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2 月 2021

國畫的對決!

皇甫元景的眸子也一直落在大屏幕上,同時開口,「羅克和楚塵之間的比較,待比斗結束后再討論,我們現在應該將目光放在羅克的八駿圖上。」 聞言,胡立勇頓時感覺幾分慚愧,「元景老師說的是。」 「八駿圖是羅克的大殺器,確實名不虛傳。」皇甫元景的神情流露著欣賞,沉聲地說道,「短短的五六分鐘,已經有兩匹駿馬成型,並且漸入佳境,這樣的速度,二十分鐘就能完成這幅八駿圖了。」 交流畫作本身的時候,評委席幾人的麥克風都是打開的。 這更令在場的觀眾大呼過癮。 一邊看著國手大師作畫,一邊聽著名師的點評,這可是極其難得的機會。 「更加難得的是,羅克的狀態真的是越來越好啊,從他的運筆痕迹看的出來,只要他想,他可以更快!」張石說道,「這幅八駿圖雖然還沒有完成,但是,我可以肯定,這絕對是羅克畫出的上萬幅八駿圖上,質量偏上乘的。」 宋秋憂心忡忡。 幾位評委對羅克的八駿圖都極其推崇。 姐夫,危! 宋秋下意識地眸子瞥向了一側的南宮筠,還好,神仙姐姐的神色還鎮定。 宋秋自然不知道,南宮筠本還以為今天的比鬥上會出現天機玄圖,只要天機玄圖不出現,她就不會擔心楚塵。 「克叔真的厲害!」羅雲陽緊握了下拳頭,這下可以狠狠地出一口惡氣了。 羅雲龍更是表示遺憾,「應該在比斗開始之前跟楚塵再打個賭,讓他輸了之後,把畫給吃掉,這樣才解恨!」 …

「佟佳妹妹,身體可還好?」鈕祜祿貴妃剛從遏必隆的帳篷內出來,瞧著婉妍被康熙攙扶著出來呢。

「鈕祜祿姐姐,你是回去看了看?」婉妍問道。 「是,佟佳妹妹,身體你可還好?這幾日沒瞧見你出來了,以為你有什麼不舒服呢!」鈕祜祿貴妃暗示婉妍道。 「鈕祜祿姐姐,現在身體有些懶了,所以,我才想躲在帳篷內獃著呢。」婉妍看着鈕祜祿貴妃說道。 鈕祜祿貴妃眼神裏面閃現著滿意,婉妍的話,最能消除皇后的流言了。 「你快些溜達吧,我先回去歇歇了,父兄們這幾日都剛回來,我時常會回去。」鈕祜祿貴妃是解釋給康熙聽的。 「嗯,這是應該的。」康熙很滿意的點點頭。 鈕祜祿貴妃得到康熙的命令,徹底的放心了方。 「萬歲爺,我先告退了,您陪着婉妍妹妹溜達吧,還是要仔細聽御醫的話的。」鈕祜祿貴妃趕緊說道。 康熙聽到了鈕祜祿貴妃的話,讓她先跪安了。 「阿諢,為何鈕祜祿姐姐每次都這麼說?」婉妍瞧著康熙問道。 「嬌嬌,是擔憂你的身體,宮內的孩子本來就少,榮貴人和惠貴人先生孩子,已經在山莊內準備妥當了。」康熙帶着婉妍繼續溜達起來。 。 楊老夫人他們見貴客姚公子答應留下來參加宴席,一個個眉開眼笑,倍感有面子。 楊家這些年日漸沒落,都跌出上杭頂級貴族圈了。 …

眾人正要離開,李賀突然說道:

「蘇老,李星在擊殺牙人的時候說了句話,也許對您來說有用!」 說著,李賀模仿著李星的樣子,一臉不屑的冷哼道: 「哼~要不是暴食王大人需要你們傳遞消息,你們早就死了!」 李賀的模仿惟妙惟肖,把李星的神情動作全都表現出來。 看到李賀的模仿,蘇安眉毛一挑,看向眾人。 眾人紛紛點頭,他們差點把這事給忘了,還好李賀還記得,要不然可就漏掉了一個重要情報! 暴食王! 凡事參加過那次押送負罪者任務的人,全都對暴食王留有深刻的印象。 暴食王給他們一種無可匹敵的強大感覺,只是一道力量投影,都帶有那種無敵之感。 只是散發出的力量,就把何荊的鎖海消磨,打開一個缺口。 儘管暴食王被何荊身上的獄主投影擊潰,但那種強大的力量,所有人都不會輕易忘記的! 也正因為如此,大家都對暴食王的命令很感興趣,他們都想知道暴食王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沒多久,王崇把文朵叫來了,不單是有文朵,在他們的身後還有著不少罪面強者。 他們在知道有人抓了一個負罪者后,就知道馬上就要有大事發生。 …

「聽說神醫當了院長,眾······什麼了,萬眾一心啊!」

欒宇連忙接上:「要是有時間的話,晚上一起吃個飯,給神醫慶賀一下!」 剛剛還被鬧得不可開交,這下大家都被逗得笑了起來。 聽出來他想說眾望所歸,但忘了怎麼說,臨時改了個萬眾一心,根本就不對勁兒啊! 「沒文化就少說話,讓人笑話。」 胡岩撇著嘴,滿臉不屑的樣子:「那叫眾目睽睽,一天什麼也不是,哪人多你就去哪兒丟人!」 「你說的也不太對吧?」 欒宇還思忖一下,覺得不太對,看着丁凡問道:「丁神醫,眾目睽睽是好話嗎?」 大家頓時又是一片笑聲。 「差不多,你們的意思我明白!」 丁凡也忍俊不禁了:「晚上我有時間,咱們就一起吃個飯!」 顧念,二十八歲,畢業於A大建築設計專業。 畢業之後在天意建築設計所工作一年,之後辭職,四年空白,再之後入職江城集團設計部,P5級別顯然都已經是管理層了。 至於四年空白。 凌舒情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旁問:「你說她坐牢四年?」 …

我這是酒館,不是書齋!

韓元仰起頭,雙手背負,悠然開口。 「既然你誠心向我討教,那麼我今日就勉為其難地指點你一二吧!」 還故意把指點兩字念得的特別大聲。 頓時氣的那孔穎達眉毛都豎了起來。 「狂妄小兒!」他怒聲呵斥道。 韓元心平氣和的轉過身子,對著孔穎達眨眨眼睛,輕笑道:「你信不信我僅憑一詩便可吊打天下讀書人。 我就問你、信、嗎?」 韓元的擲地有聲,震的眾人頭皮直發麻。 以一人之力吊打天下讀書人... 小韓掌柜這牛似乎吹過頭了。 看熱鬧的眾人心裡不由得冒出這個念頭。 就連李二三人臉上都露出一絲的震驚,同時心中隱約有些小期待。 這孔穎達就連李二都拿他沒有什麼辦法,更不要說房玄齡和杜如晦兩個做臣子的了。 那老頑固倔勁一上來,那十頭牛都拉不住。 …

自從紫竹星域的修士發現夢魘之城后,很少有修士死在這裏。

那超過上億的骸骨是怎麼來的。 只有一種可能,他們原本就是夢魘之城的修士。 韓非子也猜到了,上億的骸骨,肯定不止這一處,一定也有類似骨海的地方。 如此大之城,生活幾億人很正常。 仙器裏面,豢養大量的人類,倒也正常。 「這些修士是被人活生生的煉化,用他們的鮮血,來澆灌夢魘之城,用他們的血肉,來餵養夢魘之城,用靈魂餵食曼陀羅花,我猜測這夢魘之城快要成功的時候,才被人封印在這裏。」 柳無邪藉助天道神書一起推演,有了一些眉目。 這是一座邪惡之城,當年煉化這座大城的人,肯定是邪惡之輩。 被人發現之後,制止他的行為,利用七煞幽冥鏈,鎖住這座大城,以免它飛離此地。 一旦離開,大量的修士進入夢魘之城,就會被曼陀羅花殺死,夢魘之城還會繼續成長。 最後變成一座殺戮之城。 柳無邪曾經就見過一名仙人,煉製一柄仙器,屠殺上萬人,用他們的鮮血滋養。 如此邪惡做法,在凌雲仙界很是普遍。 對於仙人來說,那些普通的修士,猶如螻蟻一般。 …

說到這裏,這位弗萊曼先生雖然面容上十分的親切,但內心充滿了不屑。

看眼前的年輕人就是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夥子,資料上說他去年11月才晉陞了正式鍊金術士。 怎麼才半年時間就敢大言不慚的提出更高級別煉金知識的申請? 估計是和他那個徒有其表的新晉皇家協會委員的導師一樣,是個好大喜功的傢伙。 「如何測試呢?弗萊曼先生。」 愛德華一聽就樂了,上次通過魔法塔發出的申請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總算等到考核的人來了。 弗萊曼見他這樣說,臉上的笑容就是一僵,心裏倒是打起鼓來。 自己這次來,協會只是例行公事的發放了表格讓他過來告誡一下這個不輕重的小子。 怎麼他還真讓自己測試起來了? 如果你真是大魔法師級別的高級鍊金術士,也輪不到我這個小小的正式鍊金術士過來給你測評啊! 那至少得派個同等級的高級鍊金術士,甚至協會得出動紅袍的封號鍊金術士來給你測試啊! 愛德華見他一臉尷尬的樣子,試探著問道: 「是不是還需要什麼道具?您忘拿了?」 「沒……沒有。」 弗萊曼覺得自己這次可能要出大丑了,他瞄了一眼手裏的表格,忽然計上心來。 …

「你知不知道,老子現在掌管幾十個億的生意,老子想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個螞蟻似的,你他媽……」

沒等他說完,王洲便直接一腳踹在他嘴上。 頓時,黃良口鼻出血,後面的話也被踹了回去。 黃良指著王洲,嗚嗚咽咽,面色難堪至極。 王洲從地上撿起一個磚頭,指著黃良怒罵:「跪下!」 武則天感覺聽李長生講話就像在懸崖邊蹦極: 把她那顆芳心蹦的喲,那叫個忽上忽下。 良久,方得緩和。 稍稍穩定后,武則天悵然地望着少年,問道: 「你跟朕說這些,就不怕朕傳出去?」 她記得李長生在心聲里提到過,仙人好像是要靠凡人的信仰之力和香火之力才能修鍊的吧? 李長生跟他說這些,萬一她心如死灰下,組織個什麼滅道運動之類的,那仙人豈不是廢了? 「愛傳傳唄。」 李長生卻無所謂的「嘁」了一聲,道: 「你傳出去對我又沒影響。」 …

「楚月樓的美食果然名不虛傳,我昨日在那吃完后,又胖了七斤。」

歐陽沉沉左顧右盼,確定了身旁沒人,壓低了聲音道。 「我告訴你,我花大價錢買到了考題,今日第一關考得是算籌,第二關考的是才藝表演,就第三關,說是抽籤沒法子提早知道。我告訴你,第一題的算籌答案我都有了……我就告訴你,你再準備準備,我們一定能通過考核。」 歐陽沉沉報了個數字。 「你花了多少錢買的答案?」 鳳白泠挑挑眉,難怪,她發現來參加考核的不少女學生都自帶了樂器,敢情,買到考題的人還不少。。 藍頂帳篷內,諸葛明月瞄了一眼身前的寧康,問道:「是我的錯覺嗎?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想回去自己的世界。」 「呵,說來你可能不信,如果我願意,隨時都可以回去,只是我若回去了,你就得一輩子困在這座島上,我不忍心,所以留下來。」寧康溫柔一笑。 「隨時都可以回去?難道你還有什麼重要情報沒有說出來?」諸葛明月語氣頓時凝重。 「你誤會了,關於海島的情報,我已經毫無保留地共享給你了,只不過,我身上還有你不了解的秘密,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全部告訴你。」寧康說罷便要走近。 「不好意思,我沒有你那麼高的興緻,我背負著島上九十九人的命運,不找到回家的方法,我無法安心,如果你想要繼續待在這裡,我可以到其他的地方過夜。」諸葛明月起身正欲離開。 「好了好了,我任何時候都不會強迫你,你早點休息吧。」寧康無奈擺擺手,轉身離開了帳篷。 「呼……」諸葛明月這才重重鬆了一口氣。 「時間到了,也不知道他來了沒。」諸葛明月說著走出了帳篷,左右探望,卻不見人影。 「咳……」 …

本來許凝對這件事情並不感興趣,但是現在既然已經來到了沈坤的府上,那麼她自然要刨根究底的問一問。

沈坤先是一驚,但是很快就恢復了神情,「你怎麼知道那奇怪之人就在我這裡?」 「這麼隆重的事情大街小巷都已經傳遍了,別說是我知道了,就是那街邊的孩童也都知道了。」 沈坤聽了許凝的話尷尬的笑了笑,剛才過於心急,所以才問出了這種蠢話,當時覲見貢品的人大肆宣揚,所以整個燕池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既然如此,人們肯定會以此作為談資,那許凝聽到這件事情也自然不為過。 「怪人其實也沒有多奇怪,只是那送來之人是瑤國之人,所以和我們這裡的人不太一樣,我並不覺得他有什麼奇怪之處,不知道姑娘是從何聽說他是一個奇怪的人?」 沈坤一臉的疑惑,雖然給他進貢進來的是瑤國之人,但是並非是一個奇怪的人,不知道這許凝口中所說的奇怪之人又是何人所說的。 「市集上一位婦人,現在燕池的人估計都認為那瑤國之人就是個奇怪之人。」 「哦,是這樣。」沈坤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許凝看著沈坤,腦子裡便有了一個想法,如果她現在和什麼談條件,想必沈坤一定能答應她。 於是她笑著看著沈坤說道:「你想知道我那日聽到了什麼事情嗎?」 這話一出,沈坤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如果你想知道,那咱們就來做一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 沈坤萬萬沒有想到,許凝居然提出這種要求,之前許凝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什麼都沒有聽到,此時她為了跑出去居然承認了,自己聽到了那一兩名男子之間所談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