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順立即停下身子,而這時雷虎虎尾,面對陳順,身子微微蹲伏。
By
2022 年 9 月 9 日

陳順此時瞭然,雷虎是故意的。

陳順嚴陣以待,見到雷虎這個姿態,他知道雷虎隨時都可能發出猛攻。

雷虎緊緊盯着陳順,上唇往上皺起,露出比雷狼更長更多的牙,身體猛然站起,對他發出一道大吼,「吼!」

陳順身體猛然往下竄,想躲掉雷虎的攻勢,然後伺機攻,他可以感受到蘊藏在雷虎體內的天雷之力既可怕又龐大,他完全不會想與它正面迎戰。

陳順的算盤很簡單,不斷躲開雷虎的攻擊,然後用手中的冰炙劍慢慢削減它的天雷之力。

雖然此舉相當耗時耗力,但這是陳順所能想出的最好辦法。

可惜的是,陳順計劃想得雖美,最後卻沒能實現,他很快就發現雷虎巨大的身軀朝他追來。

陳順雙眼瞪大,突然想起以前聽過的關於老虎的傳聞。

老虎在補殺獵物之前,會先故意突然朝獵物大聲吼叫,讓獵物驚慌失措,享受那高高在上的權威,再用巨力撲倒獵物。

當時聽了陳順只覺得有趣,沒想到現在的他,也成為雷虎眼中的獵物。

望着老虎的襲擊,陳順知道自己是躲不過了,但是他不打算坐以待斃。

陳順冰炙劍指向雷虎,毫無招式可言,像是在揮趕蒼蠅般亂掃一通,不過雷虎身軀過於龐大,儘管陳順胡亂出劍,雷虎的身軀也很快被他掃成數十塊殘骸。

「呀啊啊啊啊啊!」陳順臉色猙獰,右手不斷揮動,在短短兩個眨眼的時間內,將雷虎切成了數百塊碎片。

陳順知道雷虎定跟雷狼一樣,即使他再怎麼努力揮舞冰炙劍,殘骸碎片依然會朝他飛來,不過他此舉不是困獸之鬥,而是發現每揮出一劍,雷虎的威壓便會減少一分,威力也有所減弱。

儘管只是減弱分毫,但是在雷虎襲身之際,心中閃耀着「天一道宗」四個大字的陳順仍舊使勁全力地揮劍。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

厲家客廳內再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紛紛屏住了呼吸。

宵寶彷彿沒意識到他的話掀起多大的波浪,繼續補充:「所以用來鑒定的頭髮是瑤瑤姑姑的,瑤瑤姑姑和厲爹地同父異母,基金相似度從25%也很正常。」

聞言,大家都疑惑的望向厲瑤瑤,彷彿是在詢問她頭髮究竟是誰的?

厲瑤瑤被這麼多人盯着,激動地紅了臉,大聲反駁:「不可能!她才四歲,怎麼可能懂得換掉頭髮?爸媽,爺爺,女騙子的兒子也是個小騙子,你們別信他……」

「漂亮姑姑,事實上,真的是我換掉了你的頭髮,因為你問了我的生日。」軟軟嘟著可愛的小嘴巴,一張一合道。

厲瑤瑤回憶當時的場景,生氣又困惑:「這跟我問你生日有什麼關係?」

軟軟嘆了口氣,小表情幽幽怨怨的……

「你沒看電視么?電視上說,拿了人家的頭髮,綁在寫有生辰的假人上,就可以對假人下咒、下降頭,是非常可怕的,我擔心你也是要這麼對我……」不得不說,軟軟看多了靈異志怪的各種電視節目,就老愛胡思亂想。

「……」厲瑤瑤一臉懵,這小東西說得是什麼跟什麼?

她腦海中念頭就一個:這些人都在開脫!

「是不是有人看這份鑒定報告出來,所以故意教你這麼說,想混淆視聽?」

軟軟被厲瑤瑤怒目圓瞪的質問嚇了一跳,雲琉璃趕緊將她抱起來。

「厲小姐,你不用拐彎抹角的暗示這番話是我教兩個孩子的,事實上,我今天是來給爺爺過生日的,壓根不知道你和沈姨今晚會拿鑒定報告出來,怎麼提前教他們?麻煩不要以己度人,我也沒那麼神通廣大。」

「你——」

「雖然軟軟和宵寶才四歲沒錯,可他們面對不懷好意的人,習慣性保持警惕。」

厲瑤瑤臉上閃爍著崩潰,跟炸毛的公雞一樣。

她這兩天可是一直在期待今晚,幻想着用這份鑒定報告書,徹底地打垮雲琉璃母子。

可結果……那頭髮是她的?還被雲琉璃說是不懷好意!

再看向厲海霖和厲銘威的臉色,已經從剛才的暴怒變成了遲疑。

「媽……」她委屈地咬着嘴,朝沈姿月求助。

沈姿月在厲老爺子面前,向來都是很會察言觀色。

她知道今晚是趕不走雲琉璃母子三人了,可到底還是不甘心。

她滿心期待今晚的結果,能給厲墨司重重一擊,可處處都受限。

眉心也閃過一抹陰毒,她沉着臉,質問厲墨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份報告有問題?」

從這兩個孩子平靜的反應來看,哪怕沒有人提前教他們怎麼說,事先也肯定通過氣!

越想越生氣,沈姿月眼皮突突地跳動:「就算這份報告是瑤瑤和你的,也不能證明你跟兩個孩子有血緣關係!你敢不敢再讓我做一次親子鑒定?」

「沈姨是年紀大了,耳朵也聾了嗎?」厲墨司像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冷蔑一笑:「我已經說過了,琉璃是我太太,兩個孩子是我的兒女,還需要做什麼親子鑒定?」

沈姿月緊咬銀牙:「你不敢做就是心虛了!」

「心虛的是沈姨才對吧?我想給琉璃和兩個孩子完整的家庭和幸福,沈姨卻處處挑撥離間,一旦去做了親子鑒定,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在傷害他們!」

「……」

「難道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這個當事人不清楚,反而要你來告訴我結論么?」

厲墨司挑眉,彷彿一座巍峨的大山,堅定的維護軟軟和宵寶。

雲琉璃胸腔有一絲悸動。

以前不明白軟軟為什麼喜歡厲墨司,現在大概懂了。

因為厲墨司展現出來的形象,威嚴又不失慈愛,冷酷又帶着柔情,完美彌補了軟軟父愛的空缺。

這是她給不了軟軟的。

被扣上挑撥離間的帽子,沈姿月再威逼利誘,反而顯得她心思不純了,被噎得好半晌沒接話。

厲銘威不想再讓鬧劇繼續下去。

這麼多賓客在場,他好好的生日宴都被攪混了。

潛意識裏,他相信厲墨司的本事。

既然他敢承認這兩個孩子是他的,那就不會露出把柄。

至於孩子究竟是不是厲家的骨血……

總之,他有宸寶一個乖曾孫就夠了。

折騰了一晚上,總算要開宴了。

在厲銘威宣佈用餐之後,雲琉璃一手牽着一個小傢伙,往餐廳方向走,厲家的餐廳很大,七拐八拐的,單一個餐廳都比她家還大。

「別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咱們來日方長。」沈姿月趁著和雲琉璃擦身而過的瞬間,壓低嗓音落下一句威脅。

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麼算計她了!

雲琉璃盯着她的背影,俏臉倏地一笑。

說這句話的人該是她才對。

明明她們可以和平共處的,是她先對她的孩子下手,那就別怪她回敬了。

宣佈正席正式開宴,厲家本身人丁興旺,因此厲老爺子和直系親屬單獨坐了一桌,而大家卻遲遲沒有動筷,像在等人。

見厲銘威和厲海霖的臉色都不太好看,沈姿月催促厲瑤瑤:「給你哥打個電話,問他究竟什麼時候到?」

沈姿月不指望厲非凡能和厲墨司比肩,但起碼也別太拉垮。

今晚的重頭戲沒趕上,現在連吃飯都遲到……

厲瑤瑤正鬱悶沒扳倒雲琉璃,不耐煩地說:「肯定又是跟哪個女明星睡過頭了。」

宸寶揉着圓滾滾的小肚子,非常贊同的附和:「四叔每次都遲到,害得我也跟着餓肚子,我、好、餓、啊……」

他差點就想敲碗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厲銘威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沈姿月注意到了厲銘威的表情變化,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難看。

厲家現在雖然名義上是厲海霖和她掌管,但實際上,大頭股份都在厲銘威手裏。

厲瑤瑤不敢再頂嘴,乖乖個厲非凡打電話。

手機鈴聲卻在餐廳外的客廳響起。

順着聲音看去,臉青一塊紫一塊的厲非凡剛好從門口進來,鼻青臉腫,額頭貼著厚重的白色紗布,活像狠狠被人狠狠揍了一頓。。 賈似道聞言身子搖晃了幾下,一跤跌倒,放聲大哭:「我的恩師!我的恩師啊!可憐你正是頤養天年之際,居然被狂徒所害!」

他哭了幾聲,站起身來,咬牙切齒道:「陛下,顧信之仗着異人身份,目無王法,肆意妄為,還請將他剝皮抽筋,以儆效尤!」

他此時言語已經是對玩家極為不滿,雖然看似只針對顧沖一人,大有將飛羽闕牽扯進來的架勢。

宋理宗這個皇帝考慮得更周全一些,即使對顧沖膽敢在京城行兇感到震驚,也不敢針對飛羽闕,只是急忙吩咐左右:「加派御前軍,關閉九門,將那顧信之捉拿歸案!」

御前軍統帥張文龍領命,當即組織人手,準備出宮緝兇。

宋理宗見賈似道傷心異常,安慰道:「丞相莫要傷心,身子要緊。」

賈似道伏身叩謝:「陛下天恩,微臣不勝惶恐!」

真德秀身為理學一脈正統傳人,朝中文臣大半都受過他的教導,聽到真德秀被顧衝殺死,皆是感到憤怒無比。

因此對賈似道竭力追兇之事,都是大聲贊成。

便是平常看理學一脈不爽的朝臣,此時也極力贊成捉拿兇手。

畢竟顧沖太過無法無天,一點兒規矩都不講,進了廟堂未必是好事。

大慶殿內鬧成一團,皇宮門口卻是一片安靜,麗正門前幾個禁衛軍身材魁梧,衣甲鮮明,手持斧鉞正在大門口往來巡走,看到有人接近宮門,便是大喝阻止,耀武揚威,好不威風。

顧沖的馬車到了門前時,那幾個禁衛軍手中斧鉞揮舞,呵斥下車,皇宮之內不許有馬車進入。

「顧兄弟,皇宮已經到了,闕主已經安排好了,進去之後你就按照闕主郵件里的指導來,會有人拉你一把的,就算吃點虧也沒什麼,只要有迴轉的餘地就好。」

肥牛不吃草小心翼翼的對着顧沖說道,飛羽闕高層他得罪不起,顧沖他同樣得罪不起。

只希望今天的事能和平解決,他回去也能少受一點兒公會處分。

最好的結果,可能就是顧衝要死上一次,以平息大宋朝廷的怒火。

反正對於玩家來說,死亡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只要公會給的補償夠多,肥牛不吃草相信顧沖也是能夠接受的。

如果今天這事兒是肥牛不吃草惹出來的,飛羽闕估計二話不說就會把他捉到皇帝面前給宰了,那裏還會安撫他。

人比人氣死人啊。

肥牛不吃草正在感慨的時候,只見顧沖身影一閃,已經坐在了拉車的黃驃馬身上,隨手一揮,繩子應聲而斷。

顧沖一夾馬腹,黃驃馬當下恢恢嘶叫,放開四蹄向皇宮大門疾沖。

「顧兄弟,不要亂來啊!」肥牛不吃草大驚失色!

這傢伙想幹嘛,難道想把皇帝老兒也給砍了嗎?

可是已經晚了,待到他出聲阻止時,顧沖早就衝進皇宮內院深處,影子都看不見了,只剩幾個高高拋飛的兵士,落到地上痛苦大叫。

「好!這才是英雄本色!」

其他幾個同行的玩家眼露崇拜之色,大有好男兒當如是的模樣,能騎馬闖皇宮,對普通玩家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即的目標。

「好個屁啊!成天就知道看戲!出了事可是我們飛羽闕擔着!」

肥牛不吃草一陣肝疼,連忙跟隨顧沖,衝進了皇宮。

顧沖從未進過南宋皇宮,但已經從飛羽闕手裏得到了皇宮地圖,此刻打馬進去后,立刻向著大慶殿而去。

張文龍正帶着三千御前軍準備出宮捉拿狂徒,此時卻聽得皇宮到處銅鑼示警之聲傳來,隱約聽到有人嘶喊道:「有人闖宮刺駕!堵住他!」

隨後就見一位少年騎着黃驃馬,無視御前軍,直衝大慶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