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海明威看了一會兒,發現兩女吸收藥效還要好一會兒之後,就盤膝坐下。默默開始了冥想修鍊……

一段時間過後。 寧榮榮率先吸收完藥力,緩緩的睜開寶石藍的大眼睛,站起身感應了一番自己此時的魂力等級。發現已經到達三十級了。只不過因為沒有獲得魂環,所以無法突破。 「吸收完了嗎?」海明威的聲音在旁邊響起,他望着蘇醒過來的寧榮榮,問道:「怎麼樣?有沒有感覺自身有了什麼變化?」 「我的魂力達到了三十級,至於變化……」寧榮榮仔細感應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體內魂力流轉的速度好像變得更快了?這代表以後修鍊速度必定會更快!看來這仙草果然不凡!」 「我覺得仙草給你的變化應該還不止於此,你再好好仔細感應一下。」海明威搖了搖頭,提醒道:「這仙草世上僅此一株,儘管我也不知道能具體給你帶來什麼變化。但如果只是單純的提升了幾級魂力,增強了一點修鍊速度。那也太配不上仙草之名了。」 寧榮榮輕歪著小腦袋想了一下,忽然間抬起手,重新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此時的七寶琉璃塔產生了一點微妙的變化。在塔的下方,隱約有一圈鬱金香花瓣般的金光襯托著……她盯着自己的七寶琉璃塔,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上來。感覺好像還是原來的樣子啊? 等等! 寧榮榮忽然間反應了過來,她怎麼感覺自己的七寶琉璃塔好像變大變高了一點? 。 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又心懷鬼胎,忽然不知道誰說了一聲:「好像來了。」 整個宴會在一瞬間安靜下來,紛紛的看着入口的地方。 傅家的傭人已經去門口等候了,這架勢,那就是真的了。 於是,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調動了起來。 要看看養女到底是何方神聖! …

「第二次了吧。」龔浩咂咂嘴:「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沈叔叔塑造的人間體好拉啊,一部劇都演一半了,還像個毛毛躁躁的孩子一樣。」

「現在還好,萬一他大結局的時候再掉什麼鏈子那就糟糕了。」 柯樂憂心忡忡。 兩人的擔心不無道理。 從《戴拿奧特曼》開劇至今,飛鳥信就一直是一個陽光開朗、活潑搞怪的大男孩形象。 這種形象其實還是很受歡迎的,放在任何影視劇里都是一個亮眼的角色。 但是絕對不包括奧特曼。 孩子們對人間體有一種很執拗的觀點,那就是「被光選中的人」,在各方面都要牛逼哄哄才行,就算吃虧,也要在比自己更牛的人手中。 昭和系自然不用多說,最幼稚的也不過泰羅,在自家哥哥手裡吃點虧,沒關係不丟人,艾斯的奧特耳光一般人想挨還挨不到呢。 但是飛鳥信不一樣啊! 在這一集里,他和新城站在一塊兒的時候,那種幼稚男生的感覺真是擋也擋不住,不知道的還以為新城才是主角呢。 為什麼是新城? 如果是大古,我們也不至於這麼難受啊! ······ 觀眾們的顧慮沈城當然知道,或者說,他以前也是顧慮的一員,覺得飛鳥不成器。 …

『傻逼』兩個字,菲戈是用漢語說的,他聽不懂,但不耽誤他從語氣中分辨出那不是好詞。

更何況前半句話,菲戈的語氣里也沒有對他半分的尊敬! 這是……拒絕了我的命令? 還是強硬拒絕? 門德斯賓聖猛然站起身,前所未有的熊熊怒火席捲而升,手上無意識的發力差點將電話蟲捏碎! 豈有此理?! …… 「菲戈!菲戈!你這是在幹什麼?!」推進城內,金切的語氣既驚訝又茫然。 怎麼審訊著傑拉爾好好的,突然把道格老師給抓進了牢房?! 「老師,這是個乾淨單間,一會兒我給您搬張床來,您在這裏好好休息兩天,一切都不用管。」隔着柵欄,菲戈對道格說。 被菲戈送進牢裏的道格已明白了菲戈所想,凝重道:「菲戈,你真的想明白這樣做的後果了嗎?」 「是。」菲戈回答乾脆。 道格沉默了幾秒鐘:「那把老師放出來吧,總不能讓你個小孩子全部承擔,老夫……」 「不行,我是推進城署長,這裏我說了算,說抓您就抓您。」菲戈搖頭:「您是要被載入海軍歷史的人物,我對此深信不疑。這次是學生行為,和老師無關。」 道格啞然,又一次眼圈泛紅。 …

蒙禹點點頭:「殿下應該明白,陛下養病期間,京師的事自然越少越好,而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讓二位殿下都歇一歇,讓文武百官也歇一歇。順便也藉此看看二位殿下和百官的心思,所以,以屬下愚見,殿下這段時日最好就是足不出戶,然後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漢王點點頭,卻微微皺眉道:「我只是擔心,父皇終究還是下不了決心改立儲位。」蒙禹看看漢王:「殿下,當初所說之事,還望早作決斷!既不想受制於人,何不先發制人?」 漢王卻還是搖搖頭:「再等等吧,等父皇重新上朝解除了我的禁足,我就再去問問他,這一次,可不要再拿含糊其辭的答覆搪塞我。」蒙禹連忙說道:「殿下萬萬不可,如今陛下年老多疑,殿下此舉,無異於逼宮啊!」 漢王眉頭緊皺,痛苦的搖搖頭:「蒙先生說的對,這天家如今真是已經沒有親情的地方了,以前本王若有疑惑之事,總是立刻衝過去質問父皇,父皇也總是笑呵呵的誇我有膽識,可如今,本王卻連見父皇一面都難,每說一句話也都要斟酌再三,生怕說錯一個字,這比對付仇人還要小心些,哪裡還像父子?」 蒙禹長嘆一聲:「殿下一直在軍中,心性剛直,雖然好戰,卻極其善良,屬下說句不該說的話,那表面賢德純厚的太子恐怕都要比殿下心狠手辣些,屬下最怕的就是他們先動手!那時殿下就算調軍靖難,也是落了後手的!畢竟首輔大人說的對,他們幾個,可不是齊泰、黃子澄之流。」 漢王搖搖頭:「本王知道蒙先生的意思,父皇當年靖難,有皇爺爺攢下的家底,如今國庫糧倉都耗空了,我卻拿什麼去靖難?本王還是那句話,再等等吧,不到萬不得已,本王也實在不願意做那李世民啊!」 蒙禹只能微笑點頭,話已至此,再說也是無益,這表面剛猛火爆的漢王,內心卻是善良柔弱的,他對親情的渴望和眷顧,更是超出了蒙禹的想象,這對於想要奪位的皇子來說,無疑是致命的!蒙禹有時也在想,自己遇著漢王,究竟是幸耶?悲耶?還是無奈耶? ~~~~~~~~~~~~~~~ 此時的漠北,一直在大漠中四處躲藏的的阿魯台也終於確認明軍撤退真的不是朱棣的誘敵之策,而是真的走了。又躲過一劫的阿魯台這才開始陸續率兵撤出大漠。大漠里暴熱暴寒,缺水少糧,日子異常艱苦,這三個來月在大漠東里躲西藏,特別是臨近冬天的風沙苦寒,已經快要把韃靼軍隊的下層士兵逼瘋了。 如果老皇帝朱棣不病倒,明軍糧草輜重供應也不缺的話,再圍三個月,韃靼軍隊估計就要自己崩潰了。可惜,假設永遠只是假設,因為明軍士兵其實更耐不住塞外的嚴寒,那樣的天氣下,明軍也是沒有多少戰鬥力的,而其他草原部族是否會乘火打劫也不好說,所以,就算朱棣不倒下,明軍一直堅守在漠北,雙方的勝負依然是未知數。 沒有了明軍的威脅,阿魯台的大軍一出大漠就開始肆無忌憚的四處劫掠,周邊的部落可就遭殃了,糧食,牛羊,干肉,酒類,只要能拿走的,都沒有再剩下一點給他們所經過的部落。而且,人的惡欲一旦激發,就像決堤的洪水,決堤而出之後,就很難再被收回來。 沒幾天,阿魯台此前只准征糧不準燒殺作惡的命令對於已經在大漠中憋紅了眼的韃靼士兵就沒有多大的約束力了,越來越多的少女少婦被糟蹋,也有越來越多的部落族人因為反抗韃靼士兵的暴行而被殺。 就這樣,在情況不斷惡化之下,漠北一個小部落的首領阿剌終於忍無可忍,在韃靼士兵侵犯了他的妻子之後,憤怒的阿剌首領率族人與說是前來征糧卻胡作非為的一個韃靼千人隊惡戰一場,最終全殲了這個韃靼千人隊,阿剌首領自己的部落卻也損失了近兩千族人。 戰鬥結束,部落首領阿剌知道留在原地只能是死路一條,左右權衡下,決定投靠阿魯台的死對頭——遠在漠南的草原大汗額色庫。於是,阿剌首領向族人說了自己的想法,然後立刻帶領族人收拾所有家當連夜啟程向漠南的居延海開拔。 由於阿剌首領對韃靼千人隊的圍殲非常的徹底,沒有放走一個活口,加之韃靼軍隊又正在四下自由活動,一時聯繫不暢,所以等有韃靼士兵發現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了,當韃靼大將軍阿狼尼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非常震驚,可派兵追趕肯定是來不及了,只好把消息報給阿魯台。 …

「小舞,你想幹什麼?」

唐三看着這樣的小舞,心頭莫名的有些慌! 「我要證明給你看啊。」 小舞臉上帶着甜美的笑容,轉身走向雲川。 接着。 唐三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她嘟起嬌艷的紅唇,緩緩的印上了那個男人的唇…… 眼睛猛然瞪大。 在這一刻,紫極魔瞳不自覺的用出! 一切彷彿變成了慢動作!讓唐三能夠清晰的看到,小舞的唇緩緩印在那個男人的唇上,四唇相接的畫面。 「咔嚓!」 唐三內心中多出了一道裂痕! 這一幕,也成為了他永遠的夢魘! 7017k 確認鍋里的野菜煮湯開了后,陸瑤藉著背簍從空間里拿出了十三個新的竹碗出來。 還好她聰明,見着人來了,馬上從空間里拿出來了一個背簍,不然這些東西,她都不知道怎麼拿出來。 …

戴老仔細琢磨了一下,輕輕地碰了一下旁邊的上將首長,輕聲道:「首長適可而止,否則會打壓他的積極性。」

上將點了點頭,認真思考起來。 因為陳凌的態度如此堅決,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現在怎麼才能平衡這個問題,非常關鍵。 陳凌這樣的人才國家絕對不會放棄。 鍾老,楊老,陳老眼神都變得複雜起來,不時看向上將首長。 他的決定關係到國家未來軍工的發展! 過了一會,上將首長手輕輕敲了兩下枱面,抬頭看向陳凌,道:「這樣吧,你掛職九鼎軍工基地,依舊是龍牙的兵,必要的時候才去,其他時間你可以根據部隊的時間自由安排。」 「待遇方面,你將會享受國家津貼,以為科研的特殊身份,你的身份將會加密,考慮到你的研究對國家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你的身份等級為最高等級五星絕密。」 「國家會安排一支秘密部隊隨時保護你的安危,當然這支特殊的部隊平時你是看不到,只會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脅,才會出現。」 唰! 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陳凌身上。 享受國家津貼,這種情況是在場人退休后,才能享受的待遇,雖然津貼不是特別多,但是這是身份的象徵,代表自己曾經為國家做出過巨大的貢獻。 陳凌只是在軍工基地掛一個職便提前享受,這樣的待遇前所未有。 至於五星絕密身份直接就是最高等級,現場大多數人都達不到這個級別。 五星絕密身份擁有許多隱形特權。 …

當然,對於這些外圍城邦來說,能為建鄴來的訓練師提供冒險落腳點,也是有好處的。

這些和建鄴「結盟」(實際上是附庸)的城邦,可以找到冒險者來發布探索任務,及時發現周邊的異常情況。 與長江流域城邦對應的是粵地偏僻的城邦(吉安城),在幾年前,遇到南邊的異變時(衛老爺集群降臨),沒法找高級訓練師,只能無腦的派遣城市中的部隊過去探索。 ~ 洪澤城的外區域辦事大廳里,啪的一聲,五個鋼鏰放在了辦事桌上,費用交的很乾脆,洪澤城那些辦事員們從保險柜中拿出資料的速度也乾脆了。 並且隨後其他辦事員也都熱情應和,彷彿是貴客。 但是這些熱情,讓衛鏗覺得很尷尬。 衛鏗明白,自己不是什麼魅力四射的人,能讓這裡的同胞如此折腰,只不過是「五斗米」罷了! ~ 五鋼鏰,在過去是三公斤勁塊。 而現在統伐區,則是五鐵盒子速食麵。每一盒乾麵餅的重量是兩百克(相當於兩個麵餅子。)且帶了五克油料。 當然,運到北方的鐵盒子更多的不是速食麵,而是裝料更多足足六百克的干穀粒(類似自熱米飯加開水就能吃)以及一小袋鹽漬海帶和干黃豆。 當然,統伐區的鐵盒罐頭是統伐區域的正常消費品,但是在建鄴這個中下層普遍以勁塊為糧食主體的區域,則是標準的奢侈品,相當於21世紀,純奶動物油天然可可粉的巧克力蛋糕。 在統伐區內恢復生產,同自身對比是很難看出成就的。 但是驟然來到外部,在建鄴城邊緣的城邦中,則到處都能看到,生產力差異的社會變化。 …

說到這裡的時候,女子微微抬頭。

這些個不知道情況的外鄉人,都以為她們沁縣的花魁競賽和別處一樣,是那些個只談風月的地方呢。 想想要不是對面譚月樓裡面精心教養了多年的寶貝將於今日參加花魁大賽,她也不會做出邀請這女子的存在。 在這樣地方,未婚女子比之已嫁夫人,有了太多的優勢。 要不是看她姿容身姿比之尋常女子好了太多,自己何苦自討苦吃? 舒窈可不知道對方此時想法。在聽到這話之後,直接結果帖子,而後回到: 「多謝夫人抬愛。只是妾身自幼生活在邊境野蠻之鄉,對花魁競賽的琴棋書畫所學甚少。 若真是參加,最後反倒砸了夫人招牌。」 看著聽了自己這話遠走的女子,舒窈不由把目光轉向了一直都當隱形人的柳兒那邊。 相比自己,也許是柳兒更喜歡說話,因此對各地風俗,柳兒知之甚詳。 當她轉頭的瞬間,果然看見可可愛愛的柳兒捂臉站在不遠處。 看看柳兒現在的神色,舒窈不由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真不知道,這丫頭又在搞什麼鬼。 柳兒果然是最貼心的的存在,在看到舒窈看過來的時候,只是哀嚎一聲,緊接著,就把手從臉上取了下來。 「我的姑娘哎,您明明在昨日的時候,就看了沁縣風俗了。現在怎麼還能翻這樣的錯誤啊?」 說到這裡,柳兒微微頓了一下。 …

傀儡術?

大家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不過看著下面只會殺戮的敵軍,他們也明白了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若是按照林涵若的說法,豈不是現在只有墨子明和墨子飛兩個人,可以殺敵軍。其他人動手,也只是給敵軍增加數量罷了。 「太子殿下和二殿下就兩個人,怎麼對抗這麼多敵軍!這樣子下去不行啊!林姑娘,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墨子飛已經去砍敵軍了,墨銀和墨劍都急了。 「辦法有!」林涵若看了一眼墨子明,道:「你和子飛守住防線,盡量拖延時間,我去帶他們臨時抱佛腳。」 「好!」墨子明現在已經知道臨時抱佛腳的意思,雖然悟出劍意,靠的是天賦,靠的是機遇,但林涵若出手,墨子明就相信一定能辦到,「你們兩個,從現在開始,聽林姑娘的命令。」 墨子明和墨子飛兩個人,已經和敵軍,展開了以少敵多的戰鬥。 「去把自認為劍術不錯的親衛,士兵,都叫過來!」林涵若直接就走下了城牆,對墨銀吩咐道。 現在形勢如此緊張,林涵若要做什麼,墨銀是一頭霧水,但是墨劍明白啊,太子殿下和二殿下,不就是臨時抱佛腳的時候,悟出了劍意么? 防線這邊,有不少墨子王朝的親衛和士兵,都練習過墨子家族的基礎入門劍術。 「不要緊張,不要著急,大家跟我學練劍,模仿我即可,不難!」林涵若的面前,差不多有百人,都是自認為劍術不錯的士兵,林涵若知道他們著急城外的情況,但現在急不得。 所有人都不知道林涵若要幹什麼,這個時候,還跟著她練劍? 「所有士兵聽令,開始練劍!不要分心!」墨劍見眾人都有微辭,竊竊私語著,便一聲暴喝。 立即,所有士兵都老實了,開始被迫營業。 百名士兵,分隊列,圍在林涵若的四周。 …

「嘭!」

蘇晨重重的落在第一層紅色的支雨棚上。 瞬間,支雨棚就被蘇晨撕裂。 「嘭!!」 又是一聲輕響,蘇晨砸在第二層支雨棚上。 接下來令人震驚一幕發生,蘇晨的身體居然在第二層支雨棚上彈了一下。 身體如同落在蹦床上般彈起,減緩了大部分的力量和速度。 「嘩……」一聲,第二層支雨棚兜著蘇晨落到地面上。 瞬間! 周圍陷入一片安靜之中。 趴在錶盤旁往下望的副導演張大了嘴巴,難以回神。 女助理身體僵住,眼中充滿了驚恐。 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記者全都屏住了呼吸。 王晶晶按自握緊了拳頭。 「啪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