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馬商咧著嘴訕笑道:「我也不坑你,這匹馬是從征夜部帶過來的,征夜部的馬你應該也知道都不便宜。不然這樣吧,就一百兩!若是別人,我可都是一百五十兩。」

冶伽稍稍點頭,從自己懷裏直接拿出兩百兩銀票遞給老闆:「銀子不用找了,好生照顧我的馬!」

「好勒好勒!」馬商立即點頭哈腰,將馬給冶伽牽出來。

為什麼選這匹馬,也是因為冶伽認出,這匹馬出自征夜部。所以她根本不懷疑馬商的話,爽快的付錢。

馬商站在馬廄前,手裏握著冶伽給的銀票,禮貌的目送冶伽離開。

「今兒是什麼運氣,竟然會遇到出手如此闊綽的客人!」

冶伽離開了馬商那裏,騎着馬往後方城門奔去。略施小計,成功出城接着趕路了。

時間的原因,不允許她這樣拖拉,在城裏住上一晚。進城也只是單純的為了換一批馬,不耽誤趕路而已。

一路從不雨城趕到牧尚城,冶伽幾乎沒有停歇。到達牧尚城外時,身體已經極其的疲憊了。

為了省去麻煩,她沒有進城。直接在林子裏找了一塊還算舒適的草叢坐下。

從懷裏將符紙拿出來,看着葉南給她發來的消息。

傾皇依舊被困山洞中,陣眼還未找到。從山洞中逃出的黑衣人,基本已經被殺。不過當時他們並未注意黑衣人一共有多少,所以很難判斷是否已經趕盡殺絕。

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傾皇被困的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出去了。冶伽再次意識到,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了。

在思量許久后,冶伽為了以防萬一,給安桐發去了消息。

……

就如冶伽所料,不出二十日,傾皇被困的消息,傳到了靈都,緊接着……是墟府。

因此,身在墟府的官史們,幾乎到了逼宮的地步,守在大殿中,非要見到冶伽才肯離去。

習凌站在大殿中,滿臉不耐的聽着官史們的絮叨。

「習暗衛,就算此事你不知曉,令夫人也應該知曉一些吧?傾後到底在哪裏?是不是……已經趕往望月城了?」

「如今傾皇被困陣法之事傳得沸沸揚揚,傾后也該出面,讓我們安心才是。」

習凌稍稍沉了口氣:「若能輕易出來,那還用得着閉關嗎?傾后在靈池中,也是為了增強自身法力,養好自己的身子,為辛古國生下一名國君。你們僅僅因為一點流言蜚語,就賴在大殿裏添亂,未免太可笑了吧!」

「習暗衛,話不可這麼說!傾皇被困是真是假確實有待查證,但是這外面都已經亂成這幅樣子了,傾后還不出來主持大局,着實讓人心生懷疑啊!」

「此話說得極是,習暗衛還是前去靈池請傾后出來,將事情說個清楚,也好讓我們安心。」

得知大殿上的事情,安桐趕忙趕過來。可剛到門口,就聽到裏面說的那些話,氣不打一處來。

她推開殿門,走進殿中。所有人一見她來,趕忙着走上前去:「安醫者,你就當着大家的面,給句準話。傾後到底在不在墟府城?傾皇被困是真是假?」

「不過是百姓傳得流言蜚語,豈能當真?我倒是看各位官史整日裏閑得慌,才會為了這點小事大驚小怪!」安桐瞪了眾人一眼,直徑走到習凌的身側。

「安醫者此言差矣,俗話說無風不起浪,此事是真是假,可難說得很。」

安桐揚唇輕蔑一笑:「那麼諸位官史,是想此事真,還是假?」

「自然希望是假的了!」

「這句話也假的很!來人!」安桐大喊一聲,殿門被打開,十多個宮人端著一堆堆的信件以及文書走進來。

眾人看到此情形,都有些懵了:「安醫者,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錯了,這不是我的意思,是傾后的意思!」

接着,宮人們將東西放下,隨後立即退了出去。官史們也一一翻看上面的文書和信件,皆是他們之前做的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一個個臉都白了,將信件和文書狠狠摔在地上。

「安醫者,你說這是傾后的意思?這上面的樁樁件件,可都是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傾后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強加?這些事情,每一樁每一件,都有人證物證,需都給你們請過來嗎?傾后如今在閉關,你們非要用些流言蜚語就禍亂朝堂,她的意思你們不懂嗎?若你們再這樣下去,誰都容不下你們。」安桐滿眼厲色看向眾人,說出的話句句都戳在他們心口上。

「容不下?呵!安醫者,這樣重要的事情,傾后不出面,讓你頂在前頭。怕是傾后早已離開墟府,去望月城救傾皇了吧!這般情形,誰能容不下我們?」

「那可不一定!」安桐輕挑眉尾,抬起手拍了拍手。

突然間,大殿的門被打開,暗衛們湧入大殿,將官史們團團包圍。

看到此情形,官史們着實驚住了:「這……他們不是……」

「就如你們調查的那樣,傾皇確實將身邊幾乎所有的暗衛都派出去暗查了。但是調查到你們這些事情,傾后又將他們秘密調了回來。」

。媧祖娘娘是什麼?

花雖然疑惑,問出的卻是另一個問題:「什麼寶貝?」

「啊,那個啊?」夕顏倒是一副想起了什麼的表情,看向權玉笑道,「那玩意你還留着呢?」

權玉只是聳了聳肩:「畢竟是老爺子送的禮物,雖說是打不開,總不能丟了吧?」

「什麼寶貝?」

宿昔卻是

《綻靈記》第123章.媧祖娘娘「沒辦法,暴露了!」

一個身高達180米的巨人趴在高山般廢墟后,但還是有半張巨臉藏不住從殘壁上露出來。

聖胡安·惡狼,黑鬍子海賊團七號船船長,因其巨大體型號稱巨大戰艦!

擁有島嶼一般的龐大身軀,巨人族現存體型最為龐大的存在。

雖然還是沒有餘歡的須佐能乎高大,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八章:出場就死越想就越覺得脊背發冷,如千萬隻螞蟻在爬一般,宋子言是千萬個不願意在這裏住下去了。

宋風之住在隔壁,誰會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事來傷害他們兄妹。

搬家?

家能搬。

姓氏,能改掉嗎?

宋有齊想的遠比宋子言要多得多,不是搬家就能解決的事情。

他緩步走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247家能搬,姓能改嗎? 「居然還真敢離開敖龍雨的感知範圍,真是有勇氣。」

新角坐樹上,邊上有一條蛇圍繞。

他就是通過這條蛇看到了江瀾的身影。

重瞳蛇。

天生神通,千里眼。

這是他的靈獸,很少有人知道他靈獸的存在。

「按照計劃,是要想辦法把敖龍雨引到陷阱,然後獵殺。

三年前被她逃過一劫,今日我倒要看看,她要怎麼逃離這次獵殺。」

新角摸了摸重瞳蛇。

這時候他的臉上也出現了閃電印記。

不過這印記一閃而過。

「就用這個第九峰的弟子開刀,然後引動敖龍雨。

有人報信,她必然會動。

呵呵。

讓我來跟這個小傢伙玩玩吧。」

新角笑着往江瀾方向而去。

他的速度非常的快。

根本不是尋常築基大圓滿的速度。

……

江瀾走在山路上,他能感覺到有人在靠近他,而且非常的快。

「感覺像築基大圓滿,但是速度超過了大圓滿。

有一定可能跟我一樣學了類似天行九步的功法,也有可能是隱藏了修為。」

江瀾想了想,發現隱藏修為其實也跟他一樣。

吼!

突然間樹林中出現了妖獸的低吼聲。

是獸群。

江瀾轉頭望向低吼方向,那邊也正是盯着他的目光方向。

既然對方來了,江瀾就沒有走動的必要。

他站在原地。

等待對方出現。

不多時。

稀疏的聲音傳了過來,一些妖獸開始出現在江瀾眼中。

有類似老虎的妖獸,也有類似野豬的妖獸。

實力都在築基以上。

吼!

突然間,那隻類似老虎的妖獸沖向江瀾。

咔嚓!

在危及時刻江瀾對開了這妖虎的攻擊,那老虎直接咬到了大樹。

轟隆一聲。

大樹轟然倒下。

吼!

妖獸老虎盯着江瀾,沒有再次攻擊。

「嘖嘖,第九峰的師弟,果然不同凡響。

居然還能保持着平靜。」

在獸群的後方傳來了一道聲音。

這聲音江瀾記得,是屬於那個新角的。

「師兄是來借我的紅葫蘆?」江瀾開口問道。

對方的目的需要弄清楚。

動手之後,他想弄清楚都沒法弄清楚。

九虎之力有些收不住。

「你肯借了?是有借無還那種。」

新角站在獸群中間,看着江瀾帶着笑意。

只是這笑意中帶着不屑。

帶着輕蔑。

「我記得敖師姐說,只要我紅葫蘆沒了,就算被師兄撿到了,師兄不還嗎?」對於新角的目光,江瀾沒有在意。

「對哦。」新角好像這才想起這件事,然後笑道:

「所以如果師弟死在這裏,紅葫蘆又在身上,那我不是絕對沒有嫌疑了?」

「師兄就為了紅葫蘆殺我?」江瀾依然保持着平靜。

「差不多了,畢竟我看師弟你不太順眼。」新角沒有再多說別的,直接讓妖獸動手。

他本想看看對方恐懼的樣子,但是對方卻依然保持着平靜。

這讓他確實很不順眼。

Leave a comment

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