在米基·道奇實驗室幾年,喬娜一直在期盼著米基大師哪一天傳授自己正在的魂器製造知識,可這個奢望,它就是一個奢望,永遠無法實現。

現在,多年夢想,一朝觸手可得。

喬娜的心,無法抑制的瘋狂跳動。

砰!

砰!

砰!

似乎有人在自己的心臟口,瘋狂的敲鼓一般,喬娜死死捂著心口。

答應?

拒絕?

無論瘋瘋是魂器大師,還是普通的魂器師,都是喬娜需要仰望的存在,喬娜睜大眼,盯著瘋瘋看。

孔哲耐心很好,並不催促,而是靜靜的等著對方的回答。

喬娜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拋出了一個問題:「師兄,你是青釉大師雲學生的大師兄,我是大師姐,如果我拜你為師,那麼,這輩分怎麼算啊?」

孔哲眼皮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