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靚?
By
2022 年 9 月 11 日

看了眼不遠處吃的油光滿面的靚靚,林天賜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說道:「媽,就算不要遺產,我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那阿信呢?小氣摳門什麼的,可以慢慢改嘛。」林媽勸道。

這次林天賜的反應沒那麼激烈,主要有靚靚托底,一下子就襯的阿信確實不錯。「我再考慮一下吧。」

「還考慮?你看看人家。」林媽伸手指向李皓和木蘭花的方向道。

因為腳下有水,木蘭花險些滑倒,被李皓眼疾手快的攔腰抱住了,這麼好的機會,李皓自然不會錯過,低頭就朝木蘭花吻了過去。

木蘭花一開始沒有回應,但被李皓叩開牙關后,兩人頓時熱切的吻在了一起。

好在周圍這裏是公共場合,周圍那麼多人看着,李皓除了摟着她的腰,手上沒有任何過分的動作。

許久唇分,李皓說道:「去換套衣服吧,我在門口等你。」

「嗯。」木蘭花略微有些羞澀的點點頭。

她雖然身手比大部分男警員都強,但幾乎沒談過戀愛,眾目睽睽之下親吻,她有些難以招架。

停車場。

李皓朝做進副駕駛的木蘭花問道:「先去吃飯吧,你想吃什麼?」

「我都可以,沒什麼特別想吃的。」

「那去你家吧,我親自下廚,讓你嘗嘗我的手藝。」李皓說道。

木蘭花道:「會不會太麻煩了,要不還是隨便找家餐廳好了。」

後來她才知道,他的手藝何止是麻煩,靈犀指什麼的,一般人根本學不會。

「沒什麼麻煩的,對我來說,選一家合口味的餐廳,比自己做一頓飯還難。就這麼定了。」李皓笑道。

一句說完,李皓看向她道:「準備走了,你坐好,把安全帶系起來。」

聽了他的話,正準備側身去拉安全帶的木蘭花,忽然發現一隻手搶先一步,替她拉出安全帶,又替她系好了。

因為替她系安全帶,李皓完全轉了過來,身子還探到了副駕駛上,兩人的距離很近。

「謝謝。」木蘭花小聲道。

「不客氣。」

接着,李皓用行動向她表示,真沒什麼好謝的,他再次低頭,朝她吻了過去。

這次是在車裏,除了車窗稍微降了一條縫,完全是私密空間。運起靈犀指的李皓,片刻之後,木蘭花渾身上下,對他而言已沒有任何秘密。

一番動情的親吻,李皓終於啟動了車子,在木蘭花的指路下,將車子開到了她家樓下。

「這裏附近有超級市場嗎?」

木蘭花搖頭道:「冰箱裏有速凍水餃,你不嫌棄的話,我煮水餃給你吃。」

「好啊,那就水餃好了。」已經展露過手藝,怎麼說都不該算是食言的李皓說道。

她家住在9樓,一進電梯,見裏面沒有人,李皓就伸手將木蘭花拉進懷裏,不由分說的吻了過去。

叮。

九樓到了,電梯門開了之後,木蘭花是被李皓抱出去的。她雙手勾著李皓的脖子,腿夾在李皓腰上。

而擔心她掉下去的李皓,則托着她充滿彈力的翹臀。

「唔…鑰匙在包里。」

一手掏出鑰匙,單手開門的李皓,另一隻手仍托着她的屁股,並未結束他們想要融入彼此的親吻。

砰的一聲,隨手關上門的李皓,就這麼抱着木蘭花,一路進了卧室。在途中,木蘭花身上的連衣裙就不見蹤影了。

木蘭花覺得自己就像一處受風水侵襲的山體,被刺的千瘡百孔;又覺得自己像一片被「激怒」的大海,即將捲起驚濤駭浪……

一個多鐘頭后,收了神通的李皓朝木蘭花問道:「家裏有麵條嗎,你想吃水餃還是吃面?」

「都可以,我不太餓。」木蘭花擦了擦嘴道。

李皓煮的水餃。

因為她家的冰箱裏,實在沒什麼食材,沒有蔥花,麵條是沒有靈魂的。

吃完水餃,兩人一開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窗帘是拉開的,後來被關上了。李皓覺得關不關其實無所謂,樓間距這麼遠,不用望遠鏡,根本不可能看到。

但木蘭花堅持,他只好關上。 場景布置以一種飛快的速度清理更換,空出的座位被移走,重新排列。

瑞亞看向自己右手邊,她一點也沒有掩飾地趕人,「現在你可以站起來了,托尼,這個位置另有主人。」

被她這麼說,托尼·斯塔克卻依舊靠在椅背上,臉上還掛著一絲輕慢的笑。

「但是他還沒來,不是嗎?」天才CEO的視線從瑞亞的表情劃過,審視她和她的男伴曖.昧又疏離的距離關係。

斯塔克說:「既然他遲到了,不如考慮把座位讓給我。」

他才說完這句話,下一刻就有一隻手就搭上了托尼·斯塔克的肩膀,一股施加的力氣逼迫斯塔克轉過去,看到一張帶著笑容卻沒有笑意的臉。

對方的五官更加硬朗分明,有著典型的猶太人族裔特徵。高聳的眉骨下,一雙棕色的眼睛閃過銳利的暗光。

托尼·斯塔克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這種謀劃一切的算計感讓他不適地皺起眉。

不過這個人已經算得上斯塔克所認識的「生意人」裡面偽裝得比較好的那個。

「我有點印象。」托尼·斯塔克挑起眉毛,「這是你那個經紀人嗎?是不是叫邁特斯什麼來著?」

他立刻向瑞亞求問,但在得到瑞亞的回答之前,對方就先一步自我介紹:「邁特斯·休·馬洛伊,這是我之前對外用的名字,你也可以叫我馬修·馬洛伊。」

其實如果不是馬修·馬洛伊在這之前覺醒了超能力,他還能做得更好,而現在這位後來者就更傾向於示威而不是結交。

「很遺憾,我想我並沒有遲到。」馬洛伊這麼說,用另一隻手示意:「這是我的位置,斯塔克先生,你的座位在那一排。」

這句宣示讓托尼·斯塔克皺起眉。並且他也注意到其中的不對勁,斯塔克自己就是在拍賣會環節中途闖進來的人,他知道要從哪裡進來,也知道要經過什麼樣的刁難。

可這個猶太經紀人出現這裡,就好像憑空冒出一樣。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變種人的傳聞。托尼·斯塔克知道瑞亞和那些變種人的關係密切,但他還是有點意外她會這麼大膽地雇傭一個有超能力的經紀人。

畢竟這很危險——

不過這也說明,這個經紀人深受瑞亞的信任。

「托尼。」

瑞亞再次開口:「是你說,要和你本人談。我足夠尊重你了,不要讓我後悔給你發了邀請函,而不是找你的代理人。」話里有警告的意思。

沒什麼比瑞亞·諾倫的親口拒絕更打擊人。

最近這段時間托尼·斯塔克已經習慣承受她冷漠抵觸態度了,這就是追求一個傑出女性的難題。何況她對其他人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哈,他可太喜歡看安德里·維特這幅受氣的嘴臉。

僅僅是為了這個,他也沒有白來。

但是看到瑞亞對另外一個男人擺出親近、信賴的姿態,托尼·斯塔克還是感到一種悄然滋生的不滿和鬱悶。

就是在電影劇組裡纏著瑞亞的那小子也沒能讓斯塔克有這種體驗。

因為這來自瑞亞的情感表達,而不是來自那些同樣追逐她的競爭對手。這就有點傷人了。

托尼·斯塔克不甘心地扯了一下嘴,半抱怨地說:「好吧,不管怎麼樣都是我的錯,我這就走。」

「就是你的錯。」

瑞亞一點也不客氣:「你至少應該看完邀請函的內容。」看他這幅樣子,瑞亞都能猜出斯塔克說不定看都沒看就答應下來了。

斯塔克撞開經紀人的搭肩,帶著一點不忿的怒氣站起來。

這順勢抽出襯衫的一角,松垮地墜在腰間,這下瑞亞才發現他連紐扣都沒有系好,露出腰腹晒成蜜色的縫隙。多虧之前有那一身高定西裝擋著,包裹成金貴驕奢的名流。

然而把外套掀開,他的莽撞缺陷就一覽無遺,或許這也是一種不羈的魅力,總會討得一些異性的喜歡。

就像是派對上的酒水,永遠受歡迎,唯獨不對瑞亞的胃口。還是難對付的高酒精濃度雞尾酒。

不過,這傢伙還真的以為自己遲到了,匆忙趕過來的。

他承諾過不會再遲到——雖然兌現的方式很有問題,但到底實現了。

這個男人身上碰撞衝突的混亂讓瑞亞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在斯塔克的西裝下擺劃過手臂時,她還是被湧上來的強迫症和責任感壓倒,伸手掩了一下他的外套。

「注意你的著裝。」

她的提醒反而讓準備離開的斯塔克沒了脾氣,他勾唇一笑:「看來有人喜歡看我。」

瑞亞沒有理會他。托尼·斯塔克當然不會明白什麼是分寸,他向來都是這樣的,更不會介意在瑞亞的合作夥伴面前調情。

他也能無視那些敵意、打探的目光,在任何場合說情話:「不用擔心,在我們開始之前,這具身體都只屬於你。」

男人隨意地扣住自己的西裝,他向瑞亞揮手,擺明就是一副還不打算放棄的樣子。

「這傢伙……」瑞亞搖了搖頭。

直到這個擾亂者離開,馬洛伊才不緊不慢地收回了視線,猶太人的臉上還保持著微笑,只是因為那笑容的弧度一直不變反而顯得古怪。

在這以前,馬洛伊通常是那個最先開始焦慮躁怒的人。皺起眉的時候,那雙眉毛之間會凹進一個極淺的窩,刻畫一張英俊的憤怒的臉。

瑞亞會和他談話、聊天,然後他們總會商討出解決的辦法。一次又一次,直到走到今天的成功。

但現在的馬洛伊就不會這樣。

「你的脾氣變得不錯。」

另外一邊的金髮男人發出一聲嘲諷,看過來的灰藍色眼中滿是寒意。他看向斯塔克背影的眼神就沒有那麼多遮掩,帶著明顯的殺念。

馬洛伊回應地笑笑,「安德里,好久不見,你也變了很多。」

他用那雙棕眸打量安德里·維特一會兒,然後壓下手掌掃了掃被佔據過的座位,猶太人輕輕一拍,便在瑞亞右邊坐下。

這確實是屬於他的位置,馬洛伊坐在瑞亞旁邊,天秤的一邊是安德里·維特,另一邊被他填滿,一切的畫面都正常了。

不管他們之間如何互相敵視、不滿。他們現在確實是瑞亞的左右副手。

經紀人貼向瑞亞,他能感受到安德里·維特冰冷的視線。

但是他不需要遵循安德里·維特那套可笑的傲慢姿態,馬洛伊直接詢問:「我猜你喜歡他。」

「什麼?」瑞亞下意識地提問。

「你喜歡他。」總是喜歡這種類型。馬洛伊掩下後面那半句話,掩下自己的嫉妒和躁意,他按照瑞亞更習慣的經紀人模式回答:

「斯塔克會是個麻煩,喬納森·斯通都比他好一些。」

瑞亞給了他一個無奈的眼神:「馬修,你什麼時候學會霍姆那一套了?需要我叫她過來和你聊嗎?我們今天的任務可不是這些。」

她很快就進入正題:「好了,人都到了嗎?」

馬洛伊的神情僵硬一會兒,然後他收起笑意,眼神微沉,「韋恩——布魯斯·韋恩沒有來。」

「還是聯繫不到他嗎?」瑞亞同樣沒有笑。

馬洛伊搖頭,「我邀請了韋恩集團的執行總裁……」

「算了,不重要。」瑞亞打斷這些話,她不帶任何情緒地說:「直接開始吧。」

不管韋恩集團的繼承人在哪裡,瑞亞都不關心。她只想要讓自己的計劃進行下去,如果不是因為「哥譚」規劃的地區原本就有很多地皮和產業屬於韋恩,他們也不需要再多費心思。

但既然對方自己不上心,那就不能怪萊克斯·盧瑟用其他方式掠奪走。

瑞亞把視線投向前方,點了點頭示意。

那個位置上的男人撐開陰鬱的眼,緩緩勾勒出一個笑容,緩和了鋒利的五官。

等到所有人落座安頓完畢,講台的幕布再一次拉開,原本的主持人已經退場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位瘦削、尖銳的年輕男人,西裝革履,野心勃勃。

他伸出雙手,沖台下人打招呼。

「嗨,各位。或許你們都認識我了,但我想最好還是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萊克斯·盧瑟。」他彬彬有禮地鞠了一躬,皮鞋上的光面能映出眼中的陰冷和貪婪。

然後萊克斯·盧瑟站直身體,台下的回應一片冷漠、敷衍了了,萊克斯並不在乎。

他直直地盯住滿座中那個最鮮明、亮眼的身影,他扯扯嘴角,好像突然想到了一個題外話,卻又鄭重其事:「哦,對了,我應該算是瑞亞·諾倫女士的新任公關宣傳吧。」

萊克斯看到瑞亞的皺眉和搖頭,她一定正在心裡罵他——好吧。他還是有點在乎這個的。

不過,他同樣享受瑞亞的反對和負面情緒,他只需要瑞亞的注意,無論那是什麼樣的注意……

在驟然熱烈起來的掌聲中,萊克斯·盧瑟一笑,他提高了嘴角。

「接下來,就讓我來為大家介紹下一個環節,抱歉,我們沒有多少新花樣,瑞亞·諾倫女士不喜歡刺激,所以還是拍賣!

但是,這一次可是拍賣關於未來的投資。出多少錢,就看你們有多少眼光。」

他輕而易舉地編造出那些鼓動人心的話,彷彿來自魔鬼的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