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唉…迪盧克,你要是還在騎士團的話有多好。」

「不可能的。」 迪盧克的手微微用勁,他摸了摸自己的神之眼,赤紅色的光芒從中閃耀,這是父親留給他的責任。 「果然啊,你也只是路過,根本不知道暗夜英雄是誰,只是想看我穿裙子的樣子…」 琴頗有些認真地說。 「小時候不都見過嗎?」 迪盧克搖晃著酒杯,杯體中的紅色酒液不斷激蕩,也許和迪盧克的心情一般,並不平靜。 「振作起來!被別人知道代理團長心事重重地跑來喝酒可就不好了。」 琴拍拍自己的臉。 「嘿,我可不就知道了么。」 「呃…」 「除了我,還有那三個傢伙……」 迪盧克的目光看向門外冒著星星眼的法瑪斯、溫迪和熒。 「啊!」 琴像是想起什麼,一拍桌子:「迪盧克,我還要訂一頓慶功宴,慶祝我們解決特瓦林的危機!」 …

路上一片靜謐,只有一行人的腳步聲和路兩旁因晚風沙沙作響的樹葉給黑夜添上一絲聲響。

「我來開吧,你們倆個把東西放到後備箱,攝像機放後排讓瑜良抱着。」按動手中的車鑰匙,作家打開駕駛座的車門做了進去:「今天就在公司里休息,明天一大早還要過來呢。瑜良你呢?」 背包放在後備箱,林瑜良接過VJ手中的一台攝像機坐在後排:「我今天也公司休息,出門的時候已經和家裏說好了。」 「好,系好安全帶出發了,回去休息~」 ......... 將得到的素描畫收好放到自己的柜子裏,打過電話給利特又收到禮物的林允兒心中對於長頸鹿稱呼的怒意消缺了幾分。『算了,最後叫我梅花鹿應該是在稱讚我吧。』 房間里崔秀英已經洗漱完睡下,被子揉成一個長條抱在懷裏。額頭輕輕靠在被子上,臉上還帶着微笑。正好金泰妍推開房門走了進來,走到床前輕輕一躍趴在自己的床上:「允兒啊,還沒去洗漱么,抽籤你在最後可不常見。」 「剛收拾好,馬上就去,歐尼你先休息吧。你看秀英歐尼睡的越來越放肆了。」 睡的正香的崔秀英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燦爛,嘴角開始微微勾起。趴在床上的金泰妍也抬起頭看崔秀英的時候,崔秀英的嘴漸漸嘟起來,變成(●З`●)的樣子。 林允兒和金泰妍猛地捂住嘴,雙肩開始不斷的抖動。金泰妍有些憋不住笑,乾脆把臉直接埋在枕頭裏,壓抑的笑聲從枕頭中傳了出來。 捂著嘴提起準備好的洗漱籃子,林允兒走出房間。路過李順圭和權俞利房間的時候裏面傳來了奇怪的吹氣聲。扒著房門邊探頭向房間里看了看,李順圭的床上被子鼓起一個包,隨着吹氣聲不斷的起伏着。手中的籃子放在門口的梳妝台上,有些好奇的走過去。跪在床上掀起被子的一角好奇的往裏看。遊戲機幽幽的亮光從下面照亮了李順圭的臉龐。 「歐尼你幹什麼呢?」下巴放在李順圭的肩膀上,好奇的看着李順圭手裏的遊戲機。 「測試肺活量的遊戲啦,等這關過了我就睡~」正好本局遊戲結束,放下遊戲機,反手摸了摸肩膀上林允兒的腦袋:「聲音很大么?還專門過來看看。」 搖搖頭好像硌到骨頭讓李順圭的肩膀有些難受,頭從肩膀上抬起來,林允兒整個人鑽進被子裏用鴨子坐的方式做好,看李順圭又開始新的一局:「阿尼~,準備去洗漱,路過門口聽到奇怪的吹氣聲就進來看看。」 「那還不去洗漱,已經挺晚的了,玩完這局我就睡啦。」被子裏兩個人縮在一起還有些憋氣,李順圭掀開被子的一邊讓新鮮空氣能夠進來:「要試着玩一局嗎?很好玩的~」 …

至於考試車後排,那動不動就叫囂著跟徐威吃過飯,一言不合便威脅用林凡冒犯徐威的話告發他的方旭,被身後黑壓壓的一大片金杯車緊緊追著屁股這麼一逼,頓時被嚇得屁滾尿流。

卧,卧槽! 這幾百輛車,上千號人,愛心陪考的盛況,也是沒誰了!自己之前吃飯時,居然還大言不慚地嘲笑林凡,不過是個普通人,這尼瑪,簡直就是日了狗了! 想到這裡,方旭的臉上還有背後,頓時被淅淅瀝瀝的冷汗浸濕。 也得虧他腿夾得緊,騷臭的黃水,才沒第一時間尿到考官的車上。 林凡可不知道,這貨的心理活動如此豐富,眼看通過考試,便將車子穩穩泊到路邊,想起方旭方才還放話說要給徐威打小報告,讓自己好看,眼中頓時露出玩味的表情。 「對了,方旭,你下來。」 「你不是說跟徐威很熟嗎?來,給你個舞台,現場表演下跟大佬告發我出言不遜唄。」 聽到林凡叫他,方旭眼前一黑,恨不得鑽進地縫。 可他剛剛才見識到林凡的牌面,哪裡敢不聽,猶豫再三,終於哆哆嗦嗦地打開車門,走到林凡面前。 這時,徐威和大貓也從豐田霸道上走了下來。 看到臉上慘白,面色鐵青的方旭,二人不禁有些懵逼。 「林先生,這是?」 「沒啥,這貨跟我一個車考試的,說認識你,想當面跟你彙報一聲,我不把你放在眼裡。」 徐威一聽,當即嚇了一跳。 …

正當李慕要開口詢問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件記憶中的細節,李御白隨身有一柄劍,是自己的母親祖傳而來的寶貝,兩人情定終身時,母親將這柄劍贈予自己的情郎,母親雖是平民出生,但祖傳的這柄劍卻是歷史悠久,家道中落,淪為平民卻始終傳承了這柄劍。

所以李御白對這柄代表了母親全部的劍異常珍稀,無論到哪裡都會攜帶,可面前這個「李御白」手中的劍雖也是上品,但絕不是李慕母親相送的那柄,世上唯有那柄劍是李御白絕不會更換的,那麼眼前這人便絕不是李御白。 「壞了,上當了,這人不是父親,但是同樣有無量境的實力,這下麻煩了。」在識破對方的瞬間,李慕便給身後的同伴打了一個準備迎戰的手勢。 方琰的血氣鎧甲瞬間覆蓋全身,而林青竹的滄月劍也已經出鞘,就連小皮也是呲牙咧嘴的對著這個「李御白」低吼著。 「我以為這易容術已經足夠完美了,沒想到還是露出了破綻,罷了,反正這裡也已經夠遠了,在這了結你們的話,柳家那個小子也沒這麼快發現。」 「李御白」開口說道,同時右手抓住前額的一撮頭髮,往下一扯,一張面具被他撕了下來,露出了一張俊俏無雙的兩旁,但是讓李慕心驚的是這個帥的過份的男子,竟然有著一雙紫色的雙瞳。 「是你!惡魔,拿命來!」 不等李慕出聲,方琰突然渾身顫抖起來,而後怒吼著撲向紫瞳男子,手中的血氣化為一柄長刀,狠狠地劈去。 紫瞳男子根本沒有躲避,輕輕伸出右手,在電光火石間,用兩根手指穩穩地接住了方琰飽含怒氣的這一刀,過程輕描淡寫道方琰自己都愣住了。 「當年我留你一條性命,今天看來是時候收回去了,可惜了你這身血脈,血神方家今天往後,就要徹底不復存在了。」 說罷,紫瞳男子雙指微微發力,方琰那無往不利的血氣長刀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碎裂,然後男子又是直接踢出一腳,正中方琰的胸口,巨大的威力將其直接轟飛,在地上接連撞碎了好幾塊巨大的山石才停了下來,絕對防禦的血氣鎧甲此時也是布滿了裂紋 紫瞳男子,果真強到可怕。 , [] 她很小,小到沒有人帶着她下去,她都不知道怎麼坐電梯。 …

葉飛摘下眼鏡上的綢緞,用綢緞擦拭了一下手指上的鮮血,覺得可以了。

「你輸了!」 葉飛淡淡的對著羅成說著,羅成吞了一口口水,葉飛的實力太恐怖,起碼比趙高厲害太多太多了,趙高的戰鬥力是八千,而葉飛的戰鬥力起碼一萬以上,羅成深吸了一口氣,李子木能夠招攬葉飛這樣的人,簡直是血賺。 「你輸了,這裡這麼多人,你不會賴賬吧,羅家大少爺。」 李子木緩緩的走來,臉上帶著笑意,對於葉飛能夠贏得這場勝利,李子木也是心中捏了一把汗,生怕葉飛敗下陣來。 「我怎麼會賴賬呢,不就五十萬嘛,我羅家大少還不差這點。」 羅成扔給了李子木一張支票,然後兩萬塊錢把那將軍玉買下,遞給了葉飛。 葉飛欣喜,看著手中的將軍玉來之不易,更是愛不釋手。 李子木也是欣喜無比,不但讓羅成吃癟,還賠了自己五十萬,更加解氣的是這次爭鋒中,李子木是上風的,這個羅成比較陰險狡詐,每次李子木都被羅成坑的很慘。 「李子木,我們兩個好不容易見面了,老朋友見面,就到我的賭場來一趟吧,保證吃香的喝辣的。」 羅成向著李子木打包票。 李子木聽到羅成說去他的賭場,額頭上就是爬上一根黑線,李子木上次就在羅成的賭場內輸掉了五百萬,那次丟臉丟大了,這才還來。 「怎麼?李子木連在我賭場坐一下的膽量都沒有嗎?」 羅成的眉毛一挑,問著李子木。 「改天吧,今天我有事。」 …

相互道過早安,安置兩個小傢伙在餐桌旁坐下,索菲亞就主動去廚房幫忙端飯。

片刻后,所有人落座。 餐桌旁除了西蒙和索菲亞一家三口,還有女管家愛麗絲·弗格森和C、D兩女郎。 其他昨晚生日派對上也在這邊忙碌的女僕卻是沒有這種權力,而是安排在莊園外的其他寓所。 「早上好,西蒙。」 「早上好,西蒙叔叔。」 「早啊,傑瑪,還有丹尼。」 清晨時分,在索菲亞親自監督下早早起床還做了一些早課的兩個小傢伙走進餐廳,西蒙已經坐在餐桌旁看報紙。 相互道過早安,安置兩個小傢伙在餐桌旁坐下,索菲亞就主動去廚房幫忙端飯。 片刻后,所有人落座。 餐桌旁除了西蒙和索菲亞一家三口,還有女管家愛麗絲·弗格森和C、D兩女郎。 其他昨晚生日派對上也在這邊忙碌的女僕卻是沒有這種權力,而是安排在莊園外的其他寓所。 「早上好,西蒙。」 「早上好,西蒙叔叔。」 「早啊,傑瑪,還有丹尼。」 …

「師父!」紫夢寒和李輕舟齊齊向著葉塵行禮。

葉塵隨意的點了點頭,目光望向李輕舟,饒有興緻的道:「感覺如何?現在涅槃重生的這塊劍道至尊骨,比你被人挖走的那塊如何?」 李輕舟的眼中閃過自信的光芒,緩緩道:「曾經的劍道至尊骨,讓我對劍道有著超乎常人的悟性。而現在重生的這塊劍道至尊骨,直接讓我覺醒了劍道王體,可以時刻保持劍心通明,自然更勝從前!」 「咦?你的劍道至尊骨曾經被人挖走了?到底是何人所為?」紫夢寒滿臉好奇的望向李輕舟,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李輕舟長長的嘆了口氣:「這件事,說起來就遠了。」 李輕舟慢慢的將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天生劍道至尊骨,三歲悟劍,六歲劍開輪海,十歲打通命脈,與武陵城的第一美女林玉晴定下婚事,一時成為武陵城的美談。 就在李輕舟十五歲那年,林玉晴以商討婚事為由,約他去林家赴宴,卻在飯菜中下了天香軟筋散。 李輕舟全身酸軟,無法調動絲毫真氣,眼睜睜的看著林玉晴一劍一劍挖走了他胸前的劍道至尊骨。 李輕舟半昏迷之時聽到了林玉晴和林家家主的談話,這才明白,她從剛開始接觸自己,就是為了他的劍道至尊骨! 林玉晴十歲那年曾在古籍上看到過一種融骨秘法,可以奪取他人的至尊骨融入己身,一生只能融骨一次,且風險極大。對他人的至尊骨了解的越透徹,成功的幾率越大。 正因為如此,林玉晴才會與李輕舟訂婚,每日觀看李輕舟練劍,對李輕舟的劍道至尊骨越來越熟悉,一直在等待時機。 不久前,林家的家主林天星突破到了異象境,成為武陵城唯一的一個異象境高手。 林玉晴察覺到時機成熟,果斷對李輕舟下手了,奪走了他的劍道至尊骨融入己身。 不僅如此,林玉晴還大張旗鼓的將昏迷中的李輕舟扔到李家門口,誣陷李輕舟意圖不軌,品行不端,當眾退了這門婚事。 李家的家主李雲霄怒而出手,想要為李輕舟討個公道,卻被林天星當場重傷。 …

他是在保護雲曦,同時也想藉此機會,和慕非池競爭一把!

可是,慕非池一眼就洞穿了他的心思,毫不掩飾的一句話直接宣告自己的態度。 他這話無疑是在告訴他們沈家,雲曦是他的人,誰敢挖他牆腳,那就是在跟他慕非池撕破臉! 放眼整個京都,誰敢得罪這位太子爺?! 雲曦更是尷尬得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慕非池說話還真是不顧後果! 他這話雖然沒說什麼,可卻也當眾宣布了她的身份! 明明她跟他之間什麼關係都不是,他卻偏要這麼說,這讓她以後在沈家的人面前如何自處? 慕三歲,你大爺就不能成熟一點!! 承包了整片魚塘這種套路,真的不適合她好嗎? 沈子渠雖然一早有所預料,可聽到慕非池這麼直接懟他挖牆腳,還是愣了下。 總歸是見過世面,被他這麼說,沈子渠還是笑著跟他打太極。 。 被人當面說成凱子,齊青杳也沒生氣,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張鐵元。 「可是……」張翠雲蠕動著嘴唇,不知所措的看看齊青杳,再看看她爹。 張鐵元將煩人的閨女給推到了一邊,「沒什麼可是,你趕緊給我閃一邊去,看你爹我怎麼大殺四方。」 …