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1 月 2021

奈特輕笑了一下:「死不掉的,我敢保證。」說完,他就轉身向門口走去,並丟下一句,「我這就去領人了。」 葉冰凝因為他自責的話語愣了愣,其實今日之事主要責任在她。她張口想說不怪他怪自己,夜亦謹卻看出了她想說什麼,及時地拿右手手指按住她的唇,眼神中滿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洶湧情緒,他對著葉冰凝字字鏗鏘道:「這種事情不會有下次了。」

許是被他眼中的堅定所震懾,葉冰凝愣愣道:「好。」 夜亦謹握住她的手,邊往回走,邊低聲詢問著她是否知道黑衣人的身份,葉冰凝回過神,想起還在樹上的吳汝州,終是不想再惹出是非:「我不清楚他們的身份,都蒙著面,也沒有透露有價值的東西。」 夜亦謹聞此皺了眉:「我剛才抓到了一個穿著黑衣的人,雖拷問出了你停留過的山洞位置,但是關於他們的身份也沒有問出來什麼。」 葉冰凝一驚,難不成是她救的那個被蛇咬的男子?夜亦謹不會已經把人殺了吧!雖然她也對吳汝州刺殺她的事情耿耿於懷,但是既然把話說開了,他不會再對自己不利,那她其實也不是很想報仇。 葉冰凝心中迅速地閃過這些念頭,開口問道:「王爺,那黑衣人呢?」 夜亦謹說正在隊伍的末尾,被捆起來了。葉冰凝鬆了口氣,沒死就好,她微微擰著眉頭,暗道要不要找個機會把他放了呢? 這時,她的肚子忽然響了一聲。 夜亦謹和後面的幾個兵士都聽到了,齊齊把目光投向她。葉冰凝臉色微紅,微怒地低聲說道:「我一天沒吃飯了,還在這密林里鑽來鑽去,餓了不是很正常嗎?!」 夜亦謹眼中浮現幾分笑意,朝後面的人做了個手勢。手下人馬上遞過來一個紙包和水囊,葉冰凝眼睛一亮,抬手接過。 她早就渴的不行了,先打開水囊灌了幾口,抹了把嘴,才輕輕拆開紙包,看見裡面的東西后驚嘆了一聲:「王爺神機妙算,知道我在山裡沒吃的,還特地帶了!多謝王爺!」紙包里不是她想象中普普通通的乾糧,而是她素來愛吃的糕點酥餅,有甜有咸,真是難為夜亦謹竟然可以如此周全。 她不知道的是,夜亦謹出來找她時有多心急如焚。趁著手下去調動府中侍衛,他還派人準備吃食、水、衣物還有葯,還帶了一個大夫來。他多怕自己準備的東西用不上,多怕找到一個沒有氣息的葉冰凝。 幸好。 夜亦謹看著小臉上有些髒兮兮的葉冰凝,她的確是餓著了,就著紙包便吃起來了。看她吃得急,夜亦謹不禁莞爾,伸手摸了摸葉冰凝亂糟糟的頭髮:「慢點吃,喝口水別噎著。」 感受到後腦勺上傳來的溫度,葉冰凝呼吸一滯,突然就不好意思了起來。把在她頭上作亂的手扒拉下來,葉冰凝瞪著一雙美目,卻在接觸到那人的眼神時又泄了氣:「王爺……要不要吃一點……」 …

「爺爺相信你,肯定是你幫我們沈家渡過難關的!只是,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蕭何淡淡笑道:「這還不簡單,把王家和謝家的人全部打一頓……打的他們聽話了,自然就不會在跟沈家為敵!」 沈向軍微微皺眉! 他那般袒護蕭何,蕭何是在拿他尋開心嗎? 王家和謝家的勢力,何其強大! 蕭何一個人,能把他們打聽話? 開什麼玩笑! 「蕭何,為人要誠實一點……」沈向軍又語重心長的對蕭何道! 其餘沈家的人,自然又開始嘲諷:「爺爺,看吧!我們沈家脫困,跟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他除了滿嘴跑火車之外,根本就不會幹別的!」 「廢物,別在我們沈家吃軟飯,趕緊滾出家門!」 沈家的人,氣焰十分囂張! 之前蕭何跟沈家有約定,他如果幫沈家解決麻煩,沈家就承認他是沈家的女婿! 如果解決不了,他就要滾蛋! 而現在,沈志文這些人,顯然是想利用這個約定將蕭何趕走! 無奈嘆了一口氣,蕭何只能編造一個真相了! …

明楓盯着他,「真是這樣?」

陳叔不停地點頭,就差點香發誓了,「家主,我做再多,都是為了你好呀,絕對沒有半點私心,家主千萬別說我肖想童小姐,老牛想吃嫩草的話,沒得壞了童小姐的名聲。」 明楓的眼神緩和了很多,嘲諷一句「她還有名聲可言嗎?」 想到童熙的那點子愛好,陳叔無話可說。 童小姐的名聲是不好。 「我不吃了,你讓人去童家接童熙,讓童熙給我帶一份吃的到公司里給我吃。」 明楓說完,起身便走出了餐廳。 陳叔等他走出了餐廳才反應過來,忙恭敬地應了一聲。 抬手,抹一下額頭,手掌滿是汗。 剛剛,真把他嚇死了。 還好,家主還是信他的。 天知道,他為了家主將來不用追妻火葬場,付出了多少。 茫茫的南太平洋上,一支上百艘船的船隊正在浩浩蕩蕩地行駛著,船槳排開的浪花洶湧地躍動著,聲音打破了幾千米外的寧靜。 上萬名全副武裝的雇傭兵站在各艘船的甲板上,蓄勢待發,領頭的船上,紅衣人和摩根端正地立於船頭,任憑呼嘯的海風刮過他們的耳畔,身體卻依舊紋絲不動。 「到了。」摩根放下望遠鏡,陰沉地說道,紅衣人一言不發,黑洞下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在眺望著遠方。 …

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令人在意的事,迷迭香的臉表現出了一絲淡淡的驚訝,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請你去救一下他們吧,不要讓這些人死了。」 迷迭香有着讓敵人一瞬間死亡的能力,但因為這次任務開始前阿米婭說過了盡量不要殺人,所以她在剛剛的突襲中沒有直接砍掉敵人的腦袋,而瓦倫丁也因此有了表現機會。 「好的。」 瓦倫丁點點頭,握住背包帶小跑到了那些昏迷的整合運動面前。他沒有看地上被迷迭香砍斷的殘肢,只是將自己的手放在這些人的身體上。 緊接着,這片有些昏暗的地方突然亮堂了起來,但很快又暗了下去,彷彿是引爆了一顆閃光彈——數十道電流在這些士兵的周圍跳動着,只用了短短一秒的時間他們身上的傷口就已經癒合,不再流血。 就是以後這些人再也沒有機會能用到自己的手了。 對於這些傢伙如果沒有上頭的命令,瓦倫丁可不會好心幫他們接上手。 那些逃跑的整合運動也回來了,是被羅德島的幹員們綁回來的。他們將這些運氣還算不錯的傢伙扔到了瓦倫丁的身旁,示意對方照看一下這些混蛋——普通的整合運動士兵對羅德島的精英幹員算不了什麼,受傷的只可能是這些昏迷的暴徒們。 周圍的環境有些亂,但不至於讓別人注意到。 剛剛迷迭香乾掉的小隊是這塊區域中最後的整合運動了,敵人在這一片的眼線就此已經全部被拔除。諾亞博士看到了迷迭香的表現跑過來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因為戴着面罩的緣故瓦倫丁也看不清她的臉。一些幹員已經開始向前推進確定周圍的環境是否安全了,邢一凰朝着瓦倫丁點點頭,想要轉身離開,卻被對方抓住了手腕。 有點濕,應該是敵人的血液濺在了上面。 「你感覺如何?」 瓦倫丁的眼睛上下掃視着邢一凰,他在考慮要不要給這姐姐來一發電流,或者從背包里掏出一枚能量棒什麼的…… 畢竟剛剛她抓了三個昏迷的整合運動士兵過來,用繩子串成串拖過來了。瓦倫丁檢查了一下那些人的身體,雙腿都骨折了,有個人甚至是粉碎性骨折,他看着就疼。 …

愛麗絲楚對着老奶奶說着。

「不行,必須用爆裂手段了,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愛麗絲彤對我們有了徹底的防備,現在還在地皮上建設了房子,說明對我們已經完全有了戒備,現在不出手,以後恐怕會更難。」 老奶奶站起來,透過窗戶看着葉飛的店面。 「繼續監視着他。」 老奶奶說完,便是朝着樓上走,她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血色門嗎?」 「幫我殺一個人!」 …… 葉飛從店內走出來,而格拉蒂絲則是幫着葉飛打理店鋪,葉飛回頭看了一眼,確認格拉蒂絲沒有跟蹤,便是朝着愛麗絲彤所在的位置走去。 很快,葉飛便是來到愛麗絲彤的地皮上,遠遠的,葉飛看到愛麗絲彤和一個女孩在說話,那女孩一身紅色的名牌服裝,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牌子,但是葉飛經常路過商場的時候,看到商場上標價三萬多的價格。 看來富人的交際圈也都是富人。 「愛麗絲。」 葉飛向前走了幾步,叫着愛麗絲彤,愛麗絲彤看到葉飛以後,便是轉身就走,絲毫不理會葉飛,葉飛又緊追了幾步,愛麗絲彤直接走到一處房間,然後把門反鎖上。 「愛麗絲!今晚一起過聖誕節啊。」 葉飛看到愛麗絲彤這個樣子,便是有些擔心,愛麗絲彤真的傷心了。 …

對此,他便是言道:「你是懷疑他的目的,是那仙帝遺址?」

這個消息,的確沒有多少人知道。但不代表卓白鹿不會知曉,若真的這樣,那他們的確也該防備一下。 「把這件事告訴南姜、須彌,他若真的是為了仙帝遺址,我們也得提前準備好對策。」紫陌為防止意外,他必須做好萬全之策。 徐鳳年抖了抖扇子,眼神頓時沉了下來,「卓白鹿,你可真是陰魂不散。」 他應了紫陌,他們這次戰團,還有兩位,對於這一次前往百戰之場,他們的陣容的確整改一些。 紫陌走回房間,纖細的玉指再度將他的玉琴拿出,極美的玉琴之上,那琴身之上,竟有一個肉眼可見的斷痕。 想到當年,那傢伙用他的重劍險些劈斷他的玉琴,他玉指按在琴弦之上,沉聲道:「卓白鹿,我整改了戰團之人,南姜、須彌,也是不弱你的人。」 「東域赤金戰團第一,伽羅。」 「會讓你知道,來到此地,將是你隕落之地!」 …… 尋覓渝鎮所有戰團,不是卓白鹿看不上就是人家避著他,許鹿真的是嘔心瀝血,尋之又尋,不惜拉低自己的臉面,求著人家,邀他們入團。 卓白鹿被自己兄弟這麼輕賤自己,頓時有些惱火:「許鹿,跟著我讓你這麼委屈了嗎?」 許鹿真想喏喏的說一句:「可不是,我堂堂許家公子,卻要跟你乞討入團,才能參與百戰分場。」 可是這句話卻被重劍壓在脖子上,被自己深深咽了下去,說了一句很違心的話:「不,跟著你,是我莫大的福分。」 「真的,不騙你!」 …

「下午升旗儀式的時候,你們要站好不要講話,守好紀律啊。我牙痛去看醫生,下午不在。班長蔣青負責好啊。」

班主任一邊捂著嘴一邊道,有點猥瑣的樣子。 「好的,老師。」 一個白靜帶着金邊眼鏡,高高瘦瘦看起來很斯文的男生站起來道。 葉林成聖,對周圍變化的感知能力是何其地敏銳。 當燭燈搖曳時,他佯裝不知。 樹葉和貓的下場,也可以視若無睹。 直到看不見的旋律之刃在空中拐了一道彎兒后又筆直划來。 「縱地術。」 他輕輕催動符咒,一塊青石板從街面上漂浮而起。 「叮!」 旋律之刃和青石板撞在了一起,後者頓時粉碎四濺,旋律之刃也消散於無形。 「什麼人?出來吧!」 葉林淡淡地問道,然後停步轉身,望向那黑漆漆不見人影兒的小巷。 無人應答,卻有十道旋律之刃以更加迅疾的速度直刺而來。 …

看到齊樂明厚顏無恥的樣子,賭桌后的練氣後期修士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賭單就在你面前,不會自己填啊!」

齊樂明喜滋滋的填好賭單,付了靈石后,眉花眼笑的拿著賭單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用嘴吹著上面的墨跡,待墨跡干后,滿足的揣進了懷裡…… 「齊樂明,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叛徒,小人!你怎麼能辦出這樣有辱燕氏家族的事?我與你不共戴天我……我與你勢不兩立我……我與你我與你…………你氣死老子我了啊啊啊……」 場外一名練氣初期修士正樣了命一般的就要衝過來,卻被令外一名練氣初期把他攔腰抱住,被抱住的那名修士拚命掙扎的連光膀子都掙脫了出來,兩手猶自在空中抓撓,兩隻腳在地上不住翻騰,口中錐心泣血、語無倫次一般的大叫著。 「張歸雲!你他媽的少管老子的閑事,要是……哼!」 齊樂明指著被抱住的張歸雲,手指在脖子上一劃,出聲威脅道。 齊樂明修為已是練氣期九層,而張歸雲修為僅僅是練氣期三層,齊樂明要取他的性命,只是動動手指就可以了。 張歸雲終於甩脫抱住的那人,如箭離弦一般沖向齊樂明。 亂鬨哄的眾人見這位練氣初期修士要找齊樂明的麻煩,覺得有好戲可看,頓時都識趣的讓開了一條路。 衝到齊樂明身前的張歸雲舉起拳頭,就要砸向齊樂明,但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在紫光城中打鬥,不光張歸雲他自己要受到城主府的懲罰,就是他背後的燕氏家族也是會跟著受到牽連。 眸子中因憤恨而顯得通紅,張歸雲喘著粗氣,緩緩放下拳頭,瞪了一眼齊樂明后,一頭栽在賭桌前,把儲物袋中的所有東西全部取了出來。 「看看這些東西值多少靈石,我全部壓上,賭我們燕氏家族贏!」 張歸雲極其敗壞的說道。儲物袋中的東西可是他的全部財產。 見張歸雲插隊,竟然沒有一個人阻止,當即就有不少人暗自點頭。怪不得燕氏家族這些年發展極快,家族中還是有很多修士,可以為了家族榮譽而賭上自己全部身價的。 …

「是誰都可以送去嗎?」他又問道。

「那哪能啊?我只是幫肉聯廠送貨而已。具體還得問他們。」老大爺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楊志給老大爺道了謝,才轉回店裏去。 他心裏有了一個計劃。這世上不止一條河。 何琪瑤應該是放下手機就出門的。 果然是馬上到。 沒有幾分鐘,蘇穆從後視鏡里就看到了紅色法拉利出現了。 在快要靠近蘇穆的812的時候,紅色法拉利特意閃了幾下大燈。 提示蘇穆自己跟了上來。 蘇穆勾了勾嘴角,發現這個何琪瑤開車的癮還不是一般的大啊。 比起自己這個男的,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蘇穆本來就沒有熄火,直接踩油門,提速。 紅色法拉利也趕了上來。 黑,紅兩輛法拉利又保持了並駕齊驅的姿勢。 在兩人習慣性調頭的路口,兩輛法拉利還是保持了同樣的速度。 …

老闆愣住了,少女也愣住了,怔怔地看著秦義。

老闆在想,這傢伙是不是被人附身了?剛才還在那和他扯蛇皮就是不付錢,現在怎麼變得這麼爽朗了?這態度,就好像再說「快滾開啦!你們這些該死的鈔票!」 少女則是完全傻了,是的,她人都傻了。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不就是好端端的想買一把武器嗎,這都有人搶?至於嗎? 於是,下一刻,少女的臉色冰冷了起來,變得有些危險。 老闆不會理會這些。他自顧自的揮了揮手,案上的一大堆軟妹幣瞬間小時不見,而後他遞給秦義一張卡:「以後你在節目中兌換的軟妹幣,會自動轉到這張卡上。」 而後,老闆將少女剛才遞過來的卡再次遞迴去給少女。但是少女愣了很久,都沒有去接。 秦義忽然向少女鞠了一躬:「姑娘,買賣不成仁義在,驚鴻只有一把,儘管這是老闆的問題,但你不需要如此生氣。」 少女終於回過了神,接過了卡,但是臉色卻更加冷冽了。 買賣不成仁義在,這話你也說得出口?到底是誰破壞我的買賣的,你心裡沒點逼數嗎? 少女看著秦義那一副欠揍的模樣,強行壓下想要殺人的衝動,冷哼一生,轉身離去。 「姑娘!」秦義在背後叫住了她。 少女的身子一頓,冷冷地回頭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 「沒什麼。」秦義忽然笑了,剛才那一副無賴的模樣完全消失殆盡,想要做出一副平靜的模樣,但是目光還是忍不住柔和了起來,「難得遇見這麼漂亮的姑娘,我想和你交個……朋友。」 少女頓了一下,忽然笑了。原先搶驚鴻的時候表現得像一個無賴一般,和女生搶東西絲毫不臉紅,等到交易結束之後又舔著臉上來和他說話,甚至還有些紳士的模樣。她有些好奇,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究竟是怎樣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的?這人是個演員嗎? 其實,少女自己也完全沒有注意,她自己就兼具仙子和妖精兩種氣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