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長河算是明白了,原來自己的領導不喜歡喝湯啊!
By
2022 年 9 月 26 日

於是他只好悻悻的出去了。

其實魏大勇叫他滾出去,只不過是罵他而已,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真的出去了。

看着這一桌子的湯,魏大勇心想,這傢伙好歹也是個所長呀!

怎麼點起菜來,水平就這個鳥樣?

不過魏大勇沒心思計較這個了,他趕緊對門外喊道:「服務員,服務員。」

門口的服務員,正在拿手機跟男朋友聊天呢。

她見包廂里的顧客叫她,於是她進來了。

「您好。」服務員笑着說道。

魏大勇說道:「把這一桌子東西給我撤了。」

「不會吧,這都還沒吃呀,你們難道要退菜嗎?」服務員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是退菜,該付的錢我一分不會少你們的,趕緊把這些湯湯水水端走!」魏大勇揮了揮手說道。

「哦哦,好。」服務員點了點頭,然後趕緊去外面推著小推車進來收拾了。

收拾完后,魏大勇又重新點了一桌菜。

不得不說,魏大勇不愧是分局的領導啊,點菜就是有水平!

他點了一個紅燒肉,一個香辣牛肉,一個醬香豬頭肉,一盤青菜,還有一盤花生米。

有葷有素,還有下酒菜,算的上很不錯了。

不過魏大勇心有餘悸,沒有再點湯了。

他笑着對胡天說道:「胡少,先點這些,我們三個人先吃,吃完了我們再點。」

「可以,不過你點的也不少了,我們三個人可能吃不完的。」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其實點兩個菜就夠了的。」顏妍說道。

這個時候,魏大勇拿過來了一瓶五糧液。

他一邊倒酒,一邊說道:「胡少,我們喝點酒吧。」

「喝五糧液啊?」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魏大勇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你放心吧,這是我用自己的工資請吃飯,不會用公費消費的。」

「謝謝啊。」胡天笑着說道。

其實胡天也知道,像魏大勇,雖然他是分局的副局長了,但每個月工資也沒多少的。

這一頓飯吃了他近一千塊,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魏大勇笑着對顏妍說道:「顏小姐,不好意思啊,今天讓你受委屈了。」

「沒事的,壞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顏妍笑着說道。

「我跟胡天喝酒,你就喝飲料吧。」魏大勇說着,給顏妍拿過來了一罐椰汁。

胡天心想,領導就是有水平啊,還懂的照顧人的感受,看來魏大勇能幹領導,也是有實力的。

魏大勇見胡天有些發愣,他笑着說道:「胡少,我敬你一杯。」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怎麼可能讓領導敬酒呀,還是我敬你一杯吧。」胡天笑着說道。

「這有什麼的,你可是我很敬佩的人,我應該敬你一杯的。」魏大勇端起了酒杯,說道。

胡天突然想起來了。

自己之前好像答應過,有時間要請魏大勇吃飯的,暈了,自己都忙忘記了。

「勇哥,最近太忙了,一直都沒時間請你吃飯,你高升了我也沒來向你祝賀,還是我敬你吧。」胡天笑着說道。

「沒事的,這都是小事,我敬你吧。」魏大勇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旁邊的顏妍有些看不下去了。

畢竟兩個大男人在推杯換盞,推來推去的,也不知道推到什麼時候了。

顏妍笑着說道:「你們就別客套了,我們一起喝一個吧。」

「也是啊,那我們一起喝一個吧。」魏大勇笑着點了點頭。

胡天也端起了酒杯,三人幹了一杯,不過顏妍是端著椰汁喝的。

喝了一口酒後,大家就開始吃菜了。

這裏的菜味道非常不錯,色香味俱全!

看來鄒長河那傢伙沒騙人,這裏的廚師還真是專業的啊!

「胡少,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吃飯,這裏的菜還合胃口吧?」魏大勇笑着說道。

「不錯,不錯啊,這裏的菜還挺好吃的。」胡天實話實說了。

聽到胡天這麼說,魏大勇高興的點了點頭。

他說道:「那我們隨意點,吃的開心。」

「好。」

於是三人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這幾個菜分量也不少,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后,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魏大勇笑着說道:「胡少,要不再加兩個菜,我們再喝一杯吧?」

「不用了,我喝好了也吃好了,下次吧。」胡天笑着說道。

其實胡天要繼續喝,也能喝。

不過胡天知道,魏大勇下午還要上班,還是少喝酒了。

畢竟魏大勇現在是分局領導了,要注意個人形象的。

魏大勇有些意猶未盡的說道:「那好吧,我去結賬。」

「還是我去結吧,上次說好了要請你吃飯的。」胡天笑着說道。

顏妍笑着說道:「你們別爭了,我去結吧。」

「你還是學生,寒假出來兼職,賺點錢不容易,我們怎麼好意思讓你去結呀。」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我結,你們都別跟我搶啊!」

魏大勇攔住了胡天和顏妍,然後把服務員叫進來了。

服務員進來后,魏大勇直接拿出了錢包,付了現金。

付完錢后,服務員拿了一壺鐵觀音過來,給大家上茶了。

這個時候,胡天從兜里拿出煙出來了。

但是他一看旁邊坐着的顏妍,又趕緊收進去了。

畢竟這是包廂,旁邊還坐着美女呢。

還是不要當着美女的面抽煙了,萬一人家煙味過敏就不好了。

顏妍看到胡天想抽煙,又好像顧忌自己,她心裏也是一暖。

「胡天,你想抽煙就抽吧,我對煙味不過敏的。」顏妍很貼心的說道。

說完,顏妍就走到了旁邊的窗戶口,去透氣去了。

胡天心想,她去窗戶口了,自己抽煙應該也影響不大了。

於是胡天把煙從兜里拿了出來,然後遞了一支給魏大勇。

魏大勇接過胡天的煙一看,有些激動的說道:「胡少,想不到你抽這麼好的煙呀!」

「這就是普通的中華煙呀。」胡天笑着說道。

「你這個煙可是特供煙,專門給上面的大佬抽的。」魏大勇有些羨慕的說道。 「特么!唐·科利爾中尉那貨,當時還在忽悠我們了,說什麼這些德棍們可能因為糟糕的天氣不會出動,哪有這種好事情?

看着眼前的這架勢,黨*衛軍第17裝甲師的剩餘部隊,幾乎是窩蜂地出動了啊。」

不顧身前一片雨水,趴在了路邊草叢裏的追風,在放下了手裏的一架M3式望遠鏡后,先是抹了一把臉上一臉濕漉漉的水花。

接着,就是在嘴裏吐槽出了這麼一句。

他身邊一起趴着的竹葉聞言之後,則是一邊點頭表示了贊同之餘,一邊藉著身邊厚厚的草叢遮掩住自己的身影。

一屁股坐了起來之餘、脫下了腳上的高幫軍靴。

拿靴子往外一倒,立刻就是一大堆帶着鹹魚味的雨水,從其中流淌了出來。

沒辦法!在這種雨一會大、一會小、就是雨水基本沒有徹底停下來的糟糕天氣中,中洲戰隊上下倒是從原有德棍的儲備中,翻找出了足夠的雨衣,做到了最少一人都有那麼一件。

可是在大雨中長時間活動,雨衣這玩意真心沒有什麼大作用。

很快之後,他們才是烤乾的衣服,又再次地被打濕了。

甚至連一雙靴子裏就被灌滿了雨水,行走之間『哐當~』作響,說不出的讓人難受。

全身上下唯一乾爽的地方,就只有竹葉後背的背包中,用防水油布小心包裹了兩層的那一台單兵發報機。

而現在的時間,是中午的12點07分左右,在距離著胡彪他們的山頭陣地,尚且還有着30公里左右的位置上。

一路向前的追風和兩人,終於看到了德棍黨*衛軍第17裝甲師的先頭部隊。

只見在『淅淅瀝瀝~』的雨水中,一輛一馬當先豹式坦克的履帶不斷碾壓着地面的泥漿,生生的碾出兩條深深的痕迹后,正向前開動了過來。

在坦克的上面,坐滿了荷槍實彈的德棍戰士。

同時,跟在它後面的坦克和裝甲車,也會時不時用上面的車載機槍,對着道路兩旁打上那麼一梭子的子彈。

用這樣的一個方式,進行着一個武力偵察。

很顯然,胡彪他們的存在,也被這些德棍們得知了。

而在這一支先頭部隊,後面間隔了一公里遠左右的位置上,有着一長串的坦克、裝甲車、突擊炮、摩托車,卡車。

這些數量眾多的機械化裝備,正在各自發動機響亮的轟鳴之中,排出了一條長長的長龍,正向著胡彪他們的方向接近之中。

所以說,他們心中唯一的那麼一點僥倖心理,也是就此的破滅了。

知道這一場艱難的阻擊戰,那是根本就沒有辦法避免。

唯一能讓他們值得慶幸的是,在這樣一場大雨的影響下,對於那些德棍們行軍的影響還是巨大的,速度上根本就快不起來。

除了那些坦克和裝甲車,這些履帶交通工具被影響不大之外,其他的卡車和摩托車這些交通工具,在稀爛的土路上進展得非常艱難。

很多時候,被陷阱了泥潭的卡車,只有靠着大馬力的坦克和裝甲車,才能拖拽出來。

以至於讓這一支德棍整體的速度不快,也就是每小時四五公里的樣子。

按照這樣的一個速度開過去,起碼也需要到傍晚時分,才是能抵達山頭的陣地那裏;這還是一路順利,不發生其他意外的情況下。

但是就算這樣,對於中洲戰隊來說,還是來得太快了一些。

倒完了兩個靴子的積水,又將濕漉漉的襪子給擰乾了之後。

竹葉皺着眉頭,又不得不將腳丫子重新塞進了潮濕的靴子裏,同時對着追風開始說了起來:

「好了追風,我們第一步任務算是完成了。

現在,我們先找個安全和乾燥的地方,把德棍一方的動靜用電台轉告給胡彪再說;然後就回去了,等到距離13公里的位置埋伏下來,好給鹹肉報告一下坐標和炮擊效果。」

然而,追風在聞言之後,卻是連一點動身的想法都是沒有。

卻是從身後取下了一支本次出發的時候,刻意與連長交換了一下的加蘭德半自動步槍,對着兩百多米外的德棍瞄準了起來。

這玩意在火力密度上,當然是比不上他之前的那一支湯姆森衝鋒,但是射程上更遠、子彈的威力也是更大。

端著槍瞄準的同時,追風在嘴裏說了一句:

「竹葉你走吧,最好速度快一點,因為我最多在5分鐘就打算動手了;希望我能幫你們,多爭取一點的時間。」

一聽到了追風的說法,竹葉本能就要反對;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動手,追風這貨幾乎是死定了。

但是話到了嘴邊之後,這樣的一句話又不得不強行的忍了下來。

主要是他同樣想明白了一點:下一個最近的阻擊地點,是倉管等幾人在距離山頭20公里一處位置上。

若是從那裏才開始阻擊德棍們,時間是上可能有點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