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lieshoushenbing

白戰沉吟片刻,點點頭道,「辛苦你了!」

「需不需要我先送你出城一趟,你身上的死氣在這城內根本無法根治,這個林天成,只要他還在城內就逃不掉,不如白天的時候再來殺!」 聞言,藍桉心動了,點了點頭道,「那就有勞白兄了!」 「無妨!」白戰,黑龍,火龍三人撐起龍力,祭出界城令,開始護送藍桉朝着天魁城外走去。 片刻后,三人看見一個呆愣愣的死靈擋道,暗道一身晦氣,旋即換了條道繞路朝城門走去。 林天成站在原地發愣,看着眼前過去的幾道身影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幾個憨憨是想出城?他們居然都搞到一起去了,這還怎麼下手啊! 剛剛殺了魔爾,他有些小收穫,本來想着找個機會找他們麻煩的,結果這幾個傢伙都聚集在了一起,完全沒給他出手的機會,這就讓林天成多少有點失落。 「不行,這樣我的以戰養戰大計就要失敗了,必須想辦法讓他們顧不過來才行!」 林天成轉身看着身後街道上的死靈若有所思。 「有了,殺一個魔爾引出的死靈數量和等階就不弱,要是我能積少成多……將整個天魁城化成死靈國度!」 林天成咧著嘴冷笑,身後的死靈都被他散發的氣息給嚇到了,一個個迅速的消失在原地,儘可能的遠離這個危險的傢伙。 找人殺!雖然簡單,但是在這個時候能混跡進城的人多少都是有些實力的,想要像魔爾那樣悄無聲息的殺死,多少還是有些難度的。 畢竟,這些人不是弱者,毫無反擊之力,而一旦引起的動靜過大,很有可能揭露了自己的偽裝。 到那個時候,自己就是去了隱藏在暗處的優勢了! …

兩人正說話間,林羽的電話突然響起。

接通電話,林羽瞬間皺起眉頭。 兩分鐘后,林羽掛斷了電話。 迎著閻蟬詢問的目光,林羽搖頭苦笑道:「暗六傳來消息,他已經找到出賣你們的那兩個姦細,但兩人都已經死了。」 「死了?」閻蟬眉頭一擰,連忙問道:「自殺的,還是被別人殺掉的?」 「他殺!」林羽聳聳肩道:「應該是光明議會的人乾的。」 「該死的光明議會!」 閻蟬鬆開林羽的脖子,緊緊的握住自己的粉拳,眼中布滿寒光。 本來還想著讓那姦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泄自己心頭之恨。 現在,人都死了,她的想法自然也就落空了。 「死了就死了吧!」 林羽寬慰一句,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寒光,「反正,我們都知道光明議會的首腦是誰了!再有下次,即使光明議會的存在對我們有利,我也會將其連根拔起!」 「嗯。」閻蟬點點頭,緩緩的鬆開自己的拳頭。 她也明白,現在將光明議會徹底剷除,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好處。 這顆毒瘤,還是留給西方吧! …

這種局面,比之當年雲莽天災之前,確實要好了太多太多了。

王虎臣捫心自問,這些年葉朝歸所做的每一件事,他都能明白其中的深意,自己也做的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由他坐上掌門之位,絕對無法造就今日這番局面! 如果當年雲莽天災之前,是由如今的葉朝歸執掌宗門,那場史無前例的大獸潮,會不會就可以成功避免了? 王虎臣搖了搖頭,丟掉了自己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他要做的,就是在接下來的戰事當中,儘可能的在死人更少的情況下,打出更多的漂亮戰績,最終拿回整個雲莽。 這件事,很難。 但他不得不做! 在這座祭台上,每個人的想法,或許都不一樣。不過,當時間臨近正午,有一襲大黃華服,頭頂一尊小塔降臨在祭台上的時候。祭台之上,所有天玄宗修士,全部單膝跪地。包括盤山、九烈兩位純陽老祖,亦是如此。而在祭台之下,那無數的天玄宗門人,更是如同潮水一般,全部單膝跪下。 這一幕,蔚為壯觀! 身著正黃袞服的葉朝歸,緩緩走上祭台。他今日穿的這身袞服,除了極細微處外,已經與大離皇帝陛下所穿的那件皇袍別無二致。但這身袞服,本身卻無任何逾禮之處。因為幾大聖地的掌門,本就有這樣的資格! 在葉朝歸登上祭台之後,盤山、九烈兩位純陽,親自走到一旁,擂響那兩架戰鼓,鼓聲傳遍了整個無涯島。 這一刻,所有人都心生激蕩。 這兩架鼓,當年天玄山陷落之前,那場無數宗門前輩隕落的大戰之前,也曾被這樣擂響。 當年的鼓聲,是天玄山陷落的哀歌。 如今的鼓聲,卻是天玄宗再次興起的怒吼! …

傅北峻說:「對不起啊,絨絨,我之前那樣傷害了你。」

喬絨靜靜看着他,沒有說話,她的眼眸里,帶着幾分迷離。 像極了一個安安靜靜的洋娃娃,真讓人想要親一口。 傅北峻眼中的神色加深,他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不要恨我好不好?」 「你弄錯了,我沒有恨你!」喬絨搖搖頭,似乎有點不贊同傅北峻的話。 傅北峻愕然,不恨么? 「我只是害怕你呀,傅北峻,你知不知道,書裏面,你後來變得很厲害,還跟那個沈宴時是一夥的,要對付我們家,嗚嗚嗚,我們家太慘了,我的下場也好慘。」喬絨說着說着,聯想到自己差點成真的結局,忍不住哭起來。 看着她化身成了一個小哭包,傅北峻有點手足無措了。 他印象中的她,一直都很堅強,受傷了、被人冤枉了、遭遇極致的恐懼時,她都很堅強,不曾哭成這樣。 唯一有一次她哭的很傷心,好像就是在兩人去看電影的時候。 此時見到她因為自己哭成這樣,傅北峻慌亂幫她擦掉臉頰上的淚水。 可是那眼淚越來越多,似乎就像是開了閘的水龍頭,怎麼都止不住了。 傅北峻慌了,喬絨還在控訴他。 「我真的很努力對你好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我就是想讓你不要對付我們家,就這麼難嗎?傅北峻,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麼又要老是來找我,可是我身上真的沒有什麼你可以利用的東西,你就放過我吧,我就想平安的度過這一生,這樣都不行嗎?」 聽着女孩的控訴,傅北峻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人揪的緊緊的,那種痛苦窒息的感覺,再一次傳來。 …

老嬤嬤嚇的「噗通」跪地,頭磕在地上,說:「蕭帥饒命,老奴也不知道夫人從哪兒弄來的槍啊!蕭帥明查。」

「不用為難她,這把槍一直在地磚下埋著的。」趙芝芝面無表情道。 「槍給我?」歐陽蕭弛伸手道。 趙芝芝,「我要用它保護君澤哥哥!待他平安離開西川,我就給你。」 康君澤一直在觀察趙芝芝,起初以為她被歐陽蕭弛折磨虐待,精神出問題了,將才用槍抵著自己的頭雖然危險,倒也讓康君澤鬆了口氣,說明她精神正常。 但趙芝芝瘦的極不正常,康君澤怒視歐陽蕭弛,「她怎麼會瘦成這樣?」 歐陽蕭弛蹙眉,「吃個飯挑肥揀瘦,這不吃那不吃,我有什麼辦法?」 歐陽蕭弛語落,盯著趙芝芝平坦的小腹說,「槍收起來,讓嬤嬤先替你保管著。」 趙芝芝這次直接抿著唇不說話了,槍就那麼緊緊握著,關鍵是槍口對著自己的肚子。 康君澤抿唇,握拳,「芝芝,把槍收起來,他不敢對我怎樣?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點常識我想蕭帥還是有的。」 趙芝芝看向康君澤,點了點頭,槍還在手裡握著,望著康君澤說:「那你過來坐我身邊的位置。」 按照規矩,康君澤是要跟歐陽蕭弛坐一側的。 歐陽蕭弛一臉黑線,對康君澤說:「康先生隨便坐吧!這裡就不講究那麼多規矩了。」 康君澤走了過去,坐在了趙芝芝身邊的沙發上,看著她道:「不好好吃飯怎麼行?」 趙芝芝搖頭,「不餓,也不敢吃,他們會給我下毒。」 …

如果真的賭錯了,他就殺了余凡之後離開青山城,換一個地方生活,誰也不認識他,重新開始。反之他有煉丹師的身份在,隨便去一個偏遠小城就可以活的下來。

隨後羅久很爽快的在余家安頓了下來。 余誠感到很高興,這就足夠了。自己的兒子能去更好的地方深造了,家裡還來了一個煉丹師,真的是天助我余家啊!這樣下去,相信過不了多久,余家在這青山城的地位就會上漲一層。 接下來的日子,余凡就要對羅久好好改造一番了,當然他聽話是最主要的。 余凡也想過把這個機會給余家的人,這樣的話,更放心,但是事實是,他需要絕對的忠誠,所以就要用上一些狠的手段,正是因為如此,他不能選擇他的親人,就比如他的父母,只能選擇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物。 他不能暴露他不是廢材的事實,不然的話,就沒有辦法必須獲得獎勵。沒有了獎勵,自己還怎麼成為強者呢! 為了獎勵他也是拼了。 他也有過直接培養他的父母這個想法的,但是萬一父親不小心跟什麼親近之人或者其他關係比較好的人透露了自己不是廢材的事實,那麼一傳十,十傳百,他還能不能繼續安穩的去裝一個廢材?肯定會忙死的。 深夜的時間,余誠已經為羅久安排了住所。當然靠近余凡的住所是最為主要的。 同時,羅久歸屬於余家的消息已經在青山城傳了出來,意外的是這件事情是余誠乾的,他的做法就是為了直接斷了羅久的後路。更好的為余家效力。 轟! 隨著一記重拳,王河身前的木桌已經是被拍的粉碎,王河的雙目之中滿是殺意。身體忍不住劇烈的顫動起來。 「這個羅久,我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著他,他要什麼給他什麼,沒想到他竟然吃裡扒外,轉眼間就去投靠了余家!」 「這羅久忒不是東西了,養個狗都比他懂事!狗還知道衷心自己的主人呢,他呢居然去投靠了余家。」 「他娘的,我靠他十八輩的祖宗,真的太不是個東西了,別讓我在看見他,不然我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他。」 …

恩?

紫薇天火好像也有了一點變化。 那金色的火焰變得更加洶湧,不過是波動氣息還是散發的威力都比之前更加強盛。 「都天神火你吞噬完了?」 「那是當然,吞噬那玩意不和鬧著玩一樣?不得不說還是這些火焰好用,吞噬了三分之一都天神火,我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之前的十分之一,很不錯。」 一說到這,紫薇天火就忍不住興奮。 多少年了啊!自己的力量一直都是在流失,完全沒有絲毫的恢復希望,沒想到來到這個小子身上后竟然真的找到都天神火,還真的吞噬了一部分。 這一次的黑淵荒單單有這個就不虧啊!。。 仲懷:「是的師尊,仲懷明白。此事可要告知師兄弟們?」 太清:「嗯,亦告知瀛兒他們。此外再幫我調查今日是否有位叫燕琴的外門弟子回到門中,幫我留意此人動向,以及從何處回來,查明後向我報備。退下罷。」 仲懷:「好的師尊,弟子這就去。」仲懷拱手後退出院落,離開了雲無峰。 仲懷離開后,太清抬手掩去帶有酸澀笑意的面容,顫抖著說道:「是你嗎……真的是你嗎……」一滴滴晶瑩的淚水自指縫間滑落。 內門弟子所處區域位在八千石階后,到達八千石階后,有一塊非常大的空地,此空地為各峰弟子交流之地,周邊亦有如藏商閣的地點─雲岩閣,同樣為獎懲兌換處,於雲岩閣正下方則為雲無門的囚室。而此處也有進階版的藏書閣,收集各種中階、高階的書籍,甚至還有靈丹房、靈器室、符文室等地方,不僅有各自修習所需材料,還可以存放練習后的成品在其中,若有門中其他人有需要,則可以靈石以物易物。至於多少靈石可換得,則自有一套公式可循。除卻這些地方外,還有一處名為「寄雲廳」,此處為雲無門的議事處,若有事情要商議皆會在此處進行,而若有其他門派到訪也會在此處面見。 而此處再往後,則為五峰,每峰依次遵循真人的號為名,由左至右。 雲霰真人居雲霰峰,姓齊名瀛,字伯言,其中照管外門弟子的內門弟子相對應的為朱明閣,太清大弟子。 …

呂英傑問為何如此,李存真神秘地說道:「你可不知道,這些傢伙可是金疙瘩,可值錢啦!」

呂英傑不解地問:「幾個滿洲人怎麼是金疙瘩?難不成你還讓他們投誠不成?」 李存真卻說:「天機不可泄露!」 鄭成功聽說李存真捉住了管效忠,大喜過望,忙來索取。李存真帶着李茂之、趙無極和何天驕等人到了鄭軍大營,見了鄭成功眾人齊聲道賀說道:「國姓爺神威,銀山大戰,韃虜土崩瓦解,大明中興有望!」 鄭成功卻謙虛地說道:「這全賴將官用命,士兵奮勇,方才有此大捷。」轉而又說道,「我聽說你活捉了管效忠?」 李存真忙把趙無極、呂英傑、何天驕和關盛年等人介紹給鄭成功認識,說道:「全賴這四位將軍才能捉住韃虜將官。」 鄭成功點頭讚歎:「壯士!李軍之中藏龍卧虎。」 鄭成功大將甘輝問:「李先生,那管效忠在哪裏?」 李存真說道:「不忙!國姓爺,在下還有個不情之請。」 鄭成功其實早就猜到李存真的心思,無非就是想用管效忠換些東西。畢竟據李存真自己說,他抗清多年,卻只有八千餘人,此番活捉管效忠定然是想要些好處的,畢竟管效忠可是韃虜的江南提督,並非尋常之輩,只要不過分全都隨他。於是說道:「莫不是要做買賣嗎?」 「不敢,不敢!存真哪裏有資格與國姓爺談條件?」 甘輝說道:「難不成你搶去的鎧甲器械還不夠嗎?」 鄭成功朝着甘輝擺了擺手,示意甘輝不要添亂,說道:「那些清軍的破爛鎧甲,既然李先生喜歡那就全都歸你。你還有什麼條件,但說無妨。」 李存真伸出右手大拇指稱讚道:「國姓爺快人快語,果然是人中豪傑。既然如此,小子也就不遮遮掩掩了。斗膽請求國姓爺水師出動,殲滅清軍江寧水師,使江南清軍徹底成為旱鴨子!」 「旱鴨子?」鄭成功聽罷大笑。 …

「還沒有,不過我媽已經去幫我找了,我喜歡鐵甲犀牛。」

「是么,跟你這形象真不搭,雲獅之類好像更適合,不過鐵甲犀牛確實厲害,在魅獸榜上能排進前二十。」 「嗯,排在第十六位,輸在速度上,消耗也太大,據說是個吞金獸……」 被曹雷三言兩語繞圈子,澹臺小宣果然沒再追問關於精魅的話題,終究只是十多歲的少女而已…… 林菀竹到現在也不和居住,不過這事情在整個林家來說,就老爺子和溫姨知道,其他都不清楚,甚至說林家幾個後輩暗地裡都對我佩服,認為我能夠降服林菀竹這麼冰冷的女人,還真是厲害。 每當聽到這樣的言論時,我都是苦笑一下,對此不願意表達一些自己的想法,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苦,林菀竹跟我的關係,自然是我自己最清楚,現在給他們吹噓這些,無異於打臉,再說我也不是那種喜歡吹牛皮的人。 平心而論,我覺得征服林菀竹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入她法眼,畢竟她從小生活的環境,造就了她如今的眼光,生活習慣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制約一個人的眼光,話不多說,如今我的武道境界已經是武君境。 可以說進階神速,僅僅是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我就突破兩個大境界,恐怕這就是傳出去一定會驚掉許多人的下巴,修鍊一事不在於速成,需要認真的進行鞏固基礎,放可在以後的境界修為上有所突破,其實說白了,這是一個日積月累的事情,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毅力。 進入武君境之後,我需要修鍊的時間越來越多,同時,我的內心也在惦記熟練武道知識,爆裂丹事件讓我深刻意識到,自己關於這方面的知識非常淺薄,近乎一片空白,就在我的日後修鍊上非常不利,其實我是坐擁一座寶庫的人,相信這種關於武道的東西在系統裡面有售賣。 不過現在我不用擔心這種事情,在之前十連抽的時候,我獲得了一本《武道百科全書》,這本書囊括了許多關於武道的知識,可以說是包羅萬象,記載著許多有趣的事情,在我修鍊之後決定對其進行深入研究,畢竟在之前時間不是很夠,導致我只是粗略的一看而已。 現在終於安靜下來,可以忙自己的事情,我也就不在為其他事情所干擾,認真的打坐修行,內息就在丹田之中,所調養的內息,指的就是將精神和力量融為一體,達到巔峰,這就是內息,對於修鍊武道的人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關乎到一個武者的集中力和精神力。 放掉這些想法,按照平日里的習慣繼續修鍊,直到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我才停了下來,稍作休息,不過,在休息時間我也抓住機會觀看那本《武道百科全書》,以此來獲得更多的信息,這對於我的武道修行來說是非常有益的,可以讓我走很多彎路。 時間對於我來說是非常寶貴的,凌晨五點開始,到第二天早上七點之前,這個時候正是太陽初生的時間段,也是一天中天地力量最為濃郁的時間段,在這個時間段所吸入的天地能量解可轉化為內力,且濃度極高。 這些事情在《武道百科全書》都是有記載的,每次修鍊結束,自己都能感覺到神清氣爽,這就是武道的力量,枯坐一個晚上調整內力,我根本就感受不到一絲的困意和疲憊,相反還會變得精力充沛,這邊是睡覺所不能做到的。 因此,這般看來,武者他們的休息方式就是打坐修鍊,內力就是體內的營養品,充斥著神秘的感覺,整整三個小時,我都在認真地進行修鍊著,在林家老宅當中,有許許多多氣息都在涌動,這應該就是隱藏在林家的武者,他們每天也要進行修鍊。 …

我雖然沒有完全掌握三十六天罡技,也沒有學會這三技,但是……在這種情況,我不得不冒死拼一下了,希望能成功!

我單手擺弄着手訣,雖然現在情況非常危急,但我的心卻極其平靜,而且手訣掐得比平時穩,一旦失敗,我跟戴潔瑩命就沒了,我不敢出錯。 手訣掐完后,我掏出了黃符,符見水就濕,可是我的符濕了以後,卻燃起了星星點點的光芒,然後化為了無數的咒字在水中散開,將我圍成了一團。 「三十六天罡技,瞬!」 在水裏念咒不現實,我只是在心裏反覆念著,不知道會不會失敗! 可是令我沒想到的是,嗖一聲,一陣古怪的風將我的身體和戴潔瑩帶了過去,瞬間來到了鏡魘的身後,速度奇快,半秒不到,鏡魘撲了個空。 「什麼?瞬移之術?不可能,天下間會有這麼厲害的陰術嗎?」鏡魘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我居然利用半秒不到的時間瞬移到了她的身後。 這根本不是人,也不是鬼,這是神才能完成的術!可我完成了,而且是第一次使用就成功!還是在水底下,連念咒都費勁的環境下,我成功了! 其實另外兩技更厲害,更強,但唯獨這一技使用的法力最少,這只是一個移動的法術,相對於其他兩個最強的法術,已經簡單了不少,也耗費體力不少,我只能把命賭在這個術上面。 走! 躲過了鏡魘的追殺后,我拉着戴潔瑩,直接鑽進了鏡子裏面,如我所料那樣,鏡子是可以穿過去的,跟剛才一樣,不過我們通過鏡子,又來到了一個空間。 這個房間古香古色的,看床和門窗,好像是古代的房子,而且這是個婚房,佈置得很喜慶,還掛着紅布,點着紅蠟燭。 我們一進來,戴潔瑩就不斷的咳嗽著,好像是剛才在水底沒憋住氣,然後喝了幾口水嗆著了,我給她拍了幾下背才緩和過來,不過她的咳嗽聲很快就引來了人,我只得急忙和她躲進了床底。 這地方不明,人也不明,自然是不能惹事,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進來的是個中年婦女,穿着古代的衣服,嘴角上有一顆大痣,拿着一塊手帕,就好像古代的媒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