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Posts

鄒長河算是明白了,原來自己的領導不喜歡喝湯啊!


於是他只好悻悻的出去了。

其實魏大勇叫他滾出去,只不過是罵他而已,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真的出去了。

看着這一桌子的湯,魏大勇心想,這傢伙好歹也是個所長呀!

怎麼點起菜來,水平就這個鳥樣?

不過魏大勇沒心思計較這個了,他趕緊對門外喊道:「服務員,服務員。」

門口的服務員,正在拿手機跟男朋友聊天呢。

她見包廂里的顧客叫她,於是她進來了。

「您好。」服務員笑着說道。

魏大勇說道:「把這一桌子東西給我撤了。」

「不會吧,這都還沒吃呀,你們難道要退菜嗎?」服務員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是退菜,該付的錢我一分不會少你們的,趕緊把這些湯湯水水端走!」魏大勇揮了揮手說道。

「哦哦,好。」服務員點了點頭,然後趕緊去外面推著小推車進來收拾了。

收拾完后,魏大勇又重新點了一桌菜。

不得不說,魏大勇不愧是分局的領導啊,點菜就是有水平!

他點了一個紅燒肉,一個香辣牛肉,一個醬香豬頭肉,一盤青菜,還有一盤花生米。

有葷有素,還有下酒菜,算的上很不錯了。

不過魏大勇心有餘悸,沒有再點湯了。

他笑着對胡天說道:「胡少,先點這些,我們三個人先吃,吃完了我們再點。」

「可以,不過你點的也不少了,我們三個人可能吃不完的。」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其實點兩個菜就夠了的。」顏妍說道。

這個時候,魏大勇拿過來了一瓶五糧液。

他一邊倒酒,一邊說道:「胡少,我們喝點酒吧。」

「喝五糧液啊?」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魏大勇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你放心吧,這是我用自己的工資請吃飯,不會用公費消費的。」

「謝謝啊。」胡天笑着說道。

其實胡天也知道,像魏大勇,雖然他是分局的副局長了,但每個月工資也沒多少的。

這一頓飯吃了他近一千塊,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魏大勇笑着對顏妍說道:「顏小姐,不好意思啊,今天讓你受委屈了。」

「沒事的,壞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顏妍笑着說道。

「我跟胡天喝酒,你就喝飲料吧。」魏大勇說着,給顏妍拿過來了一罐椰汁。

胡天心想,領導就是有水平啊,還懂的照顧人的感受,看來魏大勇能幹領導,也是有實力的。

魏大勇見胡天有些發愣,他笑着說道:「胡少,我敬你一杯。」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怎麼可能讓領導敬酒呀,還是我敬你一杯吧。」胡天笑着說道。

「這有什麼的,你可是我很敬佩的人,我應該敬你一杯的。」魏大勇端起了酒杯,說道。

胡天突然想起來了。

自己之前好像答應過,有時間要請魏大勇吃飯的,暈了,自己都忙忘記了。

「勇哥,最近太忙了,一直都沒時間請你吃飯,你高升了我也沒來向你祝賀,還是我敬你吧。」胡天笑着說道。

「沒事的,這都是小事,我敬你吧。」魏大勇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旁邊的顏妍有些看不下去了。

畢竟兩個大男人在推杯換盞,推來推去的,也不知道推到什麼時候了。

顏妍笑着說道:「你們就別客套了,我們一起喝一個吧。」

「也是啊,那我們一起喝一個吧。」魏大勇笑着點了點頭。

胡天也端起了酒杯,三人幹了一杯,不過顏妍是端著椰汁喝的。

喝了一口酒後,大家就開始吃菜了。

這裏的菜味道非常不錯,色香味俱全!

看來鄒長河那傢伙沒騙人,這裏的廚師還真是專業的啊!

「胡少,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吃飯,這裏的菜還合胃口吧?」魏大勇笑着說道。

「不錯,不錯啊,這裏的菜還挺好吃的。」胡天實話實說了。

聽到胡天這麼說,魏大勇高興的點了點頭。

他說道:「那我們隨意點,吃的開心。」

「好。」

於是三人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這幾個菜分量也不少,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后,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魏大勇笑着說道:「胡少,要不再加兩個菜,我們再喝一杯吧?」

「不用了,我喝好了也吃好了,下次吧。」胡天笑着說道。

其實胡天要繼續喝,也能喝。

不過胡天知道,魏大勇下午還要上班,還是少喝酒了。

畢竟魏大勇現在是分局領導了,要注意個人形象的。

魏大勇有些意猶未盡的說道:「那好吧,我去結賬。」

「還是我去結吧,上次說好了要請你吃飯的。」胡天笑着說道。

顏妍笑着說道:「你們別爭了,我去結吧。」

「你還是學生,寒假出來兼職,賺點錢不容易,我們怎麼好意思讓你去結呀。」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我結,你們都別跟我搶啊!」

魏大勇攔住了胡天和顏妍,然後把服務員叫進來了。

服務員進來后,魏大勇直接拿出了錢包,付了現金。

付完錢后,服務員拿了一壺鐵觀音過來,給大家上茶了。

這個時候,胡天從兜里拿出煙出來了。

但是他一看旁邊坐着的顏妍,又趕緊收進去了。

畢竟這是包廂,旁邊還坐着美女呢。

還是不要當着美女的面抽煙了,萬一人家煙味過敏就不好了。

顏妍看到胡天想抽煙,又好像顧忌自己,她心裏也是一暖。

「胡天,你想抽煙就抽吧,我對煙味不過敏的。」顏妍很貼心的說道。

說完,顏妍就走到了旁邊的窗戶口,去透氣去了。

胡天心想,她去窗戶口了,自己抽煙應該也影響不大了。

於是胡天把煙從兜里拿了出來,然後遞了一支給魏大勇。

魏大勇接過胡天的煙一看,有些激動的說道:「胡少,想不到你抽這麼好的煙呀!」

「這就是普通的中華煙呀。」胡天笑着說道。

「你這個煙可是特供煙,專門給上面的大佬抽的。」魏大勇有些羨慕的說道。 「特么!唐·科利爾中尉那貨,當時還在忽悠我們了,說什麼這些德棍們可能因為糟糕的天氣不會出動,哪有這種好事情?

看着眼前的這架勢,黨*衛軍第17裝甲師的剩餘部隊,幾乎是窩蜂地出動了啊。」

不顧身前一片雨水,趴在了路邊草叢裏的追風,在放下了手裏的一架M3式望遠鏡后,先是抹了一把臉上一臉濕漉漉的水花。

接着,就是在嘴裏吐槽出了這麼一句。

他身邊一起趴着的竹葉聞言之後,則是一邊點頭表示了贊同之餘,一邊藉著身邊厚厚的草叢遮掩住自己的身影。

一屁股坐了起來之餘、脫下了腳上的高幫軍靴。

拿靴子往外一倒,立刻就是一大堆帶着鹹魚味的雨水,從其中流淌了出來。

沒辦法!在這種雨一會大、一會小、就是雨水基本沒有徹底停下來的糟糕天氣中,中洲戰隊上下倒是從原有德棍的儲備中,翻找出了足夠的雨衣,做到了最少一人都有那麼一件。

可是在大雨中長時間活動,雨衣這玩意真心沒有什麼大作用。

很快之後,他們才是烤乾的衣服,又再次地被打濕了。

甚至連一雙靴子裏就被灌滿了雨水,行走之間『哐當~』作響,說不出的讓人難受。

全身上下唯一乾爽的地方,就只有竹葉後背的背包中,用防水油布小心包裹了兩層的那一台單兵發報機。

而現在的時間,是中午的12點07分左右,在距離著胡彪他們的山頭陣地,尚且還有着30公里左右的位置上。

一路向前的追風和兩人,終於看到了德棍黨*衛軍第17裝甲師的先頭部隊。

只見在『淅淅瀝瀝~』的雨水中,一輛一馬當先豹式坦克的履帶不斷碾壓着地面的泥漿,生生的碾出兩條深深的痕迹后,正向前開動了過來。

在坦克的上面,坐滿了荷槍實彈的德棍戰士。

同時,跟在它後面的坦克和裝甲車,也會時不時用上面的車載機槍,對着道路兩旁打上那麼一梭子的子彈。

用這樣的一個方式,進行着一個武力偵察。

很顯然,胡彪他們的存在,也被這些德棍們得知了。

而在這一支先頭部隊,後面間隔了一公里遠左右的位置上,有着一長串的坦克、裝甲車、突擊炮、摩托車,卡車。

這些數量眾多的機械化裝備,正在各自發動機響亮的轟鳴之中,排出了一條長長的長龍,正向著胡彪他們的方向接近之中。

所以說,他們心中唯一的那麼一點僥倖心理,也是就此的破滅了。

知道這一場艱難的阻擊戰,那是根本就沒有辦法避免。

唯一能讓他們值得慶幸的是,在這樣一場大雨的影響下,對於那些德棍們行軍的影響還是巨大的,速度上根本就快不起來。

除了那些坦克和裝甲車,這些履帶交通工具被影響不大之外,其他的卡車和摩托車這些交通工具,在稀爛的土路上進展得非常艱難。

很多時候,被陷阱了泥潭的卡車,只有靠着大馬力的坦克和裝甲車,才能拖拽出來。

以至於讓這一支德棍整體的速度不快,也就是每小時四五公里的樣子。

按照這樣的一個速度開過去,起碼也需要到傍晚時分,才是能抵達山頭的陣地那裏;這還是一路順利,不發生其他意外的情況下。

但是就算這樣,對於中洲戰隊來說,還是來得太快了一些。

倒完了兩個靴子的積水,又將濕漉漉的襪子給擰乾了之後。

竹葉皺着眉頭,又不得不將腳丫子重新塞進了潮濕的靴子裏,同時對着追風開始說了起來:

「好了追風,我們第一步任務算是完成了。

現在,我們先找個安全和乾燥的地方,把德棍一方的動靜用電台轉告給胡彪再說;然後就回去了,等到距離13公里的位置埋伏下來,好給鹹肉報告一下坐標和炮擊效果。」

然而,追風在聞言之後,卻是連一點動身的想法都是沒有。

卻是從身後取下了一支本次出發的時候,刻意與連長交換了一下的加蘭德半自動步槍,對着兩百多米外的德棍瞄準了起來。

這玩意在火力密度上,當然是比不上他之前的那一支湯姆森衝鋒,但是射程上更遠、子彈的威力也是更大。

端著槍瞄準的同時,追風在嘴裏說了一句:

「竹葉你走吧,最好速度快一點,因為我最多在5分鐘就打算動手了;希望我能幫你們,多爭取一點的時間。」

一聽到了追風的說法,竹葉本能就要反對;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動手,追風這貨幾乎是死定了。

但是話到了嘴邊之後,這樣的一句話又不得不強行的忍了下來。

主要是他同樣想明白了一點:下一個最近的阻擊地點,是倉管等幾人在距離山頭20公里一處位置上。

若是從那裏才開始阻擊德棍們,時間是上可能有點來不及了。

“但你要是能乖乖的,”薛遠道,“安樂侯世子對吧?罵你殘廢?老子切根他的手指給你玩玩?”


薛二公子被駭得話都說不利索,“謝、謝謝大哥。”

薛遠真的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好兄長,他欣慰地看着薛二公子,直把薛二公子看得渾身發麻之後,才轉身風馳電掣地離開了這屋子。

薛二公子鬆了一口氣,他看着牀邊那新弄來的兩桶冰水,咬咬牙,想起安樂侯世子囂張嘲諷的臉,哆嗦道:“把水、把水給本公子澆上來。”

*

五日時間一晃而過。

期間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安樂侯世子外出遊玩時,卻不幸與家僕失散,遭遇到了歹人搶錢。歹人搶完錢後,還砍下了安樂侯世子的一根小拇指。

這件事發生在京城之外,雖然還在京城府尹所負責的轄區之內,但因爲太遠,京城府尹也顧及不到那處。也不知安樂侯世子是怎麼去到那麼遠的地方的,但那地方遠,來往人跡稀少,很不好查。

哪怕安樂侯發了多大的脾氣,誰都知道這歹人估計就抓不住了。

顧元白也聽聞了此事,他眉頭一皺,暗中派人去加強巡查一番,將京城府尹無暇顧及的地方加強了一番防護。

前往避暑行宮的當日,薛遠準時出現在顧元白麪前。

他穿着都虞侯的衣服,面色有些疲憊,“臣拜見聖上。”

顧元白今日穿着隨意,只以涼快爲主。他似笑非笑,從薛遠身前走過:“薛卿若是放心不下兄弟,也不必非要陪在朕的身邊。”

薛遠亦步亦趨地跟在顧元白的身邊,隨意笑了笑,“家弟無事,臣領着俸祿卻不來聖上身邊,心中才是不安。”

顧元白不知聽沒聽得進去,他看也不看薛遠,徑自上了馬車。薛遠獨自在馬車旁站了一會兒,才退後翻身上馬,策馬伴在聖上馬車一旁。

顧元白進了馬車,準備好了之後一聲令下,長長一條隊伍開始動了起來。在聖上的馬車及其護衛隊之後,則是各王公大臣、皇室宗親的馬車和家僕。禁軍護在四面八方,緩緩往避暑行宮而去。

在前往避暑行宮的途中,聖上和朝中大臣也不得耽誤政事。早朝是不必上了,但各人要在各自的馬車之中處理政務,聖上也會時常點些大臣去聖駕之中共商國事。

如此一來,前往避暑行宮的路上,諸位大臣們反而比在衙門之中的效率更加高了起來。

顧元白是個好老闆,他不會過大壓榨下屬,偶爾在路上遇見好風光,便讓隊伍暫時休憩,讓各位臣子和宗親帶着家眷與美好大自然親密接觸一番。興致來了,便帶着衆人爬爬山,玩玩水,瞭解一番當地的名勝古景,閒情逸致,乘興而來,滿意而歸。

有時馬車窗口打開,簾子掀起,外頭的微風裹着青草香從馬車穿過時,也是分外的愜意十足。

京城離避暑行宮很近,即便皇帝的隊伍行走的長而緩慢,但也在七日之後,全部抵達了避暑行宮。

避暑行宮中湖水很多,景觀小品也數不勝數。顧元白來到這也有兩三次了,但只有如今這一次才最爲愜意,清涼湖風一吹,他身上的汗意瞬間幹了。

顧元白遣散了衆人,讓其各去自己的府邸收拾東西,這兩日先行休息,第三日再開始如在京城一般的工作制度。

等衆人退散之後,顧元白讓人備了水,準備洗一洗身上的薄汗。

而一路沉默的薛遠,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沉沉的想,怎麼才能讓顧元白留他在身邊了。

這七日以來,顧元白就像是看不到薛遠這個人一般,從未給過薛遠一時片刻的眼神。

他上下馬車,叫的都是張緒侍衛長。聖上白皙的手也時常被侍衛長攙扶,侍衛長忠心耿耿,握着顧元白的手時,只要聖上不抽回去,他就不懂得放手。

可放在張緒身上,聖上不覺得這是逾越。放在薛遠身上,聖上則根本沒把薛遠放在眼裡。

顧元白必定是察覺出什麼了。

薛遠心知肚明。

知道可以讓他留在顧元白身邊的機會,只有這次的避暑行宮了。

*

顧元白沐浴出來後,他穿上了裡衣,坐着休息了一會,待喘過來氣之後,才喚了人進來。

田福生爲他端來溫茶,顧元白喝了幾口,才覺得舒服了些,“裡頭的窗口關得太緊,悶得朕難受。”

“行宮裡的宮人到底比不過京城中的宮侍,”田福生道,“粗心了些,小的今日就教一教他們做事。”

顧元白又喝了一杯茶,呼出一口熱氣,等衣物整理齊全之後,才大步走出了霧氣縹緲的宮殿。

田福生想了想,“聖上,若是殿中不舒適,行宮之中也有露天的泉池,在那處泡着,應當比在宮殿之中更和您心意。”

“哦?”顧元白果然心動,“下次帶朕去瞧一瞧。”

顧元白先前來避暑行宮的時候,因爲大權旁落,他沒有心情享受,所以對這個行宮,他並不熟悉。

稍後,顧元白便去了宛太妃的住處,給宛太妃行了禮。

等從宛太妃處回來之後,顧元白這纔算是沒什麼事了。

他打算也給自己放兩天假,除了緊急事務,其他稍後再說。

避暑行宮之中,有一處湖中島,極似大明宮中太液池的形貌。

島上四面涼風侵襲,哪怕是夏日也能感受到秋風的涼爽,用完午膳之後,顧元白便乘船,帶着隨侍的一些人,悠悠朝着湖中島而去。

避暑行宮爲前朝所築,湖心島到了今朝時也跟着易了名,開國皇帝給它更名爲了南湖島。

南湖島上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可顧元白這身子耐不住疲勞,在船還未到島上時,已經隨着一晃一晃的木船沉睡了過去。

爲了不驚擾到聖上,船隻便圍着南湖島開始了一圈又一圈的轉悠,等顧元白醒過來時,侍衛們大多都已面染菜色,有暈船之兆了。

顧元白還在醒神,有些暈乎。他揉了揉額頭,船伕將船隻停到了岸邊,顧元白起身走了兩步,差點被晃盪的船給帶得失去了平衡。

薛遠面不改色地扶住了他,攙扶着他上了岸。他的手臂有力極了,顧元白幾乎沒有費上什麼勁,已經穩穩當當地踩在了地面上。

他聲音沙啞地問:“朕睡了多久?”

薛遠道:“兩刻鐘有餘。”

顧元白恍惚,不敢相信自己才睡了半個小時。他揮開了薛遠的攙扶,回頭朝着田福生一看,這老奴已經徹底暈了,難受得趴在船旁,動也動不了。

顧元白無奈搖頭,“難受的都回去歇着去。”

田福生艱難含淚道:“那您——”

薛遠笑道:“田總管,聖上身旁還有我等在。”

若是以往,田福生自然是欣賞薛遠,薛遠待在聖上身邊他也放心。但在如今知道聖上有意調開薛遠之後,他卻不知道該不該讓薛遠待在聖上身邊了。

田福生看了聖上一眼,顧元白注意到了他的視線,隨意道:“回去吧。”

田福生恭敬道:“是。”

這一批再也堅持不住的人被船伕送了回去。侍衛長也有些難受,但他卻堅持要跟在顧元白的身邊。

顧元白帶着人走到涼亭處,坐着休息了一會兒,待到衆人面色好轉了些,他才繼續帶着人往前方而去。

薛遠一路默不作聲,但彎腰爲顧元白拂去頭頂柳樹枝葉時,卻突然開了口:“聖上。”

顧元白側頭看了他一眼。

薛遠微微笑着,朝着顧元白深出了手:“前方陡峭,您抓緊臣的手。”

侍衛當中,沒有一個人能比得過薛遠的精力旺盛。所有的人因爲一圈圈的水上轉悠都有些精神萎靡,但薛遠,卻好似剛剛出發一般,比睡了一覺的顧元白還要精神奕奕。

顧元白收回視線,好像隨口一說,“薛卿,朕是男人。”

薛遠知道顧元白這話是在提醒他。聖上是個男人,而薛遠不應該對一個男人產生這種心思。

即便聖上身體再弱,容顏再好,也是一個天下最尊重的男人。

他是天下之主,對權力有着慾望和勃勃的野心,不折不扣,一個從骨子裡透着強勢和魅力的人,薛遠怎麼會搞不懂,這就是讓他心底瘋草叢生長起的原因。

薛遠笑着收回了手,“那等聖上需要時,臣再扶着您。”

陡峭的地方過後,便聽到了潺潺的水流之聲。一行人走近一看,就見一方清澈的淺水湖泊正在流動,微風驟起,水波粼粼。

“聖上想要戲水去去暑嗎?”薛遠問,“這處就不錯,瞧瞧這水流,應該只到胸口處。”

一羣走得滿頭大汗的人都意動了,殷切地看着聖上。

“水溫如何?”顧元白問。

薛遠靠近試了試,“尚且溫和,聖上應當可以接受。”

顧元白眼皮一跳,覺得這幕倍爲熟悉,他親自蹲下身,伸手一探,指尖入了水,卻有些驚訝地朝着薛遠看去:“確實是正好……”

曬了一天的池水,正好是微微泛熱,是格外舒適的游水溫度。

以往熱水倒在手面上都察覺不到熱的人,現在卻連野湖中的水溫都感知得一清二楚了。

顧元白不由朝他放在水中的手看去。

薛遠手指一動不動,讓聖上看得清楚。

他看着顧元白的頭頂,黑髮細軟,但即便是再軟和的頭髮,再柔和的面孔,也擋不住顧元白的無情。

薛遠心道,老子的心都快要冷了。

給踹了,給碾了,前幾次還給打臉了。龍牀都爬了,嘴巴都親了,摸也摸了。

怎麼一知道他喜歡他了,就想把他調走呢?

薛遠也是人,這一次次的,雖然絕不會後退一步,但也真的心情好不了。

顧元白回過了神,讓侍衛們在此地下水涼快一番,他則是順着水流的前頭走去,找到了一處大小正合適的安靜地方。

他穿着中衣下了水,來回遊了幾圈後就過了癮。

顧元白懶洋洋地靠在岸邊,岸邊的夏日黃花有不少落了花瓣飄在了水面之上。

“撲通”一聲。

顧元白睜開眼睛一看,原是薛遠已經脫掉了外袍入了水,他正在往深處游去,顧元白看了他一會,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顧元白突然感覺身邊的水正在晃動。他擡眸一看,薛遠已經靠近了他,浪花一波打着一波,打到顧元白身邊時,薛遠也停在顧元白麪前了。

薛遠伸手,從顧元白脖頸上拾起一片黃色花瓣,擡手放在了自己嘴裡。

這片花瓣黏在了聖上脖頸處有半晌了,薛遠也跟着看了半晌,此時終於嚐到了味,雙眼一眯,真甜。 「胳膊腿受傷了,這個很嚴重,江小小要兩個同志趕緊把劉大廚送到醫院去,估計得住院。我估摸十天半個月好不了,傷筋動骨100天。

看來劉大廚三個月上不了班了,咱們食堂的工作不能耽誤,江小小同志,我現在任命你擔任食堂的后廚的科長,你要把食堂的工作搞好。」

江小小含笑點點頭,「王主任,您放心,我一定把工作搞好。」

心裡知道這是劉大能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王主任正好找不出借口,想要擼了劉大能,劉大能自己給王主任一個借口。

劉大能一聽這話,躺在地上,正在那裡哭天喊地的架勢。

瞬間聲音啞在了嗓子眼兒里。

他可沒想繼續去住院,住三個月的院,自己科長被擼了,這還能行,回來還有自己的位置嗎?

咕嚕一下就從地上爬了起來。

急忙陪著笑臉抓住了王主任,劉大能終於學乖了,他現在明白,形勢比人強。

再怎麼樣,王主任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人家說擼了你就擼了你。

「主任主任,我沒事兒,我真沒事兒,你看看我這胳膊腿好的很。我可以上班兒。」

王主任似笑非笑的瞅了瞅劉大能。

「你胳膊腿沒事兒啊!既然沒事兒,你躺在地上這不就是訛人嗎?這思想道德品質可是不對呀!劉大能同志,我們食堂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地方,要不怕苦,不怕累。

你跟大家都無法團結,我覺得你現在已經不適合擔任食堂廚師的工作,乾脆你也去後勤報道吧,我覺得掃馬路,掃廁所都不錯。」

劉大能臉都白了,自己一個廚子,去掃廁所掃馬路。

要真跟徒弟們混成了一夥,越混越差,外面的人該怎麼看自己?

「王主任,您可別呀!您放心,以後我一定好好的干,好好的團結大家。」

劉大能是真的低聲下氣。

「既然你這麼說,這麼多年老同志,我也不為難你,那好你就留在食堂做個大廚吧,不過以後食堂科長的工作還是交給江小小吧。畢竟年輕人幹勁兒大。

年輕有衝勁兒。我覺得你年紀大了,做事的時候難免腦子糊塗,還是把重要的工作崗位留給年輕人吧。」

「主任,年輕人雖然年輕有衝勁兒,可是他們沒經驗呀,這萬一一個不小心就把食堂弄得亂七八糟,那樣就糟糕了。主任啊,還是得有個年齡大的,在上面壓著才好。」

劉大能後悔了,剛才鬧什麼鬧呀,要是不鬧自己現在還是科長,眼瞅著這就被王主任找了借口,把自己職務給擼了。

「還是算了吧。你不在的這段日子,江小小同志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都能鎮得住場子,而且也能帶領大家團結一心的工作。沒看到最近一食堂的風氣改變了不少,我覺得還是應該給年輕人機會。

你呀,就在後面好好的做好本職工作。」

這算是板上釘釘了。

王主任安排好工作,並且通知江小小這兩三天之內,新招的人會直接到食堂這邊來上班,讓她有秩序的進行安排和接收。

當然這些人目前都是來學習的。

王主任安排完之後走人,劉大能這會兒再不能端著茶缸看報紙。

《蕭紅》曝三人同床戲 宋佳激情戲(圖)


《蕭紅》曝三人同床戲 宋佳激情戲(圖)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蕭紅》劇照

新浪娛樂訊 人物傳記電影《蕭紅》將於3月8日上映。片中,宋佳演繹瞭民國四大才女蕭紅一生的傳奇,蕭紅與張愛玲齊名,情感之路同樣崎嶇坎坷,短暫31年的生命中,她遇到四段轟轟烈烈的真愛,或浪漫或隱忍或無奈,上演瞭一出民國文藝女青年的愛情悲劇。昨日,片方曝光瞭一組激情戲劇照,宋佳飾演的蕭紅與蕭軍、端木蕻良、駱賓基、汪恩甲有不少激吻、激情戲,甚至還有一場三人同床的戲碼。《蕭紅》去年曾在上海電影節放映過,宋佳與四位情人的吻戲、激情戲贏得影評人好評,稱她以微妙的肢體語言與多變的神情元素,與肉欲無關,卻強烈hold住瞭蕭紅在不同情境下對不同男人所賦予的情感,讓人不覺為蕭紅的遭遇扼腕,也為她找到真愛的歡愉慶賀,堪稱“最富有情感的激情戲”。

為演四段愛情戲,宋佳深陷折磨

同為民國四大才女,與張愛玲一樣,蕭紅的愛情悲絕而熱烈,在貧病交加顛沛流離中,她的美貌與才華、天真與熱情,像陰霾中的一縷春光,給瞭她遇到的男人——愛她卻拋棄她的汪先生、愛得短暫而熱烈的蕭軍、試圖舉案齊眉卻不懂珍惜的端木、年幼卻仰慕她才華的駱賓基等人以希望、熱情,他們在她的愛中強大起來,然而她的脆弱又使得她承受不瞭這些強大起來的男人對她造成的情感傷害。

對於這四段愛情,宋佳笑稱都是“愛過”,“在我看來,蕭紅是一個很懂得愛的人。為瞭愛情,她可以不顧一切,沒有任何顧慮,但這也是她悲劇的源泉。蕭紅曾說過一句話,她說她這輩子所有痛苦、苦難都源於她是個女人,這句話讓我感觸很深。”為瞭處理好這幾段感情戲,宋佳自曝曾一度入戲過深陷入痛苦中,自我折磨,“我一直在想她的痛苦,她的愛情,她的背叛,她的悲哀,這讓我也開始糾結。”

蕭紅的愛情如此坦蕩,卻也遭遇疼痛,至死,最愛的人都不在身邊。現實生活中,宋佳的愛情觀是否也同樣堅決?她笑言:“我可能會更隨緣一些,不刻意強求,也不會刻意回避。”

三人床戲顛覆眼球,不肉欲卻直擊人心

昨日曝光的劇照中,有蕭紅蕭軍站臺吻別的場景,也有兩人在被窩裡相擁取暖的戲碼,有蕭紅與駱賓基床前曖昧親吻額頭的戲份蠟筆小新劇場版:蜜月風暴,亦有她與端木蕻良新婚接吻的畫面。最唯美的,莫過於蕭紅蕭軍雪中激情纏綿,原來這場戲講述的是窮困潦倒的二蕭,在有瞭生活來源後,對未來生活充滿期待,情緒歡愉,就如宋佳在片中的臺詞:“這邊是清溪唱瞭,那邊樹葉綠瞭,姑娘啊,春天來瞭!”漫天紛飛的大雪中兩人忘情相擁,場面卻溫暖人心。而與“姓汪的”的床戲,宋佳的眼神悲哀而無奈,為擺脫命運她不惜以身體作為代價,令人感到悲涼;而與端木蕻良結婚時,蕭紅還懷著蕭軍的孩子,婚禮上的吻戲,宋佳演得坦蕩無畏;面對駱賓基的追求,蕭紅雖表現曖昧,內心卻早已無法再托付任何人宋佳吻戲床,在兩人的拉手、親額頭兩場戲,宋佳演出瞭欲拒還迎的心態。

最震撼人心的,當屬蕭紅與蕭軍、端木蕻良三人同床共枕的畫面。劇照中,飾演蕭軍的黃覺緊緊擁抱著懷有身孕的宋佳,宋佳卻將臉側向一邊,暗示著她與蕭軍的愛情間產生裂縫,躺一旁的端木,卻露出狡黠的笑容,三人的情感關系撲朔迷離。雖然和衣而眠,但大片的留白卻給瞭觀眾無限的遐想空間。對於這場曖昧的三人戲,宋佳在微博評價道:“這就是文藝女青年”。值得一提的是,雖名為激情戲,但主演並未“脫”也沒“露”,導演霍建起用唯美手法拍攝的數段激情戲,雖不肉欲,卻直擊人心。

獲贊“最富有情感的激情戲”

戲裡多場激情戲和吻戲,蕭紅和“姓汪的”的那種遷就,和蕭軍相聚時的歡愉,分離時的痛苦,和端木結婚時坦蕩,和駱賓基的曖昧宋佳吻戲床,宋佳演得極具層次感。《蕭紅》在上海電影節放映期間,影評人贊宋佳以微妙的肢體語言與多變的神情元素,與肉欲無關,卻強烈hold住瞭蕭紅在不同情境下對不同男人所賦予的情感,讓人不覺為蕭紅的遭遇扼腕,也為她找到真愛的歡愉慶賀,堪稱“最富有情感的激情戲”。

宋佳如何在戲中區別開各種不同的感覺?她說:“蕭紅永遠在懷著孩子時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當時蕭軍都說,我怎麼會愛上一個孕婦?這是她在那個時期非常獨特,非常吸引人的魅力,她對愛的直白和渴望。我跟蕭軍有一場戲,兩個人一見鐘情,蕭紅的眼睛裡看到這麼個男人出現的時候,她的生命被點燃瞭,她是一個永遠需要愛的人,哪怕在愛情中讓自己遍體鱗傷,她還是很真實地渴望愛。可以說這些戲,從另一個側面展現瞭蕭紅的心路歷程,很多東西你很難用鏡頭描述,但一個眼神,一個姿態,也許就能傳遞出她內心實際的感受。”

戲裡,宋佳上演瞭一場場唯美的激情戲碼;戲外,她卻“埋怨”導演讓自己吃盡瞭苦頭,“霍導要求非常高,不滿意就一遍遍來拍,拍黃覺那場雪中唯美激情戲時已是零下三十多度,那個攝影棚四面透風,兩個人還要表現出比火還熱烈的感情。其實每拍完一個鏡頭我就立馬冷得發抖。”

這時香治亞森走到葉缺面前微笑道:「你就是雷因斯口中那一個少年高手吧,我是香治亞森,是戰神學院的校長,很高興認識你!」


葉缺也禮貌的起身笑道:「晚輩葉缺,見過喬治亞院長!」

「你是從東方來的吧?我有認識幾個修道者有機會給你引見引見。」喬治亞道。

葉缺聽到是修道者厭惡之色在他的眉羽之間一閃而過,但是馬上又恢復正常,在坐的眾人沒人發現:「我就說嗎,院長說話怎麼那麼像東方的口吻。」

「我常和他們一起研究天道及力量的運用等等而且我年輕時曾出任帝國的外交官,有幸到東方中原大陸一游,在那時我本以為魔法天才的我在當時以無同年紀的對手了,誰知到了中原大陸之後才知道自己是自大過了頭了。」喬治亞笑道。

葉缺挺喜歡這個很直爽的老魔法師也笑道:「不論武學,道術,魔法,甚至是任何的一門學問,都是學無止境的!只有不停的學習,學海無涯,不進則退啊!」

「好一句學海無涯,不進則退,難怪你年紀輕輕就已達到了聖級的修為,使得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因為有了什麼大魔導師或是劍聖的名頭而自滿,當真是一記當頭棒喝!」勇士學院副院長比利森笑道。

「反正還有時間,我們幾個到競技場上切磋切磋,你們看如何!」雷因斯道。

「好!反正好久沒動手了,手有點癢了,」比利森揮動了一下他的右手!

「咱們幾個老頭也來過過招!想當初我們一起並肩作戰已有了三十個年頭了」香治亞道:「葉缺你們也來啊!」

葉缺接著雨倩兩女和奇傑一起到競技場上去,眾人就開始談起了各自對自身所學的領悟,葉缺聽著聽著,總會給一些相當令他們無法致信的巧思,卻又效果出奇的好的想法。

在場上的人還在沉思中,喬治亞首先醒了過來道:「經過你的提點,我發現在魔法師戰鬥時,魔法發動的時間一直是魔法師的弱點,但是經過你的想法或許是可行的,不過,在看過你們學院的魔法師戰鬥時,我覺得這是成功的。」

「魔法和武學是殊途同歸的道理,越是簡單的招式越是難練的好,而且魔法練到後來是專精於一系的魔法,但是我想只要練至某一高度后,就能像東方所說的五行相生!金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水,水生金!」葉缺緩緩的道來,把東方五行學說加到西方的魔法,是前無古人的做法!

「嗯,沒錯,我試了下還有點難度。」香治亞馬上運起一個般大小的火球,右手再居出一陣旋風,接著他試著把兩者壓在起,果然,球變的相當的狂猛,風勢助長火勢,但是以喬治亞這樣的大廣導控制起來也相當的困難!

接著他把手中這融合了風系及火系的魔法打了出去,火球快速的撞上競技場的魔法禁制!碰!的一聲魔法禁制搖搖欲墜!喬治亞興奮的手舞足蹈!就象是一個發現新玩具的小孩子似的,馬上再運起了火球,及旋風這次他再加上水系元素,這次的融合相當的困難三系魔法在香治亞手中直接爆開了好幾次,要不是葉缺快速的把喬治亞手中的魔法打上天空,不然香大校長就要除名了!

「老香!你試試把初級魔法內的元素壓縮到飽和后再發出,然後對打出去的魔法要控制路線!不要放任不管,在要接近目標時,再聚合攻擊。」葉缺實在是被這個不要命的老人嚇到了,他不要命了,葉缺的小命還要呢,

而雷因斯和巴格達學院的大魔導師朱古力白,也醒過來,再入到了喬治亞的試驗中,幾個老人照著葉缺的方法試了好幾次但都是控制力不夠,他們之前只是把魔法打出,就不管了,所以從來也沒控制過發出的魔法。

試了數百次后,三個大魔導都氣喘連連,但是臉色卻漸漸的有了喜色,似乎是捉到了一些要訣!葉缺和比利森則是在一旁相互切磋劍術,和劍王級的高手試招讓葉缺有了一定程度的啟發。

場上葉缺快速的閃著比利森的巨劍,巨劍雖大但是比利森用起來卻狂猛而不失靈巧!劍風帶起無數飛沙走石,狂卷而起,劍職級的鬥氣圍在在比利森的身上,不愧是在戰陣上磨練出來的老將,就連鬥氣也是殺氣騰騰的攻擊性十足!

。 碧落和樓嫣雪聽到穆清璃唯恐天下不亂的聲音,嘴角同時一抽,默契的收回了眼神。

各自選擇了一個位置坐下來。

看到她們就這樣偃息旗鼓,穆清璃遺憾的嘆了口氣。

沒看到好戲,失望!

碧落坐在蘇影珏的身邊,眼神時不時的落在他身上。

蘇影珏臉色沒有什麼變化,眼裡同樣是冷酷的。

只有在看到奚淺的時候,才會柔和一些。

看來他現在對碧落還沒有什麼心思。

碧落在心裡嘆了口氣,隨即又重整旗鼓。

反正他們最多的就是時間,她還不信了!

靈舟從北域去南域,經過了中域,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才到達南域。

這一年,還是有奚淺的靈舟才縮短的時間。

「大哥,直接去飛升台嗎?」奚淺看著蘇影珏。

飛升台在南域的中間,一個叫做洛河的地方!

那裡不屬於任何一個大州或者是城市。

也沒有任何勢力,就只有個飛升台,只是在這裡開店做生意的人不少。

都是南域各大勢力這兩個背後撐腰的。

飛升台人來人往的,這裡的生意還不錯。

「嗯,你們有沒有其他要去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我們直接去飛升台!」蘇影珏看了一下一眼其他的人。

小五小六他們飛升的時間不確定,可能提前也可能推后,他只能去那裡等。

不然萬一有個什麼差錯,那就不好了。

「沒有,去飛升台吧。」

「本來也沒事,就一起去。」

幾人搖頭,隨後就直接往飛升台的方向趕去。

他們所料的果然不錯。

蘇凈音和蘇逸軒等人李提前飛升了,一行人落到飛升台上,面面相覷,隨後是激動和興奮!

靈界,他們終於來了!

這一次飛升上來的人很多,蘇家蘇凈音、蘇逸軒、蘇錦惜和唐清風,還有靈虛宗的蘭御、趙清歡和南宮語笙,顧洛瀟、簡奕等人!

一行十多個!

飛升台上有人,旁邊負責招攬弟子的各勢力的人一窩蜂的沖了上去。

特別他們還看到了三個單靈根,一個火一個水,還有一個竟然是變異靈根:風靈根!

這讓所有人眼睛都大放光彩!

全部圍著蘭御他們!

他們才到靈界,心裡雖然激動,但警惕性很高,察覺到眾人圍攏過來,立刻後退,靈力也提著。

「諸位道友別緊張,我們都是南域各勢力的,目的就是招收弟子,我是問仙門的,我……」

「問仙門這樣的小門派出來丟臉嗎?趕緊的,去一邊兒,幾位道友,來我們極樂門!」

極樂門?

一聽就不是什麼正經的地方。

趙清歡幾人往後又退了退!

「……」極樂門的人事真的委屈啊,他就知道。

只要這個名字一出,人家准誤會!

也不知道自家先祖是什麼意思,幹什麼要弄這樣一個名字!

「你們別誤會,我這……」

「哈哈哈,還別誤會,你們就不是啥正經門派!」一道突如其來的大笑,打斷了極樂門想要解釋的人。

他嘴角抽搐,想要反駁,一回頭,就發現是自己惹不起的。

只能怯怯,心有不甘的退了回去。

來人,是留仙宗的人!

留仙宗,背後的靠山是玉仙宮,他們惹不起。

留仙宗的人耀武揚威的抬起頭,穿過眾人走到飛升台前面,然後,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趙清歡!

不是因為容貌,是趙清歡冷淡,又溫和如水的氣息!

他心神一動,水靈根?

即使沒有特殊體質,也肯定能做好鼎爐!

男子眼裡的神色流露出來,本來蘭御看了個正著!

他心裡湧起怒火!

然後直接把趙清歡擋在了身後!

他眼神冰冷!

「嗤,倒是個好苗子!」留仙宗的那個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蘭御,然後嗤了一聲!

「如果你們加入留仙宗的話,或許……我可以放過你們一行人也說不定!」留仙宗,在南域的勢力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反正不是一般人能抗衡的。

特別是他們身後,還有南域五大誅修仙宗門——玉仙宮撐腰,就更沒有人敢違逆了。

時間一久,就養出了他們囂張跋扈的行事風格!

「做夢!」趙清歡從蘭御的後面走出來。

「一行人?其他人我們可不認識!」

蘭御和趙清歡,都是不想連累其他人的。

但他們一起飛升,又是同門,蘇家的幾個也知道她們和奚淺的關係。

哪裡會做出拋下同伴的事情。

就都站出來。

「清歡,說什麼呢,我們是朋友,朋友就是要共進退!」南宮語笙站在了趙清歡的身邊。

顧洛瀟幾個也走過去,用行動支持!

這一次飛升,林竹還有沐家姐妹都沒有飛升。

他們的修為還差一點!

不過,顧洛瀟幾個和蘭御的關係也挺不錯的。

後來的靈虛宗,成為了神武大陸的第一宗門!

他們,也都成長為能獨當一面的人!

趙清歡無奈,「你們……」

「是朋友就別多說其他的話,哪怕我們的實力不濟,命喪於此地,我就不信,奚淺不給我們報仇!」南宮語笙說道。

她是故意的,跟著這個人走,不可能,他眼裡對清歡升起的惡意和齷蹉,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而論實力的話,她們就都是渣渣,才飛升的人,有什麼資格和人家說實力,只能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奚淺的身上。

她飛升了上百年,又聽說她的家族在靈界不一般,希望能讓這人忌憚吧。

南宮語笙這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但願這些人知道吧。

「報仇?哈哈哈!你們怕是不知道我留仙宗在南域的地位吧!」那男子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

南宮語笙等人心裡狠狠一沉。

「別廢話,我們是不會跟你走的!」南宮語笙冷聲道。

那男子陰沉沉的笑了一下,「嗤,天真得厲害!」

「來人,上!全部拿下,有價值的就留著,沒價值就全部殺了!」

話落,他身後的人瞬間魏了上去。

大戰一觸即發!

周圍的人都下意識的退出了包圍圈,留仙宗的人從來就不講任何道理,可別被當成了同夥!

蘭御和趙清歡對視一眼,抬頭拋了手裡的防禦陣出來!

。。 第五百節雲涌

宋琥叫喊著便大步進了破廟,蒙禹自是帶著安洛迎上前來,宋琥上前一把抱住蒙禹道:「先生,總算又見著你了,可是想死我了。」宋琥的一身甲胄將蒙禹膈的生疼,可面對宋琥的熱情也只能咧嘴忍著。

待得宋琥放開他,蒙禹生怕他又攬住自己,連忙拉過安洛說道:「洛兒,快來見過你的大師兄。」安洛上前施禮喊了聲:「安洛見過大師兄。」繼而卻又是興奮的叫道:「原來是琥哥啊!」

蒙禹一看安洛連宋琥都認識,也是好奇的問道:「你們認識?」宋琥笑笑道:「先生不在的時候,弟子去先生住過的小院里問過幾次,都是洛師弟接待的,所以是認得的。」聽聞這話,蒙禹也是感動不已,原來宋琥一直都是這麼在意他這個小老師的。

因為是熟人,安洛也毫不拘謹的說道:「大師兄怎麼也來京師了?你不是該在河北鎮守么?」宋琥找了個石墩坐下道:「你師兄我又要調任湖廣了,這次就是回京述職交接的,結果一回來就剛好聽聞先生也到京師了。」

蒙禹看看眼前這位已經是霸氣外露的明軍大將,再想想當年那兩個被他帶著打鳥抓魚的小子,也不由得感慨道:「你們兄弟倆倒是越來越像宋老侯爺了,我也就能去祭奠告慰宋老侯爺的在天之靈了。」

宋琥嘿嘿一笑道:「這還不都是先生教得好,還給我們兄弟倆鋪好了路,只是先生可就不太好了,這麼些年一直顛沛流離的,每次我和三瑛說起這事都是自責不已,是我們沒有照顧好先生啊!」

蒙禹連忙擺擺手道:「哎,這怎麼能怪你們呢,都是我自己命不好,怨不得別人。」宋琥連忙勸慰道:「先生的事我都聽說了,想來這次一定會被陛下看中的,先生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蒙禹卻微微搖頭道:「這倒是無所謂了,我已經無心仕途,只是想這畢生的心血能為大明所用就好,至於其他的事就順其自然吧。」宋琥有些好奇的問道:「先生拒絕漢王殿下的延攬弟子能想得通,畢竟先生是要為陛下所用的,可先生何必拒收東宮的禮物呢?」

蒙禹笑笑道:「二琥你也是軍中大將了,如何能這般沒有心機的,你仔細想想,我若是拒絕了漢王殿下卻接受了太子的禮物,那別人會怎麼想?陛下又會怎麼想?所以我只能選擇得罪東宮啊!」

蒙禹當然不能告訴宋琥他和太子有仇的實情,所以只能編了個出來,宋琥聽完也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先生說的是,你要做陛下的近臣,就必須是不偏不倚的,既然拒絕了漢王,就不能接受太子的禮物,否則你不就成了太子一黨的了?」

張嵐偷笑了兩下,隨後走向廚房。


「我去叫劉峰和思雅。」

極索說着,去叫劉峰和秦思雅了。

亞克斯跟在張嵐的身後,想要說什麼和戴安娜搭個話,可是嘴巴張了好幾下,硬是一個字都沒有蹦出來。

張嵐偷偷看着亞克斯那一副便秘的樣子,差點笑出聲。

不過兄弟有了喜歡的人想要追求一下,助攻還是要有的。

不過助攻也是需要講究的,身為一個職業的僚機,為主機打助攻不要直接的表明主題,那樣會將女孩嚇到的,要委婉一些,循環漸進,讓女孩和主機逐漸產生興趣……

張嵐沉思了一下,對着戴安娜道:」亞克斯他稀罕你。「

砰!!!

亞克斯漲紅著臉,對着戴安娜道:「他是開玩笑的,這個傢伙就是愛亂開玩笑。」

戴安娜有些害怕的後退了兩步,指了指被亞克斯摁在地上,臉都快摁進地面的張嵐道:「那個,他會不會有事?」

亞克斯面帶微笑的道:「不會,他的武魂就是厚皮臉,臉皮巨厚,賊不要臉,根本不會有事的,你看就連這樣他都一點事都不會有的。」

亞克斯說着,一道道岩柱拔地而起,然後空中拐了幾個彎,回來將掙扎著就要起來的張嵐再度跟摁在地里,還摩擦了兩下。

亞克斯對着戴安娜道:」先不要管他了,這個傢伙總是想要鍛煉自己臉皮的厚度,非要我們幫忙,先讓他在這裏鍛煉吧,咱們先吃飯吧。「

戴安娜看到張嵐其實並沒有什麼事後,點了點頭。

她又不傻,怎麼也不會詳細亞克斯的解釋,不過看到被摁在地里的張嵐還能向著亞克斯伸出一根中指后也覺得張嵐不會有事,便不再過問了。

這顯然是亞克斯和張嵐兩人之間在玩鬧……應該是玩鬧吧……

隨後戴安娜又想起了剛才張嵐所說的話——「亞克斯稀罕你。」

戴安娜的臉也不由的緋紅了起來,她從小從的寵愛里長大,無憂無慮,可是前一段時間,突逢巨變,父母被人殺死,她被抓了起來,當做商品,進行展覽拍賣,或許要不是眼前這溫柔善良的男人,她現在正在某個有錢人里備受摧殘吧?

戴安娜又想起來昨天夜裏,那一片黑暗的地方到處充滿著尖叫與戰鬥的轟鳴聲,在籠子裏的她無法逃脫,被餘波濺射過來的石頭打在她的身上。

她驚恐害怕,卻又無可奈何無法躲避,就如同等待死亡的羔羊,只能在恐懼中無力的瑟瑟發抖。

隨後,那個男人,停在了她的身前,溫柔的對着她道:」我會救你出去的。「

戴安娜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亞克斯,感覺他強壯的身軀充滿了安全感,讓人忍不住想要依靠着他。

這時,如同一陣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強風從側面刮來。

長時間的關押讓戴安娜的身體還有些虛弱,面對突然起來的強風,一時不察的她直接向著身旁的亞克斯倒去。

「啊~!」

在戴安娜的驚呼中,亞克斯反應了過來,慌忙的一把抱住了戴安娜。

「你沒事吧?」

亞克斯的語氣有些焦急,眼神中滿是擔心。

戴安娜在亞克斯的懷裏感受着亞克斯堅實而有力,充滿著安全感的臂膀,內心一盪。

隨後聽到了亞克斯焦急的聲音,看着亞克斯那滿是但系的眼瞳,她害羞的連忙閉上了眼睛,她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心臟砰砰的跳動着。

慢慢都已經快要害羞的冒煙了,卻怎麼也不肯離開這堅硬而富有安全感的臂膀。

亞克斯看着懷裏害羞的戴安娜,雖然他對愛情很是懵懂,但是也不是傻子,看到懷裏戴安娜的這幅樣子,他怎麼能夠不知道戴安娜其實是喜歡他的。

他內心幾乎要高興的大吼,表面卻強行平靜著,他以公主抱的樣子,在戴安娜的驚呼聲中一把將戴安娜抱起。

「你身體虛弱,不要亂動了,我抱你吧。」

這樣說着,亞克斯抱着戴安娜走進廚房。

而在他的身後,極索看着亞克斯抱着戴安娜的背影,微微露出笑容

。 征討聲越來越大,龔磊卻是沒想到事情會轉變成如此狀況,眉頭緊皺,單臂豎抱著劉潤城便向圍觀百姓解釋道:

「大家都靜一靜!」

「龔某已經派人去叫小姑娘的父母及醫者了,待會小姑娘的家裡便會來人!」

「龔某並不是偏袒哪一方,只是現在為首之事是為兩個小姑娘醫治傷,之後自會有兩家父母詢問她們緣由再作懲罰!」

「不過是兩個小姑娘掐架,諸位何至於誇大其辭!」

龔磊的意思是讓圍觀者不要將小姑娘掐架的事想得變了質。

可他的話傳進一眾圍觀者耳中卻有避重就輕之嫌。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圍觀群眾直接就開罵了。

罵他是望城城主的走狗。

罵望城城主是個小人教的小孩也心狠手辣。

仗著人多勢眾,沒人認識他們,罵的那叫一個難聽。

龔磊和一眾護衛兵看著事態的演變,只能儘力不讓圍觀者的口水噴到自己臉上,僵立著不動。

劉潤城窩在龔磊身上,默默聽著周圍所有人在罵她父親,罵她一家,腦中緊繃的弦終是斷了,在龔磊懷中嗚咽起來。

她知道是因為她才引得所有人都罵她的爹爹。

她感覺到了自己做錯了……可是她卻不明白自己哪裡做錯了。

她很討厭現在的感覺。

可是沒有人會因為她厭惡情緒而停止唾罵。

在這一刻,她才感覺到自己很沒用。

…………

劉文正和廣仁曦商量著怎麼安排由守衛兵正規化售賣魔獸肉,如何在壓低了糧價的同時指引望城百姓步入另一個生活方式的正軌。

便聽到一個守衛兵匆匆忙忙來報:「城主,五小姐出事了!」

聽到這消息劉文心中嚇了一大跳,都來不及和廣仁曦客套,便風風火火跟著守衛兵往外跑。

廣仁曦見狀,瞧著閑來無事,也跟了上去。

到達現場看到的狀況令廣仁曦吃了一驚。

寬闊主街道上站滿了人,周遭高鋪茶樓也圍滿了人。

眾人叫嚷聲不斷與幾個護衛兵對恃。

而在護衛兵之後,站著一個抱著小姑娘的壯漢,正面色難看的盯著眼前場景漲紅了臉說不出話

再細聽街上百姓叫嚷的話,廣仁曦眉稍一挑,當下便尋了個舒服的牆角靠著。

想看看劉文的五女兒劉潤城,做了什麼引得望城百姓直接罵上了劉文。

「爹!」

「嗚嗚嗚!」

劉潤城一看到劉文來了便掙紮下了龔磊的懷抱,直接撲進了劉文懷中哭了起來。

「城兒不哭不哭啊~」

「怎麼回事?」

見自己的愛女劉潤城除了頭髮亂糟槽的臉上有幾個印子沒什麼大礙,劉文將其抱起,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側頭看向龔磊詢問狀況。

「城主,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方才五小姐與人扭打在一起被守衛兵發現,拉開后便通知我過來處理了。」

「我安排人為小姑娘請了大夫還去叫了她的家人,想讓守衛兵守著帶五小姐回城主府找您。」

「沒想到圍觀的人便說我袒護五小姐,直接罵上了我們……任我怎麼解釋,他們都不聽。」

「引得越來越多人圍觀,就變成這副情境了。」

劉文的出現讓街道上的征討聲小了很多,可依舊有些不入流的聲音傳進他們的耳朵。

聽到龔磊的話,又聽到了街上人群傳來的一道道尖銳之聲,劉文泛著細紋的眼睛輕眯,沖懷中還在哭的劉潤城輕聲說道:

「城兒,你是爹爹的好女兒,不哭不哭啊~」

龔磊聽到劉文的話,以為劉文已經有了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心中暗暗鬆了一口空。

他本就不善言語

方才說了那麼幾句話就引得眾人強烈反擊。

他也是真怕了。

「爹爹。」

劉潤城沒想到平日她犯錯都會說上她幾句的爹爹聽了龔磊的話一點也沒有要說她的意思,還說她是他的好女兒。

不由抽泣著抬起了頭,滿眼疑惑的看著他。

劉文低了下頭看著自己寶貝女兒肉臉上鑲著的布滿疑惑迷茫的大眼,一下便看穿了她的想法。

不由沖其寵溺一笑:「爹爹的城兒是不是說過以後要成為像爹爹一樣的人?」

耳邊仍有唾罵聲傳來,劉潤城不明白自己爹爹為什麼這個時候問自己這個問題。

卻還是老老實實的對他點了點頭。

不過想到自己惹了大家都罵她爹爹,她的嘴又忍不住扁了起來嗚咽說道:

「可是城兒笨,城兒被別人騙了就算了,還連累爹爹被他們罵……城兒笨,城兒做錯事了……」

劉潤城原先只是哽咽內疚的抽泣,說到後面卻再也忍不住號啕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城兒錯了!城兒錯了!」

劉潤城突然的大哭聲又尖又細又突然,並且越哭越響,引得一眾征討聲都弱了下來。

直到再沒有罵劉文的聲音出現。

她還在哭。

眾人皆不明所以的看著突然「凄厲大哭」的城主之女。

看著抱著她的圓胖城主。

感覺到因聲音弱下任何一個對城主尖厲罵聲都能讓人聽得分明,皆沉默不語靜待時機不當出頭鳥。

劉潤城似在渲泄著心中的某份怨氣、怒氣、恐懼、以及後悔內疚,哭得毫不收斂,哭得像是一個剛出世的新生兒。

劉文一直抱著她,默默輕拍著她的背哄著她,全程沒有半分不耐煩。

在一旁被大夫上好了葯躲在護衛兵身後的王家小姑娘,抽泣的看著被城主劉文抱哄著的劉潤城,眼中儘是羨慕。

王家的人,也就是王家姑娘的父親在劉潤城哭時剛好趕到。

見自己女兒一副做錯事的模樣躲在護衛兵身後盯著城主和他女兒看,心中一個咯噔,瞥了自己女兒一眼趕緊上前賠罪。

「城主,小女年幼無知惹了令千金,王某先在此賠罪了!」

王家主事之人一上來便道歉,且聲音還不小。

圍觀者當下就有人義正言辭提醒他:

「不是你家孩子的錯,是城主女兒將你孩子打的頭破血流了!」

王家老爺聽言一頭霧水,抬眼看了下哭得震天響的城主女兒,又轉身看了身後一臉畏縮之態的親生女兒一眼,神色奇怪了起來。

叫了一聲:「城主。」

劉文聽言側頭看了他一眼:「王老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清楚,待我女兒哭完,我們便在大家面前問清楚是怎麼回事。誰錯便罰誰。」

「兩孩子雖都小,卻也到了該立規矩的時候了。」

王家老爺哪裡聽不出劉文這裡在打官腔。

心中雖哭笑不得,瞧著四周卻也知道事情發展好像不在他之前的猜測之內,當下應了聲:「是。」。 隨着林羽的話音落下,無論是神連川父子,還是崑崙神族的那些奴僕、護衛,全都呆住。

「哈哈!!!」

愣了好久,神天煜終於率先回過神來,滿臉不屑的看着一臉決然的林羽,放聲大笑道:「聽你這意思,你是想覆滅我崑崙神族?」

來至房前,正趕上陳玄清拿著一個果子從裡面出來,張嘴咬了一口,道:「嗯,應該是北地的果子,甜!」


抬頭看見了石青峰,問道:「你去北地了?」

石青峰正待喊出「師父」二字,冷不丁被他一問,面上表情立刻僵住,稍稍一頓,答道:「嗯?沒啊!」瞅見他手裡拿著的果子,明白過來,又補充道:「哦,這個啊,是別人送的,從北地來的!」

陳玄清皺起眉頭琢磨了一下,自語道:「北地距離御鼎山有千里之遙,來人竟能將這雪果保存的如此之好——」

石青峰打斷他道:「不是人,是一隻豬!」

陳玄清手中果子一滑,差點兒掉到地上,驚道:「什麼?一隻豬?」

石青峰道:「一兩句話說不明白,有水嗎?」

陳玄清回頭喊到:「霜兒,給你小師弟倒杯水出來!」

屋子裡面沒有傳出任何動靜。須臾之後,從裡面滾出來一個雪果,一直滾到門檻。

石青峰彎腰將那雪果撿起,故意高聲喊道:「這可是從千里之外的北地帶回來的雪果,要一百年開一次花,一百年結一次果,一百年——」

話到一半,霜兒從裡面抱著包裹走了出來,滿帶怨氣看了他一眼,拍到他手中說道:「御鼎山上的牛都讓你吹光了!連十八也要被你吹死了!」

石青峰忍住笑意,將那包裹放回到屋子裡面,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對陳玄清說道:「師父,我想去千丈岩上看看。」

陳玄清道:「好啊,我陪你一塊!」

拔腿走了兩步,忽然停下來說道:「你去屋裡取幾個雪果,若塵正在千丈岩上,讓她也嘗嘗。這東西可寶貝得緊!」

石青峰應了一聲,轉身跑回屋裡取了幾個。出門時卻被霜兒堵在了門口,問道:「這東西真是寶貝?」

石青峰道:「你以前見過么?」

霜兒搖了搖頭。

石青峰挺直身子說道:「那就是了!連你都沒有見過,肯定是寶貝!寶貝得緊!」

霜兒覺得似乎有些道理,伸手從他懷裡抓過一個,讓開道路,把他放了出去。

師徒二人邊走邊聊,石青峰把去御經閣找書、遇見紫薇、開門見山、拜童無忌為師、遇見大熊等一系列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陳玄清聽完以後,並沒有表示出多少驚訝,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原來是無忌呀,怪不得呢!」

走了幾步,又道:「你留一個果子,回頭去御經閣時拿給紫薇。她最喜歡北地的東西。」

石青峰皺了皺眉,道:「可我不知道她在哪兒啊,前兩次都是她來找的我,我找不到她。」

陳玄清道:「你只須把果子放在之前看書的書房裡面,她聞到香味兒,自然會來。」又道:「你把果子留下以後,不要在裡面逗留,免得節外生枝。」

石青峰有些不解,問道:「節外生枝?」

陳玄清頓了一下,道:「雲峰主不允她與外人相見,你若等著見她,會給她招來麻煩。」

石青峰明白過來,不再多言,挑出一個果子,塞進了左邊的口袋裡面。

千丈岩上,丁若塵正在放牛。被放的那頭牛自然是十八。

望見陳玄清以及石青峰走來,丁若塵立刻站了起來,遠遠的向他招了招手,喊道:「小師弟回來了啊!」

十八也抬起頭來朝那邊看了一眼,搖搖尾巴叫了一聲。

石青峰將果子遞到她手中,說道:「從北地帶回來的,你嘗嘗。」

丁若塵接過嘗了一口,贊道:「真好吃!」至於石青峰是不是去了北地,這果子是他自己帶回來的還是別人送給他的,一概沒問。作為千潯峰峰主身邊的親信,她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在這一點上,她甚至比大多數女人都要聰明。

十八聞到味道,眼巴巴望著丁若塵叫了一聲,嘩啦留下一片口水。

陳玄清笑道:「就你嘴饞!什麼都逃不過你的鼻子!」說罷,兀自從兜里取出一個果子扔了過去,道:「專門帶給你的,瞧你那饞勁兒!」

十八接住果子,津津有味的嚼了起來,沒捨得一口吞下。

這時,山路上忽然傳來腳步聲響,接著,慢慢轉出一個人來。陳玄清扭頭一看,只見來人身形高瘦,白髮蒼蒼,略有疲態,卻是雷澤峰上那位向來深居簡出的老雷主,不知何故來到了千丈岩上。

陳玄清趕緊迎上前去,伸手握住老雷主雙手,說道:「封師兄大駕光臨,玄清未曾遠迎,失禮!失禮!」

封雷澤抽出一手來在他肩上拍了兩下,笑道:「玄清師弟不必客氣,我來看看那個孩子。」

說罷,目光落在了石青峰身上。 「什麼!!小姐不見了!!?」

一棟比香都所有房子加起來還華麗的建築內,傳出震怒的吼聲,接着是摔東西的聲響。

「對…對不起,老爺……」十幾名男女僕人瑟縮著身子,可憐巴巴地道歉。

「有時間討饒還不快點給我去找!」頭髮斑白的中年紳士跳腳咒罵,衣冠楚楚卻掩不住骨子裏的暴發戶氣質。這時,牆角響起一個冷靜的男性嗓音:「老爺,屬下以為現在不宜大動干戈,提拉的英雄那邊還沒有消息傳回。」

「可是莎莉耶……」

「小姐會去哪裏,您應該最清楚的。」

中年紳士眼睛一亮,朝垂手侍立在旁的壯年漢子揮了揮手:「守住礦山的入口,把莎莉耶抓回來!」

「遵命。」

透過玻璃窗的燈光照亮了一張偷窺的臉,流光般閃爍的眼,長及小腿的淡青色長發,正是在史賓鎮和楊陽等人有一面之緣的少女吟遊詩人。

礦山。默念了一遍這個名詞,希露菲爾悄無聲息地跳出陽台。

******

「到底要去哪兒啊?」

一路走來,腳下的地面越來越凹凸不平,昭霆忍不住發問。莎莉耶頭也不回地答道:「礦山。」

香都三面環牆,只有東面緊挨着廢礦區,這麼說他們是往東面走。楊陽回憶地理志上的描寫,同時觀察周遭。這一帶褪去了市中心的繁華,裸.露出破敗的味道。礦工的棚屋歪歪斜斜地擠在一起,暗幢幢的彷彿鬼影。

「莎莉耶,我來背你吧。你赤腳走這種路,會受傷的。」

「不用。」

「待會兒救了人後,可能要逃跑,你不想成為我們的累贅吧。」肖恩綻開成胸在握的笑容。果然,莎莉耶轉過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喝道:「蹲下!」

昭霆在友人耳邊咕噥:「真是不可愛的小孩,人家好心背她,還這種態度。」楊陽笑道:「我倒覺得她和你很像。」希莉絲見莎莉耶一手抱着玩偶不好爬上肖恩的背,便道:「布娃娃我來拿吧。」

「不要碰!」莎莉耶緊緊抱住玩偶。

「算了吧,算了吧,一隻手也可以抱的。」楊陽輕拍同伴的背部,笑眯眯地打量玩偶,「這個娃娃和你很像吶,也有一頭漂亮的金髮。」莎莉耶看着她無敵的笑容,不覺軟下口氣:「這是…我媽媽做給我的。」

哦。希莉絲頓時緩和了神色。

「那你可要抱緊了哦。」肖恩輕鬆地背起莎莉耶,驀地臉色一變,佯裝若無其事地朝她指的方向走去,用「傳音術」道:「把袖劍收起來吧,它對我沒用,反而有可能割傷你自己的手。」

「哼,不要小看我。」莎莉耶輕聲細語,「這玩意兒我用了不下一百遍了,人也不是沒殺過。」

「你小小年紀,怎麼會需要用到這種東西?」肖恩十分心疼。莎莉耶沉默片刻,無意識地環緊他的頸項,夢囈似的道:「我爸爸是個壞蛋,超級大惡棍,想殺他的人不計其數,理所當然,身為他女兒的我,也成了他們的目標,所以我從小就接觸這些東西,還有毒。」

「原來如此。」

「好了!別廢話!安靜走路!」驚覺自己說太多,莎莉耶厲聲呵斥。肖恩笑着答應:「是,是。」

廢棄的礦區完全沒有燈火,楊陽讓法杖發光,照亮周圍一小方土地。莎莉耶訝道:「原來你是魔法師。」楊陽笑了笑:「確切的說是魔法師加弓箭手。」

「魔法師通常會被洗腦,做那些富商的保鏢;弓箭手的肺可以賣大價錢,手指砍下來做裝飾品。」

「喂喂!」不要在夜路上講這種恐怖的話好不好!

「這裏都是些什麼人啊。」耶拉姆嘆息。莎莉耶嗤笑:「沒見過世面的傢伙,首都的貴族還有更多荒唐的花招呢!」眾人一致搖頭。

「不對啊!貝姆特城主怎麼會容許這樣的惡行!」楊陽發覺一個破綻。

「他根本不知道!」

「咦?」

「伊斯法亂的地方多了,他哪一一管得到!頂多也是驅逐一些外賊罷了,內賊根本防不了!因為沒有健全的官僚體制,各地的土霸王只要塞點賄賂就能打發首府的使者!」莎莉耶滔滔不絕地道,語帶恨意。肖恩問道:「什麼是土霸王?」

「你是白痴嗎!」莎莉耶破口大罵,眼睛瞪得老大,「土霸王就是…就是……」訥訥半天,也想不出合適的解釋。楊陽替她解了圍:「就是盤踞一方的惡霸之類,通常很有錢。」

「沒…沒錯。」莎莉耶紅著臉贊同,非常尷尬。

「那你是土霸王的女兒咯?」昭霆靈機一動。莎莉耶震了震,低聲承認:「沒錯。」眾人大吃一驚,昭霆也沒料到自己一猜就中。

「我的父親就是這個哈林郡的總督,拉繆·亞拉斯帝爾。」

「那你是姓亞拉斯帝爾咯?」肖恩首先回過神,高興找到一個同伴,「——跟我的姓一樣長。」莎莉耶嗤之以鼻:「我才不跟那老混蛋姓,我跟我媽媽姓!她姓雅拉,絲蒂爾·雅拉……」意外發現隱藏在父親姓氏里的玄機,她震驚得全身僵硬。楊陽溫和一笑:「你爸爸真是個痴情人。」

「不!他才不是痴情人!」莎莉耶豁然爆發,嚇了眾人一跳,「他從來不想媽媽,成天只想着錢!腦子裏只有錢、錢、錢!連媽媽親手做給我的布娃娃,他也要我丟掉,說不合郡主女兒的身份!」

「……那麼至少,他曾經想過她,不然,他也不會取那樣的姓了。」楊陽柔聲勸慰。莎莉耶一言不發,把頭深深埋進肖恩的頸后。

默默走了會兒,希莉絲叫道:「啊——我終於想起蕾亞是誰了!是風神的名字!」

「咦!」眾人一怔。昭霆笑着擺手:「不可能吧。」

「是啊,再怎麼想神也不可能被……」楊陽說得悠哉,眼光卻不由自主地往莎莉耶瞟去。

當下萬籟俱靜,只剩下壓抑的呼吸聲。

「我也不知道蕾亞是什麼。」莎莉耶開口打破沉默,「但是對我爸爸,其他人而言,她是風神,他們的搖錢樹。」

不會真的……眾人面面相覷,正要追問,莎莉耶手指左前方:「到了!先去那座小屋休息!」藉著法杖的光輝,眾人勉強看見不遠處有間小木屋,破爛的模樣像是隨時會倒塌。

「不直接去礦山嗎?」眾人以為她應該急着去救人才是。

「礦山肯定有人守着,不能貿然靠近。而且小屋裏有藥材,我要調配壓制你們體內毒的葯,免得天亮救不出人來,賠了夫人又折兵。」

「乾脆解了不更好?」昭霆不解。莎莉耶重重一哼:「別得寸進尺!我還不能完全信任你們!」楊陽攔住友人的拳頭,賠笑道:「那就進去吧。」轉頭悄聲道:「神官告訴過我夢斷草的解藥方子,待會兒我會偷偷把藥材藏起來。」昭霆雙目一亮。

小屋裏頭就跟外面一樣簡陋,只有兩張床,一個椅子,一隻立櫃和一張桌子。蜘蛛網結得到處都是,地上積著厚厚一層灰。肖恩一踏進門就打了幾個噴嚏,被震落的塵土蓋滿身,還連累了背上的莎莉耶。

「你這個笨蛋!」愛潔的女孩尖聲道。

「這怎麼能怪我。」肖恩回嘴,但還是退出去,吟唱咒文,一道柔和的風卷包圍住他倆,轉瞬捲走了灰塵。

「這是什麼法術?」莎莉耶終究是小孩,好奇心一起,就忘了生氣。肖恩得意地道:「我發明的風魔法——「洗衣術」!」莎莉耶一陣無力:「真難聽……」眾人撲哧笑起來。

服下緩解的葯,眾人聽從莎莉耶的指示,坐在床上稍事休息。惟獨肖恩既不喝葯,也不坐下。莎莉耶瞪着他,連連冷笑:「看不出你的防心倒是最重的!」

「不是的。」肖恩寬和地笑道,「我的身體不是真的身體,不會中毒。而且我想活動一下筋骨,好去偵察。」莎莉耶將信將疑地端詳他,照例被那雙清澈的琥珀色眸子溶了戒意,別過頭:「好吧,我畫張圖給你,你去偵察,能夠擺平守衛最好。」

「沒問題。」

臨出門時,希莉絲關切地囑咐:「小心點,肖恩。」棕發青年回以燦爛的笑容:「放心吧!」

******

十幾根火把在暗夜裏晃動,彷彿來自地獄的鬼火,油脂燃燒的熱氣夾雜着細碎的人聲,隨着夜風擴散開來。

遠遠看着這幕景象,希露菲爾欣喜地感到熟悉的波動:「是這兒了。」

輕盈地跨出一步,無形的力量反彈回來,撞得她連翻幾個筋斗,重重摔在地上。

「唉唷唷~~」一邊呼痛一邊揉屁股,吟遊詩人氣惱地抱怨,「該死的「法則」!」

怎麼辦?如果不見到她,這個城的悲劇就不會停止,可是我進不去。希露菲爾咬着大拇指思考對策,突然像察覺到什麼似的抬起頭,一團橘色的光點掠過她的視野:「……元素精靈!?這可真少見!」

抓住那團光,她溫言道:「別緊張,告訴我你想幹嘛。」說着,攤開手。

初時橘光有點猶豫地一動不動,隨即輕輕顫動,彷彿說話般變換頻率。畢竟,這是第一次遇到聽得懂她的語言的人。

「嗯,帶…你…去…見…肖…恩·普多爾卡雷!?」最後幾個字情不自禁地提高音量,驚訝之餘,一個絕妙的主意在希露菲爾腦中成形。

「好,我帶你去找他,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

距此百米遠的一塊山石后,充當臨時前哨的青年也在探頭探腦。

一、二、三……十五,人還挺多的嘛。肖恩有些在意地觀察其中一名黑袍的男子:這傢伙看起來不簡單,可是我怎麼感覺不到他身邊有魔法元素?

正想靠近點看看,一樣特別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螢火蟲?」

深沉的夜色里,一點淡淡的橘光緩緩飛來。肖恩馬上意識到深秋是不會有螢火蟲的,但是這個光點絲毫沒有惡意,所以他任它來到身前。

「你是什麼呀,小東西?」棕發青年好玩地戳戳光點,從指尖傳來的熟悉波動卻凍結了他的笑意,使他從頭冷到腳。

「莉……瑞爾?」

發白的唇擠出破碎的聲音。沙之精靈發出歡愉的光芒,在空中搖擺身子。

肖恩顫抖地捧住她:「莉瑞爾,莉瑞爾,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手掌中傳來溫暖的觸感,彷彿在安撫他。肖恩強抑悲傷,咬牙道:「是誰!是誰把你打成這樣?」莉瑞爾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左右晃動,狀似焦急。肖恩一臉疑惑:「你有話要對我說?」

光點改為上下移動,彷彿點頭。

「可是我聽不懂……對了!」肖恩四下翻找,找出一塊灰黑色的石頭,使勁敲碎,挑了塊尖棱形的碎石,道,「我要畫個魔法陣,可以暫時補充你體內的能量,不過會很痛…你要忍着點。」

他畫得很快,約莫半刻鐘就畫完一個魔法陣。

莉瑞爾飄到中央,法陣登時大亮,星星點點的光芒匯聚在一起,逐漸拉長,勾勒出一個纖細的人形,從模糊到清晰。

YY2021年度巔峰盛典節目單曝光


YY2021年度巔峰盛典節目單曝光

中國網娛樂3月19日訊(程鵬):直播界一年一度的文娛盛宴——年度巔峰盛典將於3月20日在椰城海口閃耀啟幕,盛典節目單於近期曝光。年度殿堂巔峰主播淺藍和文er將分別與騰格爾、金志文組成明星主播CP再唱經典,閃耀盛典舞臺。同時,黃霄雲、金池、吳岱林、沙粒、雙小吱等一眾實力明星和網紅藝人也將同臺獻唱,帶來一場無與倫比的視聽盛宴。

2018明星年度盛典_明星年度盛典完整版_央視年度明星盛典

節目單中央視年度明星盛典,最令人期待的莫過於由年度殿堂巔峰男主播淺藍與流量大叔騰格爾組成的“格外有錢(淺)”CP。淺藍雖是華語樂壇初出茅廬的小鮮肉,但是憑借呆萌可愛的外形和出口成章的創作才華,圈粉無數,是名副其實的說唱rap小王子。騰格爾因獨特的草原嗓音和唱法在樂壇有著鮮明的特色,近年來因翻唱多首金曲和魔性歌曲而出圈,吸引瞭大批年輕人的喜愛。此次,他們將合作獻唱耳熟能詳的神曲《大風吹》央視年度明星盛典,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讓我們拭目以待。

另一組明星主播CP也同樣引人註目。年度殿堂巔峰女主播文er與實力唱將金志文組成CP,將在盛典現場共同演繹金志文經典曲目《自娛自樂》。文er兼具顏值與實力,演唱風格多變,可甜可辣;同時,爽朗直率的性格頗受粉絲喜愛。金志文作為知名創作歌手猜火車2,擁有辨識度極高的嗓音與卓越的編曲能力,創作出《遠走高飛》《寫一封情書》《我們結婚吧》等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兩人合作,又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

擁有自信、獨立的氣質,被譽為“鐵肺唱將”的華語實力派女歌手金池將攜手48位優秀主播震撼開場,帶來金曲《你就是你》,寓意每一位主播都是獨一無二最閃耀的自己。中國新聲代女歌手黃霄雲,童顏巨肺、古靈精怪,演唱技巧與情感並存,她將用幹凈通透,充滿張力的聲線演繹其代表作《你逆著光而來》。騰格爾還將獻唱其成名曲《天堂》,金志文深情獻唱經典老歌《為愛癡狂》,帶來一場回憶殺。

此外,實力網紅主播小阿七、林小珂、戴羽彤將分別帶來自己的原創歌曲《從前說》《企鵝》《來遲》。年度最佳組合賽道冠軍雙小吱將帶來樸樹的出圈名曲《NEW BOY》,願每個人都永遠擁有天真少年氣。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風靡全網並登上央視春晚的爆火歌曲《這世界那麼多人》也將在年度盛典上由最佳全能藝人賽道亞軍露曉久演唱。電影推廣曲《漠河舞廳》在今年的社交平臺上被花樣演繹,最佳男音樂人賽道季軍亞貝、最佳女脫口秀藝人賽道季軍嶼喬將聯袂獻唱此歌曲,勢必會引爆全場。此外,還有舞蹈串燒、花式脫口秀等豐富多樣的精彩節目輪番上演。

作為直播界的“春晚”, 年度巔峰盛典不僅是一場粉絲與主播互動、與明星親密接觸的盛大狂歡party,更是一場為優質主播榮耀加冕,幫助主播走向更高的舞臺,聚集更高人氣、實現夢想的助推器。今年,盛典繼續承載榮光,帶來更多精彩,敬請期待!

YY2021骞村害宸斿嘲鐩涘吀绡€鐩柈鏇濆厜


YY2021骞村害宸斿嘲鐩涘吀绡€鐩柈鏇濆厜

涓湅缍插妯?鏈?9鏃ヨ▕锛堢▼榈級锛氱洿鎾晫涓€骞翠竴搴︾殑鏂囧鐩涘鈥斺€斿勾搴﹀窋宄扮洓鍏稿皣鏂?鏈?0鏃ュ湪妞板煄娴峰彛闁冭€€鍟熷箷锛岀洓鍏哥瘈鐩柈鏂艰繎鏈熸洕鍏夈€傚勾搴︽鍫傚窋宄颁富鎾泛钘嶅拰鏂噀r灏囧垎鍒ヨ垏楱版牸鐖俱€侀噾蹇楁枃绲勬垚鏄庢槦涓绘挱CP鍐嶅敱缍撳吀锛岄杻鑰€鐩涘吀鑸炶嚭銆傚悓鏅傦紝榛冮渼闆层€侀噾姹犮€佸惓宀辨灄銆佹矙绮掋€侀洐灏忓惐绛変竴鐪惧鍔涙槑鏄熷拰缍茬磪钘濅汉涔熷皣鍚岃嚭鐛诲敱锛屽付渚嗕竴鍫寸劇鑸囧€瘮鐨勮鑱界洓瀹淬€?/p>

2018鏄庢槦骞村害鐩涘吀_鏄庢槦骞村害鐩涘吀瀹屾暣鐗坃澶骞村害鏄庢槦鐩涘吀

绡€鐩柈涓?strong>澶骞村害鏄庢槦鐩涘吀锛屾渶浠や汉鏈熷緟鐨勮帿閬庢柤鐢卞勾搴︽鍫傚窋宄扮敺涓绘挱娣鸿棈鑸囨祦閲忓ぇ鍙旈ò鏍肩埦绲勬垚鐨勨€滄牸澶栨湁閷紙娣猴級鈥滳P銆傛泛钘嶉洊鏄彲瑾炴▊澹囧垵鍑鸿寘寤殑灏忛鑲夛紝浣嗘槸鎲戝€熷憜钀屽彲鎰涚殑澶栧舰鍜屽嚭鍙f垚绔犵殑鍓典綔鎵嶈彲锛屽湀绮夌劇鏁革紝鏄悕鍓叾瀵︾殑瑾敱rap灏忕帇瀛愩€傞ò鏍肩埦鍥犵崹鐗圭殑鑽夊師鍡撻煶鍜屽敱娉曞湪妯傚鏈夎憲楫槑鐨勭壒鑹诧紝杩戝勾渚嗗洜缈诲敱澶氶閲戞洸鍜岄瓟鎬ф瓕鏇茶€屽嚭鍦堬紝鍚稿紩鐬ぇ鎵瑰勾杓曚汉鐨勫枩鎰涖€傛娆★紝浠栧€戝皣鍚堜綔鐛诲敱鑰崇啛鑳借┏鐨勭鏇层€婂ぇ棰ㄥ惞銆?strong>澶骞村害鏄庢槦鐩涘吀锛屽皣鏈冪鎾炲嚭鎬庢ǎ鐨勭伀鑺憋紝璁撴垜鍊戞嫮鐩互寰呫€?/p>

鍙︿竴绲勬槑鏄熶富鎾瑿P涔熷悓妯e紩浜鸿ɑ鐩€傚勾搴︽鍫傚窋宄板コ涓绘挱鏂噀r鑸囧鍔涘敱灏囬噾蹇楁枃绲勬垚CP锛屽皣鍦ㄧ洓鍏哥従鍫村叡鍚屾紨绻归噾蹇楁枃缍撳吀鏇茬洰銆婅嚜濞涜嚜妯傘€嬨€傛枃er鍏煎叿椤忓€艰垏瀵﹀姏锛屾紨鍞遍ⅷ鏍煎璁婏紝鍙敎鍙荆锛涘悓鏅傦紝鐖芥湕鐩寸巼鐨勬€ф牸闋楀彈绮夌挡鍠滄剾銆傞噾蹇楁枃浣滅偤鐭ュ悕鍓典綔姝屾墜鐚滅伀杌?锛屾搧鏈夎鲸璀樺害妤甸珮鐨勫棑闊宠垏鍗撹秺鐨勭法鏇茶兘鍔涳紝鍓典綔鍑恒€婇仩璧伴珮椋涖€嬨€婂涓€灏佹儏鏇搞€嬨€婃垜鍊戠祼濠氬惂銆嬬瓑澶氶鑶剧倷浜哄彛鐨勬瓕鏇层€傚叐浜哄悎浣滐紝鍙堟渻鐢㈢敓鎬庢ǎ鐨勫寲瀛稿弽鎳夛紵

鎿佹湁鑷俊銆佺崹绔嬬殑姘h唱锛岃璀界偤鈥滈惖鑲哄敱灏団€濈殑鑿獮瀵﹀姏娲惧コ姝屾墜閲戞睜灏囨敎鎵?8浣嶅劒绉€涓绘挱闇囨捈闁嬪牬锛屽付渚嗛噾鏇层€婁綘灏辨槸浣犮€嬶紝瀵撴剰姣忎竴浣嶄富鎾兘鏄崹涓€鐒′簩鏈€闁冭€€鐨勮嚜宸便€備腑鍦嬫柊鑱蹭唬濂虫瓕鎵嬮粌闇勯洸锛岀椤忓法鑲恒€佸彜闈堢簿鎬紝婕斿敱鎶€宸ц垏鎯呮劅涓﹀瓨锛屽ス灏囩敤骞瑰噲閫氶€忥紝鍏呮豢寮靛姏鐨勮伈绶氭紨绻瑰叾浠h〃浣溿€婁綘閫嗚憲鍏夎€屼締銆嬨€傞ò鏍肩埦閭勫皣鐛诲敱鍏舵垚鍚嶆洸銆婂ぉ鍫傘€嬶紝閲戝織鏂囨繁鎯呯嵒鍞辩稉鍏歌€佹瓕銆婄偤鎰涚櫋鐙傘€嬶紝甯朵締涓€鍫村洖鎲舵銆?/p>

姝ゅ锛屽鍔涚恫绱呬富鎾皬闃夸竷銆佹灄灏忕弬銆佹埓缇藉饯灏囧垎鍒ュ付渚嗚嚜宸辩殑鍘熷壍姝屾洸銆婂緸鍓嶈銆嬨€婁紒榈濄€嬨€婁締閬层€嬨€傚勾搴︽渶浣崇祫鍚堣辰閬撳啝杌嶉洐灏忓惐灏囧付渚嗘ǜ妯圭殑鍑哄湀鍚嶆洸銆奛EW BOY銆嬶紝椤樻瘡鍊嬩汉閮芥案閬犳搧鏈夊ぉ鐪熷皯骞存埃銆?/p>

鍊煎緱涓€鎻愮殑鏄紝浠婂勾棰ㄩ潯鍏ㄧ恫涓︾櫥涓婂ぎ瑕栨槬鏅氱殑鐖嗙伀姝屾洸銆婇€欎笘鐣岄偅楹煎浜恒€嬩篃灏囧湪骞村害鐩涘吀涓婄敱鏈€浣冲叏鑳借棟浜鸿辰閬撲簽杌嶉湶鏇変箙婕斿敱銆傞浕褰辨帹寤f洸銆婃紶娌宠垶寤炽€嬪湪浠婂勾鐨勭ぞ浜ゅ钩鑷轰笂琚姳妯f紨绻癸紝鏈€浣崇敺闊虫▊浜鸿辰閬撳杌嶄簽璨濄€佹渶浣冲コ鑴彛绉€钘濅汉璩介亾瀛h粛宥煎柆灏囪伅琚傜嵒鍞辨姝屾洸锛屽嫝蹇呮渻寮曠垎鍏ㄥ牬銆傛澶栵紝閭勬湁鑸炶箞涓茬噿銆佽姳寮忚劔鍙g绛夎睈瀵屽妯g殑绮惧僵绡€鐩吉鐣笂婕斻€?/p>

浣滅偤鐩存挱鐣岀殑鈥滄槬鏅氣€濓紝 骞村害宸斿嘲鐩涘吀涓嶅儏鏄竴鍫寸矇绲茶垏涓绘挱浜掑嫊銆佽垏鏄庢槦瑕瘑鎺ヨЦ鐨勭洓澶х媯姝arty锛屾洿鏄竴鍫寸偤鍎唱涓绘挱姒€€鍔犲啎锛屽公鍔╀富鎾蛋鍚戞洿楂樼殑鑸炶嚭锛岃仛闆嗘洿楂樹汉姘c€佸鐝惧あ鎯崇殑鍔╂帹鍣ㄣ€備粖骞达紝鐩涘吀绻肩簩鎵胯級姒厜锛屽付渚嗘洿澶氱簿褰╋紝鏁珛鏈熷緟锛?/p>

發現自己上當的程懷默怪叫一聲,腳下用力直接竄了出去。


「別跑,你給我站住!」

「那你倒是別追啊!」

「我不追就給你跑了!」

「你不追我不就不跑了?」

「你你好小子,我和你說,這可是唐軍大營,我倒是要看看沒有軍令,你小子還能跑到哪兒去!」

「這你就管不著了」 一陣咳嗽聲在這沉寂的巷子中響起,女子帶着她的精靈就這樣出現在林時面前。

【精靈】夢妖魔♀

【屬性】幽靈系

【特性】漂浮

【技能】暗影球,以牙還牙,滅亡之歌,魔法火焰,力量寶石,潛靈奇襲,幸運咒語,魔法葉,冥想,精神強念,鬼火

【持有】無

女子轉過身來看向小男孩,那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閃過一絲疑惑,「靈界的惡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咳咳。」

小男孩見到她之後只是冷冷一笑,隨後望了一眼林時正要消失之時,夢妖魔突然出手,一發暗影球打在它臉上,小男孩發出一陣嘶啞瘮人的慘叫聲后,有些不甘心的伸手抓向林時,最後畫面定格,小男孩化為一道白煙消散……

靈界的惡靈?林時聽到了她剛才的自言自語,頓時眉頭一皺,突然,林時身前傳來一道彷彿是鏡子破碎的聲音,緊接着數十道白色光球憑空出現隨後飄向空中飛往各處。

「看來我找到真兇了呢……」女子平靜的說道,每個光球都代表着一個失蹤學生的靈魂,那些學生並沒有失蹤而是靈魂被奪走,身體被精靈中心保管了。

「傳說中,惡靈來到現界會誘惑迷失的孩子前往靈界並吃掉,可這隻惡靈卻並沒有這樣做,只是帶走了孩子們的靈魂去消耗來維持自己在現界的時間,難道說它有什麼指定的目標?比如你?」

面對女子的詢問,林時是真的一臉懵逼,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林時,我在網上見過這個人!」

「誰呀?看衣服應該是聯盟的人吧。」

「是聯盟認證的幽靈系館主夜茉莉!實力在十八個館主裏面都是前三的存在!非常厲害!」

「館主啊,是以後要打的人呢。」

夜茉莉盯着林時的眼睛看了好一會,也不知道看出了什麼東西,淡淡說道:「那隻惡靈並沒有被消滅,或者說我沒有辦法消滅它,它藏身的空間裂縫破碎,直接將它送回了靈界,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它繼續找你。」

說罷,夜茉莉轉身看向空中的黑夜魔靈,淡淡說道:「抱歉,是我誤會了,你應該是從靈界出來抓捕惡靈的吧,不然那道牆壁也不會這麼容易被我打破,這次案件已經結束,我會撤銷對UC105的通緝,不過靈界的精靈還是回到靈界比較好。」

黑夜魔靈淡淡看了她一眼,隨後視線在林時身上和身邊停留了一會兒,便轉身飄向空中消失不見。

「這隻黑夜魔靈好像看出了什麼……」林時有些懷疑,對方看出了這具身體有兩道靈魂存在,恐怕惡靈的目標也是這個?

這時氣溫開始回升,夜茉莉又恢復到了那副病態的樣子,咳嗽兩聲后,便頭也不回和夢妖魔一起飄向空中離去,蘇雲兮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一個半點特殊的地方都沒有,恐怕只是湊巧被惡靈盯上的倒霉鬼,雖然這次案件還有很多疑點,但目前對她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處理!

距離這裏最近的靈界入口在幽都一所秘境,那裏封鎖著就連一隻鬼斯都飄不出來,為什麼在靈界深處遊盪的惡靈會跑遠?而且還出現UC105這麼強還從未在現界出現過的幽靈系精靈!除非這裏又出現了一個靈界入口!此事事關重大,必須要儘快調查。

「這就完了?」林時鬆了口氣,不過林時冥冥中有一種預感,那隻惡靈好像還會找上自己!

林時將懷中已經嚇暈的伊布收了回來,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就在小巷出口這裏,也就是說之前自己的撞鬼打牆了一直在原地踏步?

「應該是吧,真是嚇死我了,不過……原來林時你也怕鬼啊,你居然還好意思笑我!」

「我那是怕嗎?我那是從來沒見過,而且你還怕幽靈系精靈呢,這個我可不怕!」林時強行狡辯,今天真的是把臉都快丟完了。

「我能理解,畢竟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我就當今天什麼都不知道,你繼續維持高冷人設就好了。」

林時:「……」

原形畢露了屬於是。

「我給你打包的飯菜都灑了……」

「算了算了,看到那麼恐怖的東西我已經沒胃口吃了。」

「好吧……對了,那個病秧子夜茉莉到底什麼來路?」

「我是在網上看的,她是少數進入靈界活着出來的人類,以前幽靈系道館就是最弱的道館,甚至還有段時間館主都沒有,直到夜茉莉擔任之後,沒有一個人從她那裏成功拿到徽章!」

「這麼強?」林時想了想自己認識的一個館主,看看!同樣是當館主的,一個打到沒人敢過來挑戰道館,一個天天宅在家裏畫本子!

「厲害是厲害,可惜我不喜歡,幽靈系太可怕了!」

「嗯……等你成為職業訓練家后,挑戰聯盟的八個徽章裏面加入幽靈系徽章吧,我估計等到那個時候你就已經克服這種恐懼了。」

「我才不呢……」

「不個鎚子,都快五點了,摔了好幾下衣服都髒了,回去換一下正好去上學。」

「啊?這麼快,我都沒怎麼睡覺呢……今天還是實戰課,完了……」

「那就是你的事了。」

林時雙手背在脖子後面,多龍梅西亞在沒有任何察覺到的情況下悄悄趴在林時頭上閉着眼睛開始睡覺,林時走出巷子,一群制服怪正在開始撤退,其中正有那個躲垃圾桶的傢伙,林時望向天空,此時烏雲已經開始退散,楓都塔風車轉動的聲音彷彿都歡呼起來。

「放晴了呢……」

回到樹果店,正巧撞見出門進貨的父母,林時躲在一顆樹後面等他們離開后這才進屋,剛換好衣服時間已然來到六點,蘇雲兮上線,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頭上還趴着一隻看不見的精靈。

蘇雲兮換過來后往床上一癱,頭上的多龍被甩了出去,她正想閉上眼睛再睡一會兒時候,一模頭髮,發現有哪裏不對勁,戴好眼鏡后拿出鏡子一看,自己經典的齊肩短髮已經不見了!

「林時!誰讓你動我髮型的!」

「有問題嗎?」

「沒問題,正好我也想換個新髮型了,就這個將就一下吧。」

林時:「???」

蘇雲兮微微一笑,正要翻身,突然看到枕頭下面有一張字條,上面寫着:伊布培養方案(一)

「對了,今天已經出太陽了,所以從明天開始,早上繼續恢復鍛煉,周末去看情況去俱樂部逛逛,反正現在咱們還有點錢,另外……」

蘇雲兮看着字條黑壓壓一片,腦子裏又是不停的嗡嗡響,求饒道:「師父求你別念了!」撲通撲通倒了一屋子的人,周想親自給周念解了葯,然後把解藥給呂晶,「趕緊的,一會兒你都能倒了,你能憋多久的氣?」

呂晶自己先用了解藥,才開口問道:「嫂子你呢?」

「一進院子就用了。」

回答了呂晶,周想才問周念,「你妹妹來參加你的婚禮的?」

「怎麼可能?來破壞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69章對小朋友要友善些 老爹要結婚了!

這個消息,瞬間讓白季「叮鈴」一下清醒過來。

「什麼時候?」

「初步定在一周后。」

「這種婚事怎麼沒和我商量?」

白岩翻了翻白眼。

「你十天半月見不著個人……」

說著,白岩的表情有些窘迫。

「而且也不算是什麼婚事,就是簡單吃個飯……」

白季眉頭一皺。

「什麼簡單吃個飯?婚事就是婚事!」

來回踱了兩步,白季又問道。

「都找了哪些客人?」

白岩臉上有些不好意思。

「就一些遠方親戚,沒別人。」

「喬姨那邊呢?」

「她那邊……」

白岩的語氣有些低沉,顯得不太好意思。

那就是沒人來。

兩人都是二婚,一般不做太多的宣揚,也是常事。

但是白季不願意。

可以低調,但是不能讓兩位受了委屈。

這一刻,白季覺得自己像是個兒子即將要娶媳婦的老父親,為兒子操碎了心。

「改個日子,這事聽我的。」

白岩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這……」

白季看著他。

「之前是你說過要我來主持你的婚宴的吧?這事聽我的,不需要商量。」

「這……」

白岩臉色羞紅。

白季只是推著白岩往後走。

「走走走!婚宴我看著安排,日子也由我來定。對了,鑄劍師的事情也由我來解決,你回去睡大覺去吧。」

白岩敵不過白季的力道,半推半就地被推地離開了大廳。

回到前廳,白季拍了拍手,氣力鼓動聲音,頓時讓全場都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都停下都停下,這事爹不管了,都給我來安排,你們暫時先停手,等我確定好了一個方案后你們再動手。」

這種事情,一輩子就一次……

哦不對,白岩是第二次了。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二婚,怎麼能夠草草了事?

就算不大張旗鼓,那該有的裡子面子也得做足了。

不然在以後,老爹和喬姨總覺得低人一等,那可就不好了。

司星辰站在門口,等待下人散去,才走了過來。

「我就知道你回來肯定要重新決定的。」

白季嘆了口氣。

「就這麼一個爹,我不操心誰操心?」

當然,白季心裡還記著正事。

婚事需要從長計議,而眼前倒是可以先把那些鑄神峽來的「大師傅」們先安排上。

於是對著司星辰說道。

「幫我把大師傅帶到鑄劍堂去,我引薦一些人給他。」

司星辰挑了挑眉。

「和你一起回來的那些人?」

白季點了點頭。

「嗯。」

「好~」

轉過身去的司星辰笑意盈盈。

獃子還是那個獃子,一點都沒變。

即便身在外面,他也從沒有忘記過山莊裡面的一切。

和他一起回來的那些人,和大師傅簡直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一般。

顯然,身在外面的時候,這個獃子就已經料到了山莊會有怎樣的麻煩。

並且直接就解決了,不需要任何人操心。

這種情況直到託運犧牲者的馬車進入城門時,才在氛圍變得更加凝重的環境裏停止。


不止是為名譽、金錢、信仰與魔物戰鬥過的自由業者,就連平民在那起衝突里都死傷慘重。

魔物們發起狂來,絕對不會顧忌對方是什麼身份。

甚至會天性使然地挑選,看起來毫無威脅的獵物下手。

足足被託運了五輛大型馬車。

而且為一次性託運完、避免再度返回叢林受到伏擊,都是選擇不太尊重死者的堆集式託運。

光是看到這場面都讓人心神顫抖,還是在外面都包有裹屍布的情況下。

可想而知當時為他們收斂遺骸的獵魔者們,內心有多麼沉重了。

將這五輛馬車上遺體和最後兩輛馬車上運載的獵魔者遺體分開的,是黎軒等身負重傷、體力燈盡油枯的獵魔協會成員們。

寥寥出城四十多位參與戰鬥的獵魔者,其中有接近二十人犧牲,十人身負重傷。

聽說這還是獵魔協會中有位能夠使用治癒魔法的神眷者參與勉強保全的結果。

迎接歸來者們的活動,直到最後載着獵魔者們的馬車離開人們視線、前往六峰城內總部告一段落。

畢垂德等人在目睹本次行動的嚴重損失、悄無聲息地離開人群,騎上馬匹快速回到總部。

作為六峰城內總指揮,戰鬥出現如此傷亡本就有他一份責任在。

若是再不能及時回到總部、給予戰鬥人員以安慰,即使無人責怪,心中也不會好受。

未參加戰鬥的虛空斷聚同樣抱有這個想法。

時間接近傍晚。

待所有善後工作都安排完畢,畢垂德來到千里奔襲身邊,輕聲問道:

「叢林里發生了什麼,難道是出現了意外,導致傷亡如此嚴重么?」

畢老不太能明白。

明明在計算中最多出現不到十位犧牲者,甚至有可能無一陣亡。

眼前事實卻說明,戰鬥並沒想像中那麼輕鬆。

「和黎軒預料地差不多,對手主要是吸血鬼。」

千里奔襲、黎軒和格拉蒂絲三人,重新坐回二樓不被其他人打擾的會議廳,與畢垂德二人彙報情況。

「說起來,黎軒你先回去休息吧,此地交給我和格拉蒂絲就行。」

前不久才卸下黃金盔甲與戰戈,無論體力和精神都較平常略低的千里奔襲說。

若不是最後還有黎軒開啟天賦魔法勉強為他治療一次,怕是現在他也要被人抬着回來了。

「我還能堅持地——」

「這不是建議,而是命令。」

畢垂德作為他的導師,自然也對其有些「頑固」的性格知曉。

嚴厲地下達回去休息的命令、目送黎軒無奈地退出會議,四人繼續開始話題。

「對手是數量至少有四十隻的吸血鬼,還有疑似由吸血鬼驅使過來的一百多頭魔物。」

千里奔襲認真地回憶道:「當時我和黎軒的分工,是由我依靠速度優勢快速清理魔物、救走自由業者。而黎軒負責依靠治癒魔法纏住其他吸血鬼。」

「可由於普通馬匹根本無法克服對魔物的恐懼,所以我反倒被魔物浪潮吞沒,一時半刻難以抽身。」

「直到格拉蒂絲趕到,我才有機會前往支援黎軒,卻發現所有吸血鬼在那處戰場早已被清理乾淨,只剩下黎軒與吸血鬼首領對峙。」

說到這兒,格拉蒂絲也有補充說:

「根據當時和黎軒並肩作戰的獵魔者報告,吸血鬼首領自稱是所謂鬼牙軍團第四片區副指揮使。而且實力較之普通吸血鬼也強大不少。也唯有黎軒,才能在戰鬥中威脅到對方。」

兩位直接參與戰鬥的人又補充了些細節,畢垂德沉重地總結到:

「也就是說,本次行動變數就在吸血鬼子爵、還有一百多頭魔物上。雖然鬼牙軍團片區以及指揮使的說法很值得在意,可我覺得對方疑似能驅使魔物的能力,才更應該讓我們警惕······」

四人對話秘密進行途中,黎軒回到房間準備休息。

今天這場戰鬥確實耗盡了他所有體力。

即使本身就擁有治癒魔法,但魔力承受量快要達到上限的感覺,絕對不好受。

回想起幾個時辰前驚心動魄的畫面,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過來的。

吸血鬼子爵、剋制吸血鬼的神秘力量。

還有在關鍵時刻救下他一命的、就像放慢時空、加速思考的環境。

所有東西都足以讓黎軒去思考很久,不過現在他就想快些上床去睡到明天早上。

以至於進房后連燈都懶得去點亮,直接來到衣架邊脫去盔甲武裝,準備躺下休息。

就在此時,有道聲音突兀從身旁傳來。

「余有事要和你談談。」

誰!

身上盔甲才剛被放置在衣架上,渾身上下武裝早已卸下。

現在黎軒身上只留下一套白色內襯,甚至都無法快速從黑暗中抓起不遠處桌上的長劍。

三更半夜地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內,讓得黎軒都沒注意到那熟悉的語氣。

「不必緊張,余若是想害你,隨時都行。」

黑暗中漸漸呈現出身披長袍的人影。

唯有在面部區域,還有幽藍靜謐的柔和光芒閃現。

那似乎是一副面具。

不過面具去除自帶光芒特效這點,還有許多可疑之處。

明明咋一眼看上去是平滑、無花紋的樸實面具,仔細去盯着表面便會發現,眼前不知不覺竟呈現出浩渺星空的蓬勃畫卷。

到底是多麼巧奪天工的設計師和鍛造師,才能將一副面具都做出這種效果?

若是魔術王將黑袍下那套星鑽法袍全部展現出,怕是黎軒會直接驚訝地叫出聲吧。

至於為何神眷者到現在都沒做出反應,當然是因為他終於聽出了聲音主人到底是誰。

世上以「余」來做自我稱呼的,黎軒沒碰到第二個。

「大魔法師轉世,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裏?」

情報中,無論是六峰城還是六連諸峰,近兩個月來都沒對方出現的蹤跡。

和畢垂德分析,初步理解為對方不過將情報傳達給獵魔協會、其自身卻被毀滅教禁足在羅克郡城。

如今突然看見對方以毫無徵兆的方式從天而降、臉上還帶着虛幻浩渺的面具。

讓得一向自認為足夠沉穩的黎軒不禁發出疑惑。

「是余給予了你們情報,為何余就不能出現在此地?」

身披經典黑袍的魔術王反問著:「難不成你們還以為余是害怕毀滅教的力量,故意不來支援六連諸峰不成?」

答案確實很接近了。

黎軒甚至都以為大魔法師轉世趁自己不注意時,讀取了相關記憶。

「當然不是,我不過有些意外。畢竟兩個月來,您都沒在六峰城內現身。」

「余最近兩個月確實沒在六峰城。」

魔術王坦誠道。

若是對方要追問他去了哪兒,絕對不會再多提半個字罷。

與他有過多次接觸的黎軒,自然也不會不識趣地追問、反是問到:「那麼您特意來訪是為何事?」

「事情比較複雜、有關於你的、也有出於余自身好奇,才來此地找你的。」

黑袍人似是動用魔法將面具的光芒掩蓋,不想與黎軒面對面交談。

果然是習慣了獨來獨往的大魔法師轉世本尊啊。

黎軒並不在意對方的舉動,隨意站在那兒。

對這面前「空無一人」的黑暗說:「洗耳恭聽。」

「首先要你要明確,余來此地是路過,並不是特意幫你們。」 「燕少爺。」姜松恭敬的喊著,別看燕九年紀小,但那一身氣度,真不是尋常人家有的。

燕九看向來人,說:「姜老闆。」他的視線落在姜松的臉龐上,衣服是最普通的藏青藍色的棉衣,因為常年勞作,麥色的肌膚在月光下,格外精神。

「不敢當不敢當。」姜松打理茶園也有不少日子了,和人打交道的時候,都是叫他姜管事。

燕九笑了笑,也沒多說。

一旁的華笙卻是瞪圓了眼珠子,少爺喊他『姜老闆』,胡老喊那位姑娘『荷丫頭』,這合起來,那位姑娘豈不是叫姜荷?

想到之前少爺莫名把院子裏的花花草草拔了,全部都種上了姜荷花,難道……

華笙就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一樣,挺直了脊背,低垂著頭,生怕他眼底的震驚被少爺給發現了。

「姜二來了?」

屋子裏,響起胡郎中的聲音,胡郎中早就知道姜松要來,連茶水都備好了。

吃過姜荷送來的薑茶之後,胡郎中家中所有的茶葉,都是薑茶。

把之前的龍井雲霧之類的茶,全部都換掉了,只喝得習慣薑茶。

……

「姐,你要不要一起去府城?」姜荷站在門口等著爹回來,姜蘭也陪着她在院子外,正好乘涼聊天。

「不去。」

姜蘭堅定的搖頭,說:「你跟着胡郎中去給人治病,我去做什麼?」

「去見見府城什麼樣呀。」姜荷慫勇著。

姜蘭抬手,輕敲了她的額頭一下,說:「爹會不會同意你去還不一定呢。」

「爹肯定會同意的。」姜荷有這個感覺,爹肯定會同意的,師父既然開了口,肯定會想法子說服爹的吧?

姐妹倆聊著天,又陪着姜秋背百家姓,屋子裏,懷孕的方翠英在納鞋底,家裏鞋子用的多,方翠英沒事的時候,就會拿碎布納鞋底。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姜荷遠遠的看到路上有姜松的影子,她激動的跑上前,說:「爹,爹,怎麼樣,你同意我去府城嗎?」

姜松不回話,只是望着月光下的女兒,那雙期盼的眼神,讓他捨不得說拒絕的話,他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成。」

姜荷想也不想的拒絕,說:「爹,你要是去府城,娘還懷着孕呢,誰照顧?」

姜松一頓,和胡郎中談的時候,他都忘記了家裏也不能落下。

「爹,我和師父一起,你還不放心嗎?」姜荷認真的說着。

姜松不同意,連夜去了大舅子家。

方昌和方寬兄弟一商量,最後決定方寬跟着一起去府城,一來,方家順成親的事情,有柳氏和方家順自己操持着,他的事也不多,二來,方寬比衝動的方昌更加謹慎。

「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姜荷收拾著東西,悄悄詢問著,總覺得姐姐有心事。

方翠英雖然懷着孕,可是這會還在給姜荷收拾著要帶去府城的東西呢。

剛曬好的楊梅干,也讓姜荷帶了一走,要不是姜荷姐妹再三要求,姜秋也鬧着困了,方翠英怕還是在她們房間里忙碌著呢。

「沒。」姜蘭拉着她的手說:「就是捨不得你,這一次去府城,少說半個月。」

她們姐妹倆還從來都沒有分開過這麼長的時間呢。

「姐,你放心,到時候你喜歡什麼,我給你帶。」姜荷拍著胸脯保證著,這次去府城,她可是決定好好玩一圈的。

不知道古代的府城,是不是真像電視劇里那樣繁華呢?

「小荷。」姜蘭欲言又止。

姜荷疑惑的看向她,挽着她的手臂,說:「姐,我們是親姐妹,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姜蘭猶豫了許久,想着姜荷馬上就要去府城了,再不說,怕是沒機會了,她俯身,在姜荷的耳旁低語。

姜荷眨了眨眼睛,說:「沒問題,姐,我陪你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