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能不能收入囊中是不得為之的事,但若不做一番嘗試,那這肯定不會是袁耀行事的風格。

對於他來說,此人若流失至別人那裏,將會是莫大的損失。

只待一行人出壽春踏上前往東城的大道上以後,一行人在袁耀的催促下,無不是馬不停蹄地揮馬狂奔著。

一路之上,其速都極其的狂奔著,毫無所歇。

一口氣縱馬奔騰約莫三十餘里,卻見袁耀縱然面上流露絲絲疲態,但依然在咬牙堅持而未有一分一毫的鬆懈時。

一側的許褚亦不由面露疑惑之色。

自家少主如此急切的前往魯府,只為拜見那少主若稱讚的「戰略大師?」

魯肅真有如此神?

對此,許褚此時心間也流露濃濃的疑問。

懷揣著濃濃的不解,許褚不由試探性的拱手相問著:

「少主,那魯肅當真有那麼強嗎?」

「能比肩歸附的周瑜嗎?」

一時間,許褚如是相問著。

在他印象里,周瑜新近歸附時,便曾獻策令己方輕而易舉的攻克了牛渚等江岸重鎮,勢如破竹的渡過了長江。

隨後又親率一軍平定了於涇縣盤踞多年的地頭蛇祖郎。

這一系列的戰績足以讓許褚這等勇將信服。

但反觀目前袁耀的態度,似乎也極其重視這位叫「魯肅」的傢伙。

許褚這就有些搞不懂了。

這人在強,還能比肩周公瑾嗎?

聞言,袁耀笑看從旁許褚,沉吟半響,遂緩緩道:

「怎麼說呢,若公瑾是指揮千軍萬馬而不可多得的帥才,那魯肅便將是運籌帷幄之中,定戰略國策於內,協助一方勢力發展壯大的基石。」

一語而落。

瞧著許褚聽得有些迷糊,袁耀遂笑了笑,倒也並未多言。

對於許褚這等勇將來說,讓他上陣殺敵方是人盡其才,可卻不太能理解戰略性大才的重要性。

不過這一番交談也只是趕路途中的小插曲罷了。

在袁耀率眾疾馳狂奔的動作下,一行人倒也是進展迅速,在當天夜裏便奔騰了一百多餘里,毫無歇息的抵至了東城境內。

旋即,袁耀向當地人打探了一番魯宅的地址。

索性,平日裏魯肅樂善好施,對於當地人都予以接濟,故而其大名也讓當地諸人無不知之甚祥。

自然也就很輕易的探到了魯宅所在。

徐徐往前再度行進十餘里。

袁耀勒住戰馬,便陡然被眼前的一番番場景給震驚住了。

只見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充滿古香氣息的超大型宅院,紅漆的大門、朔立的瓦礫,而整個宅院佔地連綿數十里。

從遠處俯瞰而過,隱約間能夠看到院內有一間間的房舍並排著。

單從外觀上來看便盡顯豪宅的氣派。

饒是袁耀此時也不由有些驚呆了。

「這就是地方土財主的雄厚家產嗎?」

「此着實是非同一般!」

一時間,袁耀亦是不由略顯吃驚的說着。

袁氏祖宅他曾經也回去過,但論氣派豪華程度,恐怕也遠遠比不了。

這一刻,袁耀似乎有些明白了。

士族雖說在朝中的影響力以及各項資源的爭奪上是先天佔據極大優勢,而地方豪族在財富的擁有上便是士族間無法比擬的存在。

「魯家財力果真非同一般!」

靜靜望着魯宅沉吟良久,袁耀不自覺間感嘆了一句。

不過感嘆歸感嘆,他還是明白此行前來的目的。

隨即,他領着諸眾往正門處奔去。

奔至院落外。

袁耀翻身下馬,揮手示意許褚等親衛原地等候,隨即他徑直一人徐徐兩萬大門處,輕鬆伸手敲向正門。

「咚咚咚……」

數席聲音響起。

約莫過去半響,正門方才發出「咯吱」聲隨即徐徐打開。

門內則走出一身席小廝服飾的年老老者走出。

此顯然是魯宅的家僕。

老者望着儀錶堂堂,身席儒袍,腰掛長劍,一副威風凜凜的袁耀,不由疑問道:

「不知這位公子所尋何人呢?」

「老身還待通報!」

聞言,袁耀此刻縱然面對小人物,亦是無比敬重禮數,拱手道:

「老者您好,吾乃是左將軍膝下長子袁耀是也,此行特是聞魯氏家主魯肅大名特此前來,只願拜訪先生。」

「還望老者能夠予以通報也!」

一席話落,老者稍微沉吟一陣,隨即面上也彷彿流露出一絲絲笑容,對於他來說,已經身在魯宅多年,顯然對於前來拜訪魯肅的人並對其感恩戴德的來了不少。

這等大場面,他的確也見識多了……

故此,稍作沉吟,老者遂如實予以回應着:

「啟稟袁公子,可是目前家主並不在宅子間,他收拾了一番已經出遠門了。」

「恐怕公子您是無言相見了吧?」

一語話落。

袁耀頓時間便懵了,稍微有些愣神。

什麼情況?

自己剛來,魯肅便出遠門了?

有這麼巧的嗎?

但轉念一想,卻發現好似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魯肅該不會是在為了躲避自己吧?

一席話音落罷。

袁耀此時心緒已經是越有些心急起來,遂不由連忙相問著:

「那老伯可否知曉魯家主前往何處了去了嗎?」

「這小人便不清楚了,只是主人臨行時曾有幸提到過,他此行非一年半載無法回返。」

「那你可知曉他往何處去了嗎?」

「據悉,應該是徑直北上往廣陵郡方面前去了。」

一席語落。

袁耀一時之間竟是愣住了心神。

忽然之間有人令人絕望。

緊趕慢趕還是慢了那麼一步了嗎? 這天晚上,蘇明成還是在明玉的安排下住了下來,就在廚房隔壁的那間客房裏,只不過這間客房之前沒想過要住人,所以裝修好了之後就只買了張木床,床上連床墊都沒。

還是明玉心善,給她找了兩床被子一個枕頭,要不然他就要從光板床上對付一宿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感冒。

第二天蘇明成回了姑蘇,離開了這個對他無愛的四合院。

等到蘇明成走後,明玉也去了學校后,老兩口沒事在四合院中坐着曬太陽,蘇大強感覺對明成的態度有些太過了,拿着兩杯茶給趙美蘭遞過去一杯,在她對面坐下,向她問道:「老趙,我們昨天這麼對明成好嗎,我感覺有點過啊,這前後差距太大,我怕老二想多了,再怪到明哲身上,以為是明哲搬弄是非,讓他們兄弟倆再打起來。」

「我說你啊,就是怕事,明哲在霉國呢,就算倆人打起來,明成他也夠不著啊,頂多在電話上吵兩句,再說咱倆還活着嗎,能讓他兩兄弟反目成仇?有咱倆壓着出不了什麼事兒。

再說明成的事,他就是讓我從小到大慣的,現在二十多了不獨立,一直我的安排下過活,他這樣能成熟?真等我們倆走了,明成怎麼辦,以他現在的狀況肯定生活一塌糊塗。

現在社會上有個詞叫媽寶男,明成現在這種狀態,就是媽寶男的表現,其實之前明哲也是這種表現,只不過自打前年開始就開始改變了,明哲也就沒事了,你看現在老大多好,所有的事兒都獨當一面。

所以咱倆必須讓明成脫離這狀態,要不然他永遠長不大,永遠是我們身邊的小孩。

我們現在就是要讓他接受社會的毒打,進入成年人的世界,不能讓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庇護下,咱倆總會有老的一天,不可能讓他永遠是我們身邊的孩子。」

「好,聽你的,你是一家之主,你拿主意就好,我只是覺得明成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

「行了,聽我的我安排吧,你就不用管了,造成這種狀況我有很大的責任,所以我要把他掰過來。省的以後讓他吃大虧。」

蘇大強聽趙美蘭這麼說也就沒在反駁什麼,一切聽趙美蘭的安排吧,他這個當母親的肯定不會害兒子。

老兩口就這麼住了下來,看這架勢兩人估計得住到明玉畢業,他們也漸漸有了些女兒奴的趨勢,每天都繞着明玉轉,。

趙美蘭在生死之間徘徊了一回,就像是大徹大悟一樣,之前對明玉有多不好,現在就在想辦法彌補之前對明玉造成的傷害。

一天晚上趙美蘭拿着枕頭來到了明玉的房間,這是蘇明玉有記憶以來,娘倆第一次睡同一張床,小時候沒有感受過媽媽的懷抱,現在二十多歲了才知道媽媽的懷抱是什麼感覺。

這天晚上,兩人聊到很晚,趙美蘭也把自己在霉國的經歷告訴了明玉,告誡她千萬不要去霉國。

趙美蘭第一次向明玉敞開心扉,給明玉聊她小時候發生的事兒,明玉也把自己這些年受到的委屈全都倒了出來。兩人聊到不知是哪一方先睡着。

楊宇在把老兩口送走後,就和吳非忙活着夢入三國在霉國、國內同步上市的事情。兩邊的伺服器借口都調試好了,只能上線了。

夢入三國一開始進入美國市場根本沒有人玩,楊宇不得已通過後門程序在植物大戰殭屍上投放了彈窗,也就是一個流氓插件。

之後夢入三國有了植物大戰殭屍的一些引流,逐漸的從霉國開始流行起來。

這時候霉國流行的是dota這款遊戲,可隨着夢入三國的推廣,再加上夢入三國的玩法簡單,極易上手,逐漸的dota的熱度下降,它的大部分市場都被夢入三國佔據了。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