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 月 2022

「哎」大黃,那個妖王是誰,

「妖王」就是妖王,你管它是誰! 炎魔虎突然反應過來,發現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你叫我什麼? 大黃呀!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才大黃呢,你全家大黃...... 我乃妖王座下第一猛將,你叫我大黃?...... 炎魔虎有些結吧的說着,不時眼睛還四處瞟, 在剛才炎魔虎說白浩全家是大黃的時候,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這個地方肉眼不可見,一眼看去漆黑無比,不時有不知名的東西嘶吼, 黑暗處一名男子,男子一身白衣飄飄,手上是一柄劍,劍身有條龍... 劍尖處有滴血掉落......! 突然白衣男子回頭一看, 「誰」 旁邊有名女子,女子一身藍色連衣裙,一頭藍色頭髮, …

她實在沒辦法相信,這是從首相說出來的話。

要知道,首相向來以嚴苛著稱,是最看重規矩的。 曾經,他的女兒犯了法,依仗著自己有個當首相的老爸,就想著能夠逃避法律的制裁。 由於她是首相的女兒,執法機構根本不敢去調查,更不敢去抓捕。 是首相親自帶人,把女兒給抓了,並且親自督辦,讓執法機構判處重刑。 這樣的人,竟然說出這種話,簡直是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首相親眼在面前說的,露易珍妮打死都不信。 姐姐手上的面具,到底代表著什麼? 一張面具,就能夠扭轉整個內閣成員的決定。 頓時,露易珍妮感覺一股寒意從心中升騰而起,臉色變得煞白。 她不是什麼傻白甜,反而還很聰明,要不然也不會想到這麼多辦法,跟露易芬妮競爭女皇繼承人的位置。 露易芬妮拿出一張面具,就把包括母親和首相在內的所有人都給嚇到了。 這張面具,恐怕極為不凡,其主人的實力,就連整個法嵐國都不敢招惹。 那自己這麼對露易芬妮,豈不是…… 「似乎,你已經猜到我們會怎麼做了。」 …

這是一場博弈!

「杉祿棋先生,裝什麼糊塗?你就不能像杉祿行先生那樣誠實么?我馬修·麻朽是個善良的人,之前杉祿行先生坦白之後,我便按約定放他一條活路了。杉祿棋先生,你要像杉祿行好好學習啊……」 「是你們將我兄長弄成那樣的!」 杉祿行一直是杉祿棋的目標,想到杉祿行的下場,杉祿棋便心生怒氣,一激動,他就剋制不住了。 話語道出之後,杉祿棋才意識到這場博弈自己已輸。 事已至此,杉祿棋也放棄了狡辯,「你們對我兄長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馬修回想了下,「也沒做什麼。」 他真沒做什麼。 他就後來幫杉祿棋做了個「美容」,好讓杉祿行的同事將他接回去而已。 「沒做什麼,我兄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個……我不知道該如何想你解釋,你兄長在我家院子裏進行了一次刺激的冒險,太過疲憊,就這樣了。」 「你胡說!我兄長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精神失常呢!」 瞧見善祿棋一臉不信的模樣,馬修也很苦惱。 難道要告訴杉祿棋,杉祿行的經歷連冒險都不是? …

聲音一開口,就酥了大半:「小江總,其實我一直很仰慕你……」

倘若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這幅畫面,定然迫不及待地撲上去。 更別提,前凸后凸的尤~物慾說還休的主動邀請。 可江宴沒有,長身玉立着,眸光很深,瞳孔折射出極其旖旎的畫面,蔚然不動,表情冷冷酷酷的,更想讓妖女撕破他禁谷欠的偽裝,引誘其沉淪。 「出去。」江宴動了動削薄的唇。 顧潔並不羞愧,表情亦不氣餒,而是完全豁出去了。 光條條的赤著足,走到他的面前,允自將自己的驕傲處送了上去,發出堪比隔壁島~國片子裏還嬌、喘的輕吟:「嗯……」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的流逝,果不其然三天後,皇帝下旨封了南湘為正七品常在。 「什麼?正七品常在。」南宮珺瑤聞言抬起頭看向了羅慧。 羅慧也覺得不可思議,世人都知道當今陛下是個明君,並不重女色,這一點可以從後宮嬪妃都數量上就可以看出來,這都五六年了後宮一個新人都沒進。 可現在默不作聲的在宮宴上看上了一個舞女,還封為了常在。 「常在,看來這位南湘常在還挺得陛下的歡心,竟然能讓陛下為了她開先例,她還挺厲害,短時間內從一個舞女竟然一躍成為了天子嬪妃,還是正七品。」對於皇帝今天封了誰,今天又看上了誰,南宮珺瑤並不感興趣,可這位南湘出現的時機太恰當了,恰當的就像算機會好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珺瑤總覺得這背後沒那麼簡單。 「陛下賜了她一個封號為容。所以現在都稱她為容常在,陛下還讓她住在了承微宮的正殿。」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羅慧出去之後,珺瑤一個人思來想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她總覺得在哪裡見過南湘。 「冷無冰,給本君去查一下這位容常在的身份,務必要事無巨細的都給本君查清楚。」如今眼看著已經快要到了軒轅最重要的時刻,她怕南湘的身份可能不止這麼簡單。 …

江浦月好像意識到自己剛才有點太凶了,看着瑟瑟發抖的顏九,江浦月拿起一旁的手絹,遞給顏九。

顏九見江浦月伸手,以為他要對自己下手,殺人滅口,嚇得一躲閃,看清手絹之後,慢慢的伸出手,趕緊把手絹拿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商芬兒的?」顏九疑惑的小聲問道。 江浦月舒展了眉頭,這個弱小的女子,對他沒有絲毫的威脅,他似乎有一些疑心過重了,「你手上的傷,堂堂商家大小姐,怎麼可能滿臂的鞭痕。」說完,拿起了一旁的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那你,要殺了我嗎?」顏九小心翼翼的問,難不成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裏了嗎? 江浦月手中的茶杯一愣,「你要害我嗎?」他反問道。 「我?我為什麼要害你?」 「那我為什麼要殺你?」 「我不是商芬兒。」 「你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對我而言,都是未曾謀面之人。」 「那....」顏九語塞了,她該怎麼做,說點什麼?做點什麼? 「你放心,我不會拆穿你,外人也不知此事。」江浦月把茶杯放在了桌上,若是拆穿她,商家就會因欺君之罪被處罰,那國庫充盈更沒指望了。 顏九很意外,她以為江浦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會殺了她。 「你繼續做你的禹王妃就可以。」江浦月回頭看着顏九,看到她被自己嚇得微微顫抖,鬆了松語氣,「你的手....被燙傷了嗎?好了嗎?」 顏九背着突如其來的關心,問懵了,一時間不知怎麼回答。 …

「那這樣吧,我前不久剛從國外請回了一個管理學博士,原本想讓她輔佐孟先生擔任總裁的,那現在就將管理權都交給她吧!」

伍文言嘆了口氣,他不管更好,不然發展的方向還真可能出錯,到時候理念不合,一爭吵起來,好不容易維繫的友誼,就要翻車了,得不償失。 孟冬擺了擺手,「隨你吧,反正你管經濟,老鍾管技術,我管收錢。」 鍾思景也是點了點頭。 伍文言起身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我約了她晚上一起見個面!」 孟冬揮手道:「不用了,最好把我名字都隱去,我要偷偷發財,然後驚艷我老婆。」 其實是為了防丈母娘,這要是在古代,如果林硯雪當了皇后,周玉蘭都能把整個國家給敗了,更何況你一個小公司呢。 「鍾老呢?」 「我也算了,還有些醫書要去研究研究。」 「老鍾,你研究完了,給我看看,我也是個愛學習的人啊。」 「明天來拿!」 伍文言看著勾肩搭背離去的兩人,臉上笑容越來越濃,看樣子孟冬跟鍾思景的關係比他想象的還要好啊。 晚上,南臨酒店頂層的空中花園中,玻璃窗內,一個身穿深綠色長裙的長發美婦靜靜的坐著。 窗外,小雨富有節奏打在各種綠植上,滴答作響。 一身西裝的伍文言在阿海的陪伴下,匆匆趕來。 …

鍾紅看到雲舒也在,笑了笑,隨即看向了岳鶯:「老太太想見你。」 咻咻!

手持激光狙擊槍的女子瞄準腐蝕虎的要害位置,不斷射出激光子彈,希望能將這頭腐蝕虎射殺。 這頭腐蝕虎反應極快,龐大的身軀猛地騰空,竟然躲開了所有的激光子彈。 「該死!」女子低罵一聲。 「等下,你們要用最快時間解決那頭腐蝕虎。」 「新來的那頭,由我負責牽制。」年輕隊長再次抽出盾牌,淡淡道。 「隊長....」手持暗金大盾的漢子一愣。 高級武者單對單,根本不可能是高級蠻獸的對手,何況對方還是一頭腐蝕虎。 隊長這麼做,明顯是帶著死志了。 「別廢話!這也是我們唯一能活下去的辦法了。」 年輕隊長深吸一口氣。「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總之你們抓緊一切機會解決受傷的腐蝕虎。」 「就這麼說定了!」 小隊其他人紛紛對視一眼,只能無奈點頭。 「準備戰鬥!」年輕隊長身軀微微沉下,就要準備引開那一頭新來的腐蝕虎時。 一道人影突然浮現,如同閃電般掠向那頭新來的腐蝕虎。 …

「今晚咱們可有福嘍!」

後面幾個青年都是滿臉猥瑣的笑容。 吳兵跟他們說了,這女的弄回去,今晚人人有份。 賀千雪正在與賀老聊天,幾個青年突然走了過來。 為首青年抓住賀千雪的頭髮,將她往後一拉,怒道:「賤貨,原來你跑這兒了!」 「媽的,背著老子出來偷漢子,還找這麼個老東西?」 「真當老子不存在啊!」 一句話,讓大廳內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賀老勃然大怒,拍案道:「你們是什麼人?」 「你們要幹什麼?」 為首青年抓起桌上的酒杯,將一杯酒全部潑到賀老臉上,使勁啐了一口。 「媽的,老東西,老牛吃嫩草是不是?」 「告訴你,這賤貨,現在還是我媳婦。」 「你他媽勾引我媳婦,活膩了?」 四周眾人頓時竊竊私語起來。 …

說著,李建設隱晦的把一團東西塞進葉天的手中,轉身拉著自己父親李乘儒,走向之前葉天與霸拳打鬥留下的大坑旁,回頭看向李家嫡系子孫。

「埋了我們,你們就可以活命。」 「我要埋!」 「我也要,別搶!」 一群嫡系子孫,哪怕李建設是自己的親爹,李乘儒是自己的親爺爺,也沒有絲毫留守,手腳並用把大坑邊上的土推進大坑。。 「計若,你咋了?」 武加鵬給計若傳音。 作為班主任,他有必要關注一下學生的私生活,這些孩子都年輕,還處於缺乏判斷能力的年紀。 要是一個不注意,計若也像王念一樣,未來想進萬魂幡,那怎麼辦? 計若可是剛從他的辦公室里出來啊! 雖然進萬魂幡也不失為一條出路,但是怎麼說呢......像計若這種成績優異的孩子,要是真進了萬魂幡,那武加鵬也是會可惜的。 萬魂幡......實在不是人待的地方啊,那是007工作制啊! 鬼才能堅持得下來! 而且競爭太激烈了,無數幽魂,每天就只能分配到那一點點陰氣來修鍊,五十年內陰極生陽再度為人? 整個大夏靈氣復甦百年來唯一一例由幽魂陰極生陽的存在,人生前是九階渡劫修士好不好! …

楊磊帶著趙曉竹直奔潘家園,直奔市場管理處,先散了幾顆煙后才問:「市場里有個叫聚寶閣的古玩店不?」

「聚寶閣?」 「對。」 「這名字肯定有啊,基本上每個古玩市場里都有一家聚寶閣,有的市場里可能會有好幾家,潘家園也不例外。」 「不不不,不是那個聚寶閣,我問的那個聚寶閣很特別,怎麼說呢,名氣不是很好,東西賣的很貴……」 「哦,你說剛開的那家啊,早說嘛,都成行業里的笑柄了。」 就是那家。 楊磊鬆了一口氣。 有這位在,他的四合院就有著落了。 笑柄? 那真是燕雀笑鴻鵠了。 人家開古玩店的本意就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當博物館用的,有人買最好,沒人買擺在那兒看著也開心,收藏投資兩不誤,十幾年後還開了分店呢,成為圈裡名氣頗大的一朵奇葩,存在感很強。 楚靈迷迷糊糊的伸出雙手:「爹、抱。」 看着閨女睏倦的小臉,楚正北十分心疼。 可是,自家閨女是『山中霸王』,他不帶不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