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5 月 2022

「蔥花!必須蔥花!」

我將豬肉條切成的小肉片慢慢的捲起來,在它圓滾滾的的周身又慢慢的抹上一層極細的菜油,再撒上一點好聞的蔥花,架在小火堆上,煙被我雲袖收了,是嗆不動師傅的。 師傅怕煙,也有些怕風,如果不是很特殊的仙山活動緊急召見她,她一般不會騰雲駕霧飛來飛去,就是因為風會迷她的眼睛,總流淚。 所以,點石成金的張三封,活神仙李四方,仙人球針仙人要閑趣的來找我師傅搓麻將,他們就必須到我們山頭來。 我聽聞林震是金羅大仙,在仙界是出了名的,每個人成仙之後,大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說的難聽點,那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成仙了壽命就長,百無聊賴的人極多,他們也沒有什麼貪嗔痴,要麼真的和那些凡人們一起下山降妖伏魔,要麼就是……像我們般若般若山的大仙尊——我師傅一樣。 要麼吃,要麼睡,要麼玩。 這麼多人求仙問道,可能就是為了這些吧。 我是師傅的徒弟,那也沾光,每天除了修鍊,也真就是吃喝玩樂,沒啥別的煩心事。 我覺得事因為我師傅總是待在家裡的原因,不出去招惹別人,生得個絕美紅顏,又「賢良淑德」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頂的就是仙家裡的清閑。 只是這次她好像得罪人了。 我想問,問出來了,她大鬧了那個我9的搞不清楚規則的審判廳……得罪人肯定是得罪人……就是不知道她怎麼想的。 「師傅,那是要甜的醬還是辣的醬?」 我又問她,將那肉卷從火上拿下來,金黃多汁,再是外部有些咸脆,頂是好吃。 「可以都要嗎?」 【吸溜~】 …

馬商咧著嘴訕笑道:「我也不坑你,這匹馬是從征夜部帶過來的,征夜部的馬你應該也知道都不便宜。不然這樣吧,就一百兩!若是別人,我可都是一百五十兩。」

冶伽稍稍點頭,從自己懷裏直接拿出兩百兩銀票遞給老闆:「銀子不用找了,好生照顧我的馬!」 「好勒好勒!」馬商立即點頭哈腰,將馬給冶伽牽出來。 為什麼選這匹馬,也是因為冶伽認出,這匹馬出自征夜部。所以她根本不懷疑馬商的話,爽快的付錢。 馬商站在馬廄前,手裏握著冶伽給的銀票,禮貌的目送冶伽離開。 「今兒是什麼運氣,竟然會遇到出手如此闊綽的客人!」 冶伽離開了馬商那裏,騎着馬往後方城門奔去。略施小計,成功出城接着趕路了。 時間的原因,不允許她這樣拖拉,在城裏住上一晚。進城也只是單純的為了換一批馬,不耽誤趕路而已。 一路從不雨城趕到牧尚城,冶伽幾乎沒有停歇。到達牧尚城外時,身體已經極其的疲憊了。 為了省去麻煩,她沒有進城。直接在林子裏找了一塊還算舒適的草叢坐下。 從懷裏將符紙拿出來,看着葉南給她發來的消息。 傾皇依舊被困山洞中,陣眼還未找到。從山洞中逃出的黑衣人,基本已經被殺。不過當時他們並未注意黑衣人一共有多少,所以很難判斷是否已經趕盡殺絕。 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傾皇被困的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出去了。冶伽再次意識到,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了。 在思量許久后,冶伽為了以防萬一,給安桐發去了消息。 …… …

妍瞬間汗顏,只得看向王雅解釋道:「你剛才說這個人在夏家的時候我就已經猜到幾分了,另外我很早就已經聽說過葉赫那拉家族有這麼個計劃了。

至於你說的蘭陵王……我倒是也有從殤那裡聽到過。」 王雅聽後頭上瞬間被敲了一個紅色的十字路口,道:「既然你都知道那為什麼還要我去調查哦!」 妍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自己都沒想到……北城衛的情報網強大的有點過分……」 ————第二日·夏家———— 夏天在今天早上的時候被妍叫走據說是帶他出個任務熟悉熟悉,雖然這次的任務還是憑藉著妍等人出手,夏天在一旁觀戰外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為了接下來的劇情,妍拜託澤去照顧照顧受了些皮外傷的殤和烈二人後便跟著夏天回到夏家了。 寒獨自一人無所事事的坐在後院發獃,直到聽到腳步聲后便站起看到了夏天後興奮的跑到夏天身邊,但在看到妍后,寒便興奮的拉住了妍的手,道:「妍,你也來啦!剛才你和夏天是不是出任務去了?我感受到你身上還有未平靜下來的異能波動和殘餘的魔息誒!」 妍笑了笑,握住寒的手安慰道:「是出任務了,但我沒事,不過你還是關心關心夏天吧!他好像更需要你的關懷哦!」 寒自然是明白妍的意思,立即挽住了夏天的胳膊。 夏天寵溺的摸了摸寒的頭后又打量了一下周圍,問道:「寒,就你一個人在家嗎?我爸媽呢?」 「雄哥和死人團長嗎?」寒聽后想了想,回答道:「他們在房間里,雄哥……好像在練聲樂。」 「聲……樂?」夏天的頭上冒出了好幾個問號。 寒點了點頭,道:「因為我一直有聽到雄哥在『啊』,『啊』的叫喊著,所以才……」 「咳咳!」妍輕咳一聲,而後看向仍舊一臉懵的夏天,道:「是不是在練聲樂不重要啦!這種事情……小孩子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

李橋覺得她父母還是挺有起名天賦的,一個雙問問,一個雙傻傻。

車在路上跑了一陣,出了市區,除了一片公路,再就是茫茫的荒野,賀蘭山似乎就在眼前,車行駛在山下,化成了一個小點。 李橋開了音樂,放了磁帶聽,磁帶里的歌都是些老歌,像什麼兩隻蝴蝶,2002年的第一場雪,好姑娘…… 歌是好歌,只是不太符合他的品味。 「啪嗒……」李橋關掉了車上的播音器,向雙莎莎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做直播賺錢?」 「直播?能賺錢?」雙莎莎疑惑道,她直播完全是靠興趣,在直播間里打遊戲,和別人語音交流很有趣。 李橋點了點頭,「當然可以,現在雖然還沒有禮物打賞功能,但你可以幫商家打廣告,收取一些廣告費,以你的名氣,肯定會有不少商家慕名而來。」 雙莎莎微微一滯,她想起來一年前在做直播的時候,有一個人找到了他,讓她打枸杞廣告。 「我明白了,李橋,不知道你看沒看,我曾經在直播間里打過西夏枸杞的廣告,那個讓我打廣告的人雖然不正經,但人超好,給了我兩千塊錢呢。」 李橋咂了咂嘴,特么當初讓你打廣告的人就是我,怎麼就不正經了? 「對,就是那種模式,如果你感興趣,說不定我可以給你一次拍廣告的機會,你只要配音就行了。」李橋說道,畢竟厭世me可是出了名的人美聲甜主播,放着不用也是浪費,還不如給她點渣渣吃,讓她賣命。 「真的只要配音就行了嗎?」雙莎莎驚喜道。 「只有配音當然不行,你在歪歪語音上影響力很大,還要在遊戲直播的時候給我打廣告。」李橋想了想,又補充道。 雙莎莎點了點頭,「好啊,我一定弄好,沒想到打遊戲也可以賺錢。」 李橋笑了笑,確實,打遊戲也可以賺錢,只不過,真正賺錢的時代還是在幾年後,當電競、直播真正進入公眾視野的時候。 …

孫凡緊皺眉頭。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他看着上方威風凜凜酆都大帝,那強大的氣息,至少比十個自己加起來還要強大無數倍的。 「後土娘娘……你說將來我人間界交給我?這樣的酆都大帝……我真的可以嗎?」 「將人間界交給我……我真的能做到嗎?」 「嗯?」 酆都大帝如有感應。 目光一轉,立即與孫凡的視線對上。 「往生鏡的氣息,是你!」 目光一對,酆都大帝立即明悟了一切。 修行到了他這個境界,並且觸摸六道輪迴,早已洞悉世事。只看了孫凡一眼,立即就明白了許多東西。 剎那間。 殺心便起! 「拿命來!」一手探出,六道輪迴在掌心呈現出六個無盡幽旋。 這一抓,彷彿穿透時間、空間的界限。 …

海明威看了一會兒,發現兩女吸收藥效還要好一會兒之後,就盤膝坐下。默默開始了冥想修鍊……

一段時間過後。 寧榮榮率先吸收完藥力,緩緩的睜開寶石藍的大眼睛,站起身感應了一番自己此時的魂力等級。發現已經到達三十級了。只不過因為沒有獲得魂環,所以無法突破。 「吸收完了嗎?」海明威的聲音在旁邊響起,他望着蘇醒過來的寧榮榮,問道:「怎麼樣?有沒有感覺自身有了什麼變化?」 「我的魂力達到了三十級,至於變化……」寧榮榮仔細感應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體內魂力流轉的速度好像變得更快了?這代表以後修鍊速度必定會更快!看來這仙草果然不凡!」 「我覺得仙草給你的變化應該還不止於此,你再好好仔細感應一下。」海明威搖了搖頭,提醒道:「這仙草世上僅此一株,儘管我也不知道能具體給你帶來什麼變化。但如果只是單純的提升了幾級魂力,增強了一點修鍊速度。那也太配不上仙草之名了。」 寧榮榮輕歪著小腦袋想了一下,忽然間抬起手,重新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此時的七寶琉璃塔產生了一點微妙的變化。在塔的下方,隱約有一圈鬱金香花瓣般的金光襯托著……她盯着自己的七寶琉璃塔,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上來。感覺好像還是原來的樣子啊? 等等! 寧榮榮忽然間反應了過來,她怎麼感覺自己的七寶琉璃塔好像變大變高了一點? 。 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又心懷鬼胎,忽然不知道誰說了一聲:「好像來了。」 整個宴會在一瞬間安靜下來,紛紛的看着入口的地方。 傅家的傭人已經去門口等候了,這架勢,那就是真的了。 於是,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調動了起來。 要看看養女到底是何方神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