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雷凌抬手擦掉嘴角血跡,看著對面蒂娜仍舊不成畏懼。

此時,雷凌就是一頭沉睡的猛龍,一旦被激怒蘇醒,後果不堪設想。

「哼!」

「你很聰明,但也夠愚蠢。」

「本來,我的確想殺了你,但我得知你就是雷天明兒子,雷家唯一嫡系子孫,我就突然改變了主意。」

聖女蒂娜高冷一笑,雖然傾城,但卻令人毛骨悚然。

「那又怎樣?」

「難道雷家的子孫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嗎?」

雷凌心裡可是吃驚的很。

為什麼聖女蒂娜,會這麼在意他是雷家的人?

難道與那把鑰匙有關?

或是,另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原因?

「有!」

「雷家,可以算是百世傳承的家族,提到雷家祖先,恐怕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不過,你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事,我可以留你一命,甚至幫你重新拿回屬於你的一切!」

聖女蒂娜說的只是隻言片語,但雷凌聽了后卻是另一種震驚。

雷家祖先?

雷家到底隱藏什麼秘密?

外人都知道,他為什麼不知道雷家有什麼不同?

「聽的很誘人,但我還是想聽聽你的條件?」

雷凌面露幾分凝重,他到希望可以從蒂娜口中,套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條件?」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蒂娜柳眉微蹙,截然否定告訴雷凌自己的條件。

「呵呵!」

雷凌冷笑,蒂娜故意隱瞞,他只能把一切聯想到鑰匙上面。

「你笑什麼?」蒂娜看雷凌笑的詭異,她感到不滿,怒視雷凌問道。

「我在笑,我如果能夠把你娶了當老婆,光明神社會不會被氣的七竅生煙?」雷凌口不對心,目的就是為了擾亂蒂娜的內心,激怒蒂娜。

「混蛋!」

聽到雷凌不敬,蒂娜徒然大怒,抬手隔空一揮。

啪!

一個響亮的嘴巴,重重打在了雷凌的臉上。

雷凌嘴角流血,左臉已經紅腫,蒂娜的一嘴巴力道很大,打的雷凌心中怒火騰騰。

「雷凌,你不要得寸進尺!」

「我想殺你,如同捏死一隻螻蟻!」

蒂娜威嚴恫嚇,面浮殺意,抬手掌心往下一壓!

噗通!

雷凌突然單膝跪地,宛若泰山壓頂,讓他無力起身。

雷凌不怒反而在笑,笑容漸漸猙獰,雙目泛起月光,左胸溢出滴滴鮮血。

那是隱藏在雷凌體內的彈頭傷口,此時已經崩裂,彈頭受到內部力量,正往體外緩緩的移動。

而跪地雷凌,咬著牙竟然在一點一點的站起身,憑藉血肉之軀在抗衡蒂娜的天賦異能。

「什麼?」

蒂娜吃驚,雷凌可以破開自己的力量束縛?

蒂娜一咬牙,猛然加大力量,只見快要起身的雷凌身軀一沉,雷凌腳下的地面居然出現了裂紋。

然,雷凌仍舊沒有屈服,左胸鮮血流淌加快,他狠狠咬著牙,仍舊在緩緩起身,不受蒂娜控制。

『不可能!』

『我的能量已經發揮到極致了!』

『若換成普通人,早就爆體而亡了!』

蒂娜心裡突然感到緊張,自己的力量第一次失效,同時有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她的心頭。

「我本不想取出!」

「可你咄咄逼人,不懂得適可而止!」

起身的雷凌,彷彿變了一個人,他雙目赤紅,神情冷峻,宛若地獄里的魔鬼降世。

伴隨他的一字一句吐出,天空烏雲涌動,狂風大作異常。

站在兩旁的金髮男子,突然感覺有種不安的恐懼,彷彿面前的雷凌是魔鬼!

聖女蒂娜,神情變得凝重。

隨著雷凌站起身那一刻,她的力量彷彿對雷凌沒有效果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到底是誰?!」

聖女蒂娜感到惶恐,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走過的不安。

……

轟隆……!

江都城上空,烏雲籠罩,電閃雷鳴。

可怕的天地異象,引起全城人的注意。

在光明神社大廈樓下。

司徒岳帶著一群人,放在大門外面,聽命聖女蒂娜吩咐,不得讓任何人進入。

「這天怎麼回事?」

「剛才還是好好的,這麼一會怎麼就電閃雷鳴?難道要下雨了?」

坐在樓下椅子上的司徒岳,聽到天空讓雷鳴震耳,他面露古怪,抬頭仰望樓頂上空,心裡有些犯嘀咕。

「司徒少爺,快看前面有治安車朝咱們這邊走來!」

在司徒岳納悶時,聖女手下有人提醒,引起了司徒岳的驚訝,急忙收回目光看向前方。

只見,不下二十多輛治安車陸續停在光明大廈樓下,各自全副W裝,並非普通的治安局小兵。

「好傢夥?」

「全都鳥槍換大炮了嗎?」

司徒岳徹底被震撼到了,這次出動的可是治安總隊,由李珊珊帶隊,全都是高戒備武器。

就連李珊珊,都是身穿防彈衣,頭盔與武器都是提高一個檔次,絕對是英姿颯爽。

「李珊珊?」

「我的天吶?這是要踏平我光明神社嗎?」

司徒岳有些慌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為了一個雷凌,李珊珊竟然動用了治安廳全部力量,明顯是來者不善。

李珊珊邁步上前,看到司徒岳帶著一伙人,堵在公司門口,她臉色很難看。

「司徒岳,我命令你立刻散開!」

「膽敢妨礙公務,小心我讓你們全都是在這!」

李珊珊霸氣揚言,那是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她有實權。

伴隨李珊珊一聲厲喝,身後所有士兵紛紛架起槍來,做好隨時開火的準備。

司徒岳慫了,被嚇的臉色蒼白,兩腿止不住打鬥。

「這姑娘們!為了一個男人,至於這麼興師動眾嗎?」

司徒岳看得出,李珊珊是來真的,就憑藉他們這幾個歪瓜裂棗,怎麼可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對手?

「別!」

「李隊,你這是幹什麼?」

「我們就是出來晒晒太陽,難道這也犯法啊?」

司徒岳心裡很急,此刻聖女蒂娜還在樓頂,他當然要想盡辦法拖住李珊珊他們救人。

嘭!

可,在司徒岳擋在李珊珊面前時,李珊珊二話沒說,抬腿就連司徒岳踹到在地!

「來人!」

「立刻清理現場!膽敢有人反抗,就地格殺!」

李珊珊心急如焚,不容司徒岳反抗,低聲命令眾人後,迅速帶領一隊人,沖入公司大門。

。 眾人紛紛附和,即便是慕容月再不服氣,也只能在顧言月的面前低頭,「本公主確實技不如人,但本公主可否提一個不情之請?」

「講!」今日本就讓慕容月丟了面子,再加上宇文染心情不錯,便沒打斷慕容月的話。

慕容月按耐住心中的嫉妒,臉上掛着微笑,看向顧言月,「鎮國夫人的廚藝確實不錯,本公主可否留在宮中,向鎮國夫人多學習學習?」

「自然是可以的!哀家巴不得宮中多幾個像公主這般通靈體貼的人兒!」太后喜笑顏開,直接答應了下來。

顧言月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是有些不開心,但她身份尷尬,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說。

「真的嗎?多謝太後娘娘!」慕容月喜出望外,連忙謝過太后,至於太后是出於什麼目的,慕容月倒是沒有多想。

她沒注意到不遠處有一個眼神在她身上掃來掃去,時不時的喉結滑動一下,像極了餓了很久的狼一般。

過了沒幾日,宮中便時時能看見這麼一個情景,前面一個絕色美人兒在跑,身後跟着一個極其猥瑣的男人。

「公主,公主,你別跑啊!本王是真心喜歡你的,你躲什麼?」襄王急匆匆的追着慕容月,口中不停的念叨著。

慕容月生怕被襄王追上了,跑的更是飛快,恨不得將這輩子吃奶的力氣都用上。

「你……你別過來!」慕容月看着橫在自己面前的襄王,心中一陣煩躁,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什麼狗皮膏藥黏住了似的,甩都甩不掉。

襄王自以為很帥的沖着慕容月撩了撩頭髮,「公主若是同意的話,本王可以將你娶為正妻,到時候你就是至尊無上的王妃,如何?」

慕容月咬着牙,恨不得一棒子打死襄王,「本公主便是死了也不會嫁你為妃!」

襄王聽了這話,心中十分氣惱,便想着對慕容月動手動腳,好在太后的人及時趕到,將慕容月解救了出來。

太後知道這件事之後,氣的直接倒在床上,一病不起。

顧言月知道太后病倒之事後,倒沒落井下石,反而還時不時的做些新鮮的東西送給太后,讓太后換換口味。

天氣炎熱了,顧言月就親手榨西瓜汁,然後送去給太后;天氣冷了,顧言月就請教秦若若,親自下廚煲湯餵給太后,可以說是照顧的無微不至。

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顧言月是太后的親生女兒,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太后對顧言月改觀了不少,有時兩人也會說說笑笑,太后的病情也緩和了不少。

太后的改變宇文染是看在眼裏的,趁著顧言月伺候太后伺候的開心的空檔,宇文染趁機將自己已經盤算很久的事情告訴太后,「母后,您看這皇后之位,是不是也該恢復了?」

這話一出,太后被湯給嗆住了,好不容易緩過來了,太后倒是擰起眉頭來了。「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莫不是你們伺候哀家就是為了皇后之位?」

雖然有這個目的,但顧言月也是真心誠意的,宇文染搖了搖頭,「母后多慮了,兒臣只是覺得後宮不能一日沒有皇后,畢竟兒臣還有許多事要忙,管理不好後宮,母后又年紀大了,若是太過操勞,怕是會傷了身子!」

不得不說,宇文染說的倒是很有道理,便是太后都差點被他說動,好在太后及時醒了過來。

她心中滿是猶豫,本來她對慕容月很是中意,若是能趁機將慕容月納入宮中是再好不過了,但按著慕容月的性子,若是進了皇宮,豈不是會惦記上皇后的位子?

皇后的位子可以是任何一個人的,但絕對不能由一個外人來做,否則國遲早是要被外人給敗光的。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