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上當的程懷默怪叫一聲,腳下用力直接竄了出去。
By
2022 年 9 月 16 日

「別跑,你給我站住!」

「那你倒是別追啊!」

「我不追就給你跑了!」

「你不追我不就不跑了?」

「你你好小子,我和你說,這可是唐軍大營,我倒是要看看沒有軍令,你小子還能跑到哪兒去!」

「這你就管不著了」 一陣咳嗽聲在這沉寂的巷子中響起,女子帶着她的精靈就這樣出現在林時面前。

【精靈】夢妖魔♀

【屬性】幽靈系

【特性】漂浮

【技能】暗影球,以牙還牙,滅亡之歌,魔法火焰,力量寶石,潛靈奇襲,幸運咒語,魔法葉,冥想,精神強念,鬼火

【持有】無

女子轉過身來看向小男孩,那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閃過一絲疑惑,「靈界的惡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咳咳。」

小男孩見到她之後只是冷冷一笑,隨後望了一眼林時正要消失之時,夢妖魔突然出手,一發暗影球打在它臉上,小男孩發出一陣嘶啞瘮人的慘叫聲后,有些不甘心的伸手抓向林時,最後畫面定格,小男孩化為一道白煙消散……

靈界的惡靈?林時聽到了她剛才的自言自語,頓時眉頭一皺,突然,林時身前傳來一道彷彿是鏡子破碎的聲音,緊接着數十道白色光球憑空出現隨後飄向空中飛往各處。

「看來我找到真兇了呢……」女子平靜的說道,每個光球都代表着一個失蹤學生的靈魂,那些學生並沒有失蹤而是靈魂被奪走,身體被精靈中心保管了。

「傳說中,惡靈來到現界會誘惑迷失的孩子前往靈界並吃掉,可這隻惡靈卻並沒有這樣做,只是帶走了孩子們的靈魂去消耗來維持自己在現界的時間,難道說它有什麼指定的目標?比如你?」

面對女子的詢問,林時是真的一臉懵逼,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林時,我在網上見過這個人!」

「誰呀?看衣服應該是聯盟的人吧。」

「是聯盟認證的幽靈系館主夜茉莉!實力在十八個館主裏面都是前三的存在!非常厲害!」

「館主啊,是以後要打的人呢。」

夜茉莉盯着林時的眼睛看了好一會,也不知道看出了什麼東西,淡淡說道:「那隻惡靈並沒有被消滅,或者說我沒有辦法消滅它,它藏身的空間裂縫破碎,直接將它送回了靈界,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它繼續找你。」

說罷,夜茉莉轉身看向空中的黑夜魔靈,淡淡說道:「抱歉,是我誤會了,你應該是從靈界出來抓捕惡靈的吧,不然那道牆壁也不會這麼容易被我打破,這次案件已經結束,我會撤銷對UC105的通緝,不過靈界的精靈還是回到靈界比較好。」

黑夜魔靈淡淡看了她一眼,隨後視線在林時身上和身邊停留了一會兒,便轉身飄向空中消失不見。

「這隻黑夜魔靈好像看出了什麼……」林時有些懷疑,對方看出了這具身體有兩道靈魂存在,恐怕惡靈的目標也是這個?

這時氣溫開始回升,夜茉莉又恢復到了那副病態的樣子,咳嗽兩聲后,便頭也不回和夢妖魔一起飄向空中離去,蘇雲兮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一個半點特殊的地方都沒有,恐怕只是湊巧被惡靈盯上的倒霉鬼,雖然這次案件還有很多疑點,但目前對她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處理!

距離這裏最近的靈界入口在幽都一所秘境,那裏封鎖著就連一隻鬼斯都飄不出來,為什麼在靈界深處遊盪的惡靈會跑遠?而且還出現UC105這麼強還從未在現界出現過的幽靈系精靈!除非這裏又出現了一個靈界入口!此事事關重大,必須要儘快調查。

「這就完了?」林時鬆了口氣,不過林時冥冥中有一種預感,那隻惡靈好像還會找上自己!

林時將懷中已經嚇暈的伊布收了回來,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就在小巷出口這裏,也就是說之前自己的撞鬼打牆了一直在原地踏步?

「應該是吧,真是嚇死我了,不過……原來林時你也怕鬼啊,你居然還好意思笑我!」

「我那是怕嗎?我那是從來沒見過,而且你還怕幽靈系精靈呢,這個我可不怕!」林時強行狡辯,今天真的是把臉都快丟完了。

「我能理解,畢竟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我就當今天什麼都不知道,你繼續維持高冷人設就好了。」

林時:「……」

原形畢露了屬於是。

「我給你打包的飯菜都灑了……」

「算了算了,看到那麼恐怖的東西我已經沒胃口吃了。」

「好吧……對了,那個病秧子夜茉莉到底什麼來路?」

「我是在網上看的,她是少數進入靈界活着出來的人類,以前幽靈系道館就是最弱的道館,甚至還有段時間館主都沒有,直到夜茉莉擔任之後,沒有一個人從她那裏成功拿到徽章!」

「這麼強?」林時想了想自己認識的一個館主,看看!同樣是當館主的,一個打到沒人敢過來挑戰道館,一個天天宅在家裏畫本子!

「厲害是厲害,可惜我不喜歡,幽靈系太可怕了!」

「嗯……等你成為職業訓練家后,挑戰聯盟的八個徽章裏面加入幽靈系徽章吧,我估計等到那個時候你就已經克服這種恐懼了。」

「我才不呢……」

「不個鎚子,都快五點了,摔了好幾下衣服都髒了,回去換一下正好去上學。」

「啊?這麼快,我都沒怎麼睡覺呢……今天還是實戰課,完了……」

「那就是你的事了。」

林時雙手背在脖子後面,多龍梅西亞在沒有任何察覺到的情況下悄悄趴在林時頭上閉着眼睛開始睡覺,林時走出巷子,一群制服怪正在開始撤退,其中正有那個躲垃圾桶的傢伙,林時望向天空,此時烏雲已經開始退散,楓都塔風車轉動的聲音彷彿都歡呼起來。

「放晴了呢……」

回到樹果店,正巧撞見出門進貨的父母,林時躲在一顆樹後面等他們離開后這才進屋,剛換好衣服時間已然來到六點,蘇雲兮上線,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頭上還趴着一隻看不見的精靈。

蘇雲兮換過來后往床上一癱,頭上的多龍被甩了出去,她正想閉上眼睛再睡一會兒時候,一模頭髮,發現有哪裏不對勁,戴好眼鏡后拿出鏡子一看,自己經典的齊肩短髮已經不見了!

「林時!誰讓你動我髮型的!」

「有問題嗎?」

「沒問題,正好我也想換個新髮型了,就這個將就一下吧。」

林時:「???」

蘇雲兮微微一笑,正要翻身,突然看到枕頭下面有一張字條,上面寫着:伊布培養方案(一)

「對了,今天已經出太陽了,所以從明天開始,早上繼續恢復鍛煉,周末去看情況去俱樂部逛逛,反正現在咱們還有點錢,另外……」

蘇雲兮看着字條黑壓壓一片,腦子裏又是不停的嗡嗡響,求饒道:「師父求你別念了!」撲通撲通倒了一屋子的人,周想親自給周念解了葯,然後把解藥給呂晶,「趕緊的,一會兒你都能倒了,你能憋多久的氣?」

呂晶自己先用了解藥,才開口問道:「嫂子你呢?」

「一進院子就用了。」

回答了呂晶,周想才問周念,「你妹妹來參加你的婚禮的?」

「怎麼可能?來破壞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69章對小朋友要友善些 老爹要結婚了!

這個消息,瞬間讓白季「叮鈴」一下清醒過來。

「什麼時候?」

「初步定在一周后。」

「這種婚事怎麼沒和我商量?」

白岩翻了翻白眼。

「你十天半月見不著個人……」

說著,白岩的表情有些窘迫。

「而且也不算是什麼婚事,就是簡單吃個飯……」

白季眉頭一皺。

「什麼簡單吃個飯?婚事就是婚事!」

來回踱了兩步,白季又問道。

「都找了哪些客人?」

白岩臉上有些不好意思。

「就一些遠方親戚,沒別人。」

「喬姨那邊呢?」

「她那邊……」

白岩的語氣有些低沉,顯得不太好意思。

那就是沒人來。

兩人都是二婚,一般不做太多的宣揚,也是常事。

但是白季不願意。

可以低調,但是不能讓兩位受了委屈。

這一刻,白季覺得自己像是個兒子即將要娶媳婦的老父親,為兒子操碎了心。

「改個日子,這事聽我的。」

白岩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這……」

白季看著他。

「之前是你說過要我來主持你的婚宴的吧?這事聽我的,不需要商量。」

「這……」

白岩臉色羞紅。

白季只是推著白岩往後走。

「走走走!婚宴我看著安排,日子也由我來定。對了,鑄劍師的事情也由我來解決,你回去睡大覺去吧。」

白岩敵不過白季的力道,半推半就地被推地離開了大廳。

回到前廳,白季拍了拍手,氣力鼓動聲音,頓時讓全場都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都停下都停下,這事爹不管了,都給我來安排,你們暫時先停手,等我確定好了一個方案后你們再動手。」

這種事情,一輩子就一次……

哦不對,白岩是第二次了。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二婚,怎麼能夠草草了事?

就算不大張旗鼓,那該有的裡子面子也得做足了。

不然在以後,老爹和喬姨總覺得低人一等,那可就不好了。

司星辰站在門口,等待下人散去,才走了過來。

「我就知道你回來肯定要重新決定的。」

白季嘆了口氣。

「就這麼一個爹,我不操心誰操心?」

當然,白季心裡還記著正事。

婚事需要從長計議,而眼前倒是可以先把那些鑄神峽來的「大師傅」們先安排上。

於是對著司星辰說道。

「幫我把大師傅帶到鑄劍堂去,我引薦一些人給他。」

司星辰挑了挑眉。

「和你一起回來的那些人?」

白季點了點頭。

「嗯。」

「好~」

轉過身去的司星辰笑意盈盈。

獃子還是那個獃子,一點都沒變。

即便身在外面,他也從沒有忘記過山莊裡面的一切。

和他一起回來的那些人,和大師傅簡直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一般。

顯然,身在外面的時候,這個獃子就已經料到了山莊會有怎樣的麻煩。

並且直接就解決了,不需要任何人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